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宅民主极其漂变 兼论茉莉花革命之缘起/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16日 转载)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何谓宅人

     在网络时代,“宅不仅仅是一种文化符号”,而且也是指一类人和他们的生活方式。这些所谓的“宅人”,“早晨睡到自然醒,一整天或数天足不出户,上网订购一切,看DVD电影,上网,或者干脆面对电脑发呆,”只要提到“宅”,“浮现在人们心中的便是这样的一种图像”(《环球杂志》《21世纪初显示的七大症候》)。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其他海外民运人士的生活如何?就我个人的生活状况看,我也是一位地道的“宅人”,除了没有在网上购物外,我其余的时间大都在网上度过,因此,我设想如果没有因特网,我一天的生活到底怎样过?是很难说的。肯定地讲,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位民运人士时,我所搞的民主,离不开网络。别人的情况如何?我不想猜测,仅就我个人情况而言,的确如此。

    我个人从1974年4月起,就秘密写作有关中国的书稿,到2002年我到韩国前,一共写作了约30 本,略计约800万字。可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书稿在中国一本也没有出版或者发表。自然,在之长达28年的时间里,我到底是一共什么样的人?很少有人知道,当然,我对中国民主和民主运动的研究肯定也不被外界知晓。可是呢?到韩国后的2004年,我学会了用电脑写作,于是,我对于民主的研究和我的有关思想才为外界所知晓。自然,我有理由假设:若没有电脑??这东西??我对民主的研究和理解,也许今天也见不了天日的啊!再,我与许多海外民运人士的认识和联络,也都是通过网络的啊!许多的朋友,到今天虽然一面未见,但是,相互理解却如同邻人,可不是吗?在网络世界里,大家就都邻人啊!

    何谓宅民主?

    “宅人”是一种网络已有的词,是网络的贡献,可“宅民主”却是我自己思考出来的东西,它是指由“宅人”所搞的“民主”。可见,它不是一种意义很严格的学术词汇,仅仅是为了方便,是说海外民运人士所搞的民主没有超出网络。如果说这样的现象有它发生的原因,那么,对于原因的寻找我们既可以接触到事物的内在东西。

    其实,我在过去发表的许多文章中,强调了一个实事,即中国的民主自“6.4”后,在街头消失了,在校园消失了,在社会公开的许多场合也都消失了,唯独存在于网络之上。因此,我多次指出:如果舍了网络,中国民主究竟怎样存在?是不好想象的。正因为如此,民主存在于网上和网上的民主就构成了中国民主之基本的状况。

    网上的民主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存在,因此,它的缺陷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它和中国人民的真实生活存在着很大的距离,它因自性而“宅”在网上了。如何使网上的“宅民主”走出网络,走上街头,走近校园,走入实现社会,或者走进议会……,是我多年思考的问题。虽然在2004年,成都市第一例由闪客们搞的快闪运动中,我看了一线的希望,后来又在“郑玉娇事件”和“贾君鹏吃饭贴”中看到了许多迹象,可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清楚,我所看见的东西犹如雾里花、水中月。

    网络的特性

    要研究网上的民主,就必须研究网络的性质和特性,而这样的研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新课题。依据通常研究问题的模式,我们把宅民主作为一个对象看,首先它是网络工程里的事情,所以,我们视它为一个工程性的东西,原本是不错的,可是呢?网络有一种新特性,它虽然是以“工程”方式产生的,可却具有“生物学”特性。正如《未来是湿的》一书的作者克莱.舍基所言,网络作为一种工程事物,却具有人性“湿乎乎”的特点,是一种很人性化的事物。《失控》一书的作者凯文.凯利对网络世界里的生物学特性做了很详细的论述,他用“蜂群思维模式”和“群集系统”、“代理群集系统”等概念论述了网络事物其所以具有无限的原因。虽然到今天为止,上述作者们的论述,还没有形成定论,可是,对于网络世界性质的人类探索之脚步的确是迈开了。

    既然情况如此,网络世界具有生物学特性,那么,生物学上的漂变的概念被我借用来论述宅民主的可能性变化,就不是随心所欲的乱说一通了。在时间里,宅民主会不会发生一种类似于生物学的“漂变”?是我苦思冥想的一个问题。正因为“漂变”现象不是物理的、工程的,而是生物的,所以,它是这样发生或者怎样形成?没有一种物理学或者工程学的说明,只有生物学的描述;可生物学,对之的描述也仅仅是“现象”的,而没有什么“本质”的性质可以挖掘。

