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三国》:英雄不问出处/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有人批评老《三国》拘泥于原著,未能充分利用最新的历史研究成果,予以现代人文关照;新《三国》一出来,贬声四起,竟然是偏离原著太多!可知众口难调,唯小人与观众为难养也。叶匡政《新〈三国〉为曹操翻案,偏离了“中国史心”》(《南方都市报》5月5日)就在抱怨,新《三国》“让那些熟悉三国的人看了别扭”。
     (博讯 boxun.com)

    熟悉三国的人都知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如何演绎这个充满性格缺陷和悲剧色彩的帅哥尚在其次,谁来演绎才符合人们对宛若天神下凡的吕布的想像?可以说,谁来演都别扭,想不别扭都难。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吕布、刘备和曹操,你说“扬刘抑曹”是历史的正解,我倒觉得刘皇叔心机深重:长坂坡假意摔子的伪君子,与“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真小人,谁更配得上“奸雄”二字?
    
    刘备遭袁术劫寨,走投无路,吕布不仅礼遇其家眷,好吃好喝地招待、收留这班残兵败将,还射戟辕门解其倒悬。不曾想,白门楼上大耳儿落井下石,居然怂恿曹操杀掉对自己恩同再造的吕布,搞得见利忘义出了名的三姓家奴也瞧他不起:“是儿最无信者!”这是“扬刘抑曹”,还是明褒实贬?
    
    难怪日本漫画版《三国志》突出吕布的野性和血性,让陷入重围的吕布如东嬴武士般剖开腹部,扯出肠子扔向敌人:“你们不是要我死吗?你们不是要我的命吗?拿去吧,你们!”日本艺术家认为,如此悲愤、壮烈才合乎吕布的性格逻辑。
    
    新《三国》为曹操翻案,只要言之有理,能够自圆其说,便翻得其所。若亦步亦趋、因循苟且,天地间只生古人足矣,后来者何必居上?
    
    被叶匡政视为完人的孔明,再怎么“尽乎人事鞠躬尽瘁”,也只是各为其主的忠臣而已,何以是“知识分子理想的化身”?知识分子的理想化身至少应当爱国(民)不必忠君,此等境界孔明何曾梦见?让情深谊重的关二爷守华容道、刚愎自用的马谡守街亭,显然用非所长;劳民伤财、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六出祁山,更是直接埋下蜀亡的种子。“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赵藩写于武侯祠的这副对联,确乎是对孔明穷兵黩武、知人但不善用的定评。
    
    叶匡政先生认为,“只以成败论英雄”是一种庸俗的历史观,而孔子、屈原、诸葛亮、关羽“因所主之事不圆满才被民间信奉,因为这种不圆满,更能显出人格的不朽。钱穆先生认为这正是‘中国的史心’、‘中国文化精义所在’”。
    
    问题在于,立志一统天下、结束战乱的曹操,所主之事何尝圆满?臧否历史人物以所谓的公共记忆为依归,算不算一种狡猾的“以成败论英雄”?对圣人、明君的期盼统领公共记忆上千年,后来才发现“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可见,公共记忆一直在被塑造和不断变化,有时甚至会被彻底颠覆。
    
    鲁迅先生曾言:“曹操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个英雄。我虽不是曹操一党,但无论如何,总是非常佩服他。”作为“达则兼济天下”的代表性人物,曹操统一北方、发布唯才是举的“取材三令”,对民众的休养生息有莫大贡献。与其说“扬刘抑曹”顺应了“中国史心”,不如说它服务于传统的既得利益集团打压以曹操为代表的寒微阶层的政治崛起。
    
    1902年梁启超先生发表了开创史学革命的《新史学》,可谓一剑封喉:“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之家谱而已”,旧史学不过是“霸者的奴隶”,“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家”、“知有事实而不知有理想”,唯权力马首是瞻,严重欠缺有益于民众的价值判断和人文关怀。“扬刘抑曹”未尝不是曹氏败落后,卷土重来的世家豪门炮制出的“霸者的奴隶”。
    
    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论及“如何研究中国历史人物”和“中国的史心”,特意分析了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谓保国与亡国,是指一国之政治言。所谓保天下与亡天下,则指民族文化之绝续言。”
    
    可见,有益于民众和民族文化的延续、发展,才是值得我们推崇的“中国史心”。新《三国》的曹操很自豪:“如国家无孤一人,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尽管不尽如人意,但与同时代的群雄相比,在减少战乱的同时,能够“不拘一格降人才”,留下影响深远的灿烂诗篇,曹操自豪得有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子弹是上苍赐给日本的礼物”/西风独自凉
  • 美国警察也是人/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西风独自凉
  • 裂缝/西西风独自凉
  • 最后的舞者/西风独自凉
  • “被民主”的悲剧/西风独自凉
  • 王彬彬的断背山海拔4千米/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风独自凉
  • 猎户座指引的不归路/西风独自凉
  • 严重鄙视美国矿工/西风独自凉(图)
  • 血战太平洋/西风独自凉
  • 杨支柱,萧瀚请你看一封信/西风独自凉
  • 贺卫方的准星与盲点/西风独自凉
  • 我也有疑惑/西风独自凉
  • 秋风不识儒,何故乱翻书/西风独自凉
  • 左右逢源的《拆弹部队》/西风独自凉
  • 有个女孩,名叫珍爱/西风独自凉
  • 奥斯卡奖的反战传统/西风独自凉
  • 比春晚还恶劣的烟花爆竹/西风独自凉
  • “哈尔滨6名警察打死人事件”全程解析/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