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志良请辞的颠倒理由/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3日 转载)
     因为无法按照自己的方案改革健保制度,其实就是健保费调涨问题,还涉及不到制度的改革,卫生署长杨志良宣布请辞,但是由于上头没有批准,而且有摸头之意,他又暂时留任,等与马英九总统会晤后再做决定。

    杨志良接任卫生署长时的第一次讲话,表示会调涨健保费,我当时就表示赞成,因为他至少有两个前提,一个是一般民众调升少,一个是会追回马英九担任台北市市长时的健保欠款。之所以我会支持,也是我认为到台湾的健保制度优于其他好些国家,至少远比美国为好,更不要说是中国了。做到这点,必然要付出代价。

     问题是要如何进行改革?而杨志良“壮志未酬”被逼辞职的原因又是什么?他说:“台湾年年都有选举,若到五都选举候选人名单出炉后,调整保费将更没有空间。”这可以成为理由吗?这是在颠倒因果关系。 (博讯 boxun.com)

    马英九在选总统时,不是说要改革吗?最近的几次选举失利后,不是说要坚持改革吗?因此改革应该推动选举,怎么是选举扼杀了改革?何况健保制度推出时,台湾也有选举,民进党执政时,健保费也调涨过;所以问题是执政者的心态。如果说,他这句话是批评当今的执政者,那还不愧是个好官,然而至今还看不出他有这样的说法。

    要看这个问题,从金溥聪出任国民党秘书长时声言要把国民党转变为“选举机器”时,就可以预料有这一天。一方面,国民党是选举机器;再一方面,国民党又是以党领政,因此政府也必然被“领”到选举机器的道路,从马总统不要政绩,只要选举,勤跑选举,就证明了这一点。既然一切工作以选举为中心,那么健保的改革当然要放在是否有利于得到选票的角度来考量。

    不幸去年三合一选举后,又有两场立委补选,为选举考量,健保加价只好推迟;而舆论指责推迟是为选举考量后,政府又不承认,因此即使选举后,也不敢立刻调涨,于是在数字上争执,终于惹毛杨署长。

    其实,不止是选票问题,还有民望问题。马总统因为执政背离民意而民望直泻;行政院长吴敦义则因为能言善辩,紧扣“民意”而民调高过马总统,两人暗中较劲,也使他们两个都不想“得罪”民意而压制涨幅。吴敦义冲在第一线,马英九则在幕后收拾残局。

    其实,如果从体恤民艰而压制涨幅,也就是苦民所苦,还是值得赞扬的,但是如果把“民”挡在前面,实际上是为自己,那就虚伪了。不幸,马吴就是这样虚伪,连杨志良也是虚伪。因为,以健保目前的黑洞来说,一是现有健保费本身不够支撑,二是尚有一笔欠债还没有收回,三是民众的负担还不公平。现在杨志良只解决第一个问题,自然把所有负担放在民众头上而引发民怨。如果能够把地方政府的欠债追回,就不必调涨那样多的健保费了。例如马英九担任台北市市长时欠下的四百亿元健保费,这笔钱要全体台湾民众分摊,自然不合理。因此只要收回这些欠款,杨署长调涨健保费的涉及人口比例会减少,拉近与行政院方案的距离,也就不必辞职了。

    然而问题就在,不论是杨志良,还是吴敦义,对当今的“皇上”,怎敢去逼债?可是,这是杨志良在出任卫生署张时所声言要做的事情。为何后来不敢做了?如果因为不敢做而请辞,倒也表现出他的风骨,但是他没有说清楚。除此,怎样“节流”而不要把压力全放在“开源”上,也有许多空间,这才是改革的实质内容。

    卫生署的问题不只是健保问题,他任内流感疫苗问题,也必须交代清楚。

    为请辞事,杨志良已提前与马总统密会,如果在会晤中能说服马总统把四百亿元的欠款还清楚,杨志良就真了不起,说明他是真正的改革者,可以代表国民党出来选总统;如果被摸头了,又留任又不追回欠债,那他的民望也会下坠,还他一个“官僚”面目。眼下这个黑箱作业内容是什么,木宰羊。(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台湾时报 2010.3.12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