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知道汪晖在说什么/韩家亮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转载)
    汪晖教授最近发表一篇关于民主的文章《代表性的断裂:反思未来民主的进程》[1]。读了以后,我觉得不得不说几句。不知汪晖教授是因为身在制度内所以要照某种框框讲,还是真是学术水平低下。这篇文章的重大错误是西方政治或其它人文系毕业的一般大学生也不至于犯的。我讨论这些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许多大陆来的人对文章涉及的几个问题也不清楚。而搞清楚这些基本问题对深入讨论很有必要。
    
     首先我先介绍一本政治学教课书Andrew Heywood 的《Political Ideologies》[2]。这本书介绍了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等几乎所有有影响的意识形态。这本的优点是清楚易懂。这本书缺点是有些题目的讨论有错误,例如宗教原教旨主义的讨论就有明显错误。另外我是中右而这个作者明显是左派。(如有谁推荐更好的书,我很愿意知道。)这本书有一点我很赞同。(意译)没有学过政治学或意识形态学的人常常用词不严格而有政治学训练的人用词准确。汪晖教授的这篇文章在用词上就很值得商讨。 (博讯 boxun.com)

    
    文章开始不久就有这样一段。““历史终结论”将民主作为最后一种政治形式,普遍历史到来的标志。这一有关民主的叙述是通过将“人民民主”置于“政治专制”范畴才得以完成的。“这里有好些问题。第一,前一句大概指的是 Fukuyama 教授所提的理论[3]。作者应该讲清楚。第二,人民民主的提法你查遍[2]或其它教课书,找不到这个名词。一般民主制度的全名是自由民主制(Liberal Democracy),简称民主制。我马上还要详细讨论。第三,将“人民民主”置于“政治专制”范畴。我根本没有办法理解(但看完全文,我对这里的意思有猜测)。第四,这后一句话的整个意思至少是不清楚,可能指Fukuyama提出的方法。严肃的学者是无法对这句话评论的。
    
    古今中外政治体制有不少,但与我们现在有关的体制很容易从决策的人数来理解。皇朝(Monarchy)通常是一人(世袭皇帝)决策。自由民主政权(Liberal Democracy)是全民投票决策。也可能是部分民众投票,例如古希腊。极权政权(Totalitarian)通常是一个人(独裁者)决策。寡头政权(Oligarchy)是一小撮人决策。威权政权(Authoritarian)是一批人决策。毛泽东统治时的中国,蒋介石统治时的台湾,当然希特勒统治时的德国基本上属于极权政权(严格的说极权政权是为共党政权起的名词。)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基本上是寡头政权。现在的中国大概可以算是威权政权(有许多人也许不同意;在这里我们暂不讨论)。我们再来看“人民民主”。这里人民根本不投票,不参加决策,何来“人民民主”?很清楚,所谓的“人民民主”是骗人的民主。大陆来的人有时会用词民主作风,其实是指的领导咨询或是言论自由,与世界上公认的民众决策没有关系。顺便提一个有趣的现象,共产党国家名字常常特别强调民主。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我看过Yale政治学教授V。 Dahl的一本书《On Democracy》。他在书中认为共和(Republic)和民主(Democracy)是一回事。这有它一定的道理。如果我们接受这个观点,中国的国号“人民”和“共和”的意思就是说这个政体是双重民主的。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多年了,中国人民仍然不能参与决策。北朝鲜的国名更长,有三重民主的意义,但北朝鲜实际上已成为世袭极权国家了。倒是许多真正民主国家,国号只有一个共和或一个民主。所以,国号的民主越多这个国家就离民主越远。
    
