[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塑造和赞扬人物个性不能失实/缪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6日 转载)
    
    2009年10月13日人民日报文艺评论刊发仲呈祥、戴毅华两位先生合写的文章《荧屏形象塑造的思维走向》读后有点看法,谈谈与二位商榷。
     (博讯 boxun.com)

    文章以哲学的观点对近年来电视剧人物个性的塑造和写普通人的形象进行了阐述,赞扬了多部电视剧中的人物,其中对《亮剑》的主人公李云龙赞扬是:“他那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的‘亮剑’精神,他那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和叫人不能不爱的草莽习气,都真实鲜活,过目不忘。”“李云龙……‘鲜明个性的描写’令观众耳目一新。”就李云龙的个性来说,可谓“首屈一指”,但是,《亮剑》这部电视剧和这个人物的个性,最大的问题是失实。
    
    第一,历史背景失实。《亮剑》的重头戏是写抗日战争,众所周知,抗日战争是两个战场,它写成一个战场;在抗日战争中只有向八路军进攻的晋绥军,没有与八路军并肩作战的晋绥军;蒋介石给李云龙发嘉奖令,更是无中生有,蒋氏把八路军视为“奸军”、“匪军”,他怎能给“奸军”、“匪军”发嘉奖令?!这不仅掩盖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罪恶,而且示意蒋介石是抗日战争的统率!这就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的地位。
    
    《亮剑》对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的描写同样失实。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十分明确:对敌军中间突破、分割、钳制、围歼打援,《亮剑》则是另搞一套。李云龙说:全乱套了,乱就乱打吧;司令员说:我用5吨炮弹换下李云龙;楚云飞组织敢死队,冲上去,解放军的阵地上尸横遍野!抗美援朝没有具体演绎,而是用孔捷的嘴说:“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我们一个师没打过美国一个营,战士一片一片倒”!这些描写都是违背史实的。
    
    《亮剑》演绎由抗日战争向解放战争转折,用了一幅“诺曼底登陆”的字幕。诺曼底登陆与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没有直接关系,与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相关联的是:在国内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在外是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与日军作战。《亮剑》为什么要抛开这两件大事?是把美国视为二战的主力军。这是颠倒黑白。
    
    《亮剑》这种写法何止是失实?实则是篡改历史!
    
    第二,人民军队性质失实。《亮剑》写的是人民军队,可它的人物彼此称兄道弟,政委管生活,党小组开会是扯淡,李云龙大喊大叫亮剑是中国军队的军魂。《亮剑》把人民军队的性质,从称呼到军魂全面进行了篡改。
    
    第三,故事失实。用土匪、军阀部队的故事写人民军队:煮肉比武选加强排;和尚参军经李云龙测试,是典型的土匪故事。在练兵场上两个营长互相指责对方“护犊子”,两人扭打;两支部队哄抢缴获物,是典型的军阀部队的故事。用这种故事写人民军队,是对人民军队的丑化!
    
    第四,人物个性失实。李云龙这个人物的个性是:粗野低俗,骄傲蛮横,嗜酒如命,江湖义气,违抗命令,违犯纪律,违犯政策,且屡教不改。人人皆知,人民军队是共产党创建的、共产党绝对领导的、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革命军队,每一个成员是革命者,在人民军队里绝对没有李云龙这号的团长,也绝对不允许有这号团长!把人民军队的一个团长塑造成如此的个性,不但失实,而且是对人民军队的亵渎,更是对农民出身的老革命家的污辱!
    
    由于这部电视剧是失实的,二位对李云龙‘个性’的赞扬,自然也是失实的。
    
    第一,关于“他那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的‘亮剑’精神”。这与李云龙在剧中的那些战斗场面是不符的。抗日战争中最突出的两场戏是:攻打平安县城和杀土匪。攻打平安县城由于救老婆心切,对己没有准备,对敌没有侦察,对上不请示,与兄弟部队不联系,这种军事行动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吗?这种“亮剑”,是鲁莽行事而已,其“精神”是无组织无纪律不顾全局的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一个团突然袭击几个土匪,更谈不上“一往无前、所向披靡”。所谓“亮剑”,亮的是江湖义气,其“精神”是目空一切的个人英雄主义。
    
    第二,关于“他那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李云龙的“英雄气概”,就是骄傲蛮横。到伪军处抢马,政委提出质疑,大叫:就这么定了!你向师、向旅打小报告吧!做预备队哪场戏中:程瞎子,过去我教打枪,今天我教你打仗。杀土匪哪场戏中:把孔捷关起来,大叫师长来求情也不买账!哄抢缴获物资哪场戏中:问挨打的战士,谁打你了?命令战士,你打他两耳光子!这些行为是“英雄气概”吗?李云龙是人民军队的团长、师长,还是江湖老大?
    
