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刘京生更多文章请看刘京生专栏
     胡石根更多文章请看胡石根专栏 (博讯 boxun.com)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30日
      
      
      从4月16日至26日,我曾先后分别致信给你们——中国著名的良心犯何德普(坐牢8年)、高洪明(坐牢2次,共10年)、严正学(坐牢2次,共5年)、刘京生(坐牢2次,第2次被判15年,坐牢12年多)、胡石根(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你们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你们是我主内的好弟兄,你们每周日都来我家,参加在我家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聚会,我们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一起敬拜主耶稣,一起学习主耶稣,来使我们内心真心地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具有爱弟兄姊妹的心,具有爱仇敌的心,具有爱所有人的心……。
      
      在信中,我回忆了我们所走过的风风雨雨,我们都曾因民运、维权、信仰等政治原因坐过牢(我坐牢2次,共4年)。在牢里我们都经历了很多苦难,身体都曾受到过不同的摧残,患有不同的疾病。出狱后的我们也都生活得非常艰难。如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无法恢复我原来的医生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在信中我谈到了我的疾病:“狱中的苦难使我患上了‘腹股沟疝’,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却交不起一万元的手术费(住院需要1万押金)。近年来病情越来越重,不能多走路。我生怕那一天出现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到那时如果再交不起医药费,就只有等死了”。
      
      在信中,我还接着谈到“我不能因此被困死、饿死、病死,‘依靠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们也能生活得很好’,为此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望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其实,这才是我写信给众朋友的唯一目的,我并不是向你们述说我的疾病来让你们为我的病着急,而是请你们在我的科研工作上给予支持、帮助。
      
      我的病“腹股沟疝”有时是很痛苦,如多走路后,疝囊就会明显突出,疝囊内的内容物肠袢就要突出出腹腔;这时必须坐下、蹲下,最好躺下,来使疝囊内容物肠袢回纳复原:否则很是痛苦。但是,这点痛苦对我们这些做过牢的人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更大的痛苦我们都经历过。因此我是能够克服的,请朋友们放心,不要过多的牵挂。
      
      当然,如果疝囊内容物肠袢突出出腹腔,并且不能回纳复原,就是“嵌顿性疝”;如果再出现因受压使血流减少,甚至完全阻断,就是“绞窄性疝”。可是“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并不是每个病人都发生;当然发生这些情况时,如果不及时手术,就会病情加重,甚至出现死亡。但是也请朋友们放心,离我家较近医院是积水潭医院,我上大学(北京大学医学部)时,其中2年半的见习期、实习期都是在积水潭医院度过的,现在的副院长、急症科主任、外科主任等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把我送到那里,我不相信没有钱他们就不积极治疗。当然,送到别的医院,没有钱得不到积极治疗就有可能等死了。
      
      我先后写给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众朋友的那几封信是公开发表的,一些朋友看到信后,看到我的病后,很是关心。如郑酋午弟兄,说等他发了工资后要拿出2千元钱给我治病;如杨子立几次对我说,他要找一些朋友凑钱来给我治病,等等。对此,我是非常的感谢,他们的爱心温暖着我的心,使我非常的感动。但是对此,我都表示谢绝,一是国内的朋友都不容易;二是我要恢复我的医生工作,在我恢复医生工作后,有了医保后,这个病很容易治疗,又不是什么大病。
      
      我要恢复我的医生工作,这是我写这些信的主要目的,也是我今天写这篇文章(信)的主要目的。1979年我考进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时,我们的老师告诉我们,要为人民工作50年。我是花着人民助学金上的大学,我自然要为人民工作一辈子。即使在坐牢期间,即使在这几年失业期间,虽然我没有能恢复我的医生工作,但是我没有放弃我的医学(精神医学)研究,为此我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阐述了精神分裂症这一主要精神疾病的发病机理。提出新的观点来阐述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这应当是精神科医生的最大光荣。依据这一光荣,我是应当可以恢复我的精神科医生工作的,为此请求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
      
      徐永海
      
      2011年4月30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2、《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3、《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4、《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5、《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6、《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7、《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8、《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1、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16日
      
    何德普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95年1月2日的刘念春家,那一天我们北京的一些民运朋友相聚在一起,欢度1995年的新年。那一天是刘念春、储海蓝两口子做东,沙裕光、李海、江棋生、王军鹰、荒井利明、你、我等朋友参加了这次相聚。你、沙裕光、刘念春等都是西单民主墙时代的民运领袖,我对他们很是崇敬。因为民主墙时,我仅仅是一个正在迎接高考的中学生,仅仅是一个看客,仅仅时常到西单去看大字报(自然崇敬你们);又因为民主墙时,我又做了一点事情,帮助过《四五论坛》秘密成员郑钦华,几年后我曾被警察找过几次(自然与你们有亲近感);因此,我对他们很是崇敬。
      
