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0年8月5日,纽约,犹太教人士集会支持在世贸遗址附近兴建清真寺!
     (博讯 boxun.com)

    表面上看,这是反常的,而且非常怪异——犹太人和伊斯兰国家的矛盾、冲突、敌意,要远远地大于美国和伊斯兰国家的矛盾、冲突、敌意,当然更要大于和其他基督教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矛盾、冲突、敌意……那么问题来了:犹太人在纽约集会支持世贸遗址附近兴建清真寺这一极具争议性的、甚至可以说是具有潜在爆炸性的动作,难道仅仅是为了“宗教多元化”这么一个抽象的论题吗?
    
    精明的犹太人,会为了抽象的正义问题去损害自己的安全利益吗?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一个抽象的正义,而是一个极为精明的策略:犹太教正在想方设法,帮助人们回忆九年前的“世贸大楼惨剧”,并在美国撤出伊拉克的前夕,帮助人们重温九年前的激情——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正如莎莉这位在“9·11”中失去儿子的母亲所说的:这完全无关种族主义,仅仅是感情问题。每一次经过世贸遗址“都感觉像经历地狱和死亡,更不用说要在那里看到一座清真寺”。
    
    7月13日,纽约地标保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莎莉举着儿子的照片发言。莎莉的儿子在“9·11”袭击中丧生,她告诉记者,在世贸旁建清真寺“让人们的旧伤更痛”。
    
    8月3日,纽约市城市地标保护委员会全票通过一项决定,同意拆除纽约世贸遗址附近一幢拥有百年历史的楼房,并在此新修建伊斯兰文化中心和清真寺。这代表犹太人彭博控制纽约的市政府最终为这座清真寺的修建放行,而且是在纽约这个“全世界犹太人最多的城市”里。尽管,这个计划激起了美国社会各方的争议和激情,但是依然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有力地带推向前去。
    
    8月3日,在距离世贸遗址不远的一座会堂,约100位各界民众来旁听地标保护委员会的决议。当委员会宣布不会授予一座建于1858年的建筑地标身份时,有人鼓掌欢迎,也有人流泪叹息。
    
    没有得到地标身份,意味着这栋建筑得不到保护,意味着它的所有者将把它拆掉,兴建一座13层的伊斯兰文化中心,其中包括一座清真寺。这栋建筑就在世贸遗址的北侧,相隔只有两个街区。
    
    这座仍在筹划中的伊斯兰文化中心项目暂被命名为“公园51”计划,项目的筹办人之一黛西·罕也来到听证会现场。对许多美国民众而言,世贸遗址旁建清真寺意味着撕开久未愈合的伤口,但在黛西和清真寺的支持者看来,这个项目可以治疗伤痛。“我们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她说:“我们希望修复穆斯林群体和美国主流社会的隔阂,开始疗伤的过程。”
    
    黛西对地标保护委员会的决定表示赞许,但也不感到意外,因为伊斯兰文化中心的建设已经得到了各方支持,包括“支持和平未来的9·11家庭”、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纽约多种信仰中心和另外几家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
    
    “所有宗教共同的价值观将成为我们中心的基石,它将提供各宗教交流合作的环境。”黛西透露,这座总耗资1亿美元的伊斯兰文化中心里,包括可以包容多种宗教的礼拜堂和穆斯林婚礼大厅。此外还将配备健身房、游泳池、剧场、展览场所、餐厅等。来到这里的人们能品尝到穆斯林美食。“当一个宗教的美食被接受时,这个宗教也会为人民接受。”
    
    黛西强调,该中心的董事会成员会有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中心建成后,会定期举行讲座和课程,讨论如何让穆斯林远离极端主义。还有,中心将为“9·11”遇难者修建一座纪念碑。黛西希望消除隔阂,但在听证会的现场,这样的隔阂显而易见。距离黛西几步开外的座位上,一位妇女高举着抗议标语牌,上面写着:“伊斯兰在他们征服的地方建造清真寺。”
    
    这位妇女名叫莎莉·雷杰哈德,作为“9·11”遇难者家属代表她获准上台发言。她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年轻消防员是她的儿子克里斯蒂安。照片拍摄于2001年8月,当时28岁的克里斯蒂安刚从消防学院毕业,并如愿加入纽约消防局,这令母亲和全家人感到骄傲。仅仅一个月后,纽约世贸中心遇袭,还在试用期的克里斯蒂安和战友们一同冲入冒着滚滚浓烟的双子塔救人,再也没有出来。
    
