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邓嗣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邓嗣源
    
     2010年2月9日,博讯网上转载一篇文章,题为:“崩溃论不绝于耳,中国模式为何能横空出世”,作者冼岩。其中有一段文字值得评析一番,现抄录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发端于民间的自组织化进展或基层运动,也不会发端于地方分权或纳税人权利意识的觉醒。相信这些路径的人,都是怀揣着华盛顿、伦敦或华沙的地图,在寻找北京的王府井。在中国,由于政府相对于民间的巨大力量优势,除非发生严重经济衰退致使这种优势消退,否则改革的发动力只能来自于权力高层内部。民间的躁动,只可能延迟这种发动。在中国推进政治民主化的最现实可行途径是:等待权力上层的“多头化”。当唯一“核心”变成多个山头并列时,虽然他们之间首先必然进行同盟、合谋与分肥,但继而总会出现“摆不平”的时候,此时就会有人(往往是力弱一方)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原来封闭运作的坚冰,就会出现裂痕,最终在竞相争取更多助力中破碎。民主的对立面和最大障碍是政治上的唯一绝对权威。只要这只拦路虎不在,前面就是一片坦途。民主的到来,只是或早或迟而已。显然,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曙光已现。”
    
    这段文字,比较完整地表达了作者关于民主化的看法,所以从文章中摘引出来予以评析,不会有断章取义之嫌。按我的体会,这段文字说出了以下几层意思:
    
    一是,民主迟早要来,但还没有来。就是说,不管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时期,还是毛泽东、邓小平等为首的共产党统治时期,直到如今,中国从未有过民主,这与有些人认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已经实施多年的观点完全不同。对这一层意思,我表同意。
    
    二是,民主虽然还没到来,但“曙光已现”。可是,这“曙光”是什么呢?是民间的觉醒?不是!是民间的运动?不是!是民间的自组织化进展?不是!这一切,不但不是“曙光”,恰恰相反,只能有碍于“曙光”的出现。作者把民间这一切努力概括为“民间的骚动”,认为它“只可能延迟这种发动”(指发动民主化)。民间民主意识、公民意识的觉醒,民间自治组织的成长,民间反抗政府侵害人权的运动,应该说是促进民主化的重要而强大的推动力,而作者却视之为民主化的阻力,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三是,民主化的发动力“来自于权力高层内部”,当“权力上层的‘多头化’”开始出现时,就可以见到民主“曙光”。作者十分扼要地描绘了从“多头化”到“民主的到来”的“路径”:这多个山头,先是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然后“权力高层”将“出现裂痕,最终破碎”,即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
    
    以上三层意思,是作者冼岩在那段文字中明明白白写着的,我只是整理一下而已。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冼岩所宣扬的“路径”究竟要把我们引向哪里?
    
    熟悉历史的人,也应该熟悉冼岩所说的“路径”。说近一点,二十世纪,国民党和共产党有两次合作,这两个党,就是“权力上层”的“两个山头”。这两次的合作到破碎,都经历了“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的“路径”。这“路径”把中国引向民主了吗?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了吗?冼岩自己在上述文字(的第一层意思)中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共产党争得天下、争得江山、争得最高权力以后,出现了毛、周、刘、邓、林等“权力上层”的“多头化”现象,这“多个山头”也同样经历了“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继而总会‘摆不平’,接着开始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出现裂痕,最终破碎”的“路径”,这“路径”把中国引向民主了吗?迎来民主化的“一片坦途”了吗?众所周知,迎来了所谓“文化大革命”,而后是邓小平时代,按冼岩文字中第一层意思,也没有迎来民主化。说开一点,说远一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社会及其政治演变的过程,不正是这种“路径”的循环反复吗?所谓“天下各路英雄好汉”争夺江山,无非就是少数强者自拥而立,形成“多个山头”,然后经过“互相同盟、合谋与分肥,总会‘摆不平’,向下、向外寻求支持,出现裂痕,最终破碎”的“路径”,最后,由其中一个山头清除其它山头,建立一统天下。在中国,人们已经非常熟悉这个“路径”,它早已反复持续地沿袭至今,以致中国的“天下各路英雄好汉”们始终在专制政治的圈子里团团转。冼岩却还要到处宣扬,一次次地发表文章炒这个冷饭,口头上说着“民主是个好东西”,实际上却要中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循环。“民间的骚动”与“冼岩式的文人”,究竟是谁在“延迟”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现代民主化的进程,起始于经历过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的欧洲,从此,人类社会及其政治的演变,走上了新的路径,它是由两个路径合成的:其一是精英强者争夺最高权力的路径,大致就像冼岩说的那个路径;其二是民间针对侵权行为而抗争的路径,大致就像冼岩说的“民间骚动”那个路径。但是,当这两个路径开始合一的时候,它们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样子,它们都经历了某种变化,或者说它们都符合了同一个条件。具体地说,这条件就是,一方面,在那些争夺最高权力的精英强者中,起先只是极少数,后来则是大多数,接受并树立“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接受并确立一个目的,即要在实践上或法律程序上落实该理念的目的;另一方面,民间也接受并树立“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接受并确立一个目的,即要在实践上或法律程序上落实该理念的目的。在两方面逐步具备这个条件的过程中,两个路径也就逐步合成为新的路径,这就是通向民主化的路径。民间的运动如果没有精英强者去组织、领导,恐怕只能被冼岩们讥讽为“骚动”,成不了气候;但如果要蔑视、否定、甚至压制、扼杀民间的抗争运动,就如冼岩在同篇文章中所说:“坚持一党执政,反对的力量和声音基本被压制在原子状态”,那么,中国民主化的路径将被堵住,社会及其政治的演变只剩下冼岩们宣扬的单一路径,也就是在专制政治的圈子里循环反复的路径。
    
