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20CN20年代的坐标启示
     (博讯 boxun.com)

    历史,是人类命运走向的路标、轨迹、明镜。20世纪20年代的世界,是一个混乱、震荡、痛苦的时代。20cn20年代这10年中,世界发生了三件大事。
    一、1911年10月10日,亚洲第一个民主、自由、共和宪制的国家---中华民国诞生。这个农业为主要经济命脉的中国,从几千年的封建皇权社会体制,一步进入政治理论上的“共和制”。共和和共产这二个水火不容的中国之船,从此驶上了那条惊涛骇浪,腥风血雨,曲曲弯弯到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总算有些平静的空间。
    二、1917年11月7日.俄国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十月革命。
    这个久远的封建君主国,即未经过工业资本主义,也未经历过法国式的共和制,确乘欧洲战争乱成一团的机会,彻底颠覆了俄皇旧的权力上层建筑,一步跃进了乌托邦式的共产专制社会。
    二战后的苏维埃帝国,其邪恶共产学说跟进着强盛的军事,几乎抹红半个地球的强大武力。是1930-1945法西斯德国、日本、意大利轴心三国国力总和.都无法与之可比的。共产苏俄对人类生命的杀戮、毁灭及对文明心灵信仰世界的威胁,不仅用残酷手段从亿万人民身上盘剥下来财富和以武力向被其征服地区掠夺的无数真金白银满地白骨,构建出一个足够把地球表面溶岩几遍的核武库,还在于他那一套邪恶的国家思维核心中枢里,有着一套不断复制专制狂犬的政治基因外乱内耗的癌细胞程序和要素。
    三、也在这20cn二十年代的十年中,1914年8月至1918年11月.资源和空间的争端导致欧洲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从结果到形式看似英法美等国的胜利,实质上,贪婪的战胜协约国,的确东西欧播下了一粒红色;一颗黑色迅得天时、地利、人狂的疯长邪恶种子:1、东方的一个封建法西斯的苏维埃政权2、西方的一个纳粹法西斯政权。
    
    已成为历史的上述那三件大事记,己过去了近100年。
    如今的人类刚刚进入了21世纪的十年代。邪恶的万字旗,不再在大半个欧洲飞扬。德国的政治,重新回归古老正义的理性。
    共产阵营可怖的镰刀斧头旗,不再猎猎抖擞在东部欧洲;悲壮的国际歌旋律,不再迷惑世界。苏联早已解体,心灵布满红色伤痕的俄罗斯民族己重新回到人性精神的东正教家园。
    
    我们的世界是否就真正的太平了吗?从1944德国国家纳粹意志身躯的中,离走的黑色幽灵;1992年苏联解体后,从克里姆林宫红场斯大林墓室里的肮脏躯体中,游离出来的邪恶的红色驱动瘟疫,难道真的就被民主铁流,轰的烟飞云散了吗?象丢弃在干燥沙漠上的二堆霉菌,果真无再发酵肆虐的邪恶机制了吗?不,人类邪恶的幽灵与种源还在。依旧伺机兴盛。
    从奥巴马上台后对付一些世界焦点、热点问题上,所表现的意志、理念、行为、结果看,奥巴马的智能中,尤其在同中国这个货真价实的邪恶共产党国家交道中,奥巴马的决心、智囊、才能,远不如他民主党前辈的甘乃迪总统和共和党的约翰逊总统和里根先生。总统先生智能中的历史标签,尤为是上世纪20年代欧洲历史章回,似乎被日益繁忙琐碎的行政事务给覆盖了。<<敬请阅览下一章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9春节晚会有关大陆与台湾的政治相声/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震荡的台湾 民主的伤寒/亚笛多星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中央允许各省举债能阻止地方财政的破产吗?/亚笛多星
  •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由矿难尸体上的红包 听汤若望四百年前对中国人良心的忧言/亚笛多星
  • 大智救世:时下中国的危机和化解危机的十项方略/亚笛多星
  • 4000年的民主渴望?台湾新生了!中国等老了!/亚笛多星
  • 重估天安门升旗和文革毛像复原重庆的中国元素/亚笛多星
  • 重庆严打:打的是草民贪官?还是文革机器的翻新牌?/亚笛多星
  • 失控的警轮 膨胀的暴力/亚笛多星
  • 性格元素表:中国人生气也是一门技巧吗?/亚笛多星
  • 钱币二界:王永庆为众解毒千古流芳 陆官商向民食投毒遗臭万年/亚笛多星
  • 元首逗农:凤阳宣言频受狙 土改星箭点不射/亚笛多星
  • 中国核心利益:靠乞求与赎卖得来的吗?/亚笛多星
  • 有关上海杨警案与哈市警民案多项差异的举证/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