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史明的心路历程说起/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9日 转载)
     由台湾教授协会、北美台湾人教授协会、台大浊水溪社举办的“史明生命经验分享会”,是一个研究台湾独立思想发展的重要会议。今年年初三我去探访史明前辈,就苦于对他的心路历程还不了解,虽然已经自觉到里面应该有许多“宝藏”可以发掘,尤其对我这样一个研究中共历史的人来说,我对此感到兴趣,还在于我与他,走过某种类似的道路,只是我是步他的后尘,因此有相当接近的心路历程。然而相对来说,我这个时代已经比较“平和”,只面对共产党,他那个时代,不但要面对共产党的内斗,还要面对国民党的屠杀。然而如今我们在台湾,却要共同面对“国共合作”的新局面。

    因此这场分享会不但对我个人,以及台湾独立运动未来该如何发展,来得非常及时,同时还出版史明的新着“穿越红色浪潮”,更是我必须立刻认真看的。遗憾因为有其他事情,那天只能出席半天的会议。下午几分钟的发言,道不尽我想说的话,这里先说几句,其他以后再说。

     史明是接受马克思主义以后而在1942年投入中共阵营,但动机是为救台湾脱离日本的殖民统治,与“中华民族”无关。但是他的良知发现中共的惨无人道,以及对台湾人的分化离间,乃至把他们当炮灰,因此就在中共百万雄师过大江,革命阵营准备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他却独身逃回台湾,从事台湾独立运动。从这种为理想而奋斗的精神,可以看出后来他捐出不少家财从事独立运动的高尚人格。这与中共“打土豪、分田地”的农民造反,为自己利益的造反不可同日而语。与目前参与台湾民主运动的鱼龙混杂,也是一股清新的空气。可惜这股清新的空气,以前被有意无意的压抑,乃至边缘化,实在非常可惜。 (博讯 boxun.com)

    我开始注意到史明的名字,是2005年426事件,他率队堵截从北京朝共回来的连战,那时他已经86岁高龄了。这一幕,绿营人士被流血殴打,被起诉,当时我还在美国,心中一直存在很大的疑惑:如果那是国民党执政,就如陈云林事件那样,可以理解;可那时民进党执政啊?到底,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因为这种亲痛仇快的事件,导致后来国民党更加肆无忌惮投向共产党。这个历史疑案,希望能有破解的一天。

    那天会议播出史明在路上指挥堵截的纪录片。如果不是当年他从事地下工作与武装斗争的经验,是难以做到的。为应付台湾未来的危机,希望不论是从事选举的民进党,还是热衷街头运动的本土社团,都应该从史明那里接受这方面的资产,以备不时之需。

    我还有一个思想上仍然要继续清理的困惑就是,当年我们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教育,把马克思主义等同共产党。史明已把它完全分开,我因为没有时间做这方面的研究,所以还无法完全做出完整的结论,虽然也把它分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应该与列宁主义分开,更应该与毛泽东思想切割;当时的第二国际与目前的北欧社会民主党国家,以及中共党内的陈独秀主义,才比较接近原始的马克思主义,至少它还保留了人性。

    然而复杂在于对马克思主义中的阶级斗争学说,我们该如何评价?是否应该完全接受?在我与中共决裂1970年代到了香港以后,香港乃至全球劳资相对和谐的状况,使我比较确认,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应该也是过时了。然而,中国“崛起”以后,跨国公司与中共特权集团的相互勾结,剥削中国的底下阶层,以及台湾马英九政府倾中与倾财团的政策,乃至金融海啸中某些金融财团的无耻嘴脸,又使我觉得,阶级斗争学说还不能完全放弃。

    这种矛心理,其实也是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政治、经济立场问题。照理,反共就是右派立场,然而在经济上,为了追求相对(不是绝对)平等,还不能放弃社会主义精神,也就是左派精神。而这种“社会主义”与中国共产党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主义完全是两码事,这点又因为“社会主义”被中共污名化而增加表述的困难。不过中共强调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说明我心目中的社会主义,与中共的社会主义完全不一样,中共的社会主义,是一党专政与权力寡头经济的代名词。

    问题是政治立场的右,与经济立场的左,能否相容?以及如何科学的表述,这是要研究的课题。但是至少,我在宣扬反共理念时,除了政治上的反共,也就是反对独裁专制制度;还有民生经济对弱势群体的关注。所以对胡锦涛、温家宝集团,以及马英九权贵集团口称“苦民所苦”而实质上带头扩大贫富差距的做法,视他们是“伪君子”。

    从史明身上,我也看到过去接受正统共产党教育的“理论联系实际”的精神。他不但从事重要的理论工作,也亲身投入革命实践。这也是他能尊重与支持现时民进党的理性政策,却也亲身参与街头运动,将两者结合起来。我也一直努力在这样做。在香港我就是这样。我不喜欢“口头革命派”,更讨厌藉革命口号(甚至喊得比别人还响亮)为自己谋私利的人。但是人的精力有限,我越来越感到难以兼顾。以史明已经越过90的的高龄,我对他坚持这点,表达崇高的敬意。

    史明百般强调“团结”,对过去在共产阵营呆过的我们来说,充分理解政策与策略对“团结”的重要性,有机会我愿意开一个讲座,但是对“唯我独革”、“唯我独独”的人来说,恐怕不会有兴趣。(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看温家宝摇头晃脑/林保华
  • 中国政府对炒楼没辙/林保华
  • 杨志良请辞的颠倒理由/林保华
  • 疯而不倒的中国房地产业/林保华
  • 让利?看看温家宝的真面目/林保华
  • “双城”的抉择/林保华
  • 中国对美的“革命两手”政策/林保华
  • 国民党输选的大环境更加恶化/林保华
  • 探访史明前辈/林保华
  • 胡锦涛温家宝应该考察海南岛/林保华
  • 为什么马总统不能坚持国家主权?/林保华
  • 香港土共的“礼义廉”/林保华
  • 林保华:谭作人与温家贪
  • 孔夫子成为中共大救星?/林保华
  • 台湾国安基金进退场问题/林保华
  • 中美谁是纸老虎?/林保华
  • 罗海星逝世,往事涌上心头/林保华
  • 香港“愤青”反对兴建高铁/林保华
  • 1.23自由日与中国人权/林保华
  • 炮轰户籍问题的媒体共同社论/林保华
  • 老一辈火拼,太子党争霸/林保华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