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展江:记者在中国是高危职业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2日 转载)
     自7月28日各媒体报道《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被浙江警方网上通缉(实为发出刑事拘留决定)以来,短短四五天中关于记者被打、被抓、被喝止、被威胁的新闻多得有点反常,较新的一个事件是相声名角郭德纲手下人8月1日殴打北京电视台记者。在7月28-30日的前三天内,就有三家财经媒体因记者采访而生出是非,有人因此称之为中国的“记者劫”,以至于一种说法再度流行起来,即记者是危险职业,甚至是高危职业。
    
     说记者是高危职业,此言差矣 (博讯 boxun.com)

    
     一个门户网站做了一个专题策划,名叫《记者缘何成为高危职业》,专题的开篇语是:“记者,一个被人们誉为‘无冕之王’的职业,充满了光荣与梦想。他们记录现实,书写历史,用手中笔杆为大众揭开社会一层层黑纱。在这些光环背后,记者职业也是一个‘哪里有风险,哪里就有我’的高危职业,然而,现实却使他们常常陷于尴尬。在非军事职业中,除了矿工最危险的就是记者……”
    
     笔者自然体察到新闻媒体所承载的社会期待和某种爱戴,打内心里感到从事舆论监督的媒体和记者受到舆论的力挺是社会的文明表现和当下的一个进步。但是,如果就人身安全而言,说记者是高危职业,此言差矣。不久前一个关注新闻工作者的外国来宾问我这方面的情形,我说我作为一个前记者和媒体研究者,希望国际上了解,中国记者人身安全状况相当好,至少至今为止的十多年间中,我所听闻的记者因职务行为所导致的绑架、重伤、暗杀致死事件一宗也没有。
    
     我这样说,心里的参照系有三个,一是中国的其他职业群体,二是中国知名调查记者王克勤的个人职业生涯,三是世界上的一些同样进入社会转型期国家的记者。以同期的《新京报》为对象,我们可以看到,7月28日以来,除了军人和矿工以外其他职业群体的死亡数字(尽管这种统计不尽科学):28日,南京化工企业爆炸,至少有几名工人身亡。29日,北京一电信工人下井中毒死亡。29日,纸老虎集团董事长胡忠在北京被扎身亡。30日,长沙一税务大楼被引爆致4名税务人员死亡。31日,山西翼城县矿工宿舍爆炸17人亡。8月1日,北京一工人施工时触电身亡;山东即墨市以职工宿舍被纵火致5名工人死亡。7月31日到8 月1日,山东济南有8名环卫工、农民工、其他户外劳动者热死。
    
     这样一对比,多名记者虽然也遭遇险阻和殴打,但是一比较就不难看出还算是轻度和幸运的。而且我相信,有关媒体和记者被社会势力打压的新闻基本上是有闻必录,上述对其他职业群体伤亡情况的报道却一定是不完全的。《新京报》好报道,8月2日,北京一交警被无牌车拖行400米受伤,这样的危险和后果也不是记者常遇到的。
    
     新世纪以来,我所知道的媒体业者被打死事件仅为一宗。当时国内外普遍误认为该人是因公殉职。王克勤等记者的调查表明,该人进入《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才半个月左右,是典型的打着记者名号去索取企业钱财的案例,结果不幸被施暴致死。我们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因职务行为被打成重伤的案例(前几年南方有一记者被剁指,实为个人原因所致)。至于记者受到地方势力打击报复被捕、被判刑的倒是有几宗,包括《南方都市报》在揭露孙志刚事件内幕后被抓的三名高管(其中二人被判刑),以及在揭露运城水利工程弊案后被判处12年监禁的山西记者高勤荣。
    
     再以知名调查记者王克勤为例,他的近十年职业生涯历经艰险。据我所知,他的最危险的经历是在十年前揭露兰州假股市将许多股民骗得倾家荡产的时候,有人声称出500万元买他的人头,因此成为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近年来他又从事了包括出租车业黑幕、河北邢台艾滋病和定州血案、四川地震后灾民状况、湖北巴东邓玉娇事件、山西疫苗乱象等重大事件采访调查,至今可谓毫发未损。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在山东临沂被身份不明者打了两拳两脚。
    
     再与转型国家同行相比较。在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欧洲国家俄罗斯、拉美国家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以及亚洲国家菲律宾等地,记者才是危险职业,媒体从业者绑架、重伤、暗杀几乎是家常便饭。从1997-2005年,拉美共有106名媒体人殉职,其中高居榜首的哥伦比亚为60人。2000年以来,墨西哥已有 60多名媒体人被杀害,年均6人以上;墨西哥现已取代哥伦比亚而成为记者的“坟墓”。2009年11月23日,百余人在菲律宾南部马京达瑙省劫持大批政界人士和记者,46人遇害,其中因多名记者被杀而成为史上记者伤亡最多的惨剧之一。
    
