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之行观感/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8日 来稿)
     8月4-12日,我持刚拿到不久的护照,15年来第一次重返亚洲,访问日本。
    
     到达东京的下午,我直奔赵南经营的家庭饭店。这是一个僻静的所在,对于多年没见的老友之间的会谈固然很适宜,但当我注意到整个晚上除了我只有两次客人,不禁感慨自己当年政治上的幼稚,无能领导在日的民主运动。在分手的地下铁站口,我勉励道:“我们的民主事业一定会胜利,我们不久就会相会在北京的。”晚上,我去新宿的膠囊便宜旅館,体会现实的日本生活。沿途注意到许多在餐馆、旅店服务到深夜的女子。 (博讯 boxun.com)

    
    第二天中午,我与三位首次见面的日本朋友会餐。Kikuchi Yumi是我们组织日本的反战运动时共同为Kucinich竞选美国总统从网上认识的有名作家。她的主要工作是对日本翻译、介绍美国的非主流媒体观点(例如认为“9-11”是美国政府的操作等)。可惜她对中国不感兴趣,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了。 川内律师也是因为反战运动从网上认识的。他是传统的日本左派,对于中国的“六四”以来的政治倒退、朝鲜北方的绑架事实等很痛心,现在愿意与中国的维权律师合作。我从东京回美国时,他又一次来见我,送给我一副精致的日本画。我深深地体会到他对我们下一代改变世界的期待。麻生晴一郎是一个自由作家,在东京大学就学期间就开始放浪中国等,致力于追踪日本的主流媒体不报道的中国社会现实。我只翻了几页他的小书《反日、暴动、泡沫--新闻电视不报道的中国》,主要批判日本只看中国政府眼色行事,立即意识到他正是我在日本寻找的同行,真正地愿意为中日民众的友好献身。
    
    然后我去《朝日新闻》的总部见到中文部的记者林望。他去年“六四”二十周年时,专访并发表了我当年在大阪大学受到日本当局迫害的经历。他特别提到《朝日新闻》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由过去最“亲中”变为最“反中”了,而过去因为“亲台反中”不能进入大陆的《产经新闻》现在因为财界需要,成为最“亲中”的媒体了。我鼓励他们坚持自由民主人权的原则,这才是中国民众真正的朋友。
    
    晚上,我见到民主中国阵线的林飞,非常感谢他这样的二十年如一日的坚强战士。我又去见杨中美,谈起89年日本的民主运动,都不由得为混进民运队伍、向北京和东京政权出卖我们的某学贼(现在是“上海交大法学院院长”加“摩根斯坦来中国大区执行董事”)的人性罪恶感叹不已。当然,除了我们的头脑单纯外,国家政权的卑鄙是制造中日当代史最黑暗一页的主要原因。只要中国没有实现基本的民主自由人权,中日关系永远不可能“正常化”。
    
    6日,我们乘新干线去关西。我访问了当年曾经愿意帮助我们的大阪律师大水。也拜访了当年参与民主运动的姚渡生的家庭,再次谈起当年我们的捐款至今还没有得到妥善处理。7日,我去大阪产业大学出席“全球化与社会变动”研讨会并发表“全球化时代的企业社会责任—硅谷的中国人权政策”论文。8日,在大阪见到从美国赶来的姚明龙、从中国赶来的马燕、从和歌山赶来的王妙发等,讨论了尽快转送89年关西民主运动捐款到天安门受难者手中的问题。
    
    9日,我和姚明龙、王妙发到京都与小野(及其助手田中)、川村律师会谈,正式要求他们把89年关西民主运动捐款送给天安门受难者。10日,我继续与小野、川村律师会谈。在89年民主运动以来与我们接触的川村女士明白了事实真相,很想尽快完成这个过程。但后来被那个学贼拉入捐款管理的小野很难、很不愿接受他自己也被蒙骗的事实,自己不肯也无力转送捐款不说,面对“人道中国”预先转送支付的捐款收据,也要刁难。连这样单纯的事务,拖了二十年还办不成,可见中国民主事业的艰辛。这进一步说明,中国的民主事业不是简单的政治活动,而是更深入的社会变革,每一个人的人性、灵魂都得到表露和洗炼。
    
    10日,我去京都大学会见在那里工作的小弟。在大学校门的正面,看到两个破烂的工棚,原来是两个被解职的大学图书馆职员在罢工抗议。我与他们交谈,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坚持一年多了。从他们给我的资料和网站http://extasy07.exblog.jp/,可以知道这是日本大学及其他机构的雇用形态转换趋势。日本资本主义的终身雇用“神话”已经瓦解,所有的员工每隔几年以后都要重新雇用,而受害的总是下层民众。其实,我二十年前在大阪大学已经目睹了没有得到继续雇用的女职员的抗议游行,京都大学在现在才执行,已经是全日本最“人道”的机构了。我鼓励他们:正是你们的存在,才表明京都大学是日本最自由的学府,坚持下去!要是能够把这样的抗议扩展到天安门广场、白宫、日本皇宫等全世界统治集团的心脏,才说明民众有起码的言论自由。
    
    过去读荷马史诗,很羡慕自己不能置身其中。现在,我们正经历着比任何史诗都惊心动魄的全球化转换时期,人类的文明走向(无论是光明还是堕落),基本上可以在我们的有身之年确立下来。我为自己能够置身于这个时代并为社会尽到自己的良知而感到幸运。
    
    赵京,2010年8月17日, 美国圣拉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推动新闻集团的人权政策/赵京
  • 中国民权运动的新战略尝试/赵京
  • 尼采在政治思想史上的一席之地/赵京
  • 以股东提案推动Google谷歌的人权政策转换/赵京
  • 谁愿出席高盛曼哈顿5月7日股东大会?/赵京
  • 四小时工作制与完全雇用/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与企业社会责任/赵京著
  • 稀释的美日同盟与中国的民主化/赵京
  • 冯正虎,中国维权运动的罗莎•帕克斯/赵京
  • 赵京:关于汉语文字突破“毕升难关”的异想
  •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 所谓“武士道”/赵京
  • 从天安门到日本民主党政权/赵京
  • 所谓“武士道”/赵京
  • 美日同盟何去何从/赵京
  • 美国能实现中东政策的转换吗?——评奥巴马在开罗大学的讲演/赵京
  • 宪法、共和,以及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赵京
  • 从2009年股东大会看Yahoo雅虎的兴衰/赵京
  • Chevron雪佛龙公司2009年股东大会/赵京
  •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