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中不足的《十月围城》/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张艺谋的“三枪”刚把观众打得七窍生烟,陈可辛监制的《十月围城》即赢得满堂喝彩。陈可辛并非头一回干这种事情,继戳穿为穷人打天下的弥天大谎、渴望契约精神的《投名状》去年拿下国产片最高票房,横扫香港、台湾各大电影奖项之后,《十月围城》又被广电总局钦点为年度最佳,进入精神和物质文明双丰收的轨道。 (博讯 boxun.com)

    1990年代告别革命的呼声在知识界激起不小的回响,有论者走火入魔,一厢情愿地认为革命不如改良。其实,革命是清政府以难为难、缺乏真正改良能力的结果,当年保皇派重镇梁启超就承认清政府乃制造革命党的大工厂。《十月围城》以党人替领袖保驾护航为主线,价值取向远超《无极》、《英雄》、《夜宴》一类的大制作,动作场面亦可圈可点,在华语影坛可谓鹤立鸡群。
    除了杨衢云、孙文等少数几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影片虚构的保镖群体可塑性极大,但呈现出来的却显得很“不自然”。由于担心观众被宏大叙事、英雄主义倒了胃口,编导着意刻画一批不知革命为何物的市井之徒,因各种机缘巧合,为保护革命领袖而赴汤蹈火。这种处理方式也许是影片最大的缺憾,令“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欠缺足够的说服力。
    舍身取义或杀身成仁,自愿之牺牲,必有重大之原因。后人对革命存在浪漫的幻想,想当然地认为群众只能被领导,领袖指出目标,群众去完成就行了,这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至少,在看不到革命能取得胜利、自己能全身而退或有现实利益回报的情况下,让一个群众为了陌生人冒险犯难,他也许会这样回答:都是个死,你不如直接把我干掉算了。
    作为艺术题材,英雄主义、利他主义与爱情一样永远不会过时,它们是人类共同的命运,就看你如何表现。晚清为华夏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为国家争国格、为同胞争人格,仅孙文周围就聚集了一大批能文、敢死的志士。被毛泽东誉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的蔡元培,也曾是革命暗杀活动的组织者。
    影片刻意将保镖群体市俗化,反倒损害了历史的真实性。革命之初,冲锋陷阵的都是精英群体,若非为国为民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以及排满、兴汉、图强的价值观,获得先进的知识分子、会党、华侨、草根阶层的共鸣,诸多留学生和南洋富商的子弟不可能抛弃荣华富贵去投身革命。如能安排几个精英当保镖,不仅让影片取得某种平衡,还能增加历史的厚重感。
    与保镖群体相比,刺客阎孝国就显得血肉丰满。因为,阎孝国的行为具有内在的逻辑上的合理性。在他看来,革命党就是十恶不赦的乱臣贼子,为了国家的利益必须将他们赶尽杀绝。
    事实上,饱受皇权专制之苦的人们,即便不晓得自由民主的大道理,为生计所迫而参加革命,在革命的过程中往往也能直观地体验到反抗的快感和尊严的可贵。还记得韩国影片《华丽的假期》,在光州起义注定失败的时刻,一个街头的小混混泣不成声地感谢他的战友:“谢谢你们让我参加战斗,让我这个流氓终于有机会活得象一个男人。”
    确实没有比人类更善于背叛和苟且的动物,也确实没有比人类更高尚、更伟大的生命,愿意为了陌生人的幸福去流血牺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秋雨不要“余清零”/西风独自凉
  • 同志酒吧为何好事多磨/西风独自凉
  • 女研究生杨元元为何自杀/西风独自凉
  • 唐德刚的美丽与哀愁/西风独自凉
  • “男同”酒吧关门,谁是受害者?/西风独自凉
  • 与世界末日相比/西风独自凉
  • 从《日本沉没》到《2012》/西风独自凉
  • 对同性恋嗤之以鼻是一种无能的表现/西风独自凉
  • 假若明天不再来临/西风独自凉
  •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西风独自凉
  • 韩寒的“我不相信”/西风独自凉
  • “痛快淋漓到不能自拔”的唐德刚/西风独自凉
  • 靖国神社/西风独自凉
  • 何不将错就错,哪怕就一次?/西风独自凉
  • 美国往事:假如你蒙受了冤屈/西风独自凉
  • 韩寒作证:飙车案胡斌真假之争可以告一段落了/西风独自凉
  • 奥巴马的危机公关/西风独自凉
  • 季羡林和任继愈的爱国论/西风独自凉
  • 告诉你另一个迈克尔•杰克逊/西风独自凉
  • “哈尔滨6名警察打死人事件”全程解析/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