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岳散人:党办酒店,渐行渐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1日 转载)
     革命到底是不是请客吃饭?在原来这不是一个问题。当然,我们不能永远革命,中央也说了,我们党要从革命性的政党像执政党转变,这是载于中央领导讲话当中的。所以,很多人大概是理解上有所失误,革命不说了,马上就转行成请客吃饭。报载,无锡惠山经济开发区弄个湿地公园,里面有个高档会所,算是当地官员来往接待的“特殊食堂”,人均消费150元,高档一些的人均300元左右。
    关于“特殊食堂”这件事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各地党政机构大致上都有自己的楼堂馆所,即使没有的话,与之相好的地方总是有的。很多地方就是靠这个支撑着自己的生意,笔者认识一位做豪华餐饮起家的大佬,他开馆子的秘诀之一就是要开在政府部门的旁边,经济危机不但没影响到他,居然他的企业还上市了。
     这事儿唯一能说一下的,倒是无锡惠山开发区党政办主任所说的这句话:“这有什么好质疑的。共产党办一个酒店不就是为了招待领导时,标准高一点,接待好一点吗?!”——盘点今年的雷人官话之时,这句话肯定是要入选的。如您所知,私建楼堂馆所一般来说这种事儿都没那么理直气壮,说起来多少都要有些低首垂眉的样貌,更何况这等根本没有营业执照、完全是为官员服务的场所。但人家这话说的就是这么掷地有声、理直气壮,仿佛先进性教育在他身上的反应都体现在了这个“特殊食堂”当中。 (博讯 boxun.com)

    尤其令人讶异的是,居然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党政办主任,竟然也能随口就代表了我党发言,我个人刚看见这段的时候,非常奇怪为何他能这么有底气。转回头来一想,这还真未必是有底气的表现,更多的可能是心虚。
    您看,我们的官员们无论怎么骄狂自大,在没喝太多的情况下,一般也不会过于冒天下之大不讳而胡说八道的。其实他是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出了问题,张口就把全国的党员都绑架在了自己这边,也不过是为自己壮胆而已。毕竟这么说出来的话,很有些狐假虎威的效果。
    这话大概就是“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的一个翻版了。记得当时我就说过,这是某些官员在内心深处,已经把两者的利益割裂开的一种表现。现在这个利益在某些人看来,已经不是那种虚拟化的利益了,而是直接就用某种标志性的实物固定了下来——如果说当时说这话的官员所指的事情还只是混杂在一起的社会利益的界定问题,这样的工程建设起来,就是在实体上画了一个界线,就如同某些会员制的俱乐部一样,只有某个阶层的人能够进入,其他人是不能享受的。说得严重点儿,这是“华人与狗不能入内”的国产山寨版。
    这种所谓的“招待领导标准高一点、接待好一点”并非只是一个换个地方吃好喝好的问题,说起来这种招待费用的标准,在很多地方并不算高。这其实是一种把自己特殊化的标准程序,这是要有一个地方只有自己人才能进入,进而强化身份意识与特权意识而已。这就像是很多人要吃野生的乌龟王八以及各种保护动物是一样的,并非是那些东西好吃多少,而是别人不可以的地方我则可以昂然前行,沧海横流从而方显英雄本色。正如我的朋友押沙龙所说,要是母鸡都生长在山里而孔雀满大街乱跑,鸡汤的滋味就显得不那么一般了。
    但也正是如此,借着党的名义办领导的事儿,只能让这些官员们离我们老百姓渐行渐远。虽然未必能出那种“何不食肉糜”的极品人物,民间疾苦之声听见的机会恐怕就会更少了。官办酒店或者党办酒店,是一个与民间渐行渐远的标志。其实说起来,当年赖昌星还是只以商人的身份弄个“红楼”招待官员、领导,而现在这东西更像是个内部的“红楼”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岳散人:垄断——从上到下的趋势
  • 五岳散人:从某须有到眨眼罪
  • 五岳散人:肉蛋涨价说明通胀已经开始
  • 典型的中国式个人隐私/五岳散人
  • 中石油20亿元团购商品房破绽明显/五岳散人
  • 天然合理的质疑权/五岳散人
  • 专家改字鬼画符/五岳散人
  • “血铅”事件像个成人电影/五岳散人
  • 央视大楼的“色情”设计骗倒了谁/五岳散人
  • 看笨蛋受审,没啥新鲜感/五岳散人
  • 何处是我没被污染的家园/五岳散人
  • 到底谁得了职业病/五岳散人
  • 如何解读石家庄塌楼的新闻/五岳散人
  • 刀俎之间的尘肺患者/五岳散人
  • 别让监考大人的孩子太早怀疑人生/五岳散人
  • 地王游戏是一场击鼓传花/五岳散人
  • 创造性的抢劫/五岳散人
  • 中石化再次企图侮辱我们的智商/五岳散人
  • 小学生处女卖淫案的证据像霸天虎/五岳散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