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际货币汇率战的终极全赢大战略---举世共筹“初级世界元”/庞忠甲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4日 来稿)
     作者:费穗宇(费查理) 庞忠甲
    
     一.山雨欲来风满楼 (博讯 boxun.com)

    世界货币霸主美国承认,运用外交手段一对一施压中国人民币增值的努力已告失败。
    
    一场针对中国人民币的国际货币汇率大战正在加速启动。
    
    美国众议院上月底刚才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旨在惩罚人民币低估的法案,授权政府对“人为操纵汇率国家”的产品,课征报复性关税。可以预见的是,中国不大幅提高人民币的币值的话,美国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对中国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和贸易壁垒政策。不仅如此,事态显示美国正加紧发动国际力量,将美中双边争议升级为全球性对华联合施压行动;最近欧盟已经加入了强烈批评人民币汇率的行列之中。
    
    美国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本月6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谈到人民币汇率问题时,称汇率问题是“世界经济面临的中心和现实的挑战。”表示美国将寻求通过多边途径继续推动汇率问题的解决。
    
    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在华盛顿开幕,美国政府突然提出将份额调整与汇率改革挂鈎,作为施压逼人民币升值的筹码。此前盖特纳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这个国际组织不能够对中国汇率问题采取更为有效的立场,它将失去美国在一系列议题上对该组织的支持。他说“条件已经摊在桌上”。
    
    盖特纳表示,若币值被低估的大经济体阻止自已国家货币升值,将鼓励其他国家效仿,势将给全球带来危险。
    
    事实上,从1994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到现在,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已升值55%,而世上许多主要货币都是贬值的。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深化改革至今,人民币兑美元累计升值22%,但美国的贸易赤字并没有因此而下降,反而继续上涨。其实全球有识之士,包括美国的许多权威经济学家,都知道美国负债累累、欲振乏力的经济和全球贸易失衡、资产泡沫、通胀危险的根源,不在于人民币或哪个国家货币的汇率,而是美国自恃货币霸权,深陷寅吃卯粮、以邻为壑的不可持续型结构性经济泥淖的必然恶果。
    
    10月6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欧洲出席中欧工商峰会时表示,人民币升值过快“对世界将是灾难”,并呼吁各国不要压迫人民币升值。但是看来,美国已将对华汇率战上升为全球货币战略的一场攻坚战,无意善罢甘休的了。
    
    今年11月11日将在韩国首尔召开G20峰会,美国已经宣称在会上动员各国施压中国汇改。交锋高潮将至,中国能够能顶住压力,避免人民币大幅升值造成巨大的经济动荡吗?
    
    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旦美国对华汇率围剿如愿以偿,好比杀猴儆鸡,自当气势若虹,迫使大小经济体俯首听命,无往而不利也。
    
    今天矛头直指中国汇率,其实欧洲、日本、南韩、巴西……一个个都是山姆大叔的收拾对象。国际社会究应如何因应呢?
    
    
    二.时势呼唤“初级世界元”
    
    美国利用美元作为国际主要通货的特权地位,获取丰厚的“铸币税”,实行财政与贸易的“双赤字”政策,支撑其入不敷出的国家预算和漫无节制的过度消费;如果不能根本改变这种局面,未来国际性金融危机势必频发不止,愈演愈烈,终要走上世界货币总危机的不归路。姑且不谈国际道义责任,即便就美国自身利益言,饮鸩止渴不止,不啻加速自杀,全球霸主地位不保,“美国生活方式”难以为继,灾难性后果不堪设想。遗憾的是,美国政府现有决策体系对此沉湎“经济海洛因”不克自拔的 “瘾君子”政策,其实无能为力,唯有得过且过,陈陈相因,不知伊于胡底。
    
    美国力图借助国际力量施压人民币增值,只能是转嫁矛盾(失业率、双赤字居高不下,国会中期选举临近…),自我麻痹、苟安一时而已,无助于纠治世界贸易结构性失衡的痼疾,更无助于美国经济歧途知返、悬崖勒马。
    
