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胆怯、懒惰与混乱的“奴”到清晰、自由与无畏的“人”/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7日 来稿)
    
    
     Tuesday, January 26, 2010 (博讯 boxun.com)

    
    从胆怯、懒惰与混乱的“奴”到清晰、自由与无畏的“人”
    
    - 从文化奴、命运奴、环境奴、种族奴、祖宗奴等的“奴性文化心态”到自由人“道德方向”的进步性文化心态 -
    
    陈凯 Kai Chen 1/26/2010 www.kaichenblog.blogspot.com
    
    “甘愿做奴隶的人都是梦想当主子的人”。 我这个很早以前就做过的断言被一次又一次的证实: 不光我在中国大陆的时候人们与现实就向我证实了这个断言,今天在海外的所谓“反共人士们”在他们人与人的关系中更常常证实我这个断言。 “强权与地位”的反智反灵的疯狂追求是他们“奴、主”心态的外在必然体现。
    
    我不能想象像美国的建国者之一的阿达姆斯(John Adams),当他在美国独立时期因正义感为英军士兵挺身辩护的壮举在中国的人们中,特别是所谓海外的“反共人士们”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但当时反英的美洲大陆“移民议会”正因为阿达姆斯的“反暴民”维护正义的勇敢举动将他特意请进议会并成为美国建国后的第二任总统。 是什么样的心态文化才会崇尚真实、正义、自由与人的尊严? 说真话拥正义的人与讲假话虚话取悦多数人的人 - 在中文语言的文化环境中谁会得到尊崇?
    
    基督是因将真话求正义而被多数人与权力迫害的人。 但为什么在西方人们没有将他作为被动的“受害者”、“精神病患者”或“不识时务的傻瓜”去讥笑嘲辱、或可怜同情他,而将他作为圣人与典范去尊崇呢? 相对之下,林昭 – 一个道德伟大、坚守正义的女性在中国被毛共专制虐杀了。 今天大部分中国的人们对她的评价是:“一个时代的受害者”、“一个有胆子而不识时务的好人”、“一个可怜、可悲、可敬的牺牲品”或“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傻瓜”。 没有人会尊崇与效仿林昭的精神与行为;更没有人会让他的子女们学习效仿林昭的精神与行为并将她作为圣者去永世尊崇并作为自省的圣训。 “跪着生”的奴隶们与“站着死”的烈士们充斥着中国这片崇尚“虚无的精明”与“强权的暴虐”的大地。 “站着生”的真实的自由人便在中国的大地上成为永远的虚无。 奴/主心态就成为必然弥漫华语世界。
    
    看看今天中国的人们崇尚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懂得今天中国的人们是什么样的人。 被多数人迫害的正义之人绝不是中国的人们向往成为或尊崇的人。 中国的人们尊崇的是杀人的人,是言行不一的“人鬼小人”与玩弄文字游戏的骗子巫师。 谁杀的人越多谁就越伟大不朽;谁骗的人越多谁就越博大精深。 秦始皇、毛泽东(主子们)是中国的人们吹捧尊崇的至高无上的典范:兵马俑与红卫兵(奴隶们)成了“扶红花”的绿叶、成了中国的人们胆怯接受的必须的生存方式程序。 张飞庙、关羽庙充斥着一个拜杀人偶像的病态世界。 雷锋一样的“宦奴娼”们是崇尚“为人民服务”的无灵“活死人”顶礼膜拜的“伪道德榜样”。 杀少正卯以立“文字狱”的、唱赞“只有强奸才能生育”的、极权专制的建论者、腐儒皇家官吏-- 孔丘 成了中国的人们永世跪拜的祖师爷和圣人。 容忍专制邪恶的“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大多数的人们消灭了“不自由毋宁死”的少数的有良知灵魂的人。 孔儒专制与毛共强权融为一体,自然而然地成了今日中国(文化)的定义。 有趣的是今天由于孔儒专制与毛共强权“被流亡”在海外的“反共人士们”尊崇的与追求的竟是同样的专制伪价值(统一、强大、繁荣、和谐、强汉盛唐、忠孝节义、、、。 “夺权救国”而不是“建灵复智”是中国主、奴们的共同追求。
    
    再看看今天中文环境中有多少种的“奴”吧:
    
    “文化奴”们认为中国的专制奴文化是不可以被批评分析的:将腐儒的专制性质剖析暴露是大逆不道的亵渎。 “命运奴”们认为“鬼秘”的命运是人的主宰: 个体是没有自由意志的-- 那些与命运博争的人只是些不识时务的傻瓜。 “环境奴”们认为人是环境的产物: 你的出生地、你的家庭、你的社会等级决定你是谁、是什么。 “种族奴”们认为你的肤色,族群、性别与长相决定你的一切。 “祖宗奴”们则认为你既有祖坟在中国你就要服从专制祖先留下来的一切程序规矩。 更不要说今天的“党奴、国奴、权力奴、金钱奴、地位奴”了、、、。
    
