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殡葬业巨额利润高过房地产 公众直呼“死不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3日 转载)
     临近清明,有媒体在经过调查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比较,结论是:比房地产业还要赚钱、还要利润高的行业是殡葬业。举一个例子,比如拿一个骨灰盒来说,批发价只有200多块钱,但是到了消费者手里的时候,价钱可能已经逼近2万。而且像太平间,它在整个殡葬行业这个链条中的作用,可能已经大大超乎了我们普通人的想象。
        解说:
       1045元,昨天上午,民政部公布了对各地殡仪馆基本殡葬服务费用的调查结果,样本集中在各地的中等殡仪馆。五项殡葬服务项目包括:遗体接运、遗体存放、遗体火化、骨灰寄存、骨灰盒。结果显示,五项殡葬费用在全国平均值为1045元。但是这个数字和公众的感受却相差甚远,因为“死不起”的说法已经广为流传。而殡葬业也已经连续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 (博讯 boxun.com)

      李先生(市民):
      其实一般情况下去太平间的人,所有家属都是怀着一个悲痛的心情去了,他们不能在这些事情上还赚钱,我觉得昧良心。
      解说:
      李先生,北京人,一个多月前,为父亲料理后事时曾结算了医院太平间的费用,共花费2570元。然而事后仔细核对票据时发现,很多东西并非必须购买,一些明码标价的项目收费也高于定价,而有些东西更是收了费却没有享受到服务。
      记者:
      没征求您同意的有几项?
      李先生:
      当时有小陪灵花圈,尸单也算是没有征求我们同意的,还有一个是盖棺罩、驱邪辟邪露、金山银山、路钱和引路幡,是没有必要的,也是没有征求我同意的。
      解说:
      最终,李先生通过找医院理论,向物价局投诉等方式,被退回了1355元。李先生实际真正需要的花费只是1215元,比较之前的2570元尚不到一半。
      有记者暗访后发现,很多人都有过像李先生这样的经历,太平间收费混乱在行内是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像遗体接送、存放、活化等基本项目,目前都是政府定价,民政部调查的数据也表明,全国各地基本相差无几。离谱的价格集中在骨灰盒、花圈这样的丧葬用品上。
      商家:
      这个是紫檀的。
      记者:
      这是纯紫檀的吗?
      商家:
      要说纯啊,都得有主料有辅料,没有说纯的。
      记者:
      三万八啊?
      商家:
      对。
      解说:
      这是另外一家标着檀香木做的骨灰盒,原价23800元,买家刚要还价,商家就主动把价格降到了8000元。
      商家:
      我这个标得高,这跟您说的是实在卖价。
      解说:
      不只价格有水份,一个店员还展示了骨灰盒夹层中的秘密。
      商家:
      都知道好木头沉,那是中间加了东西,这是纯木料的,是一块板。
     记者:
      实际(好的)应该是这样的,有做假的时候就在这里面再加一层?
      商家:
      对。
      解说:
      如此做假,一般消费者在购买的时候是无法切开鉴定的。更让人惊奇的还有这种标着“用中国航天军事尖端太空材料钛制造的骨灰盒。
      记者:
      这钛是不是特稀有啊?
      商家:
      特稀有、特珍贵,全是航天航天器这上面的,人死了“灵魂”要上天啊,是这个概念,这东西(木质骨灰盒)能上天吗?开玩笑,是不是?
      解说:
      这位老板说,清明节到了,这两天骨灰盒优惠,一个只要3700元。
      商家:
      它的体积要比(其他骨灰盒)大,全部两毫米钛板的,一副眼镜架2000多块钱,才放5克钛,这2.5公斤钛(才3700块)。
      解说:
      无独有偶,几天前,天津《城市快报》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一个批发价不到260元的骨灰盒,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居然卖到了16000元,差价接近70倍。
      就在本周三,民政部发布了中国首部《殡葬绿皮书》,这份报告指出,目前基本殡葬服务价格、管理和执行情况较好,像骨灰盒这样的市场定价的服务价格还有待规范。
      入土为安是逝者的普遍心愿,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借助中介服务组织才可以完成这个心愿。但现实是,要想实现这个心愿并不容易,它需要活着的人付出大把的金钱。
      据统计,北京现有合法公墓33处,其中最便宜的为树葬的墓葬方式,一平方米价格单穴3000元。一般墓地均在3万元一平方米以上,最贵的则高达近百万,墓地价格高过房地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主持人:
      岩松,我们自己的记者在做调查的时候发现,很多殡仪馆,比如说在北京,它是不允许你自己带着骨灰盒去的,只能用我自己提供的。你分析这时什么原因?
      白岩松(评论员):
      很多人说“死不起?”,背后是什么原因?其实回答起来非常简单:第一,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垄断造成的。其实我们要去连线一个天津采访这方面的记者,答应得好好的,临几个小时前手机关了,说要去农村出差,拒绝了这个连线。我特别理解他的担心,他可能也感受到了某些压力,因为这涉及到地方的面子、形象以及有关政府部门,所以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理解他。
      为什么理解他,又看到了背后的这些东西呢?你想想,我们现在在这里是一个存在着高度垄断的这种行当,而且民政部门有的时候具体管理殡葬的,按理说应该政企分开,结果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他既是管理者,同时又是经营者,你认为他会自己剁自己的利益吗?很难。因此就在这儿形成一种垄断,你必须在我这儿买。所以,第一大问题,现在让人“死不起”的是垄断造成的。
      接下来当然还有,有的市场定价之后却缺乏市场监管,这是第二个。
      第三,我觉得中国人特有的这种丧葬文化,也给别人想多挣你钱提供了太有利的机会。
      主持人:
      刚才你说第一个是垄断,第二个是监管。比如说像人,一旦逝去了以后,一直到活化,这个程序并不多,市场监管可能牵涉到的(并不多),怎么会缺少监管?
      白岩松:
      这可不能用“好像看似不多”,去世了然后送进太平间,存放一、两天,然后追悼仪式,然后就活化了。看似程序非常简单,但是这里的道道太多了。比如说,在一个太平间里就能给你拿出一个单子来,有几十项的收费项目。你想想,在悲伤之中的人,他会有这么清醒的判断吗?假如不是他悲伤中主要的家属,是单位的人替他去办的时候,一定征求过家属的意见,家属99%会说挑好的。帮办的人就会理解成是挑贵的,那可能该有的项目都有。
      但是,你比如说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就发现这样一个小细节,在一上午几个活化的过程当中,每个人都收取了几十块钱,看似只是其中一个小环节,每人都收了几十块钱的美容费。但是这几个人当中他只整理过一个人的寿帽,但是每个人都是收过美容费的。你想想,这样的环节几十个,加起来又是多少钱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祖笙:“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
  • 时评:“死不起”背后的民生诉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