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泛民,何去何从?/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1日 转载)
     作者: 林保华虽然香港泛民(泛民主派)内部对“五区总辞”有不同意见,公民党与社民连(社会民主连线)照走不误,于是形成争取普选的两条路线,一条是他们这个比较“激进”的路线,及寻求与北京达成若干妥协的民主党的温和路线。然而,在北京的霸权主义下,两者都有各自的困境。

    香港市民热情支持“公社”两党

     支持五区总辞的香港市民,以更大热情,支持“公社”两党。之所以如此,乃是北京与香港土共(香港激进亲共人士)对他们进行疯狂攻击。例如“公社”号召以投票表达“公投”之意,还采用“起义”来发动民众,立刻被土共指责为“挑战宪法”、“挑战中央”、“流血暴力”,甚至是搞“港独”;连北京中央电视台也罕见的出来谴责。北京以“抵制”作为政策,逼亲共政党不参与五区总辞后的补选,以免他们介入“公投”而加强对手声势。在亲共媒体的丑化下,中产阶级也避之唯恐不及,导致民调的支持率下降。 (博讯 boxun.com)

    以年宵摊档的筹款来说,社民连得近40万元(港币),比以前多约4分之1;他们出售的相关商品,例如总辞宣言的书籍也热卖;而讽刺中共外围民建联(民主建港协进联盟)“礼义廉”(无耻)的T恤,更因为民建联告他们侵犯知识产权(模仿民建联党徽),被民建联告到海关,而警察居然立即查抄,存货反被抢购一空。

    过年以前,社民连更采取断然措施,实现领导班子的年轻化,因为参加五区公投而辞任立法会议员的黄毓民、梁国雄、陈伟业,一齐退出领导层。新上任的陶君行新内阁成员,平均年龄只有34.4岁,较上届年轻近20年。卸任主席黄毓民强调,要真正交班,不做“太上皇”。

    新任主席陶君行,1969年出生,曾担任岭南学院(现岭南大学)学生会会长,1989年出任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1989年4月到北京支援民运,六四事件后冒起,其后成为香港民主同盟创会会员及支联会常委,1991年当选黄大仙区议员,成为当时全香港最年轻的区议员。他因为取态比较激进,先后退出民主党与前线。但他欠缺一些运气,几次参加立法会选举,都失之交臂,至今仍然只是区议会议员。在出任社民连主席前,他是该党副主席。社民连的年轻化,对年轻人将更具吸引力,至于面对香港困顿的形势,有何突破之法,还须拭目以待。

    “公社”2月17日的记者会只有公民党的余若薇出席。陶君行因病没有出席。“公社”公布了“五区公投”运动新标志,运动以“真普选”作口号,将一直使用至直补选结束,没有再提及“公投”、“起义”等具争论性字眼。看来在“民意”面前也被迫妥协,但也因此在支持者内部引发争议。

    其后陶君行接受香港《苹果日报》采访,笑说社民连恍如“网上执政党”,“讨论区、facebook、Youtube全部是我们支持者居多”。不过,在虚拟世界有强大支持,不代表在现实世界中可以得到选民选票,所以他不讳言目前最大挑战是如何将虚拟支持力量转化为实质地区支持者。他也承认,“这是一个难题。”陶君行认为任何成功的民主运动都会分成强硬和温和派,两大阵营有需要重新思考及加强沟通合作,社民连并不反对两条腿走路,所以他会支持就政改与政府沟通,也会积极争取“终极普选大联盟”成员为泛民候选人站台。

    沟通与对话其实就是一场斗争

    “终极普选大联盟”是泛民没有参加五区总辞者成立的团体,以民主党与民协(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为代表,但是这条道路也不好走。他们表示愿意就普选问题与北京进行理性沟通。北京采取的当然是两手策略,一方面与他们虚与委蛇,一方面打压总辞派。问题是泛民要知道这点而不要被分化即可。这点,香港泛民还是有经验的。

    期间,也有亲共人士愿意中间转话。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前香港立法会主席)就曾与终极普选大联盟会面,2月28日赴北京出席“两会”前再会见民主党成员,听取他们对政制发展的意见。她说,日前到北京开会时已向中央官员如实反映普选联的意见并代为提交立场书,但有关官员并未作出回应,她承认要北京承诺做到民主党的要求,是极其困难。另一个爱国爱党爱到发昏的前人大常委曾宪梓则大发酸语说,上面(北京)有无数人专责研究香港传媒声音,泛民根本不需要靠人传话,中央都一清二楚啦。

    当然,也有人对泛民温和派的做法不表认同。因此司徒华就表示,民主党及终极普选大联盟主张理性对话,与中央沟通,争取最大的民主空间,策略正确,“若有人认为民主党与建制派有得倾(谈)便是亲政府、亲共,这是戆居(编按:港语。即呆钝愚笨)、荒谬”。

    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明底线是:若政府继续只坚持现有政改立场,不肯交代以何种方式落实真普选,以及普选立法会时会否取消功能组别,到时民主党只有否决方案。若民主党支持任何欠缺“真普选”承诺的政改方案,她不排除会退党抗议。

    公民党的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接受访问时也认为,终极普选联盟应向市民交代,现时跟保皇派和政府的沟通,能否跳出中央的统战框架?“如果大联盟可以同市民多多交代,透明度高一些,这样对他们的工作会有帮助。”他还特别提醒,“如果底线不断移动,这样的讨论就没有意思了。”

    沟通与对话的过程,其实就是一场斗争。问题就在于能否坚持原则,如果中共坚持无礼的反民主立场,就要利用这种场合进行揭露,否则就是投降与被招安。

    目前北京正在召开两会。北京封杀香港民主道路的政策应该不会有变化。香港泛民不论是激进派还是温和派,最后还是要走在一起反共。

    (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香港泛民派要洞悉北京設下的陷阱/陳民彬
  • 方德豪:陈方安生成香港泛民共主不一定利中国
  • 香港泛民破解中共统战台湾应该借镜/凌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