     在我们的邻邦俄罗斯,1992-2006年有63名媒体人死亡:叶利钦时代(1992-1999)为41人(其中21人死于战地采访),普京时代前 6年(2000-2006)22人。要命的是,2000年以来俄罗斯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却有多名非常有声望的媒体人被暗杀或死因可疑,而且官方永不破案或偶尔编造案情。他们中包括国家杜马议员兼记者、知名记者和私营媒体巨头、“最佳电视记者”、美国籍知名外国杂志俄文版主编,以及享誉世界的女作家兼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她在自家门口电梯中遇害后被国家新闻学会追授为第51位世界新闻自由英雄。而王克勤则因为他的知名度,在各地采访中虽有障碍,人身安全反而受到保护。
    
     中国记者的职业风险表现
    
     当然,我并不是说中国记者不存在职业风险。恰恰相反,除了人身安全,中国记者所遭遇的职业困境并不比任何国家少,甚至更多。它们主要表现为各种不良政商利益集团对媒体的拉拢腐蚀和威胁打压,以及媒体内部的腐败—包括政治腐败的两种类型即勾结型腐败和勒索性腐败,而且越演越烈,花样翻新。
    
     新闻媒体和记者在中国社会转型期是一个特殊行业和职业,既受体制的管辖(为党政机关的下属单位),又得到社会大众的期许(传播新闻信息和开展舆论监督),还囿于市场法则的制约(靠发行、广告等收入谋生)。社会腐败加剧了媒体腐败,从“红包”、车马费到和媒体自列的广告客户保护名单,再到“有偿不闻” 的“封口费”和打着记者与媒体的名义操作的敲诈勒索甚至充当黑吃黑的文字打手,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媒体的腐败为全球第一。
    
     因此对于记者这个被视为“良心职业”的工作来说,经常意味着两种可能:坚持职业操守和不要底线、寡廉鲜耻,出卖媒体公信力去寻租和被收买,在社会普遍的物欲和生存压力下捞取非正当利益,通过这个一度貌似崇高的职业去迅速致富。前者是艰辛而需要智慧的,但是要克服各种从采访、报道到发稿的各种阻碍和薪酬低下的惆怅才能获得职业光荣,而后者才是记者这个职业的真正危险所在。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岳散人:记者的伦理与相声演员的拳头
  • 记者记录父母住宅被拆迁 曾将暗访技巧传授父亲
  • 支持记者以维护民权/冯广宁
  • 刘昌海:不是每个记者都能够像仇子明一样及时躲避
  • 刘逸明: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 刘逸明: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 柴静:记者应该说什么
  • 刘逸明: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图)
  • 记者玉树经历:我指甲盖嘴唇都是紫的/赵普
  •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姜维平(图)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真相盐泽一家化工厂环境污染为何被外国记者发现?
  • 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案的再思考/姜维平
  • 昆明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记者通报会有这样开法吗?
  • 富贵央视女记者非亚街头卖报/刘士功
  • 吴祚来:县委书记为什么频发短信给记者?
  • 原新疆经济报资深记者海莱特.尼亚孜,我等你请我吃饭!/苏禅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十六:保护记者记协有责;法院枉法人大该问
  • 省长给“被误会”的女记者道个歉咋就那么难?
  • 江西人事局长雇凶伤害案开审 媒体记者旁听遭拒
  • 新华社一批记者举报万武义不择手段敛钱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七期)
  • 释放新疆记者 尊重言论自由
  • 走上「犯罪道路」的记者
  • 河南刘玉瑾举报河南法制报记者陈建章诈骗(图)
  • 20万记者投保“受歧视” 战地记者或被拒保
  • 两记者吉林采访洪灾被扣留 警方删除录音照片
  • 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越方涉西沙言论答记者问
  • 两名记者在吉林采访洪灾被扣 警方删除录音照片
  • 苹果日报:记者屡受袭投诉无门
  • 就马永田案博讯记者专访长春市政府外办陈坚处长/王宁
  • 博讯原记者孙海洋劳教获释,沈阳公安诬陷“私藏毒品”
  • 央视记者救人被撞身亡案:司机和车主各被判5年 (图)
  • 郭德纲被揭霸占公地, 弟子打记者至脑震荡(图)
  • 记者甘肃调查黑砖窑 老板开挖掘机疯狂追杀
  • 七天发生三起冲击财经记者事件 官方表态
  • 许霆今晨高调回家大批媒体记者随行(图)
  • 新闻出版总署:支持记者合法的舆论监督
  • 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有罪 维族记者被判15年(图)
  • 儿童节,揭黑记者被判有罪/周泽
  • 重庆记者被开是因为报道失实吗/刘福利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新华社记者张涛: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
  • 干部上班打麻将记者拍照遭殴打(图)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