      在以后的十多年里,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们也都先后因为民主、维权、信仰等原因成了良心犯。你被判有期徒刑8年;我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在狱中我们都受了很多苦,如你的一个耳朵被打聋等。出狱后,我们均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在我们的住处外,有关部门都盖了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有联防队员在监视房里上班。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我一直无法恢复我原来的医生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
      
      狱中的苦难使我患上了“腹股沟疝”,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却交不起一万多元的手术费。近年来病情越来越重,不能多走路。我生怕那一天出现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到那时如果再交不起医药费,就只有等死了。我不能因此被困死、饿死、病死,“依靠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们也能生活得很好”,为此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并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望何德普兄给予支持、帮助。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何德普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
      
      2011年4月16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18日
      
    高洪明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97年,是在刘凤钢家里,那时我和刘凤钢都刚刚出狱不久。我和刘凤钢、高峰是良心犯“同案”,我们三人因为共同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而被劳动教养。你和刘凤钢、高峰是东北双河劳教农场的良心犯难友,你因为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五周年而被劳动教养。
      
      我被劳动教养(在《劳动教养决定书》上)有两个“罪状”,一个是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还有一个就是在《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共有56人签名,为此坐牢的仅有王丹、刘念春和我),我们都是因为纪念“六四”而被劳动教养的。在这点上,我们是相同,我们有共同语言。
      
      我在接到劳动教养决定书后,我先是复议,后是行政诉讼,再后是行政上诉,这样就过去了一年,同时公安局也是为了惩罚我的不认罪行为,一直将我关押在西城看守所一个六平方米的“小号”里。你在被抓后的头一年里,也是关押在(东城看守所)“小号”里。我们都曾长时间地被关押在“小号”里,在这点上,我们又是相同,我们有共同语言。
      
      我们有共同语言,我们也成了好朋友,我们都没有放弃我们的理想、我们的追求。在2000年,你因为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而被判有期徒刑8年,我因为帮助受逼迫的教会而被判有期徒刑2年。我们都坐过两次牢,(当然我的4年无法与你的10年相比,你为了理想和追求,受了更多的苦),我们又是相同,我们有共同语言。
      
      我们有共同语言,我们都是基督徒。在1996年你第一次坐牢后,你受刘凤钢、高峰托付,几次去看望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老牧师,袁相忱老牧师几次向你传福音,你第二次入狱后,由于偶然的原因得到了《圣经》,你将《圣经》读了很多遍,你是真心的接受了耶稣,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我们有共同语言,我们都是基督徒,我们是好朋友,为此现在我向高洪明兄求助。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并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望高洪明兄给予支持、帮助。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高洪明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
      
      2011年4月18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3、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20日
      
    严正学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98年1月20日,那一天是周国强出狱,从东北的双河劳教农场回到北京,我们是一起到北京火车站接的周国强。那一天你们东北双河劳教农场的良心犯难友周国强、高洪明、刘凤钢和你相聚在了一起。高峰这时还有不多的日子也将要被刑满释放,这时他已经由东北的双河劳教农场被押回到北京天堂河劳教农场服刑。刘念春这时还在东北的双河农场服刑,他后来在11月后的1998年12月20日保外就医与妻子、女儿去了美国。
      
      我虽然与你和周国强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你们在东北双河劳教农场时,高峰、刘凤钢已经将我向你们介绍了无数遍。我与高峰、刘凤钢是良心犯“同案”,我们因共同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而都被劳动教养。如果不是因为我一直坚持复议、诉讼、上诉,而被一直关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我可能也会被送到东北双河劳教农场。那样,东北双河劳教农场的良心犯难友就不再是六个,而是七个。
      
      出狱后的你一直很忙,你是一直忙着画画、写作、维权。虽然你很忙,但是你还是时常来我家,参加在我家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在2001年4月15日,这天是复活节,我们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北京的一些民运朋友基督徒)还一起到了你家;你家房屋地方大,并且还有一个院子,我们大家是在一起过的复活节。那一天我的讲道题目是《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复活节在基督教家庭聚会上的发言稿)。
      