    任何一种主权货币充任国际货币是天然不合理的,存在着宿命般的不可持续性,只能是历史上的过渡性特例。
    
    历史选择了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后,在“无体系的体系”中,美元仍然担负着主要国际货币的重任,支持全球化成功发展贡献至钜;但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负面效应日益彰显之余,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不稳定和危机频发的根源。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本轮全球金融危机,强力展现现行世界货币体系的致命弊病及其不可持续性,催生了寻求根本改革之道的紧迫历史使命。
    
    200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指出:“此次危机再次警示我们,必须创造性地改革和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推动国际储备货币向着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完善,才能从根本上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本轮金融危机以来,历次国际主要经济会议上,几乎都提出了以一种更公平、更负责、更有效的世界货币替代“美元霸权”的历史性改革议题。大家知道,若不尽快改革,这场金融风暴过后,全球货币体系积弊痼疾继续恶化不止,未来调整益发艰难,势必加快陷入深重的全面性货币大危机。但是究竟用什么来取代世人既爱又恨,雄霸天下的美元呢?
    
    经济全球化欲求功德圆满,就要建立一种与国家主权脱钩的“无偿发行”、自由交易、自由兑换,并且具有法定地位的统一世界货币——“世界元”,方能彻底解决万国通货的混乱无序,消除弱币受强币欺凌的无奈。不过,这种大一统世界货币,只有在世界实现或接近“大同”之际,才会真正从地平线上升起。
    
    大一统的“世界元”还是一个不切实际、遥不可及的美好理想。
    
    那么,能不能在世界各国(地区)保有自己独立的主权货币的现实情况下,谋建某种堪以有效纾解全球金融乱局,符合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的根本利益,体现世界货币体系改革大方向,终结某种强势主权货币的国家货币特权地位,造福整个人类大家庭的“初级世界元” 呢?
    
    世界货币体系改革呼声如潮,遗憾的是,除了形同“鸡肋”的“特别提款权”(SDR)旧案重提外,迟迟不见确切意义上的超主权国际货币方案问世。
    
    尘封四十余年仍处于婴儿状态的“特别提款权”,依然是若干强势主权货币组合的复合型国际支付工具,存在着基因性的内在缺陷,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完整意义上的合理化世界货币,充其量只能是一种聊胜于无的陪衬物罢了。于是,除了区域货币合作等领域各显神通,何以抗衡美国货币霸权?费思量!
    
    狂澜既倒,时势呼唤一份推陈出新、与时俱进,具备可操作性的“初级世界元”路线图。为此,作者试从历史的、国际的立体视野,从根从头,总结经验,检讨时艰,集思广益、揆情度理、循序渐进,寻求货币发展的规律性启示,探索提出通向“世界元”的切入口和框架性设计方案。
    
    2009年9月1日《中美友谊交流协会》期刊(www.ChinaUSFriendship.com)发表作者的《“超国家恒值国际货币”从何而来?--初级世界元新概念和框架方案》一文,并由会长王胜炜博士英译(Where does the Supranational International Currency of Constant Value Come from? --New Concept and Framework of the World Currency Primary)同时刊出。
    
    中英文版键接分别如下:
    http://www.chinausfriendship.com/chinese/article1.asp?mn=156
    http://www.chinausfriendship.com/article1.asp?mn=182
    
    同日北京华夏出版社出版费查理、庞忠甲、沈洋合作编著的《决战世界元》(The Path to the World Currency)一书,与上文一齐推出“初级世界元新概念和框架方案”。该书简介可见人民网文章,键接如下:
    http://71bbs.people.com.cn/viewthread.php?tid=69114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94616548&bid=6
    
    书中深度剖析以美元为中心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积弊痼疾和不可持续性,论证创立超主权“世界元”为全球化时代货币发展必由之路,着重探讨美国和中国在这场货币体系划时代大变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并且提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初级世界元”新概念和框架方案。
    
    作者立足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独立使用约200种主权货币的现实,倡议在联合国架构下设立“世界中央银行”,发行超国家恒值“初级世界元”(World Currency Primary, WCP)作为国际通用支付手段,与各种主权货币并行不悖,相辅而行。
    
    各个国家和地区可根据自己的情况,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自由申请成为世界货币联盟的成员国。申请者以同意在成员国之间的国际贸易领域专用WCP为先决条件。
    
