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国平:泰国的红衫军震撼中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震撼世界的泰国红衫军运动,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渐趋平息。这不是最坏的后果,毕竟预料中的大规模流血没有发生。从政府最后通谍给出的5月17日大限,到5月19日装甲车开进反抗者的最后集结地,整整两天时间,将军们不肯真正下令格杀无论,士兵们也没有滥杀同胞的冲动,军方保持住了难能可贵的克制。而红衫军领袖们最后一刻的退让,把自己交给了当局,把退路和生路一起留给了支持者,同样是以天下苍生为念的大勇。这也不是最好的结局。虽然首都曼谷终要恢复平静,但危机并没有解除,怨恨的种子已深深埋下,同胞之间的情谊撕开了大大的口子;留给对峙各方的心理创伤,依然有可能猛烈地迸裂;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的和解之路,到底能否走通。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或许心情更为复杂,眼睛注视着别人街头的冲天火光,心里却弥漫了自己的千头万绪的思绪。
     (博讯 boxun.com)

    
      泰国离我们并不远。这不只是就地理距离而言,也因为相似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发展路径。从幅员和人口看,泰国是小国,地缘政治影响力有限,但泰国从专制政体走向现代民主国家的转型之路,走得和我们一样艰难。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承受了让人心悸的流血和动荡,经历了太多的曲折、反复甚至倒退,直至今天依然面临很多让人无语的难题。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内,泰国完成了从一个君主独裁政权到君主立宪制,到军人主政,到民选政府,动乱的狂飙,政变的惊雷,始终回荡在这个国度的上空。这次红衫军运动引发的空前危机和乱象,也可视作泰国从农业国向工业国、从专制国向民主国、从传统国向现代国转向过程中的一个大挫折,是不同社会集群之间一场代价高昂的政治对决。这种因制度转型不成功或不完美而给国民带来的焦灼,给整个社会造成的张力,既为我们所感同身受,也应引起有识者的深思。事实上,中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社会阶层快速分化、官员群体大规模腐败的严峻现实,注定了泰国的红衫军不是我们“隔岸观火”的情景剧,而是一场实实在在的警示教育。
    
    
      具体而言,我们至少可以获得如下警示:在从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的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长固然重要,但决不能不顾及发展的平衡性,更不能以牺牲社会的公平正义为发展代价。
    
    
      在军人主政的1985至1996年,泰国GDP连续11年保持9.4%的年均增长,泰国式的威权统治被认为是保持政局稳定、创造经济奇迹的重要前提。然而,这种高增长实际上严重依赖出口,三分之二的GDP来自于对外贸易,经济发展的成果主要体现于大中城市,获益者是国家官僚阶层、军方势力和少数垄断资本,占多数的农村人口成为被剥夺阶层,加上滥权严重和腐败盛行,整个社会产生了严重分化。1997-1998年的金融危机使泰国经济凋蔽,民心思变。在这种情况下,他信的五年执政是一种产生奇效的拨乱反正。他信通过刺激国内消费,大大降低泰国经济的出口依存,在促使GDP恢复到5%以上年均增长的同时,出口增长却只保持在2%左右。最重要的是,他信政府向占人口多数的农民提供大量经济资助,使他们有钱购置农机具,并向他们提供医疗保障,努力消弥农民的社会不满。2006年他信被军方赶下台并流亡国外后,泰国经济重回出口主导的老路,城市富人、官僚阶层和军方势力再度得势。这次起事的红衫军,主要成员来自人口占全国多数的泰国东北部和东部,参与者都是对现政府心怀不满的农民。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信已流亡海外四年,当局和法庭已认定其腐败行径并剥夺了他的大部分国内财产之后,还会有那么多的农民和红衫军成员对他念念不忘。这只是简单的利益选择而已。
    
    
      虽然这次红衫军运动被强力压制下去了,但只要占国土大部分的农村依旧贫困,农民依然觉得受到了剥夺,泰国就不会有真正的安宁与平静。最让当局者苦恼的现实是,由于积弊太深,农村穷人和城市富人的分化与对立过于尖锐,双方的矛盾已到了很难调和的程度。当农民支持的候选人执政时,城市富人马上组织黄衫军起来闹事。而当代表城市富人利益的人上台了,农民们的红衫军当然也不会善罢甘休。从某种角度讲,今天泰国面临的社会阵痛,最根本的起因是多年来落下的社会分化的宿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李原风
  • 张耀杰:台湾女生谈红衫军
  • 「红衫军」上演「他信复仇记」,政治僵局不解 泰国持续高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