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泛民该共同面对“公投”/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7日 转载)
     如何处理民主运动中的不同意见或路线,是对民主派的很大考验。不论中国民运
    ,还是中国的海外民运,或者香港,以及台湾的民运,总之,在华人社会里,都
     存在这个问题。抛开共产党特务在其中兴风作浪的因素,这其实都考验相关团体 (博讯 boxun.com)

    与人士的民主素养。可惜,以往所见,处理的都不那么成功,造成外界“内斗内
    行”的不良印象。
    
     公投派与沟通派的出现
    
    一般来说,香港民主派在这方面处理的比较好,即使有激进与温和之分,可以你
    做你的,我做我的,大家相互尊重,即使不尊重,也不大见诸于形而相互攻击,
    给外界造成恶劣影响。
    
    香港民主派争取普选的漫漫长路上,去年出现比较重大的路线分歧。那是激进民
    主派的社民连忍无可忍提出要以立法议员的五区总辞所必须进行的补选,造成在
    每个区进行一位议员的补选而造成变相公投的态势,因为泛民参加补选的议员都
    会要求在特首与立法会进行一人一票的普选要求。他们被称为“公投派”。
    
    香港泛民主派中,社民连最激进,由大律师、专业人士为主的公民党最温和,老
    牌民主党则处于中间,倒也符合“两头小,中间大”的规律。然而,这个总辞主
    张提出后,民主党却反对,公民党则赞成而与社民连合作。而在二○○八年的立
    法会议员选举中,当时社民连主席黄毓民猛烈攻击公民党的温和路线,导致个别
    公民党候选人选票流失而没有选上,如今公民党不计前嫌,认为理念一致而合作
    ,实在不容易。
    
    民主党的反对,也不是没有理由,他们的理由主要有两个:
    
    第一,泛民在立法会中的席位是三分之一多一点点,如果补选有任何差错,导致
    泛民席位不到三分之一,则泛民将丧失在立法会提案的权利。
    
    第二,五位泛民议员辞职后的补选,将额外花费竞选经费,亲共人士藉此诬衊泛
    民浪费纳税人血汗,这种攻击也的确产生一定效果,加上其他种种因素,民调中
    显示大部分民众不支持这个做法。
    
     两派都有存在的理由
    
    为此,在五区总辞问题上,泛民陷于“分裂”。因为民主党拒绝参与,不但五区
    总辞的议员就全部由公、社两党承担,而且任何宣传与助选活动,民主党也没有
    参与。如果说两方相互没有意见,那是不现实的,也一度产生龃龉,主要出现在
    社民连与民主党之间,也出现在民主党内部,因为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是赞成
    五区总辞的。然而彼此之间还较克制,矛盾没有扩大,亲共人士见缝插针制造混
    乱而不可得。
    
    民主党也主张普选,他们有何更好的办法去争取普选呢?
    
    今年一月二十四日,民主党及十一个民间团体宣布发起成立“终极普选联盟”(
    普选联),他们希望凝聚市民力量,透过与各方沟通对话,落实香港在二○一七
    年和二○二○年实施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双普选。普选联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学高
    级讲师冯伟华表示,他们是跨界别、跨阶层的联盟,会继续邀请更多认同他们的
    民间团体加入。对“五区总辞”的态度为不反对、不抗衡,只是希望让其他团体
    多一个选择。这一派被称为“沟通派”。
    
    一月二十七日,五名总辞议员宣读辞职宣言,并各自发表文情并茂的辞职演说。
    亲共议员则拉队离场表示反对。当晚的造势晚会,沟通派参加者不多,因此场面
    不够热络。而民调也显示,他们的支持度一直减少。期间,他们提出过一些口号
    来吸引与发动民众,例如提出“全民起义”等,但是都被亲共人士围剿,使他们
    动弹不得。然而,他们得到年轻人的支持,而年轻人代表香港的未来。
    
