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文民族与英语民族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8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在我看来,“中华民族”就是“说中文的民族”(“the Chinese-peaking Peoples‎”)。
     (博讯 boxun.com)

    英国前首相兼作家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1956年写作出版了《英语民族史》(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根据这个实例,我们也可以把“中华民族”叫做“the Chinese-peaking Peoples‎”。而我们知道,美国的种族差异要大于中国,既然种族差异较大的人们在大西洋两岸、在印度洋另边……都可以被归入“英语民族”,为什么种族差异较小的人们同在东亚大地却不可以同归“中华民族”呢?
    
    回顾一下。
    
    2009年7月12日,谢选骏发表《苏联亡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苏联与中共的比较研究》一文,指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弄假成真”、“、“中国的关键演变在2019年”、“计划生育是民族自杀”。该文是对2007年发表的《小国时代》一书的相关章节的摘录。
    
    2009年7月23日,谢选骏又发表《对话“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一文,指出“‘取消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容易,‘实现多元共治’艰难。因为连‘一元自治’(汉人自治)都属子虚,不同民族之间的‘多元共治’便是‘乌何有之乡的消息’了。而‘乌何有之乡的消息’最终只能把‘善良的人们’引向古拉格群岛。”
    
    2009年7月28日,马戎发表了《当前中国民族问题的症结与出路》一文。
    
    马戎原为“北京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是一位对民族问题忧心忡忡的回族学者。他认为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中国在经济和意识形态等方面都进行了革新并取得进展。遗憾的是,在非常重要的民族问题一节,却基本上因循旧路。如果不理清中国民族问题的症结,可以预见,不仅会影响到国内社会的稳定,也会对中国的外部崛起带来极大隐患。他认为必须重新审视当时合理现在却严重滞后的“民族”理论,重新建立“中华民族”和五十六个“族群”的关系。并且,需要警惕近年来个别“民族理论”的权威学者甚至提出应废弃“中华民族”这一提法。
    
    马戎认为,关于这些学者要求进一步强化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甚至要求设立民族区域制度的全国性常设机构等提议,中央必须非常慎重。因为1923年和1936年的苏联宪法规定,每个“民族”都有独立的权利,每个加盟共和国、自治共和国都有自己独立的议会和宪法,在体制上都有各自的总统及内阁部长们。所以苏联是一个多重政治结构,第一层是苏联,第二层是各加盟共和国,第三层是自治共和国,第四层还有自治区和边疆区。苏联宪法明确规定,联盟是“各拥有平等权利民族的自愿联合”,“每一个共和国均有自由退出联盟的权利”。在苏联的新体制下,各族接受了现代“民族”理念及其政治含义,“民族意识”不断加强。同时,苏联宪法也为这些“民族”脱离苏联并成立独立国家提供了法律依据。在戈尔巴乔夫不负责任的改革过程中,苏联原有的意识形态纽带、经济秩序、政治凝聚力都遭到破坏,于是那些已建立“加盟共和国”的“民族”因势转变为独立的“民族国家”。直到今天,一些已建立“自治共和国”的“民族”(如俄罗斯联邦的车臣自治共和国、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等)仍在为独立而战。苏联在民族理论工作和民族制度实践中的经验与教训,我们应当仔细研究和借鉴。由于改革开放前中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在国际事务中直接体会到“中国公民”的现实意义,而在国内日常生活中由于各种民族制度与优惠政策使少数民族身份具有显著的现实意义,结果在客观上把“中华民族”虚化和架空了。我们几十年来一直在报刊和讲堂上宣讲马列主义民族理论,介绍斯大林的“民族”定义,介绍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这样宣讲和教育的结果就使包括汉族在内的国民把对“民族”的认识定位于五十六个民族,而不是包含所有中国人的“中华民族”,并把现代政治观念的“民族”意识介绍给各“民族”的知识分子与民众。
    
    在马戎看来,目前中国民族问题的症结就在于1949年“建国”后,中共参照苏联斯大林(这个格鲁吉亚少数民族分子)的民族理论(“民族”定义)、民族制度和民族政策,在中国进行了“民族识别”,客观上把中国建成了一个“多民族联合体”,这一结构使有些原来并不具有现代“民族意识”的“民族”精英开始接受这样的意识并萌发潜在的独立愿望。从理论上讲,只要一个群体被本国政府、外国政权以及本群体精英集团认定是一个“民族”,那么,无论是根据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传统的“民族自决权”理论还是根据列宁的马克思主义“民族自决权”原则(“无条件地、坚决地维护每个民族的政治自决的权利,即分离的权利”。这个“民族”都会非常自然地萌生出通过自决建立独立民族国家的愿望。在中共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派遣出国的留学生和来到西部旅游和交流的境外人员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催生民族主义思潮的媒介。
    
    ……
    
    环顾一下。
    
    批评马戎的人士指出:他把中国的民族分界、民族身份“文化化”也就是“去政治化”的思路,是大汉族主义。
    
    其实,批评马戎的人士这样说是很可笑的,因为马戎是回民,不是汉民。马戎建议保留“中华民族”的概念,也无大错。在这一思路下重新开始“中华民族”的“民族构建”,以“中华民族”为核心认同,建立一个全体中国人的“民族国家”,同时把五十六个“民族”改称“族群”,这也是一个解决办法。在这样的概念框架下强化中华民族的“民族意识”,逐步淡化目前各“民族”的“民族”意识,这是一切现代国家都走过的道路。
    
