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府对突发惯用删帖,践踏民众自由表达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5日 转载)
     一些地方政府动辄到网上删帖,这首先不是一个公管技巧问题,而是一个法律问题。反对删帖,并非因为删帖对政府部门不好,而是因为依据法律,政府部门本就不可以随意删帖,随意删帖是对法律的粗暴侵犯,是对民众自由表达权的践踏。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监测表明,地方网络论坛集中了很多本地受众,一些突发重大事件的苗头性信息很容易在这一论坛上出现,比如该网统计的2009年77件重大公共突发事件中,有23件在网络论坛上率先曝光,地方论坛成突发事件发酵地。对这些帖子,地方政府惯用的方式是删。专家称“删帖不是唯一办法,更不是最好的办法”,善管善用是更好的办法(5月4日《人民日报》)。
       删帖确实不是好办法,在互联网时代,甚至是一种最愚蠢的办法。首先,网络是互联的,删根本无济于事,删得了本地论坛上的信息,根本控制不了信息出现在其他论坛上,以几何级数的速度传播,在对删帖的逆反中变成更引人注目的舆论事件;然后,即使删得了帖子,封锁了消息,可根本删不掉隐藏的矛盾及其后的公众怨愤情绪,冲突会在某个时候以更激烈的方式表达出来。 (博讯 boxun.com)

      到网上发帖往往是维权者在穷尽各种努力后无奈寻求的最后一个表达途径。纸终包不住火,以删帖堵民之口,只会刺激维权者走向非理性。近来的网络突发事件和群体性事件,一次次地证明着删帖的愚蠢。正是基于这个现实,专家规劝政府“删帖不是好办法”。虽然专家这个劝告纯粹出于善意,但我很反感这种劝说的逻辑。这种劝说预设了一个前提,就是政府是可以随意删除网友发帖的,不受法律约束地想删就删。专家所以劝政府别删,不是出于对法律的尊重,不是对民意自由表达的敬畏。
      置法律于不顾,无视民众在网上的自由表达权,仅仅从治理的技术和公关的技艺上谈论“删帖不是好办法”;不是从法权视角去质疑有关部门随意删帖,而是站在官方立场从维稳技巧上谈“删帖不是唯一办法,更不是最好的办法”——这种在价值上的绥靖和退步,实际是对法律的藐视和民权的漠视。公共管理专家的舆论应对术,不能沦为危机公关的“管理术”。
      也就是说,一些地方政府动辄到网上删帖,这首先不是一个公管技巧问题,而是一个法律问题。反对删帖,并非因为删帖不是一个好办法,删帖对政府不好,政府才不能删帖——而是,依据法律,政府部门本就不可以随意删帖,随意删帖是对法律的粗暴侵犯,是对民众自由表达权的践踏。
      到网上发帖是公民一种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权受到法律的保护,公民为自己的言论承担责任。只有当某个帖子违背了事实,捏造了并不存在的事情,传播了谣言,侵犯了其他人正当权利,或者对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构成直接且明显的威胁的时候,政府才有权通过正当程序去删帖,并依据正当程序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赋予了政府部门官员可以随意上网删帖的权力。
      如今一些地方动辄给网站打招呼删帖,甚至越过网管而直接上网删帖,其实完全是违法行为,是权大于法、权力凌驾于制度之上的意识中养成的一种恶习。违法违习惯了,甚至已经形成一种事实上的“习惯法”:无法无程序,政府根据自己对帖子的判断,可以随意将一个帖子界定为非法并删除之,并进而以公权对发帖者进行打击,嚣张地进京抓捕或跨省追捕。
      利用权力肆无忌惮地随意删帖,这种情况下,不应探讨什么“删帖非好办法”,而应从法律角度去抨击这种行为的不正当和非法。是好办法,就可以删帖吗?有维稳效果,就可以随意删除一个公民的网络发言吗?维稳技巧和危机公关手段当然可以谈,但法律和民权的价值次序永远居于这些之上。“不是一个好办法”是说服不了相关地方政府不删帖的,只有用法律才能遏制他们的删帖冲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府总说谎,指出其问题就送精神病院/季建民
  • 政府垄断城市化 人民挤楼都是灾
  • 咱们的人民政府为啥老是与人民争利益/秦全耀
  • 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祝振强
  • 政府通过法律对个人自由的干预问题/赵守宁
  • 批评监督政府警察不同意怎么办/傅尹
  • 廖祖笙:傀儡政府势必成为“坏政府”
  • 北京崇文区政府气死刘谦/長毛僧
  • 一些地方政府使得农民失去土而地成为流民/孙素君
  • 彭大鹏:围观乡政府全裸
  • 民众不信任政府赈灾/周加才讓
  • 政府为何不敢对任志强撕破脸/安庆仁
  • 贪官外逃卷走政府面子/邓海建
  • 易铭:湖南政府能只手遮天?
