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亚洲在江湖/张荣林(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9日 转载)
    
    
刘亚洲在江湖/张荣林

       近来,刘亚洲在网络上获得了相当大的知名度。他写的很多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我也大多都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发现很多网民都跟帖支持他,但却没有人写主帖支持他。而写主帖的人又基本上是批驳他的,这反而到勾起了我对刘的兴趣。刘亚洲是何许人也?这个问题在王怡的《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中有答案:
    
      “最近,作家出身的中国空军副政委、前朝驸马(国家主席李先念之女婿)刘亚洲中将,成为××党内引人瞩目的敢言者,和军内少壮派的锐利人物。尤其今年以来有两个事件:一是1月份他在昆明军区的演讲《信念与道德》在网上流传后,引起海内外舆论的注目和更多人的惊讶;二是最近的大陆反日浪潮,刘亚洲等军方势力筹划的“中日关系青年研讨会”被胡××阻止。以他为首的10名将校联署发表呼吁,要求对外强硬、对内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这一举动部分扭转了近年来国内民族主义愤青们对他“亲美亲台”的攻击。刘亚洲等军中少壮,反过来成为了国内反日浪潮的标榜与奥援。“
    
      从王怡的介绍中我们不难发现,刘亚洲的身份比较特殊,与普通网友相比,他有三点不同:
    1. 空军副政委、中将
    2. 前国家主席李先念之女婿(太子党?)
    3. 知名作家
    
      其实,与刘亚洲相类似观点的网友在网络上也不少见,但都没有刘的影响大,这看来多少与刘的特殊身份有关。惟其如此,批驳刘亚洲观点的人都有点来头,代表性的有三篇:
    
      王怡:《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黎阳:《刘亚洲在用“软刀子”灭我全军——评“军人有权选择战争”》;
      张国堂《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
    
      有趣的是,批判刘亚洲的人似乎是左右都有,且都是不遗余力的口诛笔伐。这在网络上实在是不多见的。搞得刘亚洲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王怡是自由主义战士,曾被某个媒体誉为是继李慎之、袁伟时之后,中国自由主义的第三代旗手。也就是网民通常所说的右派分子。从王怡的文章里不难看出,他几乎完全排斥刘亚洲,认为刘的文章无非是军国主义和军人干政,潜藏有巨大的阴谋和危险。这正是我所不理解的。我也看了刘的一些文章,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但我认为他所表达的应该是其真实观点,而不仅仅是我们见惯不惊的官样文章。而我认为,只要不是写满纸谎言的官样文章,则每个人发表自己的真实想法都应该受到尊重。这大概也应该是自由主义所倡导的公民权利吧?何况就是按王怡自己所总结的刘亚洲的观点:“以他为首的10名将校联署发表呼吁,要求对外强硬、对内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错啊?
    
      因此,王怡对刘的文章有如此强烈地反应,到十分出乎我意料之外了。静下来一想,也许还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刘和王的身份不同,王现在大概已经完全游离于体制之外,独自艰难地抗着自由主义的大旗,在崎岖地道路上蹒跚而行。而刘可是居庙堂之高的将军,又有太子党背景的作家。现在刘来到了王所主导的江湖里玩了。这对王的第三代自由主义旗手的地位有不大不小的威胁,而这已经是王最后的地盘了。所以王本能地会产生一些反弹。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是被历代中国知识分子奉为圭皋的名言。体现了古代知识分子忠君爱民的愿望。不过在今天看来,这句名言是有许多疑问的。现实中国政治的规则是,居庙堂之高的玩庙堂里的游戏,处江湖之远的玩江湖里的游戏。庙堂上的人可以干涉江湖的游戏。而江湖的人却无法干涉庙堂上的游戏(虽然十分希望能干涉)。刘亚洲的进步,是从庙堂里伸出了一只脚,到江湖里来玩游戏了,这在现代中国是几乎没有先例的。
    
      其实,刘亚洲玩这个游戏也是有危险的。因为它完全破坏了中国现实政治的潜规则。现实政治的潜规则是居庙堂之高的人只能忧其君。照今天的话讲,就是必须要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就算自己要讲话、写文章,也只能论证和解释上级是如何如何地英明正确,而不能独立地表达自己对社会的观点和看法。而我看刘的文章到多半是在表达其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与上级的英明决策反而没有多少关系。这就是说,居庙堂之高的刘亚洲将军,不愿意用庙堂里的规则讲话,而是宁愿按网络江湖的规则讲话。这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我衷心地希望,有更多的刘亚洲站出来,向网民披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木秀与林,风必摧之。这是中国社会特有的规律。现在,一个刘亚洲站出来了,就必然会同时受到左右的板砖招呼。这也不足为奇了,符合中国社会的固有规律。因为,刘亚洲不但开创了庙堂之人走江湖的江湖先例,也同时违背了庙堂上的人不能走江湖的庙堂规则。所以,我们就还看到了黎阳先生的文章,《刘亚洲在用“软刀子”灭我全军》。
    