    世界货币联盟不干涉成员国的国内货币政策,但要求执行世界货币联盟的管理规则。成员国的通货膨胀率、财政赤字、贸易赤字、政府债务、国债利率和汇率波动幅度等重要经济指标必须符合规定的标准。
    
    “初级世界元”藉“购买力平价法” (Purchasing Power Parities,PPPs)建立“定值基准”,即通常所说的固定的“锚”,据此确定WCP的原始汇率;经一系列修正系数,就通胀、税务、利率等影响因素,特别是在过渡期间当PPP法与传统市场方法求出结果差别甚大时须作的照顾性修正后,成为实际可用的汇率。
    
    世界央行按成员国周转需要的储备额发放WCP;各成员国需按WCP汇率,向央行缴纳与所得WCP数额“等值”的本币为抵押。
    
    “初级世界元” 作为一种特殊的信用货币,其信用保障来自各成员国缴纳的等值本币的购买力。
    
    这些本币与WCP的交换,不是一次性的货币买卖,而是一种“购买力保障”的抵押关系,必须随时保持购买力等值关系。为此,各成员国须按本币购买力的变化,定期补足或冲减所缴纳的本币,使每一个WCP单位在全球各成员国都维持不容置疑的恒定购买力。
    
    世界央行收到的上述本币,可返存至该国政府(财政部、中央银行),按固定利率收取利息。
    
    成员国政府与世界央行之间的这种“互换”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近似于美国联邦政府以国债券换取美联储发行的货币的关系,不同的是前者存在一种特有的“购买力保障”机制,以维持WCP购买力恒定不变。
    
    为了确保“初级世界元”体系能够应对各种意料不到的特殊困难,建议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为核心的主要国家(可为 G20或更大范围)签订“国际货币保障协定”,设立适当规模的“国际货币安全保障基金会”。在世界货币联盟提出要求时,缔约国有义务出资和采取行动,发挥全球治理的主力作用,排忧解难,克服危机,维护“初级世界元”长期稳定、正常运行。
    
    这也许是尽想象力所及的最为简便易行的一种世界货币体系。该体系利用现成的ICP(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数据库建立定值基准,不取代各国主权货币,不干涉各国货币政策,不再需要外汇或其他形式的资产储备,没有任何特殊条件要求,只要达成共识,随时可以启动。
    
    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场摧毁性的革命,而是循序渐进、平稳过渡、“熵增”最少的良性改革。幸运的是,本轮金融风暴尚非货币危机;因此,世界货币体系改革不必是一场混乱不堪的救亡运动,而有可能在大国支持和举世合力下从容不迫、有条不紊地展开。
    
    “初级世界元”一旦实施,世界将不再有货币霸主,铸币税特权、外汇储备和套汇投机走进历史,国际汇率问题消弭于无形,全球货币危机警报解除,全球化前景变得更为公正、透明、健康和美好。世界货币将在横向大联合(区域性货币一体化)的基石之上,从容升级发展,通达“同一个世界,同一种货币”的远景大目标。
    
    作者不以为上述方案已经充分发挥和论证,但希望藉此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进入具体方案研讨的实质性阶段,而非旷日持久,蹉跎光阴,听任货币霸主玩世不恭,肆无忌惮。
    
    世界货币霸主美国会支持这场改革吗?
    
    现今美国处于一个相当艰难的历史性调整期,但绝不应该低估其不同凡响的自我纠正能力。旧式帝国盛衰周期老黄历并不适用于美国。
    
    当前全球同赴时艰应对特大金融危机之际,必当勉力维护现行美元主导的世界货币体系的有效性,这既是美国的立场,也是世界各国的广泛共识。一旦全球经济形势止乱回稳,在不可阻挡的改革动力驱策下,国际社会不会继续容忍因循旧道,必将加速展开货币区域合作化和创建超主权货币的共同努力,全面挑战美元霸权地位。时势浩荡,不容美国朝野主流自陷历史进步潮流的对立面,唯有彻底摆脱货币特权毒瘾般的致命诱惑,在这场伟大的国际货币体系变革中扮演应有的支持者和主导者角色,方才符合一个繁荣发达的伟大国家的长远利益。换言之,美国别无他择。
    