    中东茉莉花革命给我们的启示

    对于具有生物学性质的网络事件我们在给不出“本质”的说明的时候,中东发生的茉莉花革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完整的网络革命图像,使我们中国人在理论上没有弄清楚网络革命“性质”的情况下,已经亲眼看见了发生的网络革命事件。于是,对于事件的缘起的研究就自然变成为对事件本身的关注了。

    自2月20日,中国发生第一次茉莉花聚集事件之后,中国社会就已经拉开了茉莉花革命的序幕,虽然到我写作此文的今天,第四波茉莉花聚集因专制主义者们的“封堵”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可是,茉莉花聚集事件已经深深地在中国的土地扎根了!所以,我以为所有那些说“茉莉花革命适应中东,而不适应中国”的议论都是非常肤浅的,不值一驳。持此看法的人都没有把茉莉花革命看成是“网络事件”,而是把它同“网络”割裂开来的。网络的特性是它一直在成功的生产“对抗人类控制的叛逆者”,所以,在所有不民主的社会里,网络世界所显示的特性是“叛逆”而不是“臣服”,是网络的“湿”给予人类社会里所有“干巴巴”的专制统治染之以“湿”。因此,它不光是一种事物,而始终是被网络之水弄“湿”了的事物。据此,所有把它看成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或一个民族的单纯事件的人,都失之肤浅。

    要明白:互联网是一种没有国界的事物,网络是一个没有边际的世界,它撒向人类的是人性“湿漉漉”之水。

    没有人可以改变互联网,而是互联网要改变一切。中国的茉莉花聚集事件的最大成果是:茉莉花成为民主的脸谱;在观看此脸谱时,人们中间存在的分歧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们散步也罢,聚集也罢,都是心有民主的。因此有敌派也罢,无敌派也罢;革命派也罢,改良派也罢;左派也罢,右派也罢,大家在观看民主的茉莉花脸谱时,看到的都是民主!

    (2011-03-14)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理由!/李志友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现况分析(3.14版)
·中共「五不搞」只会搞出茉莉花革命/李平
·雷风恒: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进行“茉莉花革命”
·从茉莉花中惊醒
·简论茉莉花革命之“聚集”/武振荣
·向茉莉花进言:出其不意 攻其不备/弓孩
·专访张建:不同意魏京生先生论中国茉莉花革命/巴黎动态
·中国军人茉莉花革命告全国军人书
·茉莉花革命缕析/武振荣
·政府对国内茉莉花聚会为什么那样紧张?/余英时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战略成功
·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时机不成熟/魏京生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策略艺术/林保华
·李长军,郑钢清,曹晗:好一朵茉莉花
·茉莉花:民主的脸谱/武振荣
·毒奶粉,让我们期待茉莉花的盛开/王衡庚
·茉莉花革命是面照妖镜/徐斯俭
·茉莉花革命Online Game之《中国,星期天围观》攻略
·海外民运人士谈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坚持下去将赢得胜利
·记者无国界:中国喝茉莉花茶的邀请---压制!
·中国茉莉花革命第5波公告发布
·茉莉花第四轮集会 王府井飘神秘纸张
·茉莉花文艺创作大赛征稿
·“茉莉花九龙站”呼籲上街抗爭 (图)
·第四轮茉莉花散步活动 中国当局步步为营
·四轮茉莉花散步活动 中国当局步步为营
·中国目前为何对“茉莉花革命”免疫?
·紫电:感触茉莉花
·实拍:应对茉莉花,中关村周六做准备 (图)
·藏人参与茉莉花运动并公布藏区行动地点
·中共独裁宣言:不搞多党议政,不搞三权分立,防茉莉花革命 (图)
·针对茉莉花和美国反封网,中国将物理断网
·因茉莉花集会广西潘振娟,黄淑英被拘留,李树芬,蔡福先长期关押在久敬庄 (图)
·王军涛谈茉莉花:只是想捉弄政府 谁认真谁失败
·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月刊:让茉莉花的香气布满大地
·第四波茉莉花再增城市集会点 美政府促中国释放维权人士
·茉莉花效应?微软将Spaces迁移至新浪博客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茉莉花、紫荊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港商(内地)投资权益关注组
·哈尔滨市原书记(现在黑龙江省政协主席)以权乱法导致哈尔滨茉莉花行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