      黎阳先生是什么人?我不得而知。用百度搜了一下,到是看到很多叫黎阳的,但其个人文集里都没有收录这篇文章,且文集内的其它文章也不似这篇文章的风格。所以,我判断这个黎阳是一个过去几乎没有在网上发贴记录的新网友,用的也应该不是真名。这就是说,他是专门为了驳斥刘亚洲才上网的,这多少让我有点奇怪了。不过,从其官样文风来看,他应该是体制内的人,不然不好意思说“灭我全军”。
    
      黎阳猛烈地批判刘亚洲的“我是军人,但我对战争有自己的选择”。并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刘亚洲‘军人有权选择战争’的‘软刀子’的确很毒辣,也的确很致命。如听之任之,的确可以瓦解我军。至于刘亚洲极其幕后黑手是否能得逞,则需要走着瞧。”
    
      这种上纲上线、兼带要挖幕后黑手的文字,我一点都不陌生。文章也实在不值一驳,这并非辩论性的文章,而只能视为一个带有恐吓性质的警告信号。
    
      要以我的观点,我到认为刘亚洲还可以说得更直接一点:“我是军人,但我有权选择是否开枪!”翻开近、现代史,我们看一看,中国军人是有很多不光彩记录的,因为中国军人的枪口有不少次是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民。刘和珍君在血泊中倒下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让中国军人们思考一下,你到底该不该开枪吗?
    
      我非常遗憾,王怡没有评价刘亚洲提出的这个重要问题。而一味地批评刘亚洲的军人干政,所以我认为王怡对刘亚洲的批评是偏颇和片面的。何况中国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政”可干,中国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文官政府。而世界上,也有军人做总统的,比如美国的华盛顿,不也做得很好吗?如果中国未来有个刘盛顿、王盛顿,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好。
    
      最近看到的批判刘的帖子,是一个叫张国堂的人写的,题目就让我反感,《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我估计他是经历过文革的,所以他才能说“刘亚洲祸国殃民”。文革的烙印真是深深地印在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啊。虽然他自称信奉自由主义,但也无法摆脱文革幽灵地缠绕。因为,一个人实在是无法“祸国殃民”的,刘亚洲不能,他张国堂也不能。就同没有人能成为救世主一样,也没有人能成为“祸”世主。
    
      撇开文革余毒不说,张国堂到是个有趣的人。他以中国共和党总书记的名义对刘亚洲说:
    
      “刘亚洲先生:您们的爱国热情,我深表敬佩。但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以荣誉为生命。军人不得干预政治。从1999年9月3日以来,我就开始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并组织中国共和党。我有信心竞选成功。我一旦竞选成功,我会重用您们。您们现在要谨慎,尽力保住自己的职位,警惕被别人利用,不要使自己成为共党高层权力斗争的工具。您们不要在政治上冒险。冒险的事情由我来做。”
    
      如果我有选举国家元首的投票权的话,我也不会投张国堂一票。但我一点都不反对他“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行动。我到希望中国有更多的人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公开宣称自己要做未来的国家和军队的元首,因为中国的未来,需要大量的政治家,而国家元首也应该在政治家的公开竞争中产生。何况这也是每个共和国公民所应有的权利。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只是在上述四个候选人中投票选举国家元首的话,我现在到宁愿投刘亚洲一票。
    
      为什么会有这样地结论呢?因为宪政的要诀就是妥协。而在中国要做的最重要的妥协是什么?就是在现状和宪政目标间寻求妥协。换句话说,也就是要在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间寻求妥协。而在上面的四个人中,只有刘亚洲兼有庙堂和江湖两方面的经验。选民的逻辑就应该这么简单。
    
      因此,我作为一个散落在江湖里的网民,很想对刘亚洲说一声:妹妹你要大胆地往前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刘亚洲的干政言论说起:漫议中国危机的化解之道/焦愚叟
  •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 刘亚洲将军是中国的希望/王人午
  •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陈维健
  •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陈泱潮
  • 面对外交困境,响应刘亚洲号召!/夏者
  •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陈凯博客
  • 刘亚洲和他的长篇小说《两代风流》/董保存
  • 刘亚洲:追忆父亲刘建德将军
  • 邓正来:我对刘亚洲将军的评价
  • 刘亚洲:恩来
  • 刘亚洲将军适合干什么?/冼岩
  •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武宜三
  • 刘亚洲:谈农民问题
  • 关于刘亚洲战略思维的问答/何家栋
  • 解放军中将刘亚洲:中共不改革必灭亡(图)
  • 太子党精英在问中国向何处去?:刘亚洲中将撰“西部论”纵谈西进战略
  • 刘亚洲履新:期待中国的“杜黑”(图)
  • 刘亚洲将军披露38军军长徐勤先六四抗命真相 (图)
  •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