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谈/ 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1日 来稿)
     每日一语:
    
     He who feels that his will is not free is insane; he who denies it is foolish. ---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博讯 boxun.com)

    
    那些觉得自己的意志不是自由的人是精神上不健全的人;那些否认自己是自由的人其实只是傻瓜。 ---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陈凯一语: Kai Chen's Words:
    
    中国腐儒传统文化中的“相信政府皇帝、父母官、找救星、抱怨哀嚎寻怜悯、自阉他阉谋忠诚、贬神崇偶、宿命被动、灭个保群、以虚伪宏大压真实存在、以腐朽的博大精深贬生命的不可侵犯、以专制的伦理/礼窒息个体的自由幸福、、,是中国的人们必须认知并要抛弃的充满毒素病源的伪价值。
    
    政府基其自然权力属性是决不能被当作救星去被信任的。 健康的政体是在有健康心态的个体的文化中被监督、被批评、被控制、被利用的。 脱离“救星政府”心态、建立“主动自救”的个体权利与自由的健康文化心态是中国社会开始走向正常健康的先决首要。 以个体与其与神(良知)沟通为基点而不是以政府与群体为基点是未来自由社会的哲学栋梁,是一个习于奴役心态与奴役制的社会走向自由民主社会的艰难而又必经的、充满产前阵痛的第一步。 --- 陈凯
    
    To walk toward freedom, the Chinese must first cast aside their slave mentality -- the "government as the savior" mindset. It is indeed very difficult to take the first step toward freedom, yet it is a must. Individual human beings under the guidance of God (his/her own conscience), not the government or emperor/chairman/president/ancestors/culture, must form the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 for such a free society. God only saves those who save themselves. --- Kai Chen
    
    自由谈--中国,美国自由观对照
    
    作者:陈凯
    Sunday, May 14, 2006 3:07:48 AM
    发表评论 正体
    
    ------------------------------
    
    
    一位从中国来的人曾激情的与激烈的与我争辩说: “美国也不是自由的。你看,美国也有红绿灯去限制人的自由,不是吗?” 他用手指着街上的红绿灯,慷慨激昂地反驳着我。
    
    无怪乎他是一位支持中共政府镇压天安门学生抗议的人。 “不镇压国家不就乱了吗! 我们也就做不了生意了。” 他并不掩饰他的利益动机。 我周围的那些来美已久的中国生意人对他的话宜无动于衷,未置可否,用沉默来认可。
    
    我突然意识到中美人们对自由的认知与理解居然大到了针锋相对,水火不容,天壤之别的程度。 我觉得不得不插一言: “你觉得法律是去限制人与约束人的自由的,而不是去保护,保障人的自由的。你对自由如何理解?你对人如何理解?” 他一下说不出话来,好像他是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 也好像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
    
    他的表现使我认识到“自由”二字在中国从来就被误解,曲解,反解。 因而中国人也从来就怕自由,厌自由,排自由,恨自由。俗化自由,丑化自由,将自由负向解义一直是中国专制政权,专制政治毒化人灵,毒化人脑的有效的强力的手段。 在这里我想用相当的篇幅去论述自由的概念,去传播自由的理念,去大声地宣扬自由的价值,去无畏的,无羞的,无束缚的为自由的精神高声唱赞。
    
    自由(Freedom, Liberty)是由西方语言翻译而来。 中国文化,文字从未产生自由的概念。 自由是上帝赋予人的。 在一个没有上帝与人的社会里自然就不可能有自由的概念的产生。 这是一个必然的逻辑。 在一个只属皇帝与国家的社会里,“奴”的产生与泛滥是一个必然。 “奴”是对自由的反动。 有奴处定无人,定无自由。 在一个属于皇帝与国家的社会与群体文化中,“人”是不存在的,无人的社会自由便无处依附。无 “上帝”的社会自由便无从起源。自由没有主谓便是虚无。 中国的寺院,庙堂中到处可见是“虚”,“无”,“空”三字,就是因为无“人”的价值只能用“虚无”作解。 “虚无”从有中国起便是所有中国人追求的伪价值,基其反价值的定义。 “三国”,“水浒”,“红楼梦”,从“大江东去浪淘沙”到 “招安侍皇”到“空空道人”无一不是反人,反上帝,反自由,反存在的崇尚“虚无”的作品。
    