    
    三.共筹“初级世界元”,终极全赢大战略
    值此针对中国人民币的国际汇率大战来势汹汹之际,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8日在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上说明,中国的货币改革将以循序渐进方式进行,不会在压力下采取所谓的“休克疗法”。他同时表示,中国将通过扩大内需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和改革社会保障体系来逐步降低外界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关注。
    但美国发动的国际对华汇率大战方兴未艾,中国除了就事论事、自我辩解、被动招架,甚至所谓“撒银弹求支持”,犹有多少积极应对选项呢?
    
    作者以为,风口浪尖造就大好机遇,何妨顺时应势,借力使力,化被动为主动,就货币汇率议题最高境界做起大文章,消解世界货币霸主不负责任的增值打压于无形之中乎。
    
    作者建议:依据周小川行长去年3月23日牵动全球心声、广为各界呼应的诹议,打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主牌,起而发动一场举世共筹“初级世界元”的连线行动,主动掌握全球经济大舞台上的首发话语权和道义制高点,引导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大业转上直面根本要领的浩然正道。
    
    表面上,这是和美国搞反制,唱对台戏,其实远不尽然。
    
    美国不可能阻挡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美国需要为世局的变化进行心理调整,欢迎有益的政策创意,尝试认识上的飞越。事实上,创设“初级世界元”不会排斥美国的合法利益,而且必定要充分尊重美国的主导作用和参与权利。尤其重要的是,美国自身的最大利益,恰恰在于革除货币特权,回归公平竞争,才能根本破解“特里芬悖论”(Triffin Dilemma,关于一国主权货币充当国际储备货币的不可持续性的重要论证)指出的下行沉沦宿命魔咒,凭藉得天独厚的非常优势,重振实体经济在全球竞争中强大实力,继续保持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中的核心大国地位。
    
    既然瘾君子不会主动叩击戒毒所大门,推扶一把甚至一击猛掌,莫非意味着警醒和拯救。举世共筹“初级世界元”连线的诞生,可望迎来美国经济戒毒祛魔,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风华更茂的伟大转折。中国倡导举世共筹“初级世界元”,就历史的观点论,正是赠与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份受用不尽、弥足珍贵的春秋大礼。
    
    所以,这不仅仅是一场谁压倒谁的权谋争斗,而是惠泽中国、美国和整个人类大家庭福祉的终极全赢大战略。
    
    中国有责任、有实力、有必要在此关键时刻,发挥如是自救救世的历史性匡正导引作用。
    
    
    (全文完)
    
    
    2010年10月9日
    
    
    联系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迈向“二十一世纪民主”──试论中国政改优化创新超越之路/庞忠甲
  • 庞忠甲:新片《孔子》观后感
  • 《“初级世界元”新概念和框架方案》要点/费穗宇、庞忠甲
  • “儒化”无限好,谨防伪劣货──兼与康晓光先生商榷/庞忠甲
  • 金融危机祸福观/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 金融危机前瞻(三)---关于在美国投资的若干选项/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 金融危机前瞻(二)---福兮祸之所伏/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 金融危机前瞻(一)---浪峰过后,长宜放眼量/李 桉 费查理 庞忠甲
  • 中国政改的积极信号—开通“权力制衡”之路/庞忠甲
  • 孔子“悖论”辨:轻利反商耶?---漫话“儒家利益驱动原理”/庞忠甲
  • 孔子“悖论”辨: 歧视妇女乎?/庞忠甲
  • “横琴”宝地谋而后动——创建直辖“离岸金融经济特区”诹议/李桉,费查理,庞忠甲(图)
  • 孔子是创新型圣人/庞忠甲
  • 创新才真赢!/庞忠甲
  • 思想解放,只为焕发创造力/庞忠甲
  • 黑窑案警钟长鸣-不容回避根本应对之道/庞忠甲
  • 后黑窑案时期的要务/庞忠甲
  • 迎接现代风貌真孔子!--兼谈于丹、李零教授的贡献/庞忠甲
  • 中国式“心态文化”的致命迷津/庞忠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