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以股东提案推动Google谷歌的人权政策转换/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4日 来稿)
     我2009年5月7日到谷歌总部出席股东大会时,与2008年股东大会气氛完全不一样。2008年的股东会议“在七十分钟的议程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讨论中国与人权问题,对Google的股东和管理层是很难得的教育机会。……这是一次成功的、特殊的公共教育活动,说明在美国最大型的尖端高科技公司最高层还有Brin这样的、不会因为贪婪而无视、害怕人权观念的有识之士(我本来还期待Google的高级顾问戈尔前副总统也会来开会的)。正因为有这样的高层公司人士的存在,使得几乎没有思维良知的超级跨国公司对人权等普世价值有一定的容忍和理解。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任重而道远,我们要教育全世界的公司上层,让他们认识到,正如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一样,只有在一个新闻自由、多党竞争、保障人权的社会政治体制下,经济商业才能正常发展”(注1)。2009年的股东大会,主席台上居然见不到一个董事,主持会议的高级副总裁兼法务总管Drummond竟然不允许我就会议程序提问。我“退回座位,从容地收拾材料,慢悠悠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步出会场。余目之下,我看到有人向我伸出大拇指。这是Google最黑暗、愚昧的一天。”(注2)
    
     2009年10月12日,我向Google和雅虎同时提交2010年股东大会关于中国人权的提案(注3)。这个“谷歌在中国业务的人权影响”提案得到Morton Sklar律师(控告雅虎的代理)的帮助,要点为:鉴于中国政府监视电子通讯、限制互联网使用、逮捕和严厉惩罚行使自由表达和自由结社权利的互联网使用者,鉴于谷歌在中国的业务在某种程度上会助长对于人权的侵犯而负有的责任和义务,以及鉴于美国的禁止公司在外国侵犯人权的相关法规,为此,股东们决议:1.不向有可能侵犯人权的中国执法当局提供信息技术和产品,特别不能提供用户的信息而导致用户因为在互联网上行使自由表达和自由结社的权利而受到迫害。2.停止互联网审阅,帮助中国的用户突破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非法监控。3.设立一个人权委员会[附录]。我一方面担心谷歌会象雅虎那样雇用法律事务所排除我的提案,一方面也希望谷歌董事会中斯坦福大学校长、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等董事能够坚持基本伦理价值。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月13日,谷歌突然宣布,鉴于谷歌中国业务数年来遭受了诸多攻击和监视,谷歌考虑退出中国市场。谷歌进一步表示,不再愿意继续对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这可能将不得不关闭google.cn网站和在中国的办公室。一时间,整个世界都议论纷纷:谷歌真敢挑战北京吗?我拭目以待。
    
    2月10日,谷歌在华盛顿的公共政策主管(Public Policy Director)Bob Boorstin通过电邮和电话与我联系,交换谷歌在中国业务的意见。Boorstin介绍说他80年代初在北京工作过(那时我正在清华念书),知道中国。他同意我的提案中的第1点,特别保证谷歌不能重复雅虎那样的“犯罪行为”,不会“好马要吃回头草”(北京当局放出的诱饵);他告诉我谷歌正在采取行动实施我的提案的第2点,特别指出已经在谷歌总部秘密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组织各界帮助中国的用户突破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非法监控。这对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及其重要,至少可以节省我们的大量人力、财力资源而投入到更急需的人道救援等项目上。我鼓励谷歌要坚持“不做恶”,并表示可以到谷歌总部与他见面商谈、也可以放弃提案。最后,我要求他把我们通话的内容用书面的形式写给我,他同意了,但一直没有与我联系。过后,我接到谷歌的“高级公司律师”(Senior Corporate Counsel) Katherine Stephens的2月25日快件,告知谷歌董事会反对我的提案。大意是:我们同意互联网自由的至关重要性和企业的保护人权的责任。我们正在审视此提案中强调的中国业务问题,这将会极大地改变局势。谷歌正在采取的支持表达自由的步骤领导着互联网产业,例如,加入全球通讯倡议(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保护人权等(内容与谷歌的正式声明相同,见注4)。
    
    我放下心来,知道谷歌没有像雅虎那样做恶排除我的提案。同时,我意识到,谷歌害怕我这样的安那祺主义者不会与他们合作,而更需要我这样的第三者立场向中国政府表态:是公司的来自北京的股东要求公司坚持人权原则。中国政府指责谷歌“输入美国价值观”,其实是中国当局(1989年“六四”事件后北京驻日公使唐家璇勾结日本政府)向美国输入我这样的政治难民,我作为极小股东(只有3千5百万分之一股份)行使世界公民的义务要求谷歌“不做恶”而已。3月2日,我回复Stephens和Boorstin,感谢谷歌对于我这样的极小股东的诚意,同时再次希望他们采纳我的提案。因为太敏感,我也只能静观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2010 年3月23日,谷歌正式宣布停止审查google.cn的搜索内容,并将网站链接转入香港服务器,为全球化经济和互联网时代不断倒退的人权状况留下了值得评价的记录。我四、五年前因为雅虎事件把所有退休基金转换为各公司股票以来,正好撞上金融危机,经济损失惨重。但我欣慰自己的民主人权“投资”,在谷歌、雪佛龙等公司的人权政策转变中得到了回报。3月29日,谷歌向股东发出2009年度业务报告和2010年5月13日的股东大会资料(注4),包括我的中国人权提案(第6号,p.38-39)。全球化背景下的公司治理和人权运动,正在拉开序幕,让我们都来利用这个战场参与、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
    
    注1:http://cpri.tripod.com/cpr2008/google.html。
    注2:http://cpri.tripod.com/cpr2009/google-c.html。
    注3:相关文件在http://cpri.tripod.com/cpr14.html。
    注4:http://investor.google.com/documents/2010_google_proxy_statement.html。
    
    [赵京,2010年4月22日。赵京的文论都以 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网站http://cpri.tripod.com为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愿出席高盛曼哈顿5月7日股东大会?/赵京
  • 四小时工作制与完全雇用/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与企业社会责任/赵京著
  • 稀释的美日同盟与中国的民主化/赵京
  • 冯正虎,中国维权运动的罗莎•帕克斯/赵京
  • 赵京:关于汉语文字突破“毕升难关”的异想
  •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 所谓“武士道”/赵京
  • 从天安门到日本民主党政权/赵京
  • 所谓“武士道”/赵京
  • 美日同盟何去何从/赵京
  • 美国能实现中东政策的转换吗?——评奥巴马在开罗大学的讲演/赵京
  • 宪法、共和,以及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赵京
  • 从2009年股东大会看Yahoo雅虎的兴衰/赵京
  • Chevron雪佛龙公司2009年股东大会/赵京
  • 《美日同盟》前言与目录/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前言/赵京
  • 南方航空公司:走向国际化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赵京
  • 美国向何处去?/赵京
  •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