    第三,关于“叫人不能不爱的草莽习气,都真实鲜活,过目不忘”,“李云龙……‘鲜明个性的描写’令观众耳目一新”。“草莽习气”,就是李云龙的低俗粗野,嗜酒如命,江湖义气。《亮剑》一开场就让李云龙高喊:弟兄们冲啊!战斗中政委两枪打死两个鬼子,博得李的好感,对政委说:我真想和你交朋友,做好兄弟。称兄道弟贯穿全剧。因违抗命令团长撤职任被服厂厂长,发牢骚:老子打了胜仗,让老子绣花来了。“老子”不离口,贯穿全剧。这两点是李云龙最鲜明的个性。政委对骑兵连长说不准体罚战士,李插话:遇到那笨兵你就照屁股上踢他两脚。政委说:不能开这个口子。李说:再遇到那笨兵,你就给他下跪,说老哥求你了,……。在动员连排长分散打游击时,以梁山好汉作比: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以斗分金银,能拿的东西都给我拿回来,你可别给我领个日本娘们回来。攻打平安县城,副团长提出意见,李火冒三丈:别扯了,老婆让人抓去了,连个屁都不放,还叫爷们吗?副团长又说是解放平安县城,李又吼道:竟来虚的,打平安县城,就是为了救你嫂子!听听,这都是什么腔调?
    
    嗜酒如命。《亮剑》中的李云龙,可以说无时不喝酒。打完仗喝酒,与孔捷等来往喝酒,与楚云飞来往喝酒,高兴时喝酒,不高兴时也喝酒。在婚礼上,大家喝过三杯政委不让喝了,他生气了:咱们团不是有酒吗?然后对战士们吼道:都给我滚!楚云飞邀李到他的住处,政委赵刚不让去,二人在酒桌子上争执起来,赵摔了酒瓶子,李周了桌子,醉酒中先哭魏大勇:多好的兄弟呀,救过我的命,又哭诉:官丢了,你还不让我喝点酒,还让我活不让我活呀!看看,这是什么心态?
    
    《亮剑》关于喝酒的描写,是任意涂抹,毫不顾忌史实!聂荣臻元帅的回忆录告诉我们: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部队吃树叶子,《亮剑》中的人物却不离酒!酒是粮食酿制的,连饭都吃不上,怎么能有酒?“咱们团不是有酒吗?”这句话,听起来很平常,但是,这是天大的笑话!不知编导是无知,还是故意编造。人民军队从创建那天起,到新中国成立,一直是无后方作战,吃饭靠人民支援,靠打土豪,作战物资主要靠从敌人手中夺取。抗日战争中主要是游击战,部队没有固定防线,今天东明天西的,一个团队怎么能有酒?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在极其艰难困苦中打下的人民江山,可李云龙在长征中有牛肉干吃,有青稞酒喝,不知道草根、皮带的滋味!
    
    杀土匪哪场戏,是江湖义气最典型的表现。孔捷收编土匪体现了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可惜,编导安排这场的目的,不是颂扬共产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而是为了展示它的主人公的江湖义气!义气重于党的政策!
    
    这些“草莽习气”,确实“都真实鲜活”,也确实让人“过目不忘”,但是,并不可爱。这些东西不但不可爱、也不能爱,而且做为个人,如果谁有这种恶习,应该克服,做为一个集团、一个社会,对这种恶习应该清除。请问传承这些恶习,还有什么精神文明可言?
    
    李云龙“‘鲜明个性的描写’令观众耳目一新”。“新”确实“新”,但是,“新”在何处?没有见过八路军的观众,会与其他反映八路军的影视剧比较,他们感到的“新”是:《亮剑》中的八路军一身匪气、俗气。当过八路军的、见过八路军的老人们,“新”在疑问:这是八路军吗?
    
    二位对李云龙个性的赞扬,实在是失实了。
    
    二位说“文学是人学,电视剧艺术亦然。”完全正确。人是有个性的,所以一切文学创作都要塑造人物个性,没有个性就没有艺术。但是,人是生活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和一定的群体之中的,离开所塑造人物的历史和群体塑造个性,就失实了。李云龙这个人物所处的历史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建国初期,这正是改变中国人民命运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所在的群体是人民军队,这支军队,是由共产党绝对领导、是毛泽东思想培育的革命军队,人们把人民军队称为教育人的大学校,改造人的大熔炉,她的成员是革命者,不是乌合之众。李云龙这个人物的“鲜明个性”与他所处的历史时期和所在的群体是背离的。革命者不仅要改造客观世界,而且要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只有不断的自觉地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才能更好的改造客观世界。参加这支军队的人,不论是出身高贵,还是出身草莽,参加这支军队后,他们就逐渐转变为革命者,原来高贵的习气,草莽习气会不断克服,逐渐养成革命习气。李云龙的草莽习气一直不改,这是违背史实的。《亮剑》不仅在人物个性上塑造了恶习不改的形象,还塑造了一个违抗命令、违犯纪律、违犯政策屡教不改的典型。长征中因抢藏民的粮食,团长被撤职;抗日战争中因违令、违犯政策两次被撤职,遇事还是先斩后奏;解放战争中身为师长哄抢缴获物资(编导没给处分);建国后授衔时闹待遇。李云龙这个草莽人物,在人民军队这所大学校里,为什么没受到一点革命教育?在人民军队这个大熔炉里,为什么没得到一点改造?这符合事实吗?李云龙这个人物的个性塑造,离开了他所处的历史背景和他所在的群体,是随心所欲的杜撰。
    
