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假如聚众淫乱的是官员/黎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6日 转载)
    
    4月7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南京一副教授组织“换妻案”在南京秦淮区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22名多次参与换偶活动的男女犯有“聚众淫乱罪”。涉案的马尧海副教授称“有权支配自己身体”,网上发布了一张他手持一个小牌的图片,牌子上写的是“换偶无罪”。
     (博讯 boxun.com)

    网民因此案爆发的辩论很热烈,许多发言者言辞相当激烈。这场辩论,实际上是组合式的,其中包含至少有三个主要辩题:其一,这位副教授的行为是不是犯罪、该不该处以刑罚;其二,聚众淫乱罪这项罪名是否应该存在;其三,法律和司法是否侵犯私人权利的领地、越界裁决道德问题。这种辩论不仅局限于法理、伦理的范畴,它涉及的学术领域及生活现象是相当广阔的。绝大多数人明白这一点,由于现行刑法规定中存在聚众淫乱这一罪种,对马尧海副教授的有罪判决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一件事,但参加辩论、阐述主张的人,注意力并非集中于本案当事人的命运,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公共话题,事关权力和权利的此消彼长。
    
    按此案此人罪名成立与否为标准,网民可分为两大派,即“有罪派”和“无罪派”,而在“无罪派”当中,有不少人表示不认可或者非常反感换偶、换妻这种现象,他们认为这事德行有亏,但不该入罪,不能用刑法来解决这类道德和风尚问题。估价两大派人气和言论频率,基本上呈现旗鼓相当势态,欲断定其中是否有个明显占据优势的“主流价值观”,似乎不好言之凿凿。可以这样说,不认可“换妻”的明显还是主流,不认可“换偶”也是主流,然而,要认定三人及三人以上的性行为就是必须要动用刑法的“聚众淫乱罪”,其支持者就不占明显的数量优势了。在智识分子聚集的论坛,舆情表现和别处还有所不同,这类言论平台上,取消聚众淫乱罪和有权支配自身的主张,还比较强势。
    
    考虑到现行刑法支持聚众淫乱罪成立这一现实,近年来公众性观念发生巨变的这一特点更加凸显。看来,社会学家李银河关于取消聚众淫乱罪的建议并未白提,时至今日,支持取消此罪的“社会基础”日见雄厚了。
    
    作为严谨的舆情分析者,不仅需要分析究竟是什么因素造就舆情现状,还必须思考这样的问题:眼前的舆情的稳定性如何?话语环境有什么变更,加入什么因素或引入什么概念,将会影响到公众情绪乃至分析判断?不可否认,“学术网民”在如今海量的网民中毕竟占少数,而凭直感和即时情绪提出自己观点的网民,面对的某个事理越是绕来绕去,就越容易游移不定。比如就“聚众淫乱案”的话题,我可以断定:假如涉案人是个官员,其舆情表现将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
    
    哪会怎样?答:怒骂涉案人,为严惩涉案人叫好的声音必呈绝对压倒优势,或许出现的是“一边倒”的局面;至于“聚众淫乱罪”的废存,则不会在讨论中一开始就被提到重要位置。
    
    当然,这只是假设。事实是,给官员加上聚众淫乱罪的罪名而绳之以法,这样的案例还没出现过。
    
    没有任何官员曾经聚众淫乱,自然不加于罪——我知道你不信这一说;官员有权有势,可以用别的方式攫取性资源、满足性需求,所以不必采取换妻、换偶的方式 ——这就有些道理了。我就直接了当地说穿了吧:用换妻、换偶方式满足性生活的官员,不是贪官、坏官而是好官的可能性极大;这比权色交易,比包养两位数、三位数的情妇,比“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等等,无疑更有道德、更有教养。别看我这一说貌似异端,假如换偶的涉案人真是位官员,假如我这一说一旦发布,乱骂的网民就会立即有所感触,那还真会形成极大影响,真能起到“引导舆论”的作用。
    
    大约在十年间未见聚众淫乱罪的案例了,法律界和法学界对“聚众淫乱罪”之所以沒有过深入讨论,也正是由于此罪名罕能进入司法程式和判刑阶段。这个“宏观层面”上的基本事实,对估价眼前的案子,其价值非同小可。也就是说,此罪名并非必要,这种案子如今出在了南京,并不说明南京警察和法院特别能干,也不说明南京地区道德风尚独领风骚,更不能说明其他没抓住此罪的地方的司法机构都失职渎职。
    
    从普通公众的角度着想,该不该取消聚众淫乱罪呢?此案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例证:尽管权钱强势群体引领着社会淫靡之风,但这种罪名加在官员等强势人群头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要发案,必定发在相对弱势群体——这绝对不偶然。
    
    聚众淫乱的隐秘性强,不好侦查取证,这并不是警察不破此类案件的真正理由。真想抓人,不用说刑法上载有罪名的,即使没有法定罪名的也能创造出来,像“敲诈政府罪”、“侮辱政府罪”等名堂,就是明摆着的例子。以此罪名抓不到官员,确实也有豪华别墅、特权场所隐秘性更强的客观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不可以对人家下如此狠手。告诉大家南京破了聚众淫乱案的主要原因吧:这群涉案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有权有势。
    
    再回顾一个曾经轰动一时又被迅速平息了的事件。2009年11月,网络出现题为《强迫吸毒然后滥交:一个女大学生的血泪控诉》的举报材料,辽宁阜新市海州区人大代表上官宏祥,实名举报某政法委副书记聚众吸毒、淫乱。网上有控诉人录音,举报人展示部分物证,并且,被举报人承认和两名当事女性“好过”。当地警方以吸毒为由进行调查,做出的结论是举报人“造谣诬陷”,其后再不见此事的半点消息。此事能说明什么,不必我再多嘴。
    
    “假设”和“攀比”,都是必要的。左二奶、右小三还嫖娼嫖幼,却大谈大抓防腐扫黄抓流氓,其他人谁的心理能平衡呢?治不了“大淫贼”的治淫法,会纵淫,会激励大家争当和投靠“大淫贼”。如果聚众淫乱罪在如今的司法实践中只会判给弱势群体,而对致使社会道德沦丧的带头大哥毫无制约效力的话,那就值得公众和观众仔细较真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银河:建议取消聚众淫乱罪(图)(图)
  • 李银河称应取消聚众淫乱罪 委托代表委员提建议(图)
  • 举报官员“聚众淫乱”续:曾威逼多人写材料(图)
  • 官员聚众淫乱被举报续:部分证据公布(图)
  • 警方称“官员聚众淫乱”是造谣 举报者曝光录音
  • 阜新市官员被举报聚众淫乱 警方称造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