    自由作为价值的前提是“个人意志”。 无个人便无选择与意志可言。 个人是自由的基点。群体的自由是专制政治制造的伪自由,因为无个体的群体是否认个体,压抑个体的虚无。而虚无是与自由格格不入的。 自由只对存在的实体有意义,而任何存在的实体只能是个人。 上帝只能通过个人将生命,灵魂,自由传给人间。 世上从无群体灵魂,从无“国魂”,“民族魂”, “种族魂”。 由此世上也不可能有“国格”,“民族感情”,“民族品质”。 “群体特质”也只能是学术词汇供理解某种概念而用,而绝不能泛化到个人的品质鉴定上, 或个人存在的定位上。 中国的所谓“群体自由”是中国专制骗人的产物,是中国式文化毒品的一个组成部分。 个群不分,本末倒置是中国人“难得糊涂”心理情节的基点。 以个袝群,以群压个的社会即没有自由,也不会将自由作为价值。 在这种社会里,只有代表群体的国家与皇帝才是价值的准则。
    
    既然自由是天赋的,是上帝赐予人的基本权利,(生命与对幸福的渴望与追求是其他两个上帝赋予的基本权利。)政府与法律的建立只能是以保卫这种权利为动机和基点的。 宪法的建立就是在最大程度上保障与扩大个人的自由,并在最大程度上限制政府与群体的权力为目的与始发点的。 中国政府所制造的“发展权”,“生存权”是专制的,基于群体的伪词汇,伪价值旨在否定个人,否定存在,否定价值并对专制政府的滥用权力制造理论依据。 一个没有个人自由的国度是伪国度。一个不基于个人而基于群体的政体,政治是伪政体,伪政治。
    
    无意义的,伪意义的语言腐蚀人的精神和思想。 在中国俗化,伪化,反化,虚化“自由”这个字眼的时候,我只想在此真化,实化,正化,价值化“自由”。
    
    自由来自上帝,来自天赋。自由落实,赋义在个人。这是自由的来龙与去脈。 人所创造的一切政治实体与机构的唯一目的就是保障与扩大人的自由。 那么自由意味着自由于什么呢?
    
    自由于其他人。 自由于其他人的干预,压抑,阻挠与伤害。 这是自由的唯一内涵。 人不能自由于人性,也就是不能自由于上帝。 人自由于上帝所赋与的性质与特征便不配称人:
    
    自由于灵魂的人是鬼;自由于头脑,理性,智慧的人是痴呆的残疾;自由于欲望的人便不能生存与繁衍;自由于感情的人便不能有健全的心理;自由于尊严的人不能赢得尊重;自由于权利的人永远受辱做奴;自由于独立个性的人永无成就感;自由于个人意志的人永不知选择与责任;自由于自由的人永远虚无。
    
    中国人对自由的理解正是对美国人(西方)对自由理解的反动反向: 中国人的“自由”正是要自由于上帝所赋予人的性质与特征,正是要把依附于他人作为“中国人”对自由的定义。 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西方)承认人的个性与特质的时候,中国人却一味迷恋在人的优点和缺点上。 只有首先面对上帝而建立绝对道德价值准则的社会才会承认人的个性与特质并发挥每个人的天才。 迷恋在人的优点缺点上的社会一定是没有上帝只有群体的社会:人在这种社会里被由群体口味价值而建立的“优点缺点说”而将个性灭绝。 个性的灭绝加剧了“奴”,“虚人”“伪人” 对上帝的诋毁和对群体的崇拜。群体,国家,政府,皇上变成了伪上帝。 “全面”和“成熟”成为了这种无上帝社会,无神国的口头语和群体奴隶,政府奴隶特质的定义。
    