    二位提出要“把握好度,兼容和谐”,并用列宁的话强调“‘度’的把握是辩证思维的精髓。”如果用“度”来剖析《亮剑》,那它就太过“度”了,若用列宁的话来衡量,它何止“多走半步”?它把人民的军队写成了李云龙个人的军队。李云龙在楚云飞的酒桌上说:我虽然团长撤为营长,独立团还是我说了算。团参谋长说:独立团只有姓李的团长,没有姓李的营长。政委说:他团长撤职了还是团长!这种写法,还有“度”吗?!
    
    兼容和谐是有条件的。就文学创作手法来说,可以兼容,二元对立也好,写中间人物也好,只要创作的人物真实可信,鼓舞受众奋发向上,有所益处,都可以使用,手法不同可以取长补短,观点不同,可以争鸣。对失实的作品,失实的人物个性,不能兼容,而应该给予批评,使其改正,不再重犯,使人们认清其危害,不能沿袭。《亮剑》这样的电视剧,不给予批评,反而赞扬,写革命历史的文学作品如照其沿袭下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历史,人民军队的性质,革命军人的品德,不是面貌全非了吗?强调团结,就是因为有不团结的因素,强调和谐,就是因为有不和谐音符。只有克服不团结的因素,才能增强团结,只有消除不和谐的音符,才能和谐。试想一个团体里有李云龙这么一个骄横跋扈、唯我独尊的人物搅和,这个团体的成员之间,彼此能和谐吗?!
    
    二位引用毛主席一句话,毛主席的这句话的落脚点是“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李云龙这种人物只能拉历史后退,绝不能推动历史前进。因为他的那些言谈举止都是落后的东西,都是应该清除的东西。人类社会的发展证明,落后的东西是历史前进的拌脚石,只有新生的、先进的东西才能推动历史前进。
    
    如果把李云龙身上的那些东西,换为批评的角度来写、来评论,那才能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帮助,就是通过文学作品,帮助人们克服恶习,改正违规、违纪行为,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一分力量。可惜,恰恰相反,编剧是站在颂扬的角度写的,评论家是站在颂扬的角度评论的。这就扭曲了人物的塑造,这是文学创作最大的失实!
    
    二位在文章开篇说:“电视剧已经成为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的一种重要艺术形式,代表着当下大众审美思维发展的最新水平。”说的对。大大小小的电视台,都播放电视剧,可以说电视剧在荧屏上铺天盖地。文学艺术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因此,对写革命历史的电视剧必须强调真实性,不能歪曲、篡改革命历史。广大观众,特别喜欢革命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他们通过电视剧了解历史和历史上的人物,从中得到教益。据南开大学2006年11月的调查,有71·5%的人“是从历史剧中获得历史知识”的。《大决战》等众多革命历史电视剧,让观众领略了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而《亮剑》这种篡改革命历史的电视剧,则把观众引入了歧途,实则是欺骗观众。篡改历史的电视剧其害无穷!
    
    《亮剑》播出以来,有个怪现象:热评中赞扬声不断,但是只赞扬人物个性,只字不提它写的革命历史、历史人物,是真还是假?这不能不说是评论家的失职。
    
    如何评论《亮剑》和《亮剑》中的人物,用得着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一句话:用事实说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德国之声》关于达赖喇嘛的报导混乱、失实
  • 来稿:灌南被殴打的新当选村委病情稳定 海外报道有失实之处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严重失实(上)
  • 昆明官方称:儿童铅中毒媒体报道失实
  • 《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被判失实
  • 辽宁阜新市委书记为动画片配音报道被指失实
  • 警方称邓玉娇遭强奸失实 邓母解除律师委托 (图)
  • 山西卫生厅怒斥《大公报》农民卖血亡报道失实
  • 公证员出具的公证书有重大失实将追究刑事责任
  • 官方:“中国最搞笑政府大楼”失实 (图)
  • 《财经时报》被控报道失实 停刊三个月(图)
  • 《泰晤士报》就国航维族飞行员被停飞失实报道道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