    批评马戎的人士还质疑说:就“夏”指“中国”区域而言,“夏”与“中”相通,所以“中华”二字意义相同。可见“中华民族”四个字不能涵盖“非华夏族”。如果非要制造一个“中华民族”,那么请把四夷除开,因为中国境内少数民族不能用“中华民族”来指代。
    
    谢选骏认为,对于“中华民族”的这一刻舟求剑式的理解,也是十分可笑的。
    
    在谢选骏看来,事到如今,“中华民族”就是“说中文的民族”(“the Chinese-peaking Peoples‎”)。这不仅包括汉民,也包括回民(伊斯兰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
    
    英国前首相兼任作家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1956年写作出版了《英语民族史》(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他的“英语民族”(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概念已经得到举世公认了。“英语民族”是指“地球上一个由讲英语的人口构成的庞大集体——包括了不列颠、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西方最强国”。
    
    根据“英语民族”(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这个实例,我们也可以把“中华民族”叫做“the Chinese-peaking Peoples‎”。而我们知道,美国的种族差异要大于中国,既然种族差异较大的人们在大西洋两岸、在印度洋另边……都可以被归入“英语民族”,为什么种族差异较小的人们同在东亚大地却不可以被归入“中华民族”呢?
    
    展望一下。
    
    如果把美国当作一个政治正确的坐标系,正如美国奉行“独尊英语”一样,中国为什么不该奉行“独尊中文”的国策呢。
    
    一个国家,一种国语:这是“现代民族国家”的常识。虽然“中国国语”这一概念曾被毛泽东等苏联代理人所否定,汉子也被简化掉,甚至差点遭到朝鲜和越南那样的“殖民地拼音化”……但被颠倒的历史终将拨乱反正。“中国国语”终将取代“汉语”,重新凝聚中国大地的不古人心。
    
    我高兴地看到,最近新版的《新华字典》已经恢复了繁体字内容。不要小看这个变化,这是历史潮流开始转向的标记。见微知著者,莫过于此。
    
    被乱党消灭百年的中国文化,应该逐步走向复兴了。
    
    2011年7月16日
    
    ————————————————————————————
    
    参考附录之一
    
    《英语民族史》
    
    内容简介:地球上一个由讲英语的人口构成的庞大帝国——包括了不列颠、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西方最强国——历经了漫长曲折的历程而渐渐形成;它们的存在,深刻改变了世界的文明版图,强有力地左右着人类命运和历史的走向……在这部创作时间长达三十年的伟大作品中,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人物丘吉尔以深邃的洞察力和史诗般的笔触,为读者描绘了一幅全景式的“帝国画卷”。
    
    《第一卷:不列颠的诞生》
    
    本卷追溯了从欧洲人时代发端直至人类发现"新大陆"这一漫长历史时段里,英语民族的孕育、形成及发展的故事。它从莱茵河畔的凯尔特人向不列颠岛迁徙开始,历经了罗马帝国军团的占领,撒克逊族的融合、北欧海盗的侵扰、诺曼底人的征服、"大宪章"的诞生以及"玫瑰战争"的洗礼,最后以英国动荡不安的中古时代的标志性事件——巴斯沃斯战役作为结束。这一年,一个新王朝刚登上英国王位。七年后的1492年,欧洲冒险家哥伦布在美洲成功登陆——由这一地理大发现作为标志,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而未来一个辽阔而伟大的英语帝国的成型,也在此时埋下了重大伏笔……
    
    《第二卷:新世界》
    
    本卷涉及的两个世纪发生了一些意义深远的事件。欧洲探险家发现了美洲新大陆,许多欧洲人在那里定居。1485年至1688年之间,英语民族开始向全世界扩张,打败了西班牙帝国。在打通海上通道以后,美洲殖民地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英格兰和苏格兰转信新教,这两个王国在一个苏格兰王朝的统治下联合起来。长期的原则分歧引起一场内战。英格兰在克伦威尔的统治下进行了一段共和制的尝试。但是,最终英格兰又恢复了王政。
    
    《第三卷:革命的时代》
    
    在本卷涉及的1688年至1815年期间,有三次革命对人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688年的英国革命赶走了不列颠群岛上最后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国王。1775年的美国独立战争把英语民族一分为二。1789年,法国以武力向欧洲宣布了平等、自由和人权的原则。在发生这些政治革命的同时,科学和工业领域也发生了数次革命,为今天的工业时代奠定的基础。
    
    《第四卷:伟大的民主》
    
    1815年拿破仑垮台后,英国在地球上的一大部分地区处于绝对的统治地位。法国和整个欧洲大陆精疲力竭,革命和社会动乱沉重地打击了许多欧洲强国,新的国家相继诞生。美国独立战争并没有给英美关系造成致命的创伤,大西洋两岸进行着日益广泛的联系。英国人拓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荷兰衰落之时夺取了南非,因此开创了新的、更加辽阔的大英帝国。通过损失近百万人的残酷内战,美国根除了奴隶制度,而且保持了自己的统一。19世纪是有意义的、进步的、开明而又富有容忍精神的文明时代。
    
