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见过赵岩之后,在美国纽约的某地铁站口与其分手,我一边目送他高大的背影远去,一边回想我们刚结束的谈话,然而,他忽又转身逆行。原来他走错了方向,不得不折回,一路重新开始,我再次与他握别,随后,思绪里牵出一个文章的题目:《中国走错了方向》,记者想帮助它,但我们已经无能为力!
     (博讯 boxun.com)

    昨天,拜读了赵岩的又一篇振聋发聩的力作,使蒙尘淡忘的主题重会脑际。他以记实思辨的笔触,揭开了一个利用改制之机,巧立名目,损公肥私,大肆蚕食国有资产的盗贼的丑恶嘴脸,他说, 在中国,一个国有企业家借改革改制之机,发了大财的人可谓是不少,少的几十万、几百万,多的千万或上亿的都有。但是,成几何级数魔幻增值的,在中国可能没人能超过集董事长、总裁、总工程师于一身的福建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陈某河。接着,赵岩以铁的事实,告诉读者:改制之前,陈某河系福建省龙岩市上杭金矿的矿长,公司改制后保留了公司原有一定的国资股,吸收社会上的资金,2004年在香港上市。紫金上市后陈某河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拥有近140亿元的富翁。实际上,在我看来,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不仅仅在于有了陈某河这样的暴发户,而且在于:当记者一身正气,冒着风险揭露他侵吞国有资产的罪行之后,往往受伤的不是陈某河之流,而是遭到打击报复的良心记者!近几年类似的新闻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究其社会原因,这里最根本的困惑是,我们的许多企业是有名无实的所谓国有制企业,实际上是法人代表一人独有,因为法人是国资委任命的干部,只对上级负责,而上级的领导干部由人的本性所决定,由体制所纵容,无一不见钱眼开,大肆敛财,尔后走马灯般地轮换,不论谁接手,都和企业法人同流合污,所以,前几年的改制上市,均是贪官和老板互相勾结的良机,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边疆,均诞生了一大批千万富豪,亿万富豪!这些人一夜暴富的程度和富可敌国的气势难以想象,他们发家的历史,带着老百姓的血和泪,浓缩在赵岩的笔下,它使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官商一体化的极大危害!这也正是目前广大工人陷入绝对贫困化的主要原因!
    
    对此,中国记者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赵岩的新闻报道里已有清晰的描述,一种人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宁可失去饭碗,也要勇敢地披露真相;一种人是像《中国改革报》驻福建记者站巴某之流那样,被金钱所轻易打倒,卖身投靠权贵资本家,用沉默或假象欺骗老百姓!这实际上是生死攸关的抉择。因为一旦被共产党剔出了体制,记者再也别想过上安稳富足的日子了!既使流亡到了海外,也会被那些占据媒体的假民运份子和中共特务所困扰,同样生活艰难!赵岩就选择了这样一条危险的有去无回的道路!我知道,以前作为海外媒体驻京办的特别助理,他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如果他像巴某等人看齐,几年下来就会发家致富,说不定还可以背靠陈某河,混个兼职的助手,但赵岩义无返顾地走上了维权人士和“扒粪记者”相结合的人生险途,不能不令人敬佩!
    
    不过,从其文章看出,赵岩和我一样,似乎还对中共高层抱有某种幻想,仿佛要通过这些记实性的报道引起领导的注意,如同黑龙江省的刘杰案一样,但愿能牵动胡温关注的目光。但我认为,中国已是积重难返,已经彻底地走错了发展方向,邓小平的“猫论”使社会变成了动物园,关在笼子里的陷入绝对贫困化的普罗大众,与坐在外面观赏他们的陈某河之流,不仅有天壤之别,而且,都相信丛林法则!
    
    那麽,面对中国不归的身影,记者无能为力,律师能力挽狂澜吗?赵岩说,2008年,紫金矿业在沪市上市前一周,大陆著名的人权律师,宪政学者李柏光博士,实名向中国证监会举报紫金矿业“资本黑洞”和陈某河侵吞国有资产等犯罪事实,其官员既不给李柏光答复,也不调查紫金矿业的违规违法事实,反倒多次派福建省公安厅和其它的政法部门,到北京对李柏光进行恐吓,还以“敲诈”的名义多次传唤他,甚至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警告李柏光博士,不要插手紫金矿业爆出的严重污染问题。这充分说明了坚守社会良知的最后两道防线已经全部崩溃!
    
