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吏“快速脱贫”叫建烂尾新楼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9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博讯 boxun.com)

    
      作为国家贫困县,呼和浩特清水河县选择斥资61亿建新城区,以求快速脱贫。据了解,为助当地脱贫,呼市曾倾斜政策,下派干部,并将上百亿规模的项目落户该县。在“能快就不要慢”的风气下,清水河县的新区项目未获批时,便已投建。后逢国家宏观调控,项目流产,新区建设资金链断裂,造成烂尾楼一片。如今清水河县政府不再搬往新区,重启停滞10年的旧城改造。(《新京报》5月18日)
    
      如果再没人去管,清水河新城区估计很快就会被黄沙掩埋了。有关它的传奇和荒诞或许就会被人们淡忘了。此前已经有不少报道披露了这个贫困县花60多亿元10年建新城留下一堆烂尾楼的内幕,比如连副县长都承认脱离实际,也有人估算过,民众4年不吃不喝才能还清利息。但现实中却没有官员被问责。
    
      没有官员被问责,想来有人会将之归因于生不逢时的客观条件,但实际上最需要追问的是,斥资60多亿元建新区这个决策的根本,或者我们也可以作个假设,如果该项目成功了,新区没有成为鬼城,当地老百姓就真的能脱贫致富了吗?未必。就像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割尽民财为自己修建豪华的办公大楼、住宅大楼,自己的确能快速脱贫,但老百姓恐怕就会被脱得精光。更有人嘲讽道:“脱掉了贫穷的裤子,穿上了皇帝的新衣,好看极了!”“漂亮的借口,荒唐的举动;快速脱贫成快速返贫。”
    
      而对于这一错误决策,根本的问题还在于地方官员功绩心强,未充分考虑决策的风险,比如火电项目,国家“三令五申”,勒令停止高耗能、高污染、产能过剩、重复建设的项目,但地方官员却总存有侥幸心理,明知是高能耗、高污染的项目却照样立项,“胎死腹中”后又没考虑到后续的补救措施,比如可以发展风能电厂。
    
      很明显,一些内陆城市的官员对经济发展的思维似乎仍然停留在简单的复制沿海地区初期的模式,要么走豁出生存谋发展的污染GDP之路,要么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简单地圈地建工业园招商引资,或是引进开发商建新城,抬高房价等等。类似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 贵州遵义两贫困县竞相建大规模水泥生产,海南一国家级贫困县规划9个高尔夫球场,一项比一项大胆,一项比一项巨大,真让人感觉回到“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时代。只是这种经济大跃进,或者说是 GDP造神运动,往往是不切实际,虚浮乏力的。一旦受政策、投资等外部因素影响,就会面临烂尾的风险。如此想当然、闭门造车式的“脱贫”岂能致富?
    
      一言以蔽之,脱贫致富,不可能劳民伤财的靠拍脑袋决策,而是要因地制宜,扬长避短,因为贫困县必然有贫困县的软肋,不是每一个贫困县都能够建成国际大都市的,也不是每一个贫困县都能够通过圈地建工业园区走工业化道路脱贫致富的。我们的官员,是该反思了!我们的决策风险防范和监控机制,是该完善了!我们的问责,是该启动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贫困县斥资60多亿元建新城/陈去言
  • 蔚县:一个贫困县的高房价忧虑
  • 贫困县巴东出淫贼,邓玉娇挥刀斩淫根/逍遥子
  • 贫困县长忙“追星”,县委书记在做啥?/赵新月
  • 湖北贫困县妇女集体卖血
  • 内蒙贫困县60亿建新城续:/图(图)
  • 贫困县60亿建新城:民众不吃喝需4年还清利息
  • 江苏贫困县建山寨世博中国馆 称系为提升影响力(图)
  • 贫困县三千万豪华楼十年报废(图)
  • 尹默三:贫困县国土局长被曝拥有13处房产(图)
  • 国家级贫困县:河南沈丘县县运管所所长鲍亚的豪华别墅(图)
  • 商水秘书门追踪:省级贫困县8名司机当上股级秘书
  • 广东贫困县卖地千亩 倒贴开发商六千万
  • 贫困县县委书记坐进口豪车挂公安湘“O”牌照
  • 贫困县政府向百姓借款14年未还 明年1月拨付完毕
  • 贵州一贫困县263名干部"吃空饷"1年耗费400万
  • 河南贫困县大建别墅群 (图)
  • 国家级贫困县妇女集体卖血 卖600cc可获168元(图)
  • 国家级贫困县妇女集体卖血 600毫升换168元 (图)
  • “贫困县”麻城的房产贪腐窝案(图)
  • 湖北麻城房产贪腐窝案:国家级贫困县的房产梦(图)
  • 贫困县孟连原财政局长吞掉全县过半财政收入(图)
  • 贫困县公安局政委摆宴500桌嫁女被撤职(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