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非正常时代”的浩劫苦难/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30日 转载)
     齐家贞文友从墨尔本带着她新出版的纪实小说《红狗》来悉尼,由赞助她的澳洲“南溟出版基金会”主席萧虹博士主持,本地两家华文作家协会协同,举行发布暨讨论会。记得对上一次是2001年8月间,她带来她的第一部纪实小说《自由神的眼泪 — 父女两代囚徒的真实故事》,由已故辛宪锡教授安排,邀约与悉尼一些文友举行雅集座谈,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一本读之令人感动和震撼人心的作品,虽然她间或也用幽默和带点诙谐的笔法来描写,字里行间却是渗透着斑斑的血与泪。她和父亲齐尊周都曾被投入监狱及劳改受尽折磨,母亲和年幼的四个弟弟一家人跟着遭殃。他们犯什么法,他们有什么罪?就因为她父亲在“历史上”集体加入过国民党,当过基层干部,在“旧社会”做过事,所以公安部门便把他列入敌伪“县团级”内控名单,受到株连的家属便成为“黑五类”,正式或非正式地公开剥夺他们的公民权利,然后对他们乘机找借口强加什么“罪名”,就可以“逮捕法办”,接着搞“逼供信”,罗织定罪。这是“毛共”时代,众所周知、司空见惯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伎俩。 在那本书里,齐家贞除了叙述他们父女的悲惨人生经历,也谈到了周围一些受到同样厄运难友的遭遇。其中有一位是她在就读的“重庆市第一中学”认识的越南归侨学生黄达成,因为有“海外关系”,一度去过澳门,1968年回重庆探望妻子儿女时,一天半夜在家中被光临包围的大批军警逮捕,指控他是“澳门特务”。这条硬汉虽几经肉体和精神的软硬兼施、残酷逼供,始终坚持拒绝承认;公安当局在“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情况下仍不放人。经过多方申诉营救,包括他的多位归侨同学赠送一辆旅行车给“重庆市华侨事务委员会”,请求出面协助,在监禁折磨13年以后,才不得不把他释放。后来,他带着全家移居香港。像黄达成这样所谓“冤、假、错案”的苦难遭遇,在我所知道的印尼归侨中不乏其例;有许多人甚至被迫害致死,是以有所共鸣,对其留下较深的印象。
    
     齐家贞的新书《红狗 — 一个被释女囚的真实故事》,我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上,看了廖天琪写的《浴火重生齐家贞 — 为〈红狗〉序》、蔡咏梅写的《她的生命之花永不凋谢 — 〈红狗〉序》,和李大立写的《非正常的国家,非正常的人民 — 读齐家贞〈红狗〉有感》、焦国标写的《齐家贞和她的新著〈红狗〉》等评介文章,还未来得及阅读全书。得到的初步印象,新著《红狗》对她曾经受过非人虐待,“因为没有死,只得活下去”的那个“非正常的国家”,又有触及本质的更加深刻的揭露。 (博讯 boxun.com)

    
     齐家贞自20岁时的1961年9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关押在“四川省第二监狱”接受“劳动改造”,直到十年后的1971年9月才获得释放。在《红狗》这本第二部自传里,主要记述的是她在获释后至1987年移民澳洲墨尔本之前,在漫长的16年里同样悲惨的人生历程:因为身上打下了“劳改”的烙印,必须承受常年被侮辱、被损害、被歧视的“非正常活着”。
    
     大陆的“中宣部”发明了一个“非正常死亡”的名词,来笼统形容“毛共”经过武装斗争夺取大陆政权,建国60多年来数以千万计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迫害致死的无辜平民,包括共产党自己的党员和各级干部。这一系列杀人的暴行固然称得上“罪大恶极”,但是,更加可怕的罪恶是把国家统治成“非正常国家”,使社会变成“非正常社会”,几乎所有人民都处于“非正常活着”的高压政治生态环境中。“天赋人权”被剥夺了,人性良心被扭曲了,人伦亲情被批判了,人际之间的关爱被抹杀了,教育灌输的就只有“党性”、“阶级性”和“斗争性”,人为地制造矛盾和散播仇恨。。 齐家贞首创“非正常活着”,来对比“非正常死亡”,犹如“暮鼓晨钟”敲醒了我们的反思和忏悔。“非正常活着”比“非正常死亡”,其实更加可怕和痛苦。回顾你我还在大陆的时候,难道不是都在“非正常活着”吗?所幸如今我们已经告别那个“非正常国家”,不必再继续“非正常活着”。只是还有那末一些已经身在海外民主自由国家的移民同胞,脑子里却念念不忘“非正常活着”的“意识形态”,所以对齐家贞的书,会有不同和反对的看法。这在诸如我国澳大利亚这样的“正常国家”,当然是可以包容的“正常现象”。
    
     争议的焦点在于,对于那个“非正常国家”的“非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活着”,给人民带来的种种苦难,要不要加以揭露,公诸于世,写进史册?有些人士乃至过去曾受害者持“忘掉论”,什么“反右派”啦、“文革”啦、“六四”啦,统统都要忘掉,认为那些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无谓重提,再揭“伤疤”,徒然让自己难过,对“党和国家”也没有好处。有些人士乃至过去并未受害者持“毋忘论”,认为过去每个受害人士的惨痛经历都有必要揭露留传,让子孙后代吸取教训,以利今后杜绝防止“非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活着”,拨乱反正,重新建设一个“正常的国家”。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齐家贞并不是为自己写书,而是为祖国和人民未来的美好福祉,满怀正义感和使命感,勇敢地奋笔疾书!值得赞扬,值得钦佩。
    
     (2010年6月19日 原载《澳洲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抗美援朝”回顾见闻点滴/淳于雁
  • 曾特首切莫“自取其辱”/淳于雁
  • 香港这一制究竟要不要— 从“警察行动”审视“一囯兩制” /淳于雁
  • 中、英两国“皇孙”对照录/淳于雁
  • 华人文明形象刻须改善—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二)/淳于雁
  • “二战”德国投降65周年偶感/淳于雁
  • 这应该说是一项“好举措” — 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一)/淳于雁
  • 萨马兰奇终于“万寿无疆”— 兼议其一生的正负两面评价/淳于雁
  • 奥巴马还是不宜吹捧得过早/淳于雁
  •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 害怕美国变成“世界第二”?--奥巴马也有“难念的经”(续编)/淳于雁
  • 奧巴馬也有“難念的經”/ 淳于雁
  • “愤青”一词的面面观/淳于雁
  • 印尼华人何须“救星”— “大规模悼念瓦希德”的商榷/淳于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