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种无优劣,文明有高下/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公元前6世纪(孔丘出生之前),古希腊雅典城邦为遏制世袭贵族的特权、终结民不聊生的景况,建立起公民大会和公民陪审法庭,奠定民主政治的基础;“敬鬼神而远之”的孔丘,对于礼崩乐坏的现实,主张克己复礼,为了皇权统治的稳定,不惜扼杀人的自由天性:“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利于独裁的东西一律禁止。
     (博讯 boxun.com)

    不看、不听、不说、不做,何以知道是“非礼”?儒家不讲“理”,而讲“礼”。“礼”的解释权归权力所有,不仅是枷锁,更是陷阱,任何不同意见或建设性意见都可视为越礼犯上、离经叛道、大逆不敬。心情好,将你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不高兴,金口一开,杀你全家不留一个活口。
    
    一个人不讲逻辑,不知其可;一种文明缺乏逻辑,不知会荒唐到何等地步。秦始皇立“会稽刻石”、修“女怀清台”,认为妇女守节才能“嘉保太平”;雍正皇帝也认为国泰民安取决于妇女们的忠贞,将守节、忠贞纳入法律范畴。《列女传》里的寡妇为了表明从一而终的志向,不惜裁发、割耳、断臂、毁容,无所不用其极。有首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中国妇女才真的是苦中苦啊。
    
    腐儒津津乐道“民贵君轻”是对君主专制的批判,真是表错了情。“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孟子·尽心下》),意为民心、“天意”决定权力归属,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讨天子、诸侯的欢心才能加官进爵。“民为贵”极言民意对获取权力的重要,无数儒生将其阐释为“天为民立君,君为天重民”、“天为民而立天子”,以证明为民作主的君主专制乃天意、天道。
    
    汉族对祖先的崇拜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整天吸食“先前也阔过”的精神鸦片,因循守旧、不思进取,以曾经的荣耀掩饰自己的苟且;应对危机每每袭用孔丘的复古、向后看,在泥沙俱下的传统里寻求解决思想和道德危机的资源。被列强打得屁滚尿流,还认为只是器物上落了下风,咱们道德第一。活人陪葬、“女怀清台”(最早的贞节牌坊)、太监、缠足等残忍、变态的现象在这片神奇的土地风行数千年,缺德第二,无人敢争第一。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专制鹰犬而已,区别仅为汉族主子还是异族主子,岂有他哉?
    
    缺乏逻辑和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圣贤书”,读得再多,也读不出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和宪政民主。范文程(宋朝大学士范仲淹的第17世孙)、洪承畴、冯铨、钱谦益(东林党首领)、龚鼎孳(进士)等一大批降清的汉族显贵,哪一个不是把圣贤书读烂了的精英?
    
    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汉元帝诏以孔丘第十三代孙、褒成侯孔霸以所食邑祀孔丘,历代汉族奴隶主为维护统治基础,对孔丘后裔可谓“皇恩浩荡”:孔丘在唐朝被追谥为“文宣王”、宋朝加谥为“至圣文宣王”、明嘉靖九年尊为“至圣先师”;孔丘嫡派后裔自宋朝就成了爵号为“衍圣公”的世袭贵族。
    
    尽管“衍圣公”们享尽主子赐予的荣华富贵,但无论金国、伪齐、蒙元,还是李自成、满清,谁的拳头大就坚决投靠谁,故主被弃如蔽履,孔府因此被网友誉为“左右逢源永远不倒的中国第一汉奸贵府”。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勇者不惧”的“万世师表”!
    
    “中华文明博大精深”,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但谎言重复1千遍仍然是谎言,不可能变成真理。何为真理?真理就是对客观现象、客观规律的正确描述。
    
    现代医学、现代科学、宪政民主、电子、机械、化工、网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日常用的,大至航天飞机,小至拉链,但凡人类目前所享受的政治与科技文明,汉族一无贡献,至今仍是世界加工厂,千百年来没有一个能够影响世界、改变人类生活的大科学家和重大的科技发明。这就是“博大精深”的应有表现?
    
    如雷贯耳的四大发明从未得到国际学术界的承认(参看《所谓“四大发明”的无稽之谈》http://news.163.com/06/1214/10/32A2PSPS00011243_3.html),古希腊(公元前3000年~1100年)不仅比古中国(公元前1600年)的历史悠久,而且两种文明最本质的区别在于: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年)开创了逻辑学,将逻辑思维应用于政治、伦理和科学,公元前326年就提出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共和政体是最稳定的政体;而中国的诸子百家缺乏逻辑训练和逻辑思维,百家争鸣看着热闹,争鸣的水平却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后人要么六经注我,要么我注六经。没有逻辑学的支持,怎么可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政治学和工业文明?
    