      2003年我第二次坐牢,在浙江的监狱度过了2年多,2006年我出狱。我出狱后我们仅见了两面,在2006年10月18日你也第二次坐牢,也在浙江的监狱度过了2年多,直到2009年7月17日出狱。在狱中你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医生说你可能活不过三个月,为此将你提前三个月释放。出狱后,你不顾身体,坚持写作、雕塑,为此病倒住院。虽然你的身体如此不好,但是你还是多次来我家,参加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并在2011年8月2日在我们的家庭教会受洗,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
      
      出狱后的我们也都是一直不自由,是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我一直无法恢复我原来的医生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狱中的苦难使我患上了“腹股沟疝”,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却交不起一万多元的手术费。近年来病情越来越重,不能多走路。我生怕那一天出现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到那时如果再交不起医药费,就只有等死了。
      
      我不能因此被困死、饿死、病死,“依靠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们也能生活得很好”,为此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并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我们是主内的弟兄,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为此希望严正学兄给予支持、帮助。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严正学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
      
      2011年4月20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4、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22日
      
    刘京生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6年我第二次坐牢出狱后,你们几位朋友来给我接风。虽然我们是在2006年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对您可以说已经是神交已久。在你们“自由民主党”组党朋友被抓坐牢后,1994年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高峰、华惠棋、刘凤钢和我等主内肢体曾一起去看望过你们的家人,看望过你的母亲、妻子、儿子。
      
      1995年1月至4月,王丹牵头并领导了《互助捐款》活动,来帮助狱中的朋友和他们的家人,《互助捐款》活动帮助的第一个人就是您的家人。您,作为78-79民主墙的老战士,作为一直坚守自己信念的民运前辈,一直被大家所敬重。在王丹的邀请下,我很荣幸地为此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如在第一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的开头中写到:
      
      “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1)1994年12月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对胡石根等十五人以反革命集团罪宣布判决,其中曾参加过‘民主墙’运动的刘京生被判十五年重刑。其妻金艳明系北京公交系统的售票员,上有七十余岁的老母,小有上小学的儿子,生活较为困难,尤为头疼的是儿子的教育问题。因为金艳明的工作使她无暇照顾家庭。经与杨宽兴、徐永海等商议并经金艳明本人同意,从互助捐款中每月拨出一百元,为她请一个大学生半义务性地给刘京生之子辅导功课,直至考上初中。此一百元现已支出。”
      
      现在我读到“经与杨宽兴、徐永海等商议并经金艳明本人同意”这句话时,我(徐永海)还是感到一点骄傲,那时作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我们为《互助捐款》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我们为狱中的朋友们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后来金艳明大姐一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她在1998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受洗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她在好多年中每个周日都与我们一起相聚学习《圣经》。
      
      1995年我自己也坐牢了,被劳动教养2年。2003年我自己又坐牢了,被判有期徒刑2年。4年的监狱生活,使我感受到了监狱的苦难。您也曾两次坐牢,一次在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因与魏京生一起创办民刊《探索》)坐牢时间不长,第二次就是一坐坐十多年,您所经历的苦难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您曾被“连”了三个月,也就是,不仅同时带着手铐、脚镣,而且手铐、脚镣还被用锁连在一起,此时如果脸痒痒,来挠一挠手都够不到脸,很是痛苦,(还好,您晚上睡觉时不再被“连”,不然您一定会残废)。
      
      狱中的苦难没有将我们打到,我们战胜了这些苦难,我们走出了监狱。我还很高兴地看到,近1、2个月来,您每周日都来我家,参加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是的,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和我们的中国;是的,只有当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我们才会具有健康的心理和健康的社会。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此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具有信仰,都应当具有基督信仰。为了从科学的角度论述这些,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并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望刘京生兄给予支持、帮助。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刘京生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5、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26日
      
    胡石根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8月28日您出狱后的第三天。您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大学老师的工作,失去了原来的大学校园里的住房。有关部门拒绝您再回到海淀区的大学校园里,而是把您安排到西城区的德外一个楼房里;距离我家不远,我们成了街坊。您是与另外两户合住在一个三居室里,你住其中的一间,大家公用厨房、卫生间。16年多的监狱生活严重地摧残了您的身体,出狱后没有工作、没有低保、没有户口的日子使您生活得非常艰难,但是您一直没有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
      
      出狱后的您与我成了街坊,共同的良心犯经历使我们经常有了来往,并且您成为了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要成员,您在内心深处接受了主耶稣基督,您立志一生效法他走十字架道路,您公开受洗向世人宣告成为基督徒。在每次聚会中,您都是给我们众肢体带来很好的《圣经》分享,并结合着您的见证感染着我们,使我们众肢体更加立志一生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圣经上说:“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太:20:16)。其实在认识主耶稣的道路上,相对于现在的很多中国基督徒来说,在时间上,您即使在后的,也是在前的。
      
