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5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博讯 boxun.com)


施化:

    温哥华一叙,恍如昨日,不由已经三个年头过去了。
    
    这三个年头,国家和世界都在剧变,中国从一付对美国毕恭毕敬的样子成了一个财大气粗的暴发户,美国则从一付世界霸主的样子,变得窘迫毕露,力不从心了。
    
    个人情况也变化很大,家庭除外,思想也变了一个人。
    
    三年前,我退休的那个时候, 自己俨然将自己定位于民运立场,坚定不移地反对共产党, 到今天失去了中心,决计写“ 寻找新的精神家园”,其中走过的千山万水,恩恩怨怨,已经足够写一本小说了。
    
    时至今天我已经看不出共产党和民运分子,有什么根本区别,或许只是地位和处境不同而已。严格说,他们都是中国人,将他们调换个位置,做的事也就彼此彼此。
    
    至于法律和民主,甚至宗教,也只是不同的彩票而已。到中国人那里,会有不同的玩法,玩到后来也就变成与共产党专制差不多的东西。
    
    例如法律,它离不开证人,如果每一个上庭的证人都是根据怎样说对自己有好处来说话,或者跟谁的关系更近来说话,那么法律再好,有什么用处?所以在中国现有的民族道德状况下,要将一件事情搞清楚是断无可能的。女师大校长的死就是一个例子。而且我觉得如果现在将此案交给中国或者美国的法庭结果都差不多,因为对于一个不诚实成了主流的民族,法律是无能为力的。
    
    需要找一个新的思想基点,这可以说是第三条道路,也可以说一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新活法。中国的路远远远于政治和制度的问题。
    
    正在写“在暴风雨的夜里”(有些章节已经在网上批露了),算是我还上一代中国人的债。现在正写到关键的几个章节,完了后,怎么办,尚不知道。国内无关系绝对出版不了,试了一个有名的出版编辑,她说她知道的现在发生的苦故事,比毛泽东时候更苦,比我写的也苦(她理解成我在写诉苦会)。到民运中去出更无可能,僧多粥少,更打破头。到了一个文化也变成沽名钓誉,人际关系和个人利益的天平时,中国的路已经不是现在在哪里? 而是将来在哪里呢? 因为标志着一个民族的将来的文化也变成商品和阿谀的工具了。
    
    但是,路愈窄,就更需要人去走。因为那些拥共反共路,已经有足够的人去走了,那些有利益的位置已经有足够人盘踞了,那些能够出版的书已经有足够的人写了,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新的道路,要站立的新位置,要写的新的书,我们的思想只能从那个被挤压得非常狭窄的空间中去找一条路。
    
    
    格丘山
    
    
    
    附:施化 第三条路
    
    
    有这个想法已经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机会写出来。有一年秋天,格丘山和我在温哥华一家麦当劳喝咖啡,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脱口说出“第三条路”,却都没有继续发挥。直到最近,在枫下时政论坛遇到几个朋友,向我质疑说“没有第三条路”,才使我铁下心来,不论好赖,先将不成熟的想法写下,任人评说。反正我一不怕丢饭碗,二不怕丢名气,别的就更没有什么可怕的。
    
         
    第三条路不是什么怪物,就是中间道路。对一个政权来说,支持是第一条路,反对是第二条路,剩下的就是第三条路。中间道路不等于不表态,无作为。第三条路应该有非常鲜明的立场:该支持的支持,该反对的反对。也有积极的行动,只要不超出法律许可范围的事,都可以做。出于谁的利益呢?当然既不是走第一条路者的利益,也不是走第二条路者的利益,而是为了中间最大多数人自己的利益。当中间沉默的大多数开始说“我可以和你合作,但前提是尊重我的意志,否则,恕不服从”,这时候,第三条路就豁然打开。
        
    
    当然,这里很重要的一条,是意识到自己有利益。而不像某些极权国家的国民,被意识形态弄糊涂了,以为自己是没有利益的,所有利益都被都被组织政党国家代表了,依附投靠权势才是自己的利益。可惜这种利益是靠不住的。香港台湾的不止一个富豪在大陆混,都吃过苦头。大陆的工人过去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利益,依赖国家依赖惯了,以为只要国家富强,我就有利益。哪知道国家越富自己越穷,这才意识到必须为自己的利益做点什么,所以开始闹工潮。罢工争取权益,正是我以为的典型的第三条路。
    
        
    鲁迅说过,其实地上本来是没有路的,人走多了,就成了路。第三条路也是这样,之所以现在还看不到,不是因为没有路,只因为走的人太少。历史上人们走的最多的是两条路:要么当顺民(如果不是当奴才),要么造反。也有不少既不想当顺民又不想造反的,但最终的下场,不是当了顺民就是造了反——在中间呆不住。
    
        
    《水浒》中的林教头,就是一例。本来,禁军教头林冲,是个很体面的体制内人士,典型的顺民,武艺超群,家庭和睦。不幸被高衙内看上了自己的媳妇,中圈套误入白虎堂。受冤屈落入大牢之初,他也并没有想到要造反。假设有一定条件,出狱以后参加维权运动,讨还清白,也就是走第三条路了。可是高衙内还不罢手,非要买通凶手结束了他的性命不可。结果“逼上梁山”,林教头不得不走了造反的第二条路。或许最终受招安归顺朝廷,那还是回到第一条路,没有走第三条路。在政治高压之下,无法坚持中间道路,只能选择归附朝廷或逼上梁山,这是中国至今没什么人在走第三条路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第三条路对谁都没有害,相反还有益。不要以为,作为高高在上的权贵阶层,作了一些让步就是吃亏。实际上,放出部分利益,反而让你现在已经得到的保持得更长久。这不是哄人。美国的汽车大亨福特,很早就意识到,如果不提高本厂职工的消费能力,生产出来的汽车少有人买,最终还是自己吃亏。一个政党想要留名青史,最好的办法是和不同政见者共存。你把所有人都逼进敌人的死角,你自己就成了公敌。让给别人一些权力,不会让自己的权力丢光。寸步不让,不见得就守得住。中共在六四中寸步不让,也只承认能“保持二十年”权力。二十年以后怎么办?再来一次六四镇压?怕是已经不敢了。
       
    
    如果社会中有一大批理性清醒的人,知道所有人都有自己固有的长远的利益,这些利益不能靠依附别人来换取,因为换取的利益短暂靠不住,他们就能做一些事情,把第三条路走出来。他们会用严酷现实来说服和打动某些头脑愚顽的人,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不要继续做蠢事,把政治高度地垄断到自家口袋里。假如走第三条路的人多了,并见了成效,对走第二条路的人也有好处。至少能说明,除了第二条路以外,还有路可走,不一定要牺牲自己和敌人同归于尽。但当权者如果还是不准人们走第三条路,明摆着就是想要和别人同归于尽了。
    
       
    2010-6-10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10/6/1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
  • 格丘山: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图)
  • 格丘山: 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图)
  •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时代弄潮儿陆福成(图)
  •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 结束篇---从农场回家 (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格丘山:牛乐吼回来了,我一直装看不到
  • 格丘山:愚蠢不堪的辩论和积阴德的辩论
  • 格丘山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 格丘山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图)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 格丘山: 纪念赵紫阳离世五周年(图)
  • 格丘山:"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 格丘山: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图)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