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冯正虎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冲击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在一个 “人权高于主权”价值判断普遍认同的全球化时代,一位普通公民竟被公权力非法拦截国门之外,由此导致了一场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的世界舆论冲击波。在此,本文要将这起折射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幅历史横段面的人权个案,押上社会视野的手术台,接受舆论聚焦、道德追问与法律剖析,以及当代普世价值的再审视,看看这位普通中国公民,怎样以其大无畏的抗争勇气和身先垂范的独特方式,给握有公权力的政府上着一堂生动的人权课;再看看政府又是怎样在以昂贵的学费——其执政资质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怀疑为代价,来为非法侵犯公民回国权所导致的恶劣影响买单的。 (博讯 boxun.com)

    
    蹚出一条冯正虎之路
    
    在今年7月31日那天下午,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登机大厅里突然出现了一批媒体采访者,纷纷聚焦一位公民。但他既不是政要,更非明星,而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冯正虎。这位持有中国护照的普通公民,仅仅因为要返回自己的故土上海,竟能聚焦起全球目光,其中的谜底究竟何在?
    
     冯正虎毕业于复旦大学的硕士,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他主持的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郑重发表声明,反对军队镇压学生运动。后来他被审查一年多,并受到行政记过处分。近几年来,冯正虎不仅为自己,也为弱势群体维权,而成为上海维权人士,因而得罪了地方权贵,招致上海当局对冯正虎的长期威胁与迫害,甚至发展为今天拒绝他回国。
    
    2009年4月1日, 冯正虎合法出境去日本暂住休养,但在6月7日回国时,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无理由禁止入境。此后,他又分别于6月17日、6月24日、7月2日、7月9日、7月16日、7月31日6次被禁止入境。从这些日期记录不难看出,冯正虎每周一次搭机回上海,然而不是在上海浦东机场被海关拦住,就是在成田机场被听命于上海有关部门的航班婉拒登机。为此, 冯正虎要“用行动去实践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争取回国权。今年11月初,他断然撕掉日本工作签证,放弃寻求政治庇护机会,开始在日本成田机场入境审查大厅南翼大堂里,展开持久的抗争维权行动。冯正虎要用捍卫中国公民自由来往本国的基本人权,维护国家和宪法尊严的坚强信念与具体行动,来消除每一个中国人回国出国的恐惧,为每一位中国公民都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旅行、自由出入自己的国家,趟出一条冯正虎之路。
    
    并非一个人的战争!
    
    冯正虎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给政府上课,这篇课文的题目就是《公民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有人说,他是一个人在进行一场与公权力的战争。但冯正虎认为,他的背后始终有强大的中国民众。他说:“当我处于饥饿的绝境时,中国国内、香港民众以及海外华人纷纷向我空运食品;当我处于电脑无法上网的封闭困境中,一些不相识的国内网络专家主动提供技术支持,帮助我建立并编辑推特,我可以通过手机邮件中转的方式,及时报导我的实况,让国内民众知道事件真相及我每天在日本国门外的流浪生活。”为此,冯正虎还特意发出短信称︰“我每天收到的短信,来自世界各国,用英文、中文、日文、甚至中国的拼音字母写的,支持、鼓励、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很感动。我虽然一个人漂流在‘公海’上为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苦苦奋斗,但我不孤单,我有民众,尤其是中国民众的支持与关爱。”
    
    早在今年7月16日,关心冯正虎事件的公民们就曾联名发出《支持冯正虎回国的公民呼吁书》,在短短的半个多月里,就有近一千名海内外华人签名声援,真可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日前,中国大陆彼岸的台湾立法院,还为此召开了专门声援冯正虎记者会,曾极力主张争取回国权的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等都前去参与。而“中国公民力量运动组织”,更是在美国国会山庄召开了关于冯正虎争取回国权的记者会告白天下。 此据《参与网》华盛顿消息称:11月24日下午2时,公民力量在美国国会山庄举行冯正虎回国事件新闻发布会。美国前里根政府内阁官员、著名智库人士麦克 哈洛维茨以及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法律顾问等美国友人,以及王军涛、刘国凯、陈立群、杨宽兴、易改、章天亮、司鹏程等中国流亡民主人士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大赦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等国际机构的代表。在新闻发布会的同时,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中国公民力量后援会和中国民主运动干部学校的学员,都在纽约中国驻美国总领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冯正虎。由此可见,这不是冯正虎一个人的战争。
    
    回国权是公民最基本的人权
    
    政府禁止流亡人士回国,不仅违反世界上公认的基本人权,而且也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世界人权宣言明确宣告: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而中国宪法和法律更是明确规定,人身自由权不容侵犯。中国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边防检查条例》第八条第一款,关于边防检查站有权阻止出境、入境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实施细则》第十五条第一款关于边防检查站有权阻止出境、入境规定的各种情况,均不适用于本案。上海当局禁止冯正虎入境,也未引用以上任何条款依据,其拒绝理由仅仅只是上级领导的口头命令。这一事件的发生,再次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当局侵犯基本人权的事实,其结果必然伤害中国执政主体的执政资格。
    
    从法律的角度看问题,冯正虎持有中国护照,在日本只是短期停留,如果政府部门承认他的国籍和公民资格,就没有任何理由剥夺他回国的权力。即使他是罪犯,也应引渡回国接受审判。哪有一个政府惧怕普通公民回国的道理?冯正虎自己就说:如果我是通辑犯,我回国,正好来抓我,如果我是政治犯,你应当给出驱逐出境的命令。然而,政府却不能给出他从事任何颠覆活动,或其他刑事犯罪,以及不法行为的根据。堂堂一个中国公民,竟然平白无故就回不了自己的故土,这难道不是一种巨大的国家耻辱?
    