      1979年您作为只上到小学四年级就遇到文革,后来进入工厂当了8年工人的社会人员,以极高的高考分数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让人们很是佩服。当年(即使现在)别说考进北京大学,就是考进北京的大学都很难。北大本科、研究生毕业后,您成了北京语言学院的老师,成了外国留学生的老师。在80年代,您时常带着外国留学生到教堂去参加聚会,您也曾与一些留学生一起研读过《圣经》。在狱中,您见到了中国重犯监狱(北京二监)里的“圣经学习小组”(家庭教会);您所在的十五监区,一些犯人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您看到了这些犯人的变化,变得有礼貌了,对人和气了,和其他犯人有了很大的不同。正是这些经历,使出狱不久的您接受了主耶稣,受洗成了基督徒,并且成了我们教会很好的《圣经》讲员。
      
      16年多的监狱生活严重地摧残了您的身体,我们第一次见到出狱后的您是满头白发、行走不稳,当年55岁的您就像70多岁的老人。一年多过去了、二年多过来了,您又恢复了“青春”。您如今已经是快60岁(58岁)的人了,见到您的人又有谁说您有这样大的年纪了。您的街坊都互相传:“这个老头这几年怎么了,怎么越活越年轻呀,刚搬来的时候像个70多岁的老人,现在怎么看上去只有50来岁了”。为此,您时常做见证到,这是主耶稣救了您,这是基督信仰救了您,使您没有走向衰老、死亡,而是走向青春、活力。是的,主耶稣进入了您的心中,作为基督徒您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您的心中不再充满恨,而是充满了爱。爱(爱心!!!)使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充满了喜乐,充满了青春,充满了活力。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此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由于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被耶稣感动、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我们的心中就会充满爱。爱(爱心!!!)使我们充满喜乐,充满青春,充满活力,使我们心身健康,使我们社会健康。《圣经》,尤其是《圣经》中的新约部分,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一主耶稣的福音。早期使徒的见证,2千多年来全世界众圣徒的见证,近百年来我们中国众圣徒的见证,包括您的见证,也见证了这一主耶稣的福音。
      
      今天,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脑科学工作者),我要脑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在发达的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是具有这信仰天性的。为此,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望胡石根兄给予支持、帮助。因为政治、维权、信仰,我曾坐牢4年(1995年至1997年,2003年至2006年),出狱后的我一直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因此我一直没有能恢复我原来的医生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狱中的苦难使我患上了“腹股沟疝”,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却交不起一万多元的手术费。近年来病情越来越重,不能多走路。我生怕那一天出现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到那时如果再交不起医药费,就只有等死了。我不能因此被困死、饿死、病死,“依靠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们也能生活得很好”,为此我希望胡石根兄在我的科研工作上给予支持、帮助。我相信,主耶稣,必借着众肢体对我的帮助,在我身上来彰显他对我的帮助,来彰显他对我的爱。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胡石根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
      
      2011年4月26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9日
      
      当今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知道的很少,对大脑前额叶功能的认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将会极大地推动科学的进步与社会的进步。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具有不同的信仰,为什么人们会为了各自的信仰而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如为什么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可以为了共产主义信仰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成为基督徒,而不是单单地具有宗教成为宗教徒。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不仅将会直接推动科学的进步,也将会直接地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每一人都应当参与到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工作中来或给予支持、帮助。
      
    1、当今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知道的很少,对大脑前额叶功能的认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将会极大地推动科学的进步与社会的进步
      
      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脑的十年”法案,并呼吁美国公众、各种科学组织和各级政府支持“脑的十年”(1990—2000)计划。在美国“脑的十年”计划影响下,欧共体在1991年推出了“EC脑十年计划”。日本先在1987年推出了“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后在1997年推出了“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发现大脑前额叶是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崇拜、公义的心)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即到了青春期,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恋情和崇拜。爱情包括恋情和夫妻亲情,夫妻之间通过恋情和共同生活就会具有夫妻亲情,而一生不分离。信仰就是崇拜英雄来具有公义的心,人们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就会具有“公义的心”——爱好人、恨坏人,而甘愿流血牺牲。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还发现当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就会出现爱情(爱恋人、爱配偶)、信仰(爱好人、恨坏人)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钟情妄想、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而出现精神分裂症”。
      
