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乡村路,带我回家(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2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刘路:乡村路,带我回家

    大沽河——青岛的母亲河
    
    教英文课的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一首美国乡村歌曲:《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乡村路,带我回家),晚上在家用电脑看视频,美国乡村歌手John Denver 浑厚的略带忧伤的男中音,把我的心唱得酸酸的。旋律悠扬充满房间,不觉走上阳台,寻找家的方向。初夏的北美之夜,星空澄明,月色凄凉。儿时的家乡景色,又浮现眼前。
    
    我的家也在乡村,青岛的远郊。一条马路从村西穿过,链接青岛和胶东内地,那时还是砂子路,我们一群小伙伴经常跑到马路上看汽车,半天才有一辆解放牌汽车绝尘而过,扬我们一身尘土,我们却兴奋地又蹦又跳。又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去欢迎青岛下乡知青,敲锣打鼓外带喊口号,我却看到汽车上一个胸带红花的大姐姐在抹眼泪。回家问母亲,母亲说那么小的孩子离开家来插队,还能不哭?我那时没怎么离开过家乡,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那种酸酸的滋味。
    
    我的家乡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自由美丽的天地。我们村庄叫沙梁,是个千户人家的镇子。听父亲讲,从前镇上有一条东西向的老街,青石铺面,蜿蜒曲折,两旁是林立的店铺。逢五排十,沙梁大集,各地商贾蜂拥,南方的大米、竹木、桐油、茶叶,当地的野禽、鱼虾、烟叶、花生、地瓜、各种蔬菜,都在这里叫卖。特别是农闲时节,早晨天刚蒙蒙发亮,已经市声鼎沸,到了傍晚,才又归于寂静。
    
    镇子里还有一条南北向的宽阔的官路,穿村而过,把镇子分成东西两半。这条路上经常走过打着各种旗帜的队伍,钢盔闪闪,军刺生寒,马蹄声碎,总让百姓心头发紧。
    
    老街与官路交会的地方,建有一座20多米高的八角亭阁,叫做文昌阁。系该村名贾、原青岛同丰益号掌柜綦官晟为纪念其家族人才辈出、家业兴旺,于20世纪30年代筹资兴建。建筑既有中国古亭阁之风,又溶入了国外建筑工艺。据说当初建筑此阁,所有的砖石均由人工细磨,用软纸压缝,米汤灌注,整座建筑不用半点泥沙。听大人们说,当年建成时,飞檐斗拱,攒尖楼顶,金色琉璃瓦屋面,阁内布置有大型壁画、楹联、文物等,楼外镶有精美浮雕,四面用铁栅栏围住,整座亭阁挺拔独秀,辉煌瑰丽,一时轰动胶东。
    
    我出生的时候,屋面的琉璃瓦缝里已经长出了荒草,楼阁四周的栅栏,大跃进时期已被拆除喂了小高炉,楼顶的大葫芦上还能看到战争年代留下的弹痕,我曾问父亲是谁打的,父亲说,日军、国军、各种杂牌游击队,谁见了都打。
    
    村子的东边是大沽河,是胶东最重要的一条大河,那时候河水清凉,枯水的季节露出一大片沙滩,雪白雪白的,一尘不染。爱洁净的村姑们可以直接把五颜六色的衣服铺在沙滩上凉干。
    
    最美的时节是春天,河岸上杨柳腰肢袅娜,桃李眉眼惺忪,大片大片的野菱菰蒲白芦红蓼中,成群的野鸭、茭鸡或者水鸽子会时而突然飞起,时而很快落下。
    最可爱的季节是夏天,大沽河盛产一种叫蚬子的贝类,做出的汤洁白清淡,却要比其他的贝类鲜上几倍。这种蚬子生活在浅水的沙层里,不会游泳的小姑娘半天也能挖到一小盆,用来炒新下来的韭菜,是如今五星级酒店也吃不到的美味。
    
    大沽河的沙太白,大沽河的水太清,“水至清则无鱼”,这句古话很有道理。除了洪水泛滥的季节,大沽河里除了麦穗一样大的鲢子鱼和指头大的爬鼓鱼,连条半斤重的鲫鱼也见不到。我不喜欢跟着小姑娘挖蚬子,就跟大哥去闯小河子。
    