    自由作为一个绝对价值和天赋权利并不保障自由的人都能幸福,只保障人对追求幸福的权利和得到幸福的可能性。 一个无自由的奴隶既没有这种权利,也没有这种可能性。 一个声称保证给人幸福的国度是一个奴役制的自欺欺人的国度。中国就是这样一个许诺幸福,毫无幸福,但又不许人说不幸福的社会。它是一个人既笑不出来,也不允许哭的半死半活的社会。 这是一个人如生活在他人粪便里的蛆虫,即吃不好也饿不死的奴隶的社会。 那在自由的国度中,有没有人生活的不如意呢? 当然有。 在自由的社会里,个人们用他们的自由做出不同的选择。 每一种选择的后果自然就不同。 有人用他的时间去上学;有人用他的时间去工作;有人用他的时间去游玩。有人用他的时间去喝酒赌博。人的侧重不同。 人的幸福取向也不同。 但人们都在自由的寻找,追求着幸福。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找不到;有的人放弃不找了;有的人一直都在找。 但有一点:人有找或不找的自由。 人也有选择如何找的自由。 一个奴隶永远不会有个人的成就感满足感。 一个自由人却有找到这种成就感,满足感的可能并常常找到它们。
    
    自由常常意味着自由的去尝试,去冒犯错的风险并承担其后果。 不冒风险,不犯错误,人就不可能真正学习与进步。 只有由自由人组成的自由社会才有进步的因素。 美国二百多年的成就超过了中国,世界其他国度几千年所取就是因为这个道理。
    
    逻辑决定了一个自由的人往往尊重他人的自由。一个奴隶往往压抑其他奴隶。 一个自由于他人的人会释放巨大的原动力,创造力与生产力, 因为他的精神,思想与躯体是解放的,无束缚的。 他与其他人的交往与合作是主动的,积极的和有机的,建设性的。 在一个奴役制下生活的人往往是消极的,被动的,被嫉妒感支配的,有破坏心理的不幸之人。 创造,生产,探索,追求不在他的语言之中。 他的一切精力都集中在防备他人,取益他人上。 他自身并不生产价值。他幻觉的认为价值来自群体。 他认为群体,国家,政府和皇帝用天上掉下来的价值赡养了他,因此他也永远不会有主人感。
    
    一个自由的人往往是有信仰的人。 他深知人的不完美,也由此对人的巨大潜力充满希望。 他深知自由精神的伟大并珍视自由的价值。 他绝不会卖掉自由去换取物质利益,不会去吸毒昏脑去寻求虚幻满足,不会自我阉割去卖我求忠,不会去抛弃尊严去为群所用,不会去否定个性讨好大家,更不会丧失灵魂去为皇,为国捐躯。 他捍卫着他灵,智,值,躯一体的完整。 他绝不妥协。 他只听从上苍的召唤。 他只尊崇他灵魂的声音。 他绝不屈从强权,暴力和无知无灵的多数的暴政。 他保卫着他的人的权利与自由。 他绝不垂涎权力与他人所得。 他只要平等的用自己的创造与他人交换,交流。 他捍卫着他的生命,他的自由,他的财产,他的爱。 他也珍视他人对自身生命,自由,财产和爱的捍卫。
    
    他深深地懂得自由的代价。 他深深地懂得在这世界上没有不要钱的午餐。 他深深地懂得自由是属于勇敢者,而不属于懦夫胆小鬼的。 他无所畏惧地面对那自由的代价,因为他深深地懂得: 没有自由他就永远看不到自己的价值,也就永远看不到生命的意义。 在长生不老与生命意义之间,他将永远选择生命的意义。
    
    他是一个真正的人,属于自己的人,尊崇上苍的人。 他是一个自由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价值vs.伪价值-反皇权vs.反皇帝/陈凯
  • 摈弃“族群文化”,建立“价值文化”/陈凯
  • 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家/陈凯
  • 对我所热爱的美国进一言/陈凯
  • 叶匡政:陈凯歌坏了《梅兰芳》的处子之身
  • 陈凯歌还是舍不得放下大师的架子/吴虹飞
  • 我的路--陈凯介绍(1-2)
  • 癌细胞与化疗 – 什么是死因?/陈凯
  • 九喻:篮球国手陈凯发起奥运自由长跑
  • 陈凯歌们的“身份移民”要告诉我们什么?
  • 我灵魂中的声音--在2008北京“奥运自由衫”全球运动的演讲/陈凯
  • 屎虼螂的颂歌/陈凯
  • 陈凯:《一比十亿--通往自由的旅程》自序
  • 陈凯: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 人鬼谈 -- 中西价值对照/陈凯
  •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陈凯
  • 陈凯:民主谈--中国,美国民主观对照
  • 陈凯:标像符号与其反映的群体价值
  • 陈凯歌、陈红、《天池》与两口痰
  • 陈凯力倡十一反毛日 台侨加入逐毛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