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内地传媒尚且不怕,我们怕甚么?/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6日 转载)
    
    
     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已落幕,但和平奖引发的中国大陆的反应,却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中共的官方反应迹近疯狂,极权统治以及与全球主流价值对着干的表现,使人们以为是文革再现。在中国与世界各国已有广泛交往尤其是经济上相互依存的时代,若说中共领导人完全不知道他们的举措会在世界上引起甚么反射,那是低估了他们的认知。然而,当前正是中共为后年 18大的接班安排抢座位的时刻。在专权政治国家,由于最高权力的转移没有制度化机制,加上又没有权威元老指定的接班人,因而这种接班前的权力较劲就异常激烈了。从历史来看,在这样的时刻,各派系必然摆出「左」的姿态,以此证明自己爱国爱党,最有民族主义精神。即使本身不想「左」,也非「左」不可,否则会在权争中被指为「不可靠」而失去权位。
    
    因此,这次的极「左」反应,只不过是由和平奖刮起的一阵风,风过后,尤其是中共权争大局底定,至少在对外交往上就会较为合理了。
    内地社会的反应却值得重视。除了遭封杀的活跃的网民之外,公开发行的传媒,也有了与官方唱反调的表现。在 12月 10日颁奖礼当天,广州的《时代周报》发布了「最具影响力的 100位时代人物」,被判刑的赵连海获选为「年度民间人士」,多名响应刘晓波、签署了《零八宪章》并为刘获奖发声的知名人士崔卫平、徐友渔、茅于轼等,都被选为「公共知识分子」。这一评选及选择发表的时间,应不是偶然的。 12日《南方都市报》头版预报残运会开幕式,配一张大照片,照片放了 3张空凳,有 5只丹顶鹤行走在平展的地毯上,工作人员伸出手掌,暗喻向空凳颁发「和(鹤)平(地毯)奖(掌)」。
    《时代周报》与《南方都市报》都是官办的媒体。在中共严控下,它们甘冒大不韪表达支持诺奖、支持刘晓波、反对官方极左行径的声音,需要多大的勇气。最新的消息,是《时代周报》的评选在网上被勒令收回,而报社也由中宣部予以「整顿」。《南方都市报》的「空椅子」看来也难逃被追究的厄运。
    在经济自由化的浪潮中,中国大陆的公民社会正在专权政治的压制下艰难地生长,有良知的、敬业的传媒在石头夹缝中伸出头来喘气。反观香港,我们置身在中国领土中唯一有言论自由的地方,然而,颁奖礼当天,免费电视台全部选择不播。报章也只有少数将这新闻列为次日的头条或重点新闻。除了中共喉舌的歪理社论外,其它报纸发社论的不多,学者也大都对这桩大事选择沉默。
    
    如果这是一个沉闷无趣的颁奖礼,那么基于收视率或阅读率的考虑,不予播报还有点道理。但实际上这是一个精采而感人的节目:身在内地的中国公民第一次得到诺奖,又被诺奖委员会主席称为百多年来几个最重要的和平奖之一,更戏剧性地把奖牌奖状放置在一张空凳。无论是音乐还是致辞,即使我们读过的刘晓波去年在法庭的证言,由挪威女星读来也份外感人。
    笔者不能不问香港那些低调处理颁奖礼的传媒,以及「不予置评」的政商名人:你们怕甚么?你们不会被抓,传媒不会被「整顿」,不会因此而少了广告。你们怕中联办的电话?怕少了那如同乞讨一样的可怜的政商利益?你们有想过广州的可敬的同业吗?
    
    年多前内地网络流传一首小诗《中国人墓志铭》,全诗是:「我们生在中国,/我们葬在中国;/我们所有的不幸,/只有这么两个!/躺在里面的,/再也不必假装死了;/留在外面的,/还要继续假装活着。」
    香港不乏这样的人:假装颁和平奖给中国人这样的大事没有发生,那是装死。又或者戴着面具、扭曲本性,如行尸走肉般地假装活着。
    诺奖委员会主席亚格兰说:「我们要提醒世人,当今大部份地区民众所享有的权利,是有人不畏个人得失而奋斗和努力的成果。」
    享受着这些权利的我们,不应该忘记曾经和继续为人的权利而奋斗的人士。
    
    (李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地传媒:广告商获通知谷歌中国月底关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