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最”女贪官罗亚平是谁“惯”出来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5日 转载)
     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罗亚平,涉嫌犯罪的金额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她的案子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她被民间称为辽宁“三最”女贪官。
    
       国土部门手里掌握国家的资源,肩负着替国家守护土地的责任,如果谁敢于动用国家的土地资源,他们会挺身而出,依法维护法律的尊严。然而从近年来发案的情况看,一些国土部门领导却将国家的土地当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拿来买卖、或做人情,就像他们自家的物件,而罗亚平局长做得更是胆大,中纪委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我们就在想,如此疯狂,如此之“最”,到底是谁把他们惯坏了的呢? (博讯 boxun.com)

    
      政府扭曲的政绩观,变相鼓励了他们,使之权力膨胀。一些地方政府在一种扭曲的政绩观指导下,不是通过发展经济,提高科技水平,鼓励农民创业等方式提高生产能力和水平,达到增加财政水平目的。而且急功近利,想通过卖土地的方法提高财政收入。实现这种指导思想,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卖土地。于是,一些土地官员像得了尚方宝剑,可以放手大干,任意发挥。在这种大环境下,为了快速致富,提高财政收入,就通过各种途径送土地招商,便宜卖土地引资。人家也不是呆子,商人无利不起早,或便宜得地,或晚交土地出让金,上亿的出让资金,晚几天或数月就是上万或百万的真金白银,于是,投之以桃,必会报之以李。一送就是上万几十万不等,钱来得太容易也太快,叫这些土地老爷不动心都不能。政府那边,领导看到这样丰厚的“成果”也高兴,也许一些开发商还会奉上一份大礼送给某些领导。于是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浮躁动机下,终于惯坏了这些土地官员们。
    
      一些领导将霸道作风赏识为作风过硬,也纵容了一些官员。我们说一个好的领导干部应该与群众打成一片,有一个过硬的工作作风和为人民服务的品质。而我们一些官员错误地理解了过硬,干工作以为就是说蛮干,对待老百姓就是要胡来,正所谓乡下狮子乡下跳。在拆迁过程野蛮对待群众,尽管带来一时拆迁工作顺利推进,但却丧失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影响了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但由于某些政府官员对这种土霸王的作风还极为赏识,极大地鼓励了某些人膨胀心理,使他们更加不将群众利益放在心上,只要领导高兴、认可就是工作的最大成效。正如抚顺的一位官员这样评价工作中的罗亚平:“没有多少领导会不顾身份,站在街头和普通百姓吵架,可是罗亚平会,这点你不得不‘服’她。”
    
      监管不到位也使他们“贿道”肆意大行。一些土地部门在一些地区是最大的财政收入部门,因而他们也胆气最足,底气也最壮,一般领导也不放在他们眼里。因为分管财务和土地的一般是地方“一把手”或地方行政长官。因此,除了这两个人,土地部门也就不把谁放在眼里了。在一些地区国土部门又“垂直”面去了。加上土地对于财政的贡献,他们错误地理解这是他们个人的贡献,而不是出卖国家土地资源所致,于是监督就更加缺位。在土地“招、拍、挂”中相互串通、在出让金中擅自作主少收或晚收、在土地面积上作文章、为非法土地办假证作证明等等无所不为。因为这些都是专业性强,有的甚至是秘密,外人无法得知。尽管如此监督部门,但鉴于上述原因,也只是形式上的过场。再说,对于上级部门来检查,无非是看资料,有点问题出现,通过整改过关,如何整改,无非是“整改”书面资料,或由政府出面承担,用“政府行为”一笔带过。
     总之,“三最”官员不可能独立存在,否则,他们没有生存的余地,只有方方面面的纵容,才会使之有存在空间。要想消除这种现象,我们只有铲除这种现象生存的环境和土壤,才会其自动消亡。面对如此骇人听闻的“三最”,我们一些领导干部不知道有何感想,如果我们任其发展,那真的会危及到我们政权的巩固,不知道你信不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进:女贪官:你该悔在何处?
  • 女贪官家中搜出26公斤现金令人乍舌/林伟
  • 国土局女贪官贪贿1.45亿 中纪委批示为三最
  • 国土局女贪官贪贿过亿 被中纪委批示为“三最”
  • 辽宁科级女贪官敛财过亿 身揣12张身份证
  • 辽宁“三最”科级女贪官 疯狂敛财6000万
  • 女贪官上下级“通吃” 好色的劲头不比男贪官差
  • 女贪官家中搜出26公斤重现金 累计受贿近800万(图)
  • 22岁入党,31岁副局:“海归”女贪官家中搜出26公斤现金(图)
  • 安徽原厅级女贪官状告桃色新闻写手索赔20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