    在这个情况下,不宜对这两派肯定哪一个或否定哪一个,否则就陷入中共“利用
    矛盾、各个击破”的统战陷阱中。他们都有他们存在的理由,因此应该把两派当
    作泛民的一个整体来看,他们用“两手”来对付北京。两手相辅相成,看哪一种
    更为有效,是对泛民的锻炼,也是对北京的考验。问题是泛民中两派人士不一定
    都有这种眼光与雅量,例如公投派会埋怨沟通派坏了他们的大事,而沟通派也不
    愿以个人身分去支持公投派,为他们拉票。即使沟通派因为顾及民调所显示的民
    意,没有参与总辞,然而最后的补选,其人气与结果,却是关系到要向北京显示
    的对普选的整体诉求,也就是泛民未来发展与香港的前途。
    
     面对分化瓦解刘慧卿说不
    
    而在“分裂”期间,亲共人士并非坐山观分裂,而是积极参与“争取多数,反对
    少数”的统战招数。一些重量级亲共人士充当中间人为温和派向北京传话,他们
    有的固然为了统战,也不排斥有的出于好意,希望香港能实现真正的和谐。其中
    最卖力的是前立法会主席、现任全国人大常委的范徐丽泰,而前全国人大常委,
    激进亲共人士的曾宪梓还为此醋意大发而大泼冷水,看了令人发噱。
    
    然而即使范徐丽泰出于好意,北京也没有领情。北京与香港土共首先借上海世博
    开幕,邀请全体立法会议员参观世博。世博是五月一日开幕,而立委补选是五月
    十六日,因此如果有诚意的话,也是补选后“全体”一起去。但是邀请日期放在
    五月八日到十日,除了少了五个请辞的泛民议员,而且正是投票前最后一个周末
    ,是拉票最紧张的时候,利用这个时候把沟通派议员都拉到上海,正是要加剧两
    派的分裂;加上对一些原先的不准入境的“黑名单”议员来说,这次并非发还被
    没收的回乡证,而是再一次恩准的个案审批。为此。身为民主党副主席,也是黑
    名单人士的刘慧卿议员在四月九日就发飙说,在公投举行前一星期,才安排立法
    会全体到访上海,明显有政治目的,她拒绝参加,就是不想被利用。她还表示,
    她一直希望内地发还她的回乡证件,但至今毫无效果,“大家都觉得好冇意义,
    尤其屋企人觉得,(北京)咁做系好侮辱性,何必次次都要俾人侮辱?”她更疾
    呼,除非内地向她和民主派人士发还回乡证,否则她将永不踏足内地,以此向中
    央政府发出强而有力讯息,就是香港的中国公民应有出入境自由,“有我刘慧卿
    在立法会一日,都不会有(立法会)全体人一齐去。”
    
    独立议员何秀兰、职工盟议员李卓人,以及公民党党魁余若薇也表明,不会参加
    世博团。但是民主党议员李华明却说:“我是上海人,所以我一定会去。”这是
    甚?话?那他怎么不干脆回上海去住,去过上海的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而要做香
    港议员?上海是中国共产党诞生地,他何不干脆退出民主党而去参加共产党?
    
     北京“三无”回绝泛民诉求
    
    四月十四日,香港特区政府突然公布有关二○一二年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办法的政
    改方案,对泛民的三大诉求,即明确承诺二○一七及二○二○年特首及立法会均
    会落实“真普选”,永久取消功能组别制度及立即废除区议会委任制,全没有作
    出回应。泛民内的“公投派”及“沟通派”均不会接受这这“三无”方案。
    
    沟通派的失败,社民联主席陶君行要支持者不要责难沟通派,显示团结诚意,也
    是进一步揭露共产党缺乏诚意的时候。然而有沟通派成员认为,北京仍未关闭沟
    通大门,因此他们仍未死心。但是无论如何,面对五月十六日的投票,沟通派亦
    应全力投入,向共产党显示泛民团结与普选理念。
    
    《争鸣》月刊 2010年5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