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你有权力么?我凭什么要改?/李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0日 转载)
    
    在前几天的两会上,民革中央的提案又一次指向了公车改革。提案建议将公车管理纳入公共财政体制,建立刚性财政预算约束下的公车管理体系,对公车消费进行总量控制。并建议取消厅局级以下官员的专车,改为公务用车。
     (博讯 boxun.com)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最近披露,根据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调查报告,从2005年到现在,每年行政经费的是以一千亿的速度在递增”,其中公车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全国的公车大致是230万辆,开支在1500亿到2000亿之间”。叶青还提到,在这份调查报道中“有几个例子是让我目瞪口呆的”:第一个例子,“一部车一年的维修花了10万块钱”;第二个例子,“有一部车一年换了40个轮胎,这个就说明每一周换一个轮胎”。
    
     公车私用,浪费严重,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公车改革和遏制公款吃喝这样的问题,已经讲了十几年了。早在1997年,广东省就开始了公车改革试点。1998年国家启动部分中央机关的车改试点,并同时在浙江、江苏、北京、湖南等地试点。2003年,全国政协委员关于公车改革的提案再次引发群众热议,由此出现了2004年前后的全国性公车改革高峰,北京、广东等地试点公车货币化改革。但后来的效果如何,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按理说,公车改革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就拿超标购买使用公车来说吧,这种违规毫无隐蔽性可言。什么级别只能买什么档次的车,从1994年起国家就有明文规定。副部级以下只能配备排气量2.0升以下,价格25万元以内的轿车。对公车超标进行监督的技术难度基本不存在,因为东西明摆在那里,天天招摇过市,是否超标一看便知。但就这屁大点事,一涉及利益,就是一丁点都啃不动。
    
    和十几年前相比,现在的轿车价格便宜了一大截,性能也更好了,按说这个标准理应往下再调。但我们知道,即使按这个标准,又有多少官员严格执行了?很多人都看到,挂着军牌和武警牌照的车,百万级别以上的豪车随处可见,像奥迪Q7、保时捷卡宴这样动辄一两百万的豪车,与工作需要完全没关系,它们既不擅长越野,也没别的特殊功能,仅仅就是豪华。
    
    时至今日,我们要追问的是,为什么这样明显的事,怎么就像像牛皮癣一样顽固难治呢?技术上的办法在以往的公车改革方案中已经出台很多了。比如,2009年一些地方进行的公车改革,取消一些专车,改为发放补贴,但不久,辽阳市爆出某区长车改补贴每年高达8万元的消息。这让人不禁想起了当年治公款吃喝的笑话,有地方规定只能四菜一汤,结果有人记账的时候按每个人四菜一汤算。
    
    看来公车改革陷入困境的根源不在具体的手段,而要从权力监督的根子上找原因。如果权力在根子上缺乏有效的监督,即使有规定又如何,可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照样弄出各种四菜一汤的闹剧来。反正你管不了我,我怎么弄都是理。就算规定了只能买10万以下的车,没有真正有力的监督,照样有人会花50万去改装。
    
     此次有人提出,人大完全可以控制政府的公务车,因为政府的所有花费都是通过政府预算获得的。按照法律,审查和批准预算、监督预算的执行过程,乃是各级人大首要的责任,也是首要的权力。但关键还在于,在现实运作中,人大是否真的有这个权力。政治的基本机理其实并不复杂,政治其实是各方实力的制衡与博弈,你没有实在的权力制衡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呢?
    
    公车改革的困境其实凸显了当下中国改革的一些根本性的瓶颈问题。在改革开放的初期,由于权力和利益处于脱节的状态,既得利益对改革的阻碍极小,改革的主要障碍还是来自于观念,只要人们认为是对的,就会去做。但进入90年代之后,改革的主要阻力已经由利益决定了。任何一点触及利益的改革,如果没有有效的权力去推动,就会困难重重。
    
    你有权力么?我凭什么要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头子”之谓暴露权力傲慢/王石川
  • 春城晚报:李鸿忠“拿”走录音笔的权力张狂
  • 省长没有“拿走”记者发问权的权力
  • 孟学农:权力必须放在笼子里晒在阳光下
  • 张朝阳 :权力市场经济让我焦虑
  • 看不见的权力之手
  • 冯雪梅:权力不与民争利才能民富国强
  • 人民权力:从文本走向现实
  • 中国国家权力主体的虚化/周可真
  • 辛木:谁有权力商量出敲诈政府的罪名
  • 十年砍柴:警惕地方权力门阀化
  • 权力一作秀:让百姓被拜年
  • 王从清:权力一作秀让百姓被拜年
  • 何清涟:资本对权力的新诉求:精英共和
  • 奥巴马让人摸不着头脑权力被束缚?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比“情妇”骗子更可怕的是权力失范
  • 权力一“世袭”,干部就发疯/余爱玉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
  • 胡锦涛江泽民权力斗争白热胡摆了江一道(图)
  • 官二代易滋生怀疑 社会互信和权力公信力丧失
  • “要求部门公开预算”是人大的硬权力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维权网报告:国家权力对生育人权的制度性侵犯
  • 张朝阳: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
  • 政协最大权力是话语权与张东荪的反对票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权力黑化:公安局长谋害检察长
  • 权力黑化:公安局长谋害检察长
  • 《财经》:李庄案检讨权力与法律的冲突
  • 中国卫生部拟建内部“权力运行监控机制”
  • 卫生部探索建立“权力运行监控机制”推进“反腐”
  • 一些地方领导班子改革后一把手权力膨胀
  • 权力与利益: 温州发文招领导子女称"为稳定干部队伍"_
  • 教育局长“阅兵”是权力癫狂
  • 中共权力支柱:解密鲜为人知的中组部
  • “暴力抗法”说得越振振有词——当法律沦为权力工具
  • 奢华之风加剧权力寻租式"官腐"和投机赌徒式"民败"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集体世袭与“权力场”/杨继绳
  • 质问乡党委,谁给你权力挪用我们的公积金?
  • 执法队长索贿被拒 利用权力疯狂报复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我们不是被终生剥夺一切权力的囚犯
  • 卫君宇:是谁给了警察强奸的权力?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