    人种无优劣,但文明有高下。一种没有严密的逻辑论证和逻辑思维贯穿的文明,只能是一种劣等文明。“有夏服(受)天命”、武王“受命于天”、“天子”以及儒家的一些胡话、鬼话被董仲舒(公元前179~104)推向了“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的极端。“绝学无忧”、“人生识字忧患始”被毛泽东发展为“知识越多越反动”,仇智、反智表现为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劣等文明结出的恶果全面开花。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这种毫无逻辑、丧心病狂的观点一度被奉为金科玉律。敌人不做屎壳郎,你就去吃大便?敌人怕报应,你就甘当魔鬼?敌人搞市场经济,你就计划到底?
    
    “与人斗,其乐无穷”,够不够变态?“发展才是硬道理”,硬在哪里?环境污染、血汗工厂让人们认识到科学发展。
    
    秦晖《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凤凰周刊》2006年第8期)用了一个中西餐的饮食文化的例子来说明文化无高下。但是,从卫生、减少疾病传染的角度看,分餐制的西餐显然比大家都用筷子在一个盘子里搅和的中餐文明。制度是文化的外在表现,没有一定的文化土壤,没有信奉自由的公民社会做支撑,再先进的制度也可能是幌子和悲剧。
    
    1925年2月21日,《京报副刊》刊登鲁迅先生就“青年必读书十部”的回答:“从来没有留心过,所以现在说不出。”没有列一个书目,对中国书嗤之以鼻:“中国书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是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唐和厌世。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
    
    1926年11月,上海《一般》月刊发表朱光潜《雨天的书》:“想做好白话文,读若干上品的文言文或且十分必要。现在白话文作者当推胡适之、吴稚晖、周作人、鲁迅诸先生,而这几位先生的白话文都有得力于古文的处所(他们自己也许不承认)。”
    
    鲁迅承认“看过许多旧书”,“耳濡目染,影响到所做的白话上,常不免流露出它的字句,体格来”,“但自己却正苦于背了这些古老的鬼魂,摆脱不开,时常感到一种使人气闷的沉重。就是思想上,也何尝不中些庄周韩非的毒,时而很随便,时而很峻急”;“去年我主张青年少读,或者简直不读中国书,乃是用许多苦痛换来的真话,决不是聊且快意,或什么玩笑,愤激之辞。”(《写在〈坟〉后面》)
    
    中国书毒就毒在不讲逻辑。比如:爱国,一个中性词,在粪青那里就成了绝对真理。问他为什么要爱国,怎样才算爱国,除了人云亦云的陈词滥调,屁都放不出一个;落后就要挨打,也遵循的是一种混帐逻辑。
    
    试问,为什么那么多落后的国家没有挨打?你欠打还是讨打?落后就要挨打,如何解释非常强大的帝国也要挨打?
    
    军国日本、纳粹德国的爱国,比粪青一有机会赶快移民的口头爱国,不知要真切、热烈多少倍。狂热、变态、盲目的爱国激情,让日本、德国几乎征服了半个地球,如此强大,照样挨打,比谁都挨得惨,都市被炸回旧石器时代,谁也没尝过的原子弹,一吃就是两颗。当时的日本和德国人,最大的爱国行为无疑是帮助盟军推翻法西斯。
    
    爱国、落后就要挨打都是有条件的。所谓“爱国就是不让政府伤害祖国”,与民主、法律、道德等工具一样,国家这个工具只有服务于人的自由、为自由而战,才值得去爱。同样,如果蛮不讲理,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国家再强大也会挨打,军国日本、纳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时至今日,鲁迅“不看中国书”的观点仍有可取之处。要让我们的文明取得实质性的进步,非得补上逻辑课,脚踏实地地开展自由民主的公民教育不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x10年:我希望的中国/西风独自凉
  • 换偶有罪,换馒头呢?/西风独自凉
  • 告别斯拉夫女人/西风独自凉
  • 富士康员工跳楼:心理专家在为谁说话?/西风独自凉
  • 袁腾飞,你知错吗?/西风独自凉
  • 新《三国》:英雄不问出处/西风独自凉
  • “原子弹是上苍赐给日本的礼物”/西风独自凉
  • 美国警察也是人/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西风独自凉
  • 裂缝/西西风独自凉
  • 最后的舞者/西风独自凉
  • “被民主”的悲剧/西风独自凉
  • 王彬彬的断背山海拔4千米/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风独自凉
  • 猎户座指引的不归路/西风独自凉
  • 严重鄙视美国矿工/西风独自凉(图)
  • 血战太平洋/西风独自凉
  • 杨支柱,萧瀚请你看一封信/西风独自凉
  • 贺卫方的准星与盲点/西风独自凉
  • “哈尔滨6名警察打死人事件”全程解析/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