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我所热爱的美国进一言/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1日 转载)
     美国: 坚守你自身特殊的使命与信念,你才能主导世界走向自由
    
     陈凯 12/10/2009 (博讯 boxun.com)

    
    安. 兰德(Ayn Rand)曾说过人类社会进步的源泉来自那些“不可动摇的推动历史前进的人”。 我们今天特别要聆听她的警句明言。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我要执著不变地以一个个体的身份反抗那个强大的中共专制政权。 他们问: “你一个人有什么用? 你怎么能改变世界? 你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世界。” 我的回答总是不变的: “可能在你们的眼睛里我并没有改变世界。 但你们看不到由于我坚守了我生命的意义与原则而没有被世界所迫而改变自己,我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在改变着世界。”
    
    当奥巴马被选入白宫时,他曾许诺“改变”。 但他从没有讲(人们似乎也不关心)向哪儿改变。 他也没有讲根据什么向哪儿改变。 从有到无也是变?! 从意义到虚无也是变?! 从自由到专制也是变?! 到底变到哪儿去? 用什么去变? 怎么变?
    
    尼克松曾说过伟人的标准是他是否改变了世界。 用这种标准希特勒应该是个伟人,因为他的屠杀与战争着实改变了世界。 用这种标准斯大林也是个伟人,因为他的清洗与劳改营也着实改变了世界。 用这种标准毛泽东更应该是个伟人,因为他杀戮迫害的人数远远超过希特勒与斯大林杀人数量的总和。 他不光杀了无数的中国人,他还在朝鲜与越南杀了许多美国士兵。 他们真能被称为伟大的人吗? 丘吉尔曾明确指出“伟大的人(或国度)一定首先是一个道德的人(或国度)”。 谁的“伟人”标准更接近真实? 尼克松的还是丘吉尔的? 尼克松与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公然鼓吹用道德虚无主义来引导美国。 多么卑鄙的灵魂上的扭曲啊!
    
    我曾在一九七八年代表中国男篮访美。 我看到的美国感动了我:
    
    美国人的人格的完整、诚恳与他们展现的自由与人的尊严让我感到存在的真实与自我价值的宝贵。 美国运动员所表现的场上场下的职业运动家精神在中国运动员身上根本找不到。 美国的存在使我意识到我自身生命的宝贵、使我懂得人首先是道德与精神的存在,而不是像中国的人们一样只是行尸走肉般的“宦奴娼”。 美国就像一座矗立在黑暗迷雾中的灯塔一样放射出自由之光照亮了仍旧呻吟在专制奴役下的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们。 美国召唤着我与像我一样的崇尚尊严热爱自由的人们站起来为自身的权利与社会正义而博争。 就是因为这个追求我于一九八一年移民来美。 在见证了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大屠杀之后,我更认同于美国的价值而在同年加入美国国籍。 我虽生在中国,我骄傲地选择了作一个美国人,只因为一个原因--我热爱自由。
    
    如你懂篮球你就会知道: 一个好的教练总是在自己的队打的失常的时候强调回到篮球运动的基本原则去,因为它是永恒不变的。 在美国的充满危机的今天,一个优秀的领袖应强调的是回到美国建国的本源去--美国的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 这些指导性文献是自人类有历史以来最起于人性的、最尊崇人的自由与尊严的、最代表人类的永恒价值的。 美国今天应真正回到美国的建国者们所弘扬的自由精神中去。 确实的说,美国今天太缺少像里根总统那样执著地为人类的自由大声疾呼的、基原则而勇行的,不为庸人所扰的人。
    
    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我常常告诫她们: “不要总想控制后果而试图去改变他人与世界。 坚守你生命的原本轨迹、追求真实的价值、发现你自身生命的意义。 重要的不是去改变他人与世界。 重要的是不要让他人与世界改变了你”。 我真心希望美国在聆听我所说的。
    
    愿上苍祝福美国--这个人类最后的希望、这个自由最后的堡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叶匡政:陈凯歌坏了《梅兰芳》的处子之身
  • 陈凯歌还是舍不得放下大师的架子/吴虹飞
  • 我的路--陈凯介绍(1-2)
  • 癌细胞与化疗 – 什么是死因?/陈凯
  • 九喻:篮球国手陈凯发起奥运自由长跑
  • 陈凯歌们的“身份移民”要告诉我们什么?
  • 我灵魂中的声音--在2008北京“奥运自由衫”全球运动的演讲/陈凯
  • 屎虼螂的颂歌/陈凯
  • 陈凯:《一比十亿--通往自由的旅程》自序
  • 陈凯: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 人鬼谈 -- 中西价值对照/陈凯
  •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陈凯
  • 陈凯:民主谈--中国,美国民主观对照
  • 陈凯:标像符号与其反映的群体价值
  • 陈凯歌、陈红、《天池》与两口痰
  • 刘书林:丑陋的《无极》,丑陋的陈凯歌导演
  • 陈凯:《国歌》译者序
  • 陈凯歌如何吃掉这只“馒头”
  • 陈凯力倡十一反毛日 台侨加入逐毛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