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二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9日 来稿)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奥巴马亮剑意味对专制中国的走向丧失梦幻 (博讯 boxun.com)

    
    今天华贵安居在欧亚精英区域的社会社团领袖;经济财团的富豪;人文领域里的太平绅士,除被恐怖组织黑社会出于敲诈目的被动绑架受到生命危胁外,有谁甘愿同任何一个恐怖组织的代表,流氓集团的恶棍,阴暗肮脏的海盗头目相敬如宾,眉来眼去,驾桥铺路。
    如孔子曰:道不同,不为谋。
    西方与美国过去在对抗中苏共产主义的手段、思维、投入、意志、力度上完全是二种标准。
    前苏联解体后,自恋的缘木求鱼的西方,竟把一个比前苏联更加邪恶;一个根本上没有前苏联那种古老的宗教历史和厚实信教传统的中国,当成基本可信的战略伙伴。甚至天真地把这个一直视:三大自由规模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为洪水猛兽;视:贪婪破坏自然环境禁控心灵环境为核心宗旨的共产党中国,当成未来世界经济驱动和政治开明的一个主角。
    如果世界某领袖和各国的一些政治外交幕僚人士,仍旧采用基督教传统的宽恕、容忍、施舍、仁慈的心怀;欧洲骑士的思维;太平绅士的斯文,在与今世的共产老大、痞子阵营、流氓国家打交道,搞关系,或想用资讯的手段去帮这些国家脱胎换骨?或用十年甚至五十的时间,雕刻…打磨…阻隔…绝缘掉去这些国家脑干与心脏上的政治癌肿瘤,让他们回归阳光与民主?路漫漫何段成?心切切那时乐?
    历史早己证明:是天真的不可行的。
    如果美欧的人民领袖一部分政治家、学者、职业外交官倾向于:天下无战事;无意识形态的对抗;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主题一、经济、二、环保……政治范畴中的意识形态对立与对抗是末端的。这正是红、黑二色邪恶撒旦,借伊朗、北韩、中国重新生根、复活、迅速地大规模繁殖的前夕,最喜于乐见的“黑雾”和“政治吗啡”。
    举例讲:进步的医科学对人类器官与肢体的移植,已不是梦想。但对人大脑脑干的异体移植,可行性完全归零。
    顺此例讲:民主国家可将西方生存发展三百年的资本自由经济的基干模式,成功移植到世界所有极权的、极端的共产党国家。
    为什么?过去的八十年中,在将阳光健康的民主共和模式(政治脑干)移植给中国,伊朗、俄国,这个了不起的人类灵魂工程的大业上,以美英法为船头的民主阵营,为什么屡屡落空呢?
    为什么同样是亚洲汉文化圈的日本、韩国、台湾和英联邦的新加坡及南亚文化的印巴二国,反而能成功地接活了这种美好幸运的(民主政治脑干)移植呢?这正是总统先生要加以研究的课题,否则,他是继尼克森、小布什之后被共产党中国当猴玩耍的第三只美猴子。
    我不赞成用新的亚洲邪恶轴心三国,去描绘专制老大中国;老二伊朗;老三北韩。尽管当年的轴心三国是二欧一亚貌合神离;虽说那时的德意日每一国的综合实力都超过现今的北韩和伊朗。但是,他们的确是将来可能威胁文明星球的真正的三个灾难的策源地。三个真正令世界原本应该清澈的智性水罐变成非理性火罐的热点。一个日益强大,势力空间延展,由a黑左斜线b红右斜线c黄底线的铁三角反民主文明的阵营。虽然纯正伊斯兰教的教义,从本质上同基督教一样是排斥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为了打破美国、西方各国和俄罗斯的禁核围堵,一个日益走向极端的中国和另一个不断被国际孤立的伊朗,互为取暖、各怀鬼胎、狼狈为奸、唯利丧义地结伴而行,不足为奇。这种无条约的事实联盟生命不会长久。
    1938年1939年纳粹德国和极权苏俄,二国虽然在国家政制国家理论上水火不容,为实现各自政治和军事的鬼胎,不也一度订立合作条约吗?
    一年后不照撕毁约定,互为敌国,狂轰滥炸,深陷战池。
    流氓与痞子如同狼如老鼠都是坏的生命物种。但在善良共存诚信守诺上,会是一个外的同类伙伴吗?
    过去的苏联与中国如此。中国同越南如此。正如不之前,俄罗斯关键时抛弃伊朗与美国合作。这都不是在证明一个普世正确的道理:邪恶者之间永远没有信誉。
    <<敬请阅览下一章节>>
    
    亚笛多星
    2010.2.1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五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
  • 四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一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三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