    知道一个人不想要什么容易。 知道一个人想要什么难。 “被烫缩回手”的反射性动物行为容易。 “思维追求”式主动自知行为难。 “牢笼被喂,吆喝上套”的奴性被动的懒虫行为容易。 “自然中寻食寻乐寻意义”的自由人付代价担风险的主动追寻难。 不想要奴役专制容易。 建立自由民主社会难。
    
    得到自由的前提是坚信自由的存在并付出应有的代价去得到她。 “神”(上帝、良知、美德)的存在就自然逻辑地成为先决。 如果人的生命、自由与追求幸福的权利是来自政府与他人的,那这些权利在瞬息间就会被伪赋予者夺走。 腐儒孔学的“君臣父子”的“皇权论”就此便成为中国历代专制王朝的专制基点。 “父母官”与“子民”、“救星”与“苦海无边”、“政府养人”与“无奈百姓”变成了今天在大陆无数“上访人”的心态情结。 既然政府大家养了你,自然地政府大家也就可以抢你杀你。 自古以来,政府大家为权杀人是所有中国人接受的、不受任何道德谴责的自然行为。 “反贪官、反皇帝”而“不反专制、不反皇权”成了中国人的病态行为模式。 “反拆迁”而不求“私有地产权”成了中国的人们怪诞的思维程序。 甚至在海外“被流亡”的反共人士们也迷恋在“用反西方的左派学说为中国式‘完美专制的追求’”找借口去唱赞专制,用“国情论”延续宣扬“和谐、繁荣与强大”去建立又一个伪国度。 自古就从不“信神”而永远“崇鬼”的“龙的传人们”自然地就成为“拒自由而亲专制”的“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主/奴心态”的真虚无/伪存在。
    
    “做自由人”是一个人一秒钟就能决定的方向性抉择。 然而走“自由的路”则是一个人勇敢地付出代价去毕生追求的渐进过程。 生在“奴役槽船”上与“专制牢笼”中不是一个人可以选择的。 跳进自然的大海中去勇敢地畅游探索、奔驰在旷野与丛林中去寻找真知与幸福则是一个人可以选择的。 道德的清晰与正义感是一个人自由的先决。 理智的健全与逻辑感是一个人得以自由的工具。 真实的欢乐与幸福是一个人自由的最终目的。 在一个人全部的良性品质中,勇气是最重要的。 没有勇气的人是不能面对自身怯懦、懒惰与灵智混乱的人。 没有勇气的人是支离破碎的、被动无奈的、默默绝望着的人。 懦夫胆小鬼是不值得、也永远与自由幸福绝缘的“宦奴娼”。 你究竟是想做“中国人”还是想做“自由人”。 选择属于你。
    
    长期的“被阉割”的、在被动的“奴船上”的苟且度生的人们要想自由必须经过极为痛苦磨难的“建立追求自由的意志”与“回复自由的肌肉与神经”的艰巨过程。 一个经过“专制牢笼”的肌肉萎缩、神经麻痹、精神颓丧的被动奴去“下海游泳”、去“健步登山”、去主动追求真实价值似乎看起来是个不可能的遐想幻梦。 但我从中国到美国, 从奴役走向自由的心理路程向我自己证实了自由的可能与可贵。 人们可以在我的书“一比十亿 One in a Billion” http://www.amazon.com/One-Billion-Journey-Toward-Freedom/dp/1425985025 与视频纪录片“我的路 My Way” http://kaichenblog.blogspot.com/2009/01/my-way-four-episodes-of-tv-special.html 中得到启发汲取力量。
    
    我坚信: 存在必然战胜虚无;自由必然击毁奴役;人将最终取代“民”与“奴”在中国,在世界上挺立而行。“ 如果我可以自由,可以有尊严,可以得到幸福,你也可以。”--- 【我的路】(新唐人 – 『人杰地灵』 http://www.ntdtv.com/xtr/gb/prog81.html , http://www.ntdtv.com/xtr/gb/2008/08/08/a181396.html#video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来西方学反西方,用自由学灭自由”/陈凯
  • 自由谈/ 陈凯
  • 价值vs.伪价值-反皇权vs.反皇帝/陈凯
  • 摈弃“族群文化”,建立“价值文化”/陈凯
  • 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家/陈凯
  • 对我所热爱的美国进一言/陈凯
  • 叶匡政:陈凯歌坏了《梅兰芳》的处子之身
  • 陈凯歌还是舍不得放下大师的架子/吴虹飞
  • 我的路--陈凯介绍(1-2)
  • 癌细胞与化疗 – 什么是死因?/陈凯
  • 九喻:篮球国手陈凯发起奥运自由长跑
  • 陈凯歌们的“身份移民”要告诉我们什么?
  • 我灵魂中的声音--在2008北京“奥运自由衫”全球运动的演讲/陈凯
  • 屎虼螂的颂歌/陈凯
  • 陈凯:《一比十亿--通往自由的旅程》自序
  • 陈凯: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
  • 人鬼谈 -- 中西价值对照/陈凯
  •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陈凯
  • 陈凯:民主谈--中国,美国民主观对照
  • 陈凯力倡十一反毛日 台侨加入逐毛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