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贺龙部朱占奎投诚继而叛变国军秘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来稿)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博讯 boxun.com)

    国共内战期间,较之国军将领尤其是杂牌部队首鼠两端、反复无常纷纷投共的现象,中共军队投诚国军的中高级军官非常罕见,晋察冀边区冀中军区所辖第五军分区司令(相当于旅长)朱占奎1947年8月被国军俘获后投诚,是一个罕见的例外。而且就是这个朱占奎,在被国军重用并委任为河北省廊坊专区行政督查专员、晋升少将之后,再度叛变投共。本文通过已经解密的与朱占奎协同作战的军统人员的回忆资料,意欲揭开这段历史秘案。
    
    据廊坊市抗日战争文史资料载:朱占奎,“号仲武,安次县(今廊坊市)小益屯人,生于一九○九年。祖父曾是义和团团员,这使朱占奎从小就受到朴的爱国主义熏陶。他早年唱过戏,当过吹鼓手,也曾为富户做过护院的家丁。
    
    时任军统华北第二指挥室和华北绥靖总队直属突击队负责人的陈恭澍先生在他的回忆录《英雄无名》第五部《平津地区绥靖戡乱》中回忆说,朱占奎本是河北乡下一农家子弟,七七事变后,各地抗日怒潮澎湃,热血青年,纷纷请缨。但是由于平津相继沦陷,国军仓促撤退,很多人感觉报国无门,遂纠集当地青年,组成地方抗日团体,以敌伪为作战目标,开展游击战争。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朱占奎基于爱国热情,也组织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历经一年的发展,居然壮大到一千多人。但是他们毕竟是乌合之众,经不起日军的攻击,在一次扫荡中队伍被击溃,朱占奎本人亦被俘虏。据悉,朱占奎在天津海光寺日本军部惨遭刑讯和凌辱,但却坚贞不屈,并没有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随后在从天津押往北平的路上,朱占奎趁看守日军士兵不备,从火车厕所窗户跳下,大难不死,仅仅腿部受伤,为当地百姓所救。由此,朱占奎的抗日英雄事迹,传颂于平津保三角地区。朱占奎数月伤愈后,化妆南行,在石家庄附近的太行山区,糊里糊涂加入了中共吕正操所部。其时正是国共合作,朱占奎也不清楚什么国民党共产党,只要抗日打鬼子就好。以上记述都是陈恭澍先生根据朱占奎被俘后的一家之言记载于他的回忆录上的,有趣的是,河北廊坊抗战文史资料上有一篇朱占奎的回忆录,却称自己开始组建游击队,接受的是国民政府张汉权专员的领导,还接受过河北省第五专署专员张汉权的委任状以及50个写着“铁血男儿”的臂章。朱占奎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没有提到自己被日军俘虏随后跳火车逃走等细节。
    
    朱占奎投奔吕正操不久,被吕正操送往延安的“抗日大学”受训,一度被指责存在“个人英雄主义”和“小资产阶级意识”。其实这是中共军队中例行的思想改造过程。朱占奎受训回来后,渐次升为晋察冀边区所辖冀中军区所辖第五军分区司令员。在河北省永清、固安、安次等县盘踞,很少与日军作战。朱占奎可能在这个时期加入了共产党。
    
    1939年2月21日,朱占奎的把兄弟冀中军区独立二支队司令柴恩波叛变投靠国军,时任冀中军区独立一支队司令朱占奎有一个团紧挨着柴恩波部的驻地。贺龙向吕正操建议,在解决柴恩波以前,把朱占奎调到军区来,以防不测。吕正操尚未定下决心,朱占奎却因为有事请示,到军区来了。贺龙便借故请他来一二0师,把他与柴恩波隔开,让吕正操放手去解决问题。朱占奎早慕贺龙英名,很乐意在师部聆听教诲。贺龙很高兴地借此机会同他彻夜长谈,做教育工作。
     
    七一五团一营和三分区部队在文安以西的大王庄打了几个小仗,就把叛乱平息了。柴恩波带了几个亲信,跑到新镇县公开投靠了日本人。
    不久朱占奎又被调往延安受训,这次整风运动中朱占奎所受冲击很大,以至于被指责为“投降主义”,被逼无奈之时,居然跳崖,摔成重伤(比上次跳火车伤得还重)。
    
    朱占奎在被国军俘虏后谈到这个过程,他还提到一个细节:有一天他去贺龙的窑洞串门子,进门见贺龙在窑洞里走来走去,像是被什么烦心的事困扰着团团转。朱占奎问:贺老总,什么事让您这么心烦?贺龙说:糟了糟了,日本投降了!朱很诧异:日本投降是好事,怎么反而糟了呢?贺龙说:这件事来得太仓促了,让我们措手不及,我们的主力部队都在各省边区,如何赶得上接受日本占领的大城市?想想看,我怎么不着急?
    两天后,朱占奎就被贺龙派到喜峰口、督山一带,协助肖克,而肖克则是贺龙的副手——八路军第一二0师副师长。
    
    上面的这些情节,是朱占奎被俘获后于1947年8月在中央训练团对全体学员演讲时谈到的。但是陈恭澍却认为,这些话的真实性恐怕要打一半的折扣。
    
    抗战胜利后,国共内战爆发,朱占魁所部在冀热边区遭到国军围歼,朱占魁再次被俘。朱占魁被俘后投诚国军,写下招降书,国军派飞机散发,溃散的朱残部很多人看到信后携械来归。鉴于朱的表现良好,国民政府授予其少将军衔。1947年9月,朱随国防部绥靖总队第一大队由南京北上,组建地方武装,对共军展开进攻。
    
    这一期间,陈恭澍先生与朱占魁曾有过一段时间的配合共事,记忆中朱占魁很少穿军服,即使穿军服也不挂少将领章,陈恭澍此时不过是上校,军衔比朱占奎低,但是朱占奎每次见到陈恭澍都是先给他敬礼,这让陈恭澍非常尴尬。朱占奎给陈恭澍的印象是为人纯朴、不会花言巧语,甚至有些木讷,让人感觉是个淳朴的老实人。因此军统也好,国防部也罢,对他十分信任,从来没有加以防备。
    
    1948年冬天,东北沦陷,华北形势逆转,这个看上去纯朴、木讷的老实人却见风使舵(当然也可能受到了中共的威胁利诱),在一次与国军的联合行动中,设下圈套诓友军入彀,他自己却率众投共去了。
    
    对于朱占奎此后的结局,陈恭澍在回忆录中说,数十年来,笔者从未在共党资料中,看到朱占奎这个名字。想来不是消失于人间,就是斗垮了。最好的结局,还是复员回家重操旧业——吹喇叭。
    
    以笔者之见,像这种反复无常的旧军人,在中共体制内被提拔是不可能的,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怕也在所难免,但是从他还可以在廊坊市文史资料上发表回忆录看,还不至于回家吹喇叭,估计作为离休干部、充当了政协委员之类的花瓶也未可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乡村路,带我回家(图)
  • 刘路:由“麻雀护巢行动”所想到的
  • 刘路:青岛最后的闲情(图)
  • 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读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 刘路:好人赵达功
  • 刘路:十月秋叶别样红(图)
  • 1989常青:刘路同志,你为什么歧视汉人?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
  • 刘路:上海当局为何能“拒虎于国门之外?”
  • 刘路:薄熙来打黑与法律应该被信仰
  • 刘路:让法治之光普照中华—写在奥巴马访华的日子
  • 刘路:“七五”之后,新疆无解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