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让一部分人先爽起来/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对“勤有功,戏无益”一类的老生常谈,词人项莲生意见很大:“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游戏乃动物天性,人类很早就开始以游戏培养协作精神,锻炼狩猎和战争所必须的灵敏与体魄。全球开展得最为广泛、最具普世意义、最受关注的游戏,非足球莫属。不说别的,碰上圆形物体,除了四条腿的板凳没法踢,能动的没有不踹上两脚的,你就不踢,你放个线团在小猫小狗面前试试?
     (博讯 boxun.com)

    古代足球可以追溯到3400年前,墨西哥的原住民已经在集体踢球。说到对胜利的渴望,恐怕没有一支球队比得上玛雅人的球队,输球一方的队长要被砍掉脑袋、挖出心脏,作为祭品供奉天神。萨达姆长子、前伊拉克奥委会主席乌代也不是个玩意儿,1989年伊拉克足球队在一次比赛中表现欠佳,乌代恨铁不成钢,竟将队员全部剃成光头,用棒球棒挨个猛揍一顿。
    
    2300年前,苏秦向齐宣王介绍临苗的风土人情:“临苗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竿、鼓瑟、蹋鞠者。”蹋鞠(又名蹴鞠,意为踢球)在汉朝是“治国习武”之道,唐宋盛极一时,“遥闻击鼓声,蹴鞠军中乐”(韦应物)、“斗鸡金宫里,蹴踘瑶台边”(李白)。满清饮马黄河,为避免汉人风化的熏染,除了严令“剃发易服”,对蹴鞠也“即行严禁”。
    
    古人对蹴鞠的理解充满哲学的况味:球是圆的,场地是方的,象征天圆地方;球从头顶飞过,好似飞鸟划过天空。以人的有限性,搭配球被踢出的无限可能;明明天马行空,却又脚踏实地、贴近大众,形成足球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若实力强大的一方总是毫无悬念地笑到最后,足球肯定死在乒乓球之前。正因为比赛结果比“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还要难以预测,对人类的好奇心、同情弱者的本能和艺术审美形成全方位的超强刺激,足球才能让一部分人先爽起来:一个与政治、文化、经济、丑闻亲密接触的游戏,爱和恨,全被你操纵。
    
    每支强队的心里都有一座旗鼓相当的断背山,阿根廷的那座在巴西。1995年美洲杯,巴西人用手球扳平比分倒也罢了,最后靠点球淘汰阿根廷也无所谓,队长邓加(现在的巴西教头)万恶呵:“就是手球,怎么了?不服可以再踢一场。”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对于阿根廷人来说,击败傲慢的桑巴军团比夺冠更重要,被击败怎么办?我们在回忆,记得那是一个夏季: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阿根廷对阵巴西,足球史上以弱胜强最经典的战例,将足球美妙而残酷的魅力展现无遗:良辰美景奈何天,拔剑四顾心茫然。
    
    有时,煮熟的鸭子飞掉了,不一定是你无能,而是鸭子相当沉着。桑巴舞团冠绝天下的攻击组合压得阿根廷人喘不过气,皮球打得阿根廷的球门柱和横梁叮当作响。马拉多纳非凡的洞察力和耐心发挥到了极限,终于抓住全场唯一的一次机会,把球塞进空档,一直都在前边干着急的卡尼吉亚(百米速度10秒23),这个把速度结合技术的踢法推向华丽巅峰的风火轮岂能辜负球王的美意,晃倒门将后一剑穿心。桑巴球迷“泪飞顿作倾盆雨”,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全场优势占尽,打得阿根廷都过不了半场,这样的比赛也能输得掉?还有天理吗?!
    
    为了让巴西人的悲愤来得更猛烈一些,让所谓的世仇燃起熊熊烈火,2004年12月,马拉多纳在电视节目里悍然将憋了14年的心里话掏了出来:在那场令巴西人痛苦痛悲痛麻木了的比赛中,巴西后卫布兰科接过阿根廷人下了蒙汗药的一瓶水,提起这个,老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身肥肉乱抖:“喝完之后,布兰科就懵得像个傻子,球都踢不着了。”阿根廷当时的主教练比拉尔多也实话实说:“我不能说没发生过这件事。”
    
    已经发生的一切造就了这个世界,经验告诉我们,几家欢乐几家愁,人性的高贵和残酷都难以改变,绿荫场上的快乐只能建立在对手的痛苦之上。呈现焦灼、顽强、拼搏、嚣张、渴望、狂喜、悲痛、幸灾乐祸等强烈情感和负面情绪,上演苦肉计、偷袭、轰炸(头球)、强攻、混凝土式防守,没有硝烟的足球取代战争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方式。
    
    令人沉迷的足球,给无数青年带去改变命运的希望、导演了无数的悲喜剧:父子为足球反目只是小菜一碟,1930年首界世界杯决赛,阿根廷败给东道主乌拉圭,竟恼羞成怒,与乌拉圭足协断交;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爆发足球战争,敝帚自珍,连十几架喷洒农药的农用飞机都派上了用场;尼日利亚血腥的“比夫拉内战”为足球停火48小时,科特迪瓦的内战奇迹般地因足球结束。上界世界杯,以色列免费向巴勒斯坦提供直播信号,哈马斯与法塔赫停火1个月。南非世界杯即将拉开战幕,以色列会不会如法炮制,给紧张的以巴局势降降温?
    
    “蹴踘屡过飞鸟上,秋千竞出垂杨里。”把酒看球,人生一快。如果马大帅把梅西的特点充分发挥出来,即便最终无法杀入决赛,也能走得更远一些:无论遭遇英格兰,还是撞上邓加的巴西,抑或是如日中天的西班牙,南非的这个夏天,都拥有阿根廷足球的华美与彪悍,尽情挥洒生命的激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掀起你的罩袍来/西风独自凉
  • 老愤青的奋斗/西风独自凉
  • 你希望未来的中国/西风独自凉
  • 人种无优劣,文明有高下/西风独自凉
  • 2x10年:我希望的中国/西风独自凉
  • 换偶有罪,换馒头呢?/西风独自凉
  • 告别斯拉夫女人/西风独自凉
  • 富士康员工跳楼:心理专家在为谁说话?/西风独自凉
  • 袁腾飞,你知错吗?/西风独自凉
  • 新《三国》:英雄不问出处/西风独自凉
  • “原子弹是上苍赐给日本的礼物”/西风独自凉
  • 美国警察也是人/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西风独自凉
  • 裂缝/西西风独自凉
  • 最后的舞者/西风独自凉
  • “被民主”的悲剧/西风独自凉
  • 王彬彬的断背山海拔4千米/西风独自凉
  • 韩国式拆迁/西风独自凉
  • 猎户座指引的不归路/西风独自凉
  • “哈尔滨6名警察打死人事件”全程解析/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