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作者:雷火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弹指一挥间,1989年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已近21年周年。“六四”后的每年6月4日都被中共当局视为敏感日期,各大城市都会加强戒备,北京城更是戒备森严。2009年曾被认为是异常敏感的年份,多个敏感的纪念日在这一年交织,但是,到头来并未出现大规模的群众运动。 (博讯 boxun.com)
    
    最敏感的年份已过,但中共当局并未放松对民主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警惕,在“六四”21周年临近之际,很多人依然被严密监视,行动自由受到限制。5月9日,贵州的多位维权人士就被当地警方传唤,或被堵在家中;5月11日,北京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传唤和抄家;5月13日,“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警察上岗;5月16日,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剥夺最低生活保障。
    
    以上只是见诸海外媒体的“六四”21周年前敏感人士被骚扰的个案,尚未公之于众的被请“喝茶”、“喝酒”、“吃饭”、“聊天”的还有很多。几天前,笔者就被警方约谈,主要内容便是有关“六四”的,他们非常希望知道异议阵营会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日进行什么样的活动。
    
    历史不容抹杀,“六四”在20世纪的中国乃至世界都堪称标志性事件,虽然中共当局在那以后对此事讳莫如深,但在很多人至今对此事依然是刻骨铭心。今年清明节的头一天,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和有着“民运行为艺术家”之称的陈云飞顶着巨大的压力,专程到新津为“六四”死难烈士吴国锋扫墓。“六四”事件是一面明亮的镜子,既照出了民主志士不畏强权和不畏牺牲的铮铮铁骨,又照出了中共当局血腥残暴和与民为敌的本质。
    
    21年过去了,中共当局的统治的极权统治日益精致,对内和对外完全是两副嘴脸。在媒体和国际舞台上,国家领导人的表情不再如先前那般刻板,很多时候,他们甚至还会迎合外国媒体大谈民主话题。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中共当局对异见群体的警惕却一刻也未曾放松。去年的“六四”20周年也好,今年的“六四”21周年也好,其实,很多人都希望能有实质性的纪念活动,但因为当局的钳制,往往无法如愿。
    
    每一年的6月4日前后,“六四”都是海外中文媒体最关心的话题,有关的报道和评论纷至沓来。遗憾的是,在中国大陆的情况却截然相反,“六四”始终都是舆论的禁区,在“六四”纪念日前后的敏感时段,各大媒体便会显得对“六四”更加讳莫如深。记得在去年6月4日前,多家国内新闻网站都将新闻跟帖功能关闭,或者是对新闻跟帖进行逐一审核,严防网民见缝插针谈论“六四”。
    
    因为中共当局对“六四”的刻意回避,如今的中国人中,知晓“六四”事件的人比例并不大。虽然年纪稍大的人一般都知道,但在公开场合往往不敢提及。而年轻人当中,只有那些掌握突破封锁技术的人才比较了解。中共当局避谈“六四”,不是因为遗忘,而是因为做贼心虚,从每年“六四”纪念日前后各地警方草木皆兵的表现看,中共当局和我们这些人一样,对“六四”是刻骨铭心的,只是对“六四”的态度不同而已。
    
    “六四”之后,中国社会的贫富悬殊和官场腐败日益严重,虽然老百姓的住房、医疗、就学难有保障,但中共当局在所谓的“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却是挥金如土,各级公安机关在这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因为上海世博会在今年5月1日开幕,到6月4日还无法结束,所以,中共当局对今年的“六四”纪念日重视程度不会亚于去年。可以预料的是,到时候,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空气将更为沉闷,被控制的敏感人士也将更多。
    
    刘晓波是参与当年民主运动的重要人物之一,为了阻止刘晓波等人发表《零八宪章》和在“六四”20周年之际公开纪念,早在2008年岁末,刘晓波就被北京警方拘捕。虽然中共当局以起草和策划《零八宪章》为由将刘晓波重判11年徒刑,但其他人士并未因此而胆寒,数十位《零八宪章》签署者均发文表示愿意与刘晓波共同承担法律责任,这些签名者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当年的民主运动参与者。
    
    国内的维权空间正日益增大,征地、拆迁等敏感话题已经逐渐去敏感化,但对于“六四”,国内媒体依然是退避三舍,大多数个人也是谈其色变。对于大陆民众而言,互联网是唯一可以进行纪念的虚拟空间。在5月8日,身居海外的“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向各界人士发出邀请,定于6月4日在网上聚会。在看到邀请后,不少国内的年轻网民表示好奇,并希望届时参加。“六四”是民主人士心目中永远的痛,却也是中共当局难以摆脱的一块心病,在新闻封锁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六四”事件的真相将继续扩散,追求民主的民众也将越来越多。
    
    在中国的土地上,唯一能进行实质性纪念“六四”活动的地方只要香港,,每一年的6月4日前后,我们都可以从海外媒体上看到香港市民积极地纪念“六四”。今年的4月25日,香港一年一度的“勿忘六四”长跑活动在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一记敲锣声后展开。由于今年是“六四”21周年,支联会把这次的长跑距离定为21公里。香港市民每年对“六四”的纪念让人感动,给予了大陆民众莫大的鼓舞。
    
    从“六四”大屠杀到重判刘晓波,让人深刻认识到了中共当局的反民主本性,指望其主动地平反“六四”已无可能。为了那些“六四”冤魂能在地下安息,为了类似的悲剧不再重演,身处专制统治之下的中国民众应该不断地抗争。《零八宪章》运动是继“六四”运动之后又一波争取民主的风潮,只是在中共当局的打压下方兴未艾。宪政民主是政治制度的必然走向,让我们坚定信念,在“六四”21周年之际再出发,相信民主中国到来的那一天不会遥远。
    
    2010年5月20日

(Modified on 2010/5/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暴政与报复:从六四大屠杀到幼儿园大屠杀
  •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 冯崇义: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 当年东德官员为什么没有效法北京”六四“方案
  • 浦东新区区长暗示北京应平反六四/唐汉清
  • 胡启立参与1989年六四事件/李扬
  •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曹长青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澳大利亚成立六四之友俱乐部
  • “六四暴徒”的作案动机
  • “六四”的记忆/孙丽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邀请六四事件受害者上访/田晓明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首知联
  • 共軍血腥鎮壓維民的新疆七五事件是北京六四事件的翻版/張英
  • 新疆大屠杀案——中共2009年的“六四”屠城
  • 关于六四“坦克人”(Tank Man)的疑惑/六月血
  • 上海冤民张翠平:“党的生日”与“八九六四”
  • 吴敬琏六四后曾上书批判赵紫阳:有許多重大失誤(图)
  • 田纪云對邓小平的子女說:六四必須平反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中美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 六四临近,范子良再被装摄像头监控(图)
  • 孙文广:六四判死缓 段练昨结婚 (图)
  • 朱廓亮:“六四风波”21年来中国贪官增长7倍
  •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 王丹号召“六四”网聚年轻网民反馈踊跃
  • 天安门廣場商店售六四光碟(图)
  • 前著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受洗成为基督徒(图)
  • 王丹评中共藉世博巩固政权倡议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与外界失去联系 左小环被警方带走
  • 温家宝文悼胡耀邦 为胡与六四脱钩(图)
  • 中南海三代核心内情:另一“太上皇”陈云赞军队六四镇压
  • “六四”后被判重刑的梁强给国民党中央的公开信
  • 各地扫墓悼六四祭杨佳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软禁
  • 刘贤斌、陈云飞为“六四”烈士扫墓
  • “六四”伤残者、基督徒齐志勇被阻止参加敬拜(图)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