    “从那以后,我们的生活完全被摧毁了。”莎莉在接受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说。但是莎莉没有被击垮。她加入了“9·11”遇难者家属指导委员会,成为遇难者家属代言人之一。她要求政府彻查世贸双子塔倒塌的真相,她发起“摩天大楼安全运动”,呼吁加强对高楼防灾措施。
    
    “克里斯蒂安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5年,赢得了12枚勋章。他喜欢写作、绘画、攀岩,他的智商有146,他还喜欢环保和人道事业……”谈起自己的儿子,莎莉有无限美好的回忆,尽管那场灾难已过去9年,她仍认为在世贸遗址附近建清真寺的行为会伤害大多数遇难者的家人,“这会让人们的旧伤更痛。”莎莉称,她多次恳求市政府将那栋可能被拆除的建筑列为地标,但结果令人失望。因此今年的“9·11”九周年纪念活动结束后,她和另外一些家属将举行一个大型示威游行,反对清真寺的破土动工。
    
    对于“反对者是对穆斯林的种族歧视”的说法,莎莉称:“这完全无关种族主义,仅仅是感情问题。”莎莉目前仍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她说,每一次经过世贸遗址“都感觉像经历地狱和死亡,更不用说要在那里看到一座清真寺。”
    
    除了一些“9·11”遇难者家属,反对在世贸遗址附近兴建清真寺的还有部分美国“右翼人士”,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保守派阵营的前阿拉斯加州州长、副总统候选人莎拉·佩林。
    
    佩林此前发表多篇微博,称这座清真寺无异于向“9·11”遇难者家属“心上刺了一刀”。前众议院议长、保守派巨头金里奇则将修建计划视为公开的“侮辱”,纽约市前市长鲁迪·朱利安尼也称其为“亵渎”。
    
    7月30日,美国著名犹太组织“反诽谤同盟”出人意料地加入这场论战,明确反对建造这座清真寺。
    
    “反诽谤同盟”一直致力于和仇恨、歧视犹太人的行为作斗争,在美国社会影响力很大。而此次他们主动反对修建清真寺,令很多媒体感到不解。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同盟的负责人亚伯拉罕·福克斯曼坦言,这种做法或许和“反诽谤同盟”反对歧视的主张向左,但他补充说,那些遇难者家属也会有“不理性的感受”。
    
    而对于伊斯兰文化中心承诺修建9·11遇难者纪念碑、包容多种宗教的礼拜堂的做法,福克斯曼并不领情。他指出,“如果你想为我们疗伤,请不要在我们的墓地里这么做。我们和很多遇难者家属一样,不是要求别建清真寺,而是说不要建在这儿!”显然,在世贸遗址附近设立清真寺,可能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
    
    除了伤害遇难者家庭的感情,修建清真寺计划还被发现“资金来源问题”。来自保守阵营的反对者发现,“公园51”项目的官方网站上只提供了一个网上支付账户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并不要求捐赠者提供其他信息。
    
    前纽约州州长乔治·帕塔基暗示,清真寺的捐款有可能来自恐怖组织:“他们是否来自支持恐怖分子的人?"9·11"并非偶然事件,我们有权知道资金从哪儿来。”
    
    黛西回应质疑时表示,虽然已有不少人表达了捐款的意向,但目前还没有为清真寺筹集一分钱。她也不排除接受国外捐款,但项目在接受资金时将和司法部门紧密合作,划清和极端组织的界限。这也是要在董事会中纳入其他宗教成员的原因。
    
    另一项攻击是针对黛西的丈夫费赛尔·阿卜杜·劳夫。他是纽约穆斯林社区一位颇有声望的领导者,也将成为新建清真寺的教长。“9·11”后劳夫曾对媒体说:“我不会说美国受到恐怖袭击是罪有应得,但美国政府的政策是这些罪行的共犯之一。”当媒体问他是否赞同美国政府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的立场时,劳夫也拒绝下定论。这些都成为保守派政客攻击他的把柄,甚至还有人称劳夫与恐怖组织有联系。
    
    黛西为其丈夫辩护称:“劳夫谴责所有形式的恐怖主义。”她和丈夫相信,清真寺有权存在于世贸大楼的遗址附近,它也将成为改善穆斯林和其他群体关系的核心纽带。
    
    毫不奇怪,犹太人主导的“反诽谤同盟”加入这场论战后,不仅没有得到主流舆论的同情,反而遭到强烈批评。2008年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称“反诽谤同盟”的声明“令人震惊,羞耻,很愚蠢”。他可能已经发现:这与身为犹太人的纽约市市长彭博和一批犹太人领袖公开表示支持清真寺的建设,表面上对立,实际上正在撕开911的伤口。而保罗·克鲁格曼本人也是一个犹太人,他比许多人都更加了解犹太人。也许是意识到舆论上处于下风,地标保护委员会8月3日宣布不干涉清真寺建造的决定后,“反诽谤同盟”表示将不再参与争论。
    