    “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是现代民主的要义之一(请注意,我说的是“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这提法不同于“人民统治”、“人民当家作主”、“人民主权”等提法,后几种提法容易引来歧义)。自古以来,中国争夺最高权力的精英强者,是难以理解和接受这一理念的,他们总认为最高权力是靠自己的本领用武力从对手那里夺过来的;刘家的最高权力被曹家用武力夺过来,李家的最高权力被赵家用武力夺过来,国民党的最高权力被共产党用武力夺过来;他们把政治看作是天下英雄强者争夺最高权力的活动,他们视民众为愚昧、无知、低能、盲目的大多数,视民众为被管治、被领导、被教育、被恩赐、被利用、被驱使的对象,把民众排斥在政治活动之外;他们极为看重的理念是“王道”,就如冼岩在同篇文章中所说:“‘中国模式’成功的关键----综合才是现实中的王道、成功之道”。以“王”为中心的“道”,与以“民”为中心的“道”,二者是截然相反的。蔑视“民间骚动”的冼岩们,怎么能接受“最高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
    
    我希望向往民主的人们,要擦亮眼睛,看清像冼岩这样的一大批文人,他们的葫芦上贴的是“民主是个好东西”,卖的却是维护专制政治的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溃论不绝于耳 中国模式为何能横空出世
  • 郎咸平:经济在“发烧”随时可能崩溃
  • 海地地震将导致中国高房价崩溃
  • 中国崩溃论卷土重来
  • 美国《新闻周刊》预测2010中国经济崩溃
  • 南水北调2:中国的水环境已经崩溃了—唤醒国人之272/刘蔚
  • 如果美元崩溃 世界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 中华帝国崩溃的三大重锤/杨士杰
  • 大明帝国的GDP及其崩溃/张轩
  • 中共公职世袭:政治道德和官僚伦理的全面崩溃/张雪忠
  • 曾流行“中国即将崩溃”现在看就是笑话/邱立本(图)
  • 中国离经济崩溃为时不远/田忠国
  • 所有王朝崩溃时的共同特点/五岳散人
  • 当底层的尊严大面积崩溃时
  • 杜平:共产阵营崩溃,中国“政治表述”的说服力
  • 共产阵营崩溃,中国“政治表述”的说服力
  • 刘逸明: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 罗伯特•布伦纳:生产过剩而非金融崩溃才是危机的核心
  • 刘水:中国将崩溃
  • 中国网络电视台半瘫痪用户激增致服务器崩溃(图)
  • 母亲崩溃家庭破碎 打工仔劫杀北大保送生
  • 文强防线崩溃痛哭招供 爱“搞定”赴渝女星 (图)
  • 水污染突破了人类承受力的底线之19-环境崩溃/陶达士
  • 被强奸女访民是在校生,精神近崩溃,被送到马家楼关押,目击证人被羁押(视频)(图)
  • 乌鲁木齐骚乱 胡氏“和谐社会”崩溃的转折点
  • 共产党特权地位“合法性”理论体系崩溃了/关敏
  • 上海百万人集会讨论中共崩溃态势促黄德智投案自首
  • 北大教授孙东东“精神门”案祸害北京警察精神崩溃500多访民被抓
  • 预防政权崩溃公安部集中3000余名公安局长赴京培训
  • 美坠机事件中国女子遇难 美满家庭被毁丈夫崩溃(图)
  • 中共高层频繁出访为政权崩溃寻找避难所
  • 主板经济全盘崩溃,山西煤业借机“大洗牌”
  • 张清扬:中国推迟法定退休年龄,凸显养老金体制将崩溃
  • 富锦粮库被盗突显中国部门监督体系崩溃(图)
  • 大前研一论中国 先崩溃后崛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