    这篇文章又有这样一段:“人们谈论民主,大致包含两个不同的面向,即作为政治体制的民主与作为社会形式的民主,前者包括普选权、个人权利的保护、言论自由、多元主义等等,而后者的核心是平等,主要体现为社会保障,公共物品向全体社会成员的开放,再分配等等。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所谓社会民主。”汪晖教授引入了社会民主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很有问题。如上所述,民主是指一种决策方式。很难把汪晖教授的“社会民主”与决策方式联系起来。好像汪晖教授是想把经济平等与社会主义联系起来。我在[4]把平等划分为政治平等与经济机会平等两种。政治平等通过民主制度达到而经济机会平等在现代法治社会里是通过保障经济发展机会平等达到。举例来讲,Bill Gates,Larry Ellison,Steve Jobs 白手起家在二三十年时间成为亿万富翁。他们的财富和财富积累的速度甚至在一代以前还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他们的财富与一般工人科技人员相比是天文数字,这样符合经济机会平等吗?完全符合。因为科学技术发展,美国法治健全,和美国的经济制度,这些人通过他们的才能且把握机会创立了新的公司,大大推进了技术的发展并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在这些人创业时,欧洲计算机科学研究总体上与美国不相上下。为什么国际上执牛耳的高科技公司基本上都在美国?美国的经济制度是关键之一。关于这方面,[5]有很好的分析,有兴趣的可参考。把平等划分成政治平等与经济机会平等是我提出的。即便[2]也有多次意识形态与平等的讨论。汪晖教授也可以以这些为基础来讨论,但他没有。
    
    这文章还说“如果一个人由于贫穷或其他因素,无法通过教育或其他条件获得能力及相应的社会位置,他或她就不具备竞争的能力。”这与民主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方面的平等在资本主义国家倒是做的较好的。美国顶尖学校如哈佛耶鲁不仅对少数民族优先录取还对少数民族,贫困,以致中产阶级家庭来的学生有财政补助。否则很多人像B。Obama 如何上的起顶尖大学?倒是中国在这方面差的远。美国是通过立法和历来的风尚解决这个问题的。汪晖教授如果真有可实行的建议,也是一个贡献。
    
    文章说“民主的社会形式与经济结构密切相关。没有经济结构的民主化,不要说社会主义民主,就是社会民主也是不可能的。”这里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一套发霉的东西又拿出来了。“经济结构的民主化”语焉不详。我可以猜测几种意义,但在这里猜测没什么意义。社会主义民主是什么货色,大家也容易知道。真正的民主是决定经济体系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严格地来说,我不太喜欢这种讲。但这里以简便为好)。所以,社会主义民主就一定不是民主,因为民众无法决定经济体系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还是别的什么。
    
    这篇文章的质量是难以想象的差。你可以提出很新奇的理论,也可以从不同角度辩护你的理论,但你必须从学术界都接受的概念和理论出发。每一个新名词都要谨慎引入,清楚定义。逻辑推理上要清楚严格。坦率地说,美国一流大学高年级学生的文章都比这水平都高。
    
    汪晖教授是有很高地位的。希望汪晖教授能看到这篇文章,欢迎回应或批评指正。
    
    注释:
    
    [1] 汪晖:“代表性的断裂”:反思未来民主的进程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858
    
    [2] 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4th ed.,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3] F. Fukuyama,“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Free Press, February, 2006.
    
    [4] 韩家亮:初谈平等和现代民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771
    
    [5] Michael J. Mandel,“The Coming Internet Depression”, London : Financial Times Prentice Hall, 200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康正果: 走向民权民德的政治解放——汪晖近作质疑:谁的主权?什么平等?(下)
  • 康正果:走向民权民德的政治解放——汪晖近作质疑:谁的主权?什么平等?(中)
  • 康正果:走向民权民德的政治解放——汪晖近作质疑:谁的主权?什么平等?(上)
  • 独家爆料:清华大学教授汪晖的多面人生揭密
  • 林毓生论汪晖事件:清华大学应负起政治与道德责任
  • 韩寒和汪晖的2010/张淼
  • 汪晖:一九八九年和“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
  • 汪晖缺少历史的、批判的眼光/杨野
  • 汪晖:宗教社会、市场扩张与社会流动
  • 汪晖:“多元一体”的多元性、流动性与未完成性
  • 汪晖:东方主义、民族区域自治与尊严政治
  • 汪晖:抗议运动是一种尊严政治
  • 刘晓波: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 汪晖在被指“抄袭”后首次媒体撰文 “中国为何不会崩溃”
  • 学者再曝清华教授汪晖著作涉剽窃证据
  • 抄袭者汪晖的前世今生
  • 朱学勤PK汪晖,左右派领军引爆学术论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