    但席卷全美国的风暴已经被他们成功地激发起来了,不太可能就此平息了。
    
    一个名叫“美国法律和公正中心”的保守组织一纸诉状将纽约市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地标保护委员会未依照程序,让政治因素影响了其决策,并要求委员会重新做决定。对此,纽约市政府律师回应称,依照法律程序,他们能轻松让法院驳回该保守组织的起诉。
    
    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美国法律和公正中心”的布雷特·约瑟夫告诉记者,如果起诉遭到驳回,他们还将“动用各种法律手段来保护"9·11"遇难者的尊严和记忆”。
    
    既然发动恐怖袭击的仅仅是一少部分极端分子,而非主流的伊斯兰世界,那在世贸遗址附近建清真寺为何成为“大忌”?
    
    约瑟夫解释说:“我们支持温和的伊斯兰,希望将极端主义边缘化,我们依然认为在距离世贸遗址如此近的地方建造清真寺是对"9·11"遇难者家属的侮辱。”
    
    约瑟夫相信,建造清真寺的计划完全是“不必要的煽风点火”,虽然其发起人有治疗伤痛、改善关系的意愿,但显然他们难以达到这个结果。“我们认为,取消计划才是弥合伤痛之举。”
    
    如果仅仅从法律和规章制度的角度分析,世贸大楼清真寺的兴建几乎不存在任何争议。分析人士指出,首先,它计划建造在私人所有的土地上,没有动用任何公共资源和资金。其次,计划建造清真寺的负责人没有任何违法或遭到指控的记录。在一个以宗教自由为荣的国度,这两点就足够为任何宗教建筑获得批准扫清道路。但“9·11”留下的伤痕、对穆斯林群体的高度怀疑,都使得清真寺的存在变得十分敏感。民调显示,超过52%的纽约市居民反对在世贸遗址附近修建清真寺。
    
    不过,这场论战中,大多数由犹太人控制的美国主流媒体都一反常态地支持清真寺的兴建,和它们在中东问题上一贯偏袒以色列的态度截然相反。
    
    《时代》:
    
    “世贸遗址清真寺”的发起人之一劳夫教长,正是弥合裂痕所需要的那种“温和、和平”的穆斯林,他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实现穆斯林和西方关系的转折”。让世界重新回到相互尊重,认同的轨道,远离紧张的关系。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常被人们忽视的一个事实是,纽约拥有超过80万穆斯林人口,他们也是勤勤恳恳的纽约市民。曼哈顿一个叫“小叙利亚的”地区正是19世纪阿拉伯移民的聚居区,他们主要由穆斯林和基督徒组成。恐怖分子发动的对世贸中心的袭击中,大约有40到50名穆斯林丧生。穆斯林作为纽约市的一部分,有权建造自己的清真寺。
    
    《纽约时报》:
    
    如果一个国家自我封闭,拒绝多元文化、宗教和思想,这个国家将永远不会诞生出下一个Google或科技文化艺术的壮举。
    
    研究民族宗教问题的美国学者指出,反对清真寺的声音是在“9·11”事件之后才浮出水面的。
    
    德州公共大学民族关系学教授乔·费金说:“我不记得“9·11”之前有任何针对清真寺的讨论或抗议。但那场由极端分子发起的恐怖袭击改变了这一切,从那之后,任何与中东有关联的人或事物都可能被赋予负面色彩。”此外,近期美国情报机构挫败的一系列恐怖袭击阴谋中也牵扯到美籍穆斯林,这加剧了美国民众的恐慌。
    
    宗教战争,一触即发。
    
    而宗教战争的最新进展就是:2010年8月8日,阿富汗塔利班“神学士”一举枪杀美国等8名“基督教医生传教士”,说是为了“惩罚”他们的传教行为。
    
    宗教战争,已经开始。
    
    2010年8月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软实力”概念是谁发明的
  • 主权国家的克星: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都市/谢选骏
  • 谢选骏:唐诗人李贺的现代天文学
  • 谢选骏:“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崔天凯把金正日捧成了秦始皇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正在发生一次城市革命
  • 谢选骏1988年论:潜规则
  • 谢选骏: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 谢选骏:对“中山陵体制”的历史沉思
  • 谢选骏:从欧元区危机看欧盟的命运
  •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谢选骏
  • 最新例证:暴力是各种法统的共同来源/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纪
  •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