    2、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具有不同的信仰,为什么人们会为了各自的信仰而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人民英雄,就会具有人民信仰(如共产主义信仰),就会具有“公义的心”——即“就会对‘好人’(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只是,由于存在强烈的恨,人民信仰可以带来中国文革这类“极左”的灾难。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民族英雄,就会具有民族信仰(如爱国主义信仰),就会具有“公义的心”——即“就会对‘好人’(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只是,由于存在强烈的恨,民族信仰可以带来法西斯这类“极右”的灾难。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耶稣,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既爱本民族的人也爱敌民族的人,既爱劳苦大众也爱地主资本家。出于“大爱的心”,出于强烈的爱,就会不怕被逼迫,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由于只有爱没有恨,基督信仰只会带来美好的社会,不会带来任何灾难。
      
    3、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成为基督徒,而不是单单地具有宗教成为宗教徒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被耶稣感动,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具有对仇敌的爱,穷人也爱富人,富人也爱穷人,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政治、经济权利,就会具有公平、公义、公正,就会具有美好的社会。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借助“智慧、知识”,可以使我们知道各种宗教(各种宗教仪式、各种神学教义),可以使我们认同某种宗教,如认同基督教;但是,如果没有被耶稣感动,没有崇拜、效法耶稣,就不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不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我们要具有基督信仰,而不要单单地具有宗教”。一些人没有基督信仰,而只具有单单的宗教,他们只是单单的宗教徒。这些单单的宗教徒认为:“通过一些宗教仪式就可以贿赂上帝,就可以获得各种好处,就可以使自己升官、发财;不必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大爱的心”。
      
    4、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不仅将会直接推动科学的进步,也将会直接地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每一人都应当参与到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工作中来或给予支持、帮助
      
      1960年我出生于北京,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度过了青少年时期,我感受到“共产主义信仰”具有极大的精神力量,如对阶级敌人具有强烈的恨,可以毫不留情地消灭阶级敌人。1989年2月后我接受了主耶稣,我感受到“基督信仰”更具有极大的精神力量,如对仇敌具有强烈的爱,为了使他们也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可以甘愿流血牺牲。
      
      1984年我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先从事了4年内科工作;因对精神医学具有极大的兴趣,后从事精神科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我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发现了“大脑前额叶是爱情、信仰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和它的异常是精神分裂症的脑病理基础”,并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这一科学发现还需要基础医学(如脑解剖学、脑生理学等)、临床医学(如精神科学、神经科学等)以及心理、人文、社会等科学学科的进一步验证。为了这一科学发现与进一步验证。我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这“筹备文告”,来邀请朋友们参与这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工作,或给予支持、帮助,或给做个见证。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1年4月16日修改)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之第6章第6节)
      
            (北京)徐永海
      
            2010年11月9日
      
    摘要: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爱情、信仰的天性应当建立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爱情包括恋情、夫妻亲情;信仰就是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公义的心”——爱好人、恨坏人。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就应当出现爱情(爱恋人、爱配偶)、信仰(爱好人、恨坏人)天性的异常:“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钟情妄想、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前额叶成熟发育出现异常的疾病,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
      
    关键词:爱情,信仰,前额叶,精神分裂症
      
      
    1、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人类以及其他哺乳类、鸟类、爬虫类等高等动物,都具有感情,如亲情、友情等。所有的这些感情都具有爱恨。爱,如母爱、怜爱等;恨,如仇恨、嫉恨等。当个体具有了某种感情,具有了爱恨,就会必须去做相应的事情,如出于母爱必须去关爱儿女,出于仇恨必须去打击仇人。因为,不去做,就会感到焦虑烦躁;做好了,就会感到轻松愉快(喜乐幸福);做不好,就会感到痛苦懊悔。
      
      人类以及其他某些高等哺乳类动物,还具有恋情(如相思、暗恋、热恋、一见钟情)、崇拜(如崇拜英雄以及崇拜歌星、影星、明星等)这类特殊的感情。到了青春期后,不少人是突然地感到爱上了某个异性,这就是恋情;不少人是突然地感到喜欢上了某个英雄(榜样),这就是崇拜。其他感情,一般需要长时期培养,或者别人对他有恩;而恋情、崇拜这种特殊的感情可以不需要长时期培养,也可以不需要别人对他有恩,反而爱的程度更加强烈,为了恋情、为了崇拜,不少人可以冲破一切阻力,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
      
      人类还具有夫妻亲情、“公义的心”这类更特殊的感情。通过与配偶的恋情,通过与配偶的共同生活,配偶之间就可以具有夫妻亲情,对配偶具有强烈的爱,配偶之间(夫妻之间)一生不分离,而组成家庭,共同养育他们的子女。通过对英雄的崇拜,通过对英雄的效法,人们就可以具有“公义的心”——即对“好人”(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而组成民族;出于强烈的爱与恨,为了本民族的利益,人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
      