    小河子在大沽河的东岸,即墨境内。是大沽河的一条支流。这条河河面很窄,但水面发黑,深不可测,河中央的地方最好的水手也够不到底。河里王八、河蟹、水蛇、各种贝类以及鲤鱼、鲫鱼、草鱼、凶猛的黑鱼、扎人的蛤蚜鱼,应有尽有。在小河子里要有所收获,既要胆大,还须艺高。河里有常年沤集的烂泥水草,一不小心陷进去,小命难保。我大哥带我摸鱼,从不让我下水。只让我蹲在河岸上,看着他扎猛子,一会摸一条鱼甩上来,看看我在原地没动,又一个猛子扎下去。
    
    有一次,大哥在河里露出脑袋对我说,你看那是什么,我远远看去,一个像小锅盖一样大的圆家伙在水面上游动,我哥哥悄悄地潜下水去,我紧张的看着那个家伙,突然,一根浪柱冲天而起,那个家伙被顶离水面一米多高,龟壳乌黑,肚皮黄白,从水面跃起的大哥又一个猛子逃向岸边。河里的捕鱼捞虾的人们纷纷逃上岸来。大家议论纷纷,这个大王八怕有十几斤重,让它咬住,小命休矣。
    
    回家的路上,大哥异常兴奋,还跑到老农的菜地里给我偷了两个青色的大烟(鸦片)葫芦。我问大哥,你既然不敢抓老鳖,干吗还去顶它?大哥卡着腰,晃晃头:“我要让它知道我。”
    
    John Denver 还在深情地倾诉: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
     growin' like a breez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om-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简直是天堂啊!
    西弗吉尼亚,
    兰岭山,
    谢纳多阿河。
    那里的生命年代久远,
    比树木古老,
    比群山年轻,
    像和风一样慢慢生长。
    乡村路,带我回家,
    到我生长的地方—西弗吉尼亚,
    山峦妈妈,
    乡村路,带我回家。
    
     我想起数天前陪律师为一个女孩去上庭,庭审结束那个女孩拿到了身份,她却突然大哭起来。我陪她走出移民局大楼,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转身来热烈拥抱我,绽开笑脸说:我自由了,可以回家了!
    
    在一棵盛开着雪白梨花的大树的长凳上,她跟我说起了她的身世。她十几岁就来到了美国,来美已经十年,还生了两个孩子。她说爸爸是个画家,非常喜欢她,她也爱爸爸。她走的时候告诉爸爸,很快就回家。但是一走十年,自己都有了孩子,还是回不了家。她的家在福建的乡村,有青山,有小溪,还有雪白的海浪,她想家,常常想起来就哭,半夜醒来枕头都是湿的。许多年来,她一直努力,用辛勤赚来的微薄收入交税,让自己符合能够移民的标准。她拿的是“十年绿卡”,一种条件很苛刻的移民种类。
    
    I hear her voice in the morning hours she calls me.
    Th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and drivin' down the road I get a feeling that I should have been home
    yesterday yesterday. (Oh)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om-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我的全部记忆都围绕着她,
    矿工的情人,
    没见过大海的人儿。
    天空灰蒙蒙的昏暗一片,
    月光朦朦胧胧,
    我的眼泪汪汪。
    乡村路,带我回家,
    到我生长的地方—西弗吉尼亚,
    山峦妈妈,
    乡村路,带我回家。
    
    早晨她把我呼唤,
    我听到了她的声音,
    无线电广播使我想起遥远的家乡,
    驱车沿路而下,
    我感到我本应昨天就回家,
    昨天就回家。
    
    乡村路,带我回家,
    到我生长的地方—西弗吉尼亚,
    山峦妈妈,
    乡村路,带我回家。
    乡村路,带我回家。
    
     在英语中,乡村跟国家是一个词;Country.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也可以翻译成“回国的路,送我回家。”这首歌简直就是为我们这些被放逐的海外游子写的。让我们听来如此亲切,也如此怅惘。
    
    2010年5月21日改写于纽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由“麻雀护巢行动”所想到的
  • 刘路:青岛最后的闲情(图)
  • 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读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 刘路:好人赵达功
  • 刘路:十月秋叶别样红(图)
  • 1989常青:刘路同志,你为什么歧视汉人?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
  • 刘路:上海当局为何能“拒虎于国门之外?”
  • 刘路:薄熙来打黑与法律应该被信仰
  • 刘路:让法治之光普照中华—写在奥巴马访华的日子
  • 刘路:“七五”之后,新疆无解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