    谁制作了一面争取回国权的旗帜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将政治异议人士流放出国,堵截在国门之外,以消除政治异己的立场。此次上海当局,更是毫无法律依据,粗暴拒绝自己的公民回到上海,正在用自己的实质行动,把先前影响力并不很大,且远远没达不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地步的冯正虎先生,制作成海外民主人士团结一致,争取回国权的旗帜。这一次政府的买卖赔大了。眼下,中国当局面对谴责其不法对待自己公民的强大国际舆论,允许冯正虎入境不是,不允许冯正虎入境也不是,一时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的局面。
    
    冯正虎事件的典型意义在于,他不屈不挠的持久抗争行动,必将带动长期以来流亡海外、被拒绝回国的民主人士们,重新尝试回国的努力。近些年来,有大量海外中国公民被中国政府驻外国的外交代表机关、领事机关等吊销护照、注销护照或拒绝护照延期等。这些人有的是因为参加了海外民运团体,有的是批评中国政府的自由撰稿人,还有宗教信仰者。他们持有有效中国护照出国,在护照有效期到期前前往中国驻外国的外交代表机关、领事机关等申请延长护照时被拒或注销。而且,这些中国驻外国的外交代表机关、领事机关等机构在吊销、注销中国公民护照或拒绝中国公民护照延期时的行为大都任意而行,既不表明理由,也不说明法律依据,致使他们无法回到自己的祖国。多年来,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们,不断尝试回国的各种途径,而此次冯正虎不屈不挠的持久抗争之路,正好为他们竖起了一面共同的抗争旗帜。
    
    《我要回家》的群体塑雕
    
    记得去年3月6日,王丹、杨建利、王军涛、胡平、张伟国、郭罗基、陈一谘、吾尔开希、刘刚、陈小平、吴仁华、刘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华、魏泉宝等16人,曾联名发表致中国外交部的公开信,要求给予他们有效的中国护照,准许自由出入国门。也是去年,香港支联会的朱耀明牧师和几位新闻从业人员张炳玲、蔡淑芳、冯爱玲与陈木南等,赴欧洲北美,采访了40多位流亡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并将文字整理编辑成书,今年在香港得以出版,书名就叫《我要回家》。胡平先生在“坚守就是抗争——文集《我要回家》读后”一文中这样写道:“《我要回家》通过几十位流亡者的采访和文章,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流亡海外,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亲的痛苦,从而凸现出中国政府禁止流亡者回国这件事的荒谬、非法,以及反人道,反人伦。”
    
    这些年来,当权者以公权力“反人道,反人伦”事件不断发生。海外大批流亡者,仅仅因为政治观点,或者宗教信仰,便被政府非法剥夺了回国、回家的天赋人权。王若望先生重病期间被拒回国,客死他乡,至今连尸骨都未能回归;赵品潞先生病重期间无法回国,遗嘱儿子死后也要灵回中国;刘宾雁先生身患癌症竟被拒绝回国治病,含恨而终,死不瞑目;郭罗基先生被拒延长护照,因无法回国探视临终母亲,痛心疾首,仰面浩叹。这一幕幕令人心酸的往事,件件都是滴血的人权控诉。更何况还有王炳章,杨建立等,为了争取回国,不惜身陷牢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前不久,就在冯正虎为争取回国权抗争的日子里,迎来了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德国为纪念这一历史巨变的一天,再次呈现了一面由巨型多米诺骨牌仿制的“柏林墙”被推倒的景观,让人们重温了历史的一幕。当此之际,冯正虎为抗争回国权而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所激起的世界舆论冲击波,正撞击中国的意识形态藩篱。今日世界已经全球化,中国阻隔自己公民归国的隐形“柏林墙”还会存续多久?
    
    转自《人权双周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牟传珩:中国血泪60年——“一位老同志的谈话”大反思
  •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 牟传珩:谁包养了中国的黑恶势力?
  • 北京向NGO组织开刀/牟传珩
  • 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牟传珩
  • 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维族仇汉情结渊源——“王震思维”难求新疆稳定/牟传珩
  • 牟传珩:新疆“7•5”事件政府难辞其咎
  • 牟传珩:民众“围观起哄”考问制度死局
  • 牟传珩:刘晓波被捕玄机政局解读
  •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牟传珩
  •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