    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的生理基础与它的异常是精神分裂症的病理基础
      
      爱情包括:“恋情和建立在恋情基础上的夫妻亲情”。爱情的核心是爱恋人、爱配偶,爱情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钟情妄想”。信仰就是:“在崇拜基础上,通过对英雄的效法,来具有‘公义的心’——对‘好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具有强烈的恨”。信仰的核心是爱“好人”、恨“坏人”,信仰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
      
      钟情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这些都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1】,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前额叶是多巴胺系统【2】,精神分裂症是前额叶出现异常所引起的疾病【3】。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是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我们自然可以得出:“前额叶应当是爱情、信仰天性的脑生理基础”。
      
      在哺乳动物进化过程中,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4】,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儿童期,前额叶还没有成熟发育;如果这时出现异常,就会出现爱、恨的异常,就会出现异常的爱、恨(如对某个物体具有异乎寻常的爱恨,如总是抚摸、踢打某个物体),这是精神分裂症单纯型、儿童精神分裂症、自闭症的主要症状。在青春期,前额叶大部分都没有成熟发育好;如果这时出现异常,就会出现整个爱情信仰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钟情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就会出现思维、情感、行为的混乱,这是精神分裂症青春型的主要症状。在成年期,前额叶大部分都已经成熟发育好;如果这时出现异常,就会只出现部分爱情信仰天性的异常,就会只出现某种钟情妄想、或某种夸大妄想、或某种被害妄想,而思维、情感、行为的混乱并不很明显,这是精神分裂症偏执型的主要症状。由于营养等各种原因,使整个多巴胺系统出现异常,就会出现精神异常、肌张力异常等症状,这是精神分裂症紧张型的主要症状。
      
    3、在人类进化中具有发达前额叶的才能生存下来
      
      我们人类具有爱情的天性,在爱情(恋情、夫妻亲情)心理活动基础上,夫妻之间一生不分离,组成家庭;来共同养育他们的子女,使子女能很好地度过很长的未成年期。我们人类具有很长的未成年期——新生儿期、婴儿期、幼儿期、儿童期、少年期等,借着如此长的未成年期,未成年人可以学习很多生存技能。
      
      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在信仰(崇拜、公义的心)心理活动基础上,对“好人”(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而组成民族(族群);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可以毫不犹豫杀死“敌民族的人”(坏人),保护“本民族的人”(好人),从而使本民族(族群)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我们人类,为了争夺领地、食物,不同的族群之间经常发生争战;在族群之间争战中,时常会把对方杀死。由于我们人类非常强大,虽然我们人类(不同族群之间)互相残杀,但是我们人类并没有因此而自我淘汰。反而,借着不同族群之间的互相残杀,只有那些进化最好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从而使我们人类快速进化,在几十万年中就出现了智慧、信仰、身体直立、被毛退去等。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进化过程中,生存环境有时是非常恶劣的,竞争有时是非常激烈的。具有相应的基因,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具有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崇拜、公义的心)天性的,具有家庭、民族的,这样的族群才能生存下来。那些不具有这些基因,不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不具有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崇拜、公义的心)天性的,不具有家庭、民族的,这样的族群都被淘汰掉了。
      
    【参考文献】
      
    【1】 沈渔邨主编. 精神病学. 第4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2. 396.
    【2】 寿天德主编. 神经生物学. 第2版.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 389.
    【3】 沈渔邨主编. 精神病学. 第4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2. 396.
    【4】 (英)苏珊•格林菲尔德(杨雄里译). 人脑之谜. 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8. 14.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徐永海,北京失业精神科医生(原工作单位 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基督信仰与中华文明必将带领我们人类走进这亿万年的美好时代
      
               (北京)徐永海
      
               2011年1月1日
      
      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就会具有“公义的心”——爱好人,恨坏人,出于爱与恨,甘愿流血牺牲。(详见《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崇拜、效法耶稣,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出于爱,甘愿流血牺牲。详见《耶稣终极榜样论》)。
      
    1、中华文明的核心是道德——做圣人,来内心具有圣人那样的“仁爱的心”
      
      原始时代,人们用各种神灵来解释各种自然现象。很多神灵都曾是民族英雄,崇拜、效法这些神灵(英雄),就会具有“公义的心”——既“就会对好人(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爱与恨,就会毫不留情地消灭坏人(敌人),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
      