  • 房地产绑架政府,当心撕票/姜宗福
  • 不能享受政府福利的人压力将加大
  • 楼市政府权力的再分配/任志强
  • 何清涟:从汶川到玉树:中国政府行为的变与不变
  • 互动不能总网友动政府不动(图)
  • 广西北海政府动用运尸车强征耕地(图)
  • 北京政府驱逐外地在玉树地震救灾僧侣
  • 湖南政府宾馆84人疑食物中毒 又群发性癔症?(图)
  • 李克强拼命打压楼市 地方政府不买账
  • 对越战争老兵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图)
  • 喀什政府宣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拆掉老城(图)
  • 湖南一镇党委副书记被情妇杀死 家属向政府索赔60万
  • 永州镇党委副书记被情妇杀死 家属向政府索赔60万
  • 河南政府要集资,找出9万亿矿产资源
  • 上海政府以行动说明“世博不欢迎访民”
  • 河北保定农民政府请愿爆冲突 数十人进京讨说法
  • 小熊:凤凰台斥责政府腐败导致“校园血案”频发
  • 在中国政府的监控下 中国黑客发动攻击
  • 湖北晶银债权人在青山区政府强烈抗议官员洗黑钱(图)
  • 山东烟台退休工人告政府 千余职工院外声援
  • 政府官员食言,乘飞机回家的访民再次上访/金华姜美英(图)
  • 上海政府力求世博游客见不到一个访民(图)
  • 访民尹能珍被以“敲诈政府罪”判刑四年
  • 政府为了追求GDP不惜一切代价
  • 再次向中央政府胡锦涛主席申请借贷款/毕和英
  • 86岁外婆遭政府恐吓,生命垂危
  • 为维权被政府逼上绝路!总理啊!公民活的尊严在哪?/仇杰
  • 向中央政府和上海人民政府申请借贷款/毕和英
  • 广东谢寿祥又被政府绑架 带黑头套脚镣手铐关黑狱殴打
  • 吉林省延吉市政府法院霸占民房掠夺财产打击迫害胜诉人(图)
  • 见证4月4日河南固始县汪棚乡政府雇凶伤农事件真相
  • 控告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人民政府滥用公权对水沟边村寨进行暴力侵害的罪行
  • 吉林省政府腐败程度/张夏雪、闫晓奇
  • 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移民致各级政府的公开信
  • 仇杰:为维权被政府逼上绝路!总理啊!公民活的尊严在哪?
  • 遭二次“强迁”,都是上海闸北区政府的明火打劫!/詹荣妹
  • 我被投进青浦朱家角软禁前的政府作为/杜阳明
  • 河北定州:荒唐的政府,农民的尊严在哪里?
  • 不要让批评、监督政府成为一件危险的事/山东新泰刘国强
  • 致中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委书记、区长的信/黄玉琴
  • 强烈要求上海市政府释放邱凤花/张炳根 张海荣
  • 赵三平:政府成开发商保镖
  • 河南固始县村民联名要求收回政府违法征地(图)
  • 给河南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的一封信/梁玉党
  • 河北徐水县高林村镇政府司机酒后驾车肇事逃逸
  • 反对重建乡政府办公楼却遭受迫害/新疆鄯善县吐屿沟乡农民
  • 追记:年岁初,二百名维权民众冒低温进京控告上海政府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强盗政府使我们过无家可归的新年/上海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上海市民朱金安:给曹路镇党委镇政府领导的一封信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广东访民谢寿祥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广东地方政府的迫害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福建屏南政府黑社会:请求追查募捐款财产被夺村民被打
  • 无锡地方政府是红社会?还是黑社会??/沈洪发
  • 澧县政府部门合伙设置坑农骗局
  • 苦命兄弟外地打工意外坠楼摔伤 医院政府媒体不闻不问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广东省开平市政府强抢居民土地
  • 四川郫县民营企业上千资产惨遭政府打砸抢推毁(图)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一)
  • 天津劳工抗议取得胜利,政府赔偿十二万
  • 因司法腐败导致无家可归,郑州台属向政府申请乞讨证(图)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詹荣妹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
  • 世界通被无端查封:中国政府和媒体面临信任危机!!!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制造我冤案的各级地方政府责任人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杨浦区人民政府雇佣的恶狼-余强(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