    人们常说,新闻记者是第四种权力,但是,没有独立的司法保障,没有宪法法院,中国良心记者的力量只能是微弱的,命运只能是悲惨的,正如以上提到的,早在2002年至2003年,紫金矿业的首次严重污染汀江,致使附近村落108人因癌症死亡,那时,赵岩就把《中国改革报》领导温某军扣发的文章《紫金矿业污染导致超百人致癌死亡》转给了中央电视台经济部记者寿某蓓等中央的多家报纸,但没有完善的政治体制,它起不了任何作用!于是,陈某河为首的利益集团上下其手,把它扼杀在摇篮之中。
    
    试想,如果不是荆某生那样的腐败官员,在福建省帮助陈某河这类“江洋大盗”打压或收买新闻界的记者,也许,福建省有关方面会在新闻界的舆论监督中,对紫金矿业的腐败之事进行调查处理,也许今天的汀江严重污染的悲剧就不会再次发生。然而,中国走错了方向,并且已经无法挽回!任何一个暴发户由本性所决定,都不可能拿出钱来做善事和帮助穷人,因为他们是共产党精心培养的权贵资本家,他们相信目前的一党执政能够存在一万年,所以他们继续贿赂官员,继续花天酒地,继续做伤天害理的事,汀江污染就是一例!
    今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07时03分报道,昨天(12日)下午,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据初步统计,汀江流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据了解,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9天前,即7月3日。而这个灾难的罪魁祸首即是赵岩笔下的人渣!
    
    据报道,紫金矿业是国内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有中国第一大金矿之称,位列全球500强。2003年12月成功登陆香港股票市场,2008年4月回归A股,成为A股市场首家以0.1元面值发行股票的企业。昨天,在A股、H股上市的该公司突然停牌一天,我想,可能与上述污染事件有关吧,既然如此,胡温或许真能读到赵岩的文字,但我还是认为,一个人走错了方向,关系不大,一个国家走错了方向,而且,充满自信,将是十分危险的!当越来越多的穷人忍无可忍,把地区性分散的维权抗争连成一片,如同山火冲进了森林,被焚毁的不是陈某河之类的商人和贪官,还有何人?到了那时,花花绿绿的炒票只能助燃吧!赵岩,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天,因为中国若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它的崩溃会在一瞬间!
    
    2010年7月15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姜维平
  •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姜维平
  •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姜维平
  •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姜维平
  •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姜维平
  • 韩战,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姜维平(图)
  • 下跪犯法,胡锦涛听到了吗?/姜维平
  •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姜维平
  •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姜维平
  •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麽?/姜维平
  •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姜维平
  •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姜维平
  •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姜维平
  •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姜维平
  •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姜维平
  • 下跪求见不如举手罢免/姜维平
  •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姜维平
  •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姜维平
  •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姜维平
  • 陈建平去职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二/姜维平(图)
  • 《重庆晚报》暗斗薄熙来/姜维平
  • 关齐云失踪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姜维平
  • 姜维平:江泽民与薄一波的交易 (图)
  • 薄熙来和张春江是一根草上的蚂蚱吗/姜维平
  • 王珉重拳出击,薄熙来危在旦夕/姜维平
  • “割喉”触目惊心 中国记者何去何从?/姜维平
  • 《薄熙来其人》/姜维平
  •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姜维平
  • 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姜维平
  • 薄熙来攀比习近平/姜维平
  • 江泽民大连之行丑闻追记/姜维平
  • 薄熙来的性丑闻/姜维平
  • 温家宝赴吉林救急 省长韩长赋将被免职/姜维平
  • 李克强离开重庆,薄熙来坐在火山口上/姜维平
  • 陈正高被查传言不确,但辽宁官场不稳属实/姜维平
  • 薄熙来当政十大怪:嫖客当上了公安局长/姜维平
  • 姜维平有关自己中国记者生涯的新文章
  • 姜维平:六四使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暴力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