      到了农业时代,人们逐渐认识到宇宙中存在着规律、秩序、道。道(上帝)不曾是活生生的人,不能被崇拜、效法,不能使人具有强烈的爱与恨,容易使人彼此宽容。在农业时代,国家都是多民族、多阶级的,人与人之间必须彼此宽容。
      
      在一些国家中,同时存在着这多神论、一神论。如,在我们中国历史中,人们因受到道教的影响,就会只希望通过敬拜各种神灵来改善自己的处境,而减少对他人的抗争。人们因受到佛教的影响,就会接受各种诫命,而减少对他人的抗争,而减少对他人的压迫。人们因受到儒家(儒教)的影响,就会崇拜、效法孔子,而具有“仁爱的心”,而减少对他人的压迫。
      
      在我们中国历史中,通过科举考试,社会中下层的人员可以进入社会上层(文官),而使得世袭的权贵集团受到极大的制约。通过科举考试,官员多具有较高的智商,并且因长期受儒家(儒教)的影响,会具有较高的道德,“武死战、文死谏”,在中国历史中出现了很多清官,如海瑞等等,从而使相权极大地制约着皇权。
      
      如在唐代,最高命令“敕诏”是出自中书省;在皇帝同意后,敕诏还要再送到门下省,门下省如果不同意,中书省就要重写敕诏;门下省通过的敕诏,还要由尚书省的六部来执行。只是到了明清时代,“君主专制”才被表现的突出起来。
      
      自西汉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借助国家的力量,尤其是科举考试,儒家思想一直是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人们通过对儒家经典的学习,通过崇拜、效法孔子,多具有“仁爱的心”,并战胜自私的欲望;使得当西方处于中世纪1千年黑暗的时候,我们中国正在经历唐宋最好的时代。
      
      南宋朱熹提出了“知先行后”、“致知在格物”等儒家理学思想,人们开始看重“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而减弱了崇拜、效法孔子,而减弱了具有“仁爱的心”,而不得不用“存天理、灭人欲”等禁欲主义伪道德来压制人们的自私欲望。这种儒家理学思想影响着之后的明清时代,禁欲主义等伪道德使得明清时代的中国社会开始走向黑暗。
      
      明代王阳明提出了“知行合一”、“心外无理”等儒家心学来纠正朱熹的儒家理学。但是由于人们更容易看重知识(道理),人们依旧看重“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而减弱了崇拜、效法孔子,减弱了具有“仁爱的心”,而没有能阻止明清时代的中国社会开始走向黑暗。
      
      几千年来,中华文明的核心是道德——做圣人,来内心具有“仁爱的心”,而出现了孔子等圣人。他们即是道德的倡议者,更是道德的楷模,使得中国没有出现像西方那样的中世纪黑暗,并带来唐宋最好的时代。
      
      几千年来,中华文明的核心一直不是知识(道理),不是“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因此没有出现像西方那样发达的神学、哲学、科学。因为,不强调发音的汉字和不强调语法的文言文,可以使不同方言的人们组成中华民族;但是,文言文根本不适合进行神学、哲学、科学等各种学术活动。
      
    2、西方文明的核心是道理(知识)——具有智慧,来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
      
      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作的去作”(约13:15)。耶稣就是上帝,同时道成肉身的耶稣更是我们崇拜、效法的榜样。崇拜、效法耶稣,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可是一些“宗教教徒”却说:“在耶稣之外,还另外单独有一些上帝,而不必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这些“宗教教徒”没有基督信仰,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这样的宗教给西方带来了中世纪1千年的黑暗。
      
      在西方,随着之后的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个人(自由)主义横行,它带来了思想解放,带来了科学的进步;同时,也带来了自私、贪婪,带来了圈地运动,带来了羊吃人,早期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邪恶的时代。
      
      在西方,随着再后的保守主义的兴起,它在维持个人(自由)主义的同时,高举耶稣基督,而减少了羊吃人,带来了公平、公义、公正,带来了自由、民主、人权,带来了现代社会的民主宪政,带来了美国那样的现代社会。
      
      在西方,随着再之后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兴起,它高举社会主义(大同思想),同时也高举耶稣基督,而减少了羊吃人,带来了公平、公义、公正,带来了自由、民主、人权,带来了现代社会的民主宪政,带来了北欧那样的现代社会。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整个一部《圣经》,尤其是新约,就是要告诉我们,耶稣就是唯一的上帝(犹:24),同时道成肉身的耶稣更是我们崇拜、效法的榜样。“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6:53)。
      
      可是几千年来,很多人却否认《圣经》的核心是耶稣,非要在《圣经》中寻找宇宙的各种奥秘,来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而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神学家,而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神学理论。
      
