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红卫兵从不忏悔/金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1日 转载)
    
    
为什么红卫兵从不忏悔/金汕

    
    很多年轻人已经完全不知道1966年的红八月,但它在中国历史上所产生的恶劣影响,会延续很久。不少70后、80后也许不知道,他们的父辈中有不少人曾经用打人取乐,犯下了不予追究的罪行。
    
    这一期间受到波及的人不计其数。和尚、修女、教士被公开批斗,学生当众殴打、侮辱教师,还有教师遭到以粪淋头等极不人道虐待。有的人因为有亲戚在国外,被红卫兵以有“海外关系”等罪名批斗抄家。红卫兵抄家,把家具全都搬走,翻遍地土,破开墙壁,到处搜掠,查看有否私藏物品,房屋被抢夺一空,迹同强盗。
    
      几乎所有反对文革的学者都受到残酷对待。红八月前后,原《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著名翻译家傅雷及其夫人朱梅馥以及作家老舍都因不堪屈辱而自杀。斗争中甚至有人陈尸街头。原先国家的几位重要领导人也被批斗,刘少奇、邓小平被撤职下放(刘少奇 1969年最终在监禁中死去)。贺龙、彭德怀等则先后被迫害致死(病死)。除此之外,在文革中被迫害至死的人还包括了乒乓球运动员容国团、电影演员上官云珠、北京大学副校长翦伯赞(在软禁的家中自杀)、国歌的作词者田汉、作家赵树理、民盟副主席章伯钧等人,而不知名的死者更是不计其数(不确切的统计是40 万,实际上是保守估计)。
    
    针对出现的打死人的事件,毛泽东写了一个《关于发生打人事件的指示》,根据北京新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的传达,指示内容是:“打就打嘛,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这个指示一传达,红卫兵更加疯狂。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的亲密战友林彪在天安门讲话中向全中国号召“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向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旧风俗、旧习惯势力,展开猛烈的进攻!要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把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把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彻底打倒打垮,使他们威风扫地,永世不得翻身!”这个打击面太大了,而且很多无辜者都可以被套在这个框子立。8月22日,毛泽东发布了《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规定警察不得干涉、镇压“学生革命运动”(实际上就是红卫兵运动)。在这段后来被称为“红色恐怖”的时间内,文革结束不久据官方统计光在北京就打死1700多人,而全国自杀人数达到20万人。至于整个文革期间死亡的人数可能超过200万到700万人,占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这个数字需要确切的统计资料证实。
    
    其实无论党内还是党外,都对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有不同意见,但那时谁都害怕违反毛主席指示,也有的领导迂回地修正着这种粗暴的行为。即使走下天安门的林彪,在台上与台下的态度也不一样。当时的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回忆,毛泽東找吴德去汇报“破四旧”的情况,吴德在汇报前的想法是想向毛泽東反映情况,希望刹一刹这股风,并表示北京市委没有力量控制局面,解决不了“破四旧”产生的混乱局面。毛泽東说:“北京几个朝代的遗老没人动过,这次破四旧动了,这样也好。”一向跟得很紧的林彪也说:“这是个伟大的运动”,但接着讲了一句当时谁也不敢讲的:“只要掌握一条,不要打死人。”可见林彪在公开和私下是有区别的。当时党内民主生活极不正常,即使内心有看法,在公开场合也要铆足了劲博得最高领导人的欢心。
    
      除了批斗“反动学术权威”外,全国红卫兵还进行了大串联。9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凡外地师生来京观摩文革运动者,交通费与生活费由中央财政补助,这个通知使之前就已经开始的大串联达到高潮。全国掀起了“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浪潮。10月9日,林彪再度指刘少奇、邓小平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代表,随后彭德怀被押送回北京受批斗。
    
    1966年红8月已经过去40多年了,当年的红卫兵已经进入了老年。这值得一个群体的反思,但我们几乎听不到这样的声音。很多当事者认为当时自己年轻,又是最高领袖的号召,因此不该对此负责。这正是这一代人的欠缺。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个民族缺少忏悔意识,才让我们走了太多的弯路。
    
    《红卫兵忏悔录》有个几百本都不算多,可惜我们几乎从未看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ABC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 红卫兵墓地里发给薄书记的红色短信/吴祚来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如果红卫兵砸烂了圆明园兽首,爱国贼向谁哭诉?
  • 红卫兵运动兴起亲历记/刘晋
  •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
  • 全面认识文革中的"红卫兵"/陈益南
  • 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的红卫兵诗人/朗钧
  •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谢茂拾:关于重庆 “红卫兵”迎火炬的思考[图](图)
  • 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与胡锦涛跟网民对话/郭永丰
  • 立存此照——我们即将看到的第二次红卫兵高潮
  • 从骆小海的嫖娼骗色看红卫兵人群的道德底色
  • 毛泽东、共产党教会、红卫兵与爱国华人/柳丝
  • 愤青爱国与红卫兵运动/王东民
  • 一个老红卫兵给侄子写的一封关于抵制法国的信
  • 30年前近千万红卫兵:敢不敢直面历史?(图)
  • 毛泽东的红卫兵袖章沾满了卞仲耘的鲜血
  • “红卫兵大使”改做“人大发言人”:李肇星狂语录
  • 蒯大富:一个“红卫兵领袖”向普通人序列回归 (图)
  • 重庆红卫兵墓园列入文物保护单位
  • 迎接奥巴马 奥巴马穿红卫兵服的T恤撤架
  • 实拍:郑州糖果展销会,“红卫兵”推销产品(视频)(图)
  • 中国互联网上的新红卫兵现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