      由于人们更看重运用智慧,在《圣经》中寻找宇宙的各种奥秘,来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而忽视了崇拜、效法耶稣,甚至反对崇拜、效法耶稣(做圣子、做耶稣),而很难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而不得不用“禁欲主义”等伪道德来压制人的私欲,禁欲主义等伪道德给西方带来了中世纪1千年的黑暗。
      
      几千年来,西方文明的核心是智慧、知识、道理——要使人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而出现了很多神学家、哲学家、科学家,而出现了发达的神学、哲学、科学。
      
      几千年来,西方文明的核心一直不是“做圣人,来内心具有圣人那样的‘仁爱的心’;做圣子(做耶稣),来内心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虽然耶稣出生在西方,但是由于人们更高看智慧、知识、道理、道德标准,而不能很好地崇拜、效法耶稣,而带来中世纪1千年的黑暗。
      
    3、我们人人都要效法耶稣都要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大同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信仰把人“爱恨的心”发挥到了极致,使人们对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由于存在强烈的恨,共产主义信仰带来了中国文革这类“极左”的灾难。大同思想(共产主义信仰)加上恨并不能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
      
      但是,个人(自由)主义加上恨,那就更可怕。一些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肉体的情欲(食欲性欲及生养的欲望等)、眼目的情欲(占有欲等)、今生的骄傲(虚荣心等),对他人充满着仇恨,常常做出一些很恶的事情,如破坏环境、侵占财富、欺压弱者。个人(自由)主义加上恨,带来的一定是最邪恶的社会。
      
      只有爱加上大同思想,才能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具有基督信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穷人也爱富人,富人也爱穷人,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政治、经济权利,才会具有公平、公义、公正,才会具有民主宪政,才会具有三权分立(比君权相权分立更好)、选举制度(比科举考试制度更好)、反对党制度(比御史监察制度更好)。
      
      西方的民主宪政是建立在基督信仰基础上的,而不是建立在个人(自由)主义基础上的,单单的个人(自由)主义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如一些个别人为了满足自己多多生育子女的欲望(肉体的情欲),他们极力地反对避孕,极力地反对计划生育,极力地鼓吹多多生育,他们只管自己的虚荣,即自己家族和自己国家的庞大,不管人口膨胀所带来的资源耗竭、环境破坏、物种消失。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2:15-17)。
      
      在西方历史中,教育的主要目是,运用智慧,通过知识,来认识宇宙的本来面目和明白深奥的道理;即使是神学教育,也只是让人们学神学(只单单地学习各种神学知识、神学理论),而不是让人们向神学(向耶稣学习,崇拜、效法耶稣,做耶稣,做圣子),这样的教育给西方带来了中世纪1千年的黑暗。
      
      在当代,西方的教育统治了全世界,教育只是为了使人们具有更多的知识和更能赚钱、更能享受的本事。人们崇拜、效法是那些最能赚钱、最能享受的人,人们高举的是个人(自由)主义。这样的教育不能给我们人类带来美好的社会。
      
      在中国历史中,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做圣人,来内心具有“仁爱的心”。通过对儒家经典的学习,通过在学习过程中对孔子等圣人的崇拜、效法,人们多具有“仁爱的心”,而带来唐宋最好的时代。中华文明可以使人们更容易地崇拜、效法孔子;自然中华文明也可以帮助人们来更容易地崇拜、效法耶稣。《圣经》上说:“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边”(太24:27)。
      
      在未来,教育的目的不仅是为了使人具有更多的知识,更是为了使人做圣人,来内心具有“仁爱的心”;做圣子(做耶稣),来内心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随着人人都来崇拜、效法耶稣,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就会建立起那亿万年的美好时代——大同社会——千禧年。我们每一人都应当为此甘愿流血牺牲,未来不会忘记为此献身的每一个人。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徐永海博客: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list.php?fid=64
    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徐永海
·徐永海: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徐永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徐永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徐永海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徐永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徐永海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徐永海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徐永海 (图)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徐永海 (图)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徐永海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徐永海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徐永海(图)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徐永海(图)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徐永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徐永海 (图)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徐永海、杨靖 (图)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 基督徒被带走/徐永海
·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徐永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见他/徐永海
·部分异议人士就天安门树立孔子像举办研讨会/徐永海
·圣诞节,家庭教会胡石根、徐永海、王学勤等向路人传福音(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徐永海(图)
·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徐永海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徐永海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徐永海: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徐永海: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图)
·徐永海: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基督徒徐永海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徐永海(图)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