    
    目录
    第一卷 不列颠的诞生
    前言
    第一部 岛上民族
      第一章 不列颠
      第二章 征服
      第三章 罗马行省
      第四章 沦陷的海岛
      第五章 英格兰
      第六章 北欧海盗
      第七章 阿尔弗烈德大王
      第八章 撒克逊的黄昏
    第二部 国家的形成
      第九章 诺曼底人的入侵
      第十章 征服者威廉
      第十一章 在动荡中发展
       第十二章 亨利·金雀花
      第十三章 英国习惯法
      第十四章 狮心王
      第十五章 大宪章
      第十六章 酝酿过程
      第十七章 雏形国会
      第十八章 爱德华一世
      第十九章 班诺克本河畔之役
      第二十章 苏格兰与爱尔兰
      第二十一章 大弓
      第二十二章 黑死病
    第三部 封建时代的结束
      第二十三章 理查二世与社会动乱
      第二十四章 亨利·博林布鲁克纂位
       第二十五章 亨利五世的帝国
      第二十六章 圣女贞德
      第二十七章 约克和兰开斯特
      第二十八章 玫瑰战争
      第二十九章 爱德华四世的冒险生涯
      第三十章 理查三世
    
    第二卷 新世界
    第四部 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
    第五部 内战烽烟
    第六部 王政复辟
    
    第三卷 革命的时代
    第七部 英格兰的崛起
    第八部 第一大英帝国的兴起
    第九部 拿破仑
    
    第四卷 伟大的民主
    第十部 恢复与改革
    第十一部 伟大的共和国
    第十二部 维多利亚时代
    
    ——————————————————————————————————
    
    参考附录之二
    
    《1900年以来的英语民族史》(A 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 Since 1900)
    
    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著,
    
    哈波科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2007年2月6日出版
    
    在英语知识界,一直存在着一批英语民族、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和美英特殊关系的宣扬者,他们大多信奉保守主义,认为源于英国的以市场经济、宪政民主、法治以及新教伦理为特征的盎格鲁-萨克逊模式具有普世价值;相比其他模式,这种模式更适合现代世界。其证据是:英国和美国这两个英语国家能保持长久的繁荣,并相继主导世界进程长达三、四百年之久,而且这种局势迄今仍没有改变的迹象。因是之故,他们认为所有的英语国家应该团结一致,为保卫、甚至推广这种文化而努力,为此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
    
    这里所谓的英语民族国家指的是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国家,这些国家有着共同的语言和文化,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以及后来的共同反击法西斯的作战经历。
    
    从某种意义上说,丘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属于这种观点的先驱:作为学者,他的名著《英语民族史》(A 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被后世的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宣扬者们奉为经典;而作为政治家和践行者,他与罗斯福总统一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推动了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美英特殊关系和英语民族国家之间的团结协助,他们所创下的典范为后世创下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丘吉尔的《英语民族史》一书以英国历史为中心,讲述了英语民族国家的起源、发展和强大历程,其中既对英国在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社会等发展情况进行了详尽的描述,同时也介绍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英语国家的诞生过程以及她们与英国的关系。遗憾的是,该书只讲述到1901年维多利亚女王逝世为止。
    
    但丘吉尔的讲述并未就此结束,而是用自己的实践来作为对此后历史的讲述:他先后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经历了冷战等重要的阶段,其成果是两部史诗性的回忆录《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如今则更有他的景仰者,写过《卓越的丘吉尔团队》(Eminent Churchillians, 1994年出版)一书的英国历史学家安德鲁·罗伯茨,接过他的话题,从1901年--维多利亚女王逝世、大英帝国开始日渐衰落,年轻的美国已经逐步崛起的年份--开始,讲述在那以后的英语民族史--在此期间,丘吉尔本身是最关键的参与者和创造者之一。
    
    1901年以来的英语民族国家的经历与以往相比有了新的特点:此前是她们的诞生和发展期,而此后的历史,由于世界格局的变化,相续出现了几次全球性的危机,使得她们不得不在生死关头结成联盟,共同应对敌人。因此,很自然地,《1900年以来的英语民族史》与丘吉尔著作主要讲英语民族的成长不同,把叙述重点放在了她们的共同作战史上--其中最为主要的有四次,依次是一战、二战、冷战,以及当前这场还在进行当中的与伊斯兰极端势力之间的战争。
    
    罗伯茨认为,这四场战争对英语民族而言都是非生即死的残酷战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是“英语民族”、“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和“美英特殊关系”等身份认同得以形成的最大推动力。的确,这些国家在几次战争中生死与共的决心和友情是让人感动的。比如,在一战期间(1914-1918年),当时只有500万人口的澳大利亚竟然向欧洲战场派出了30万士兵,其中6万人战死沙场;而人口才100多万的新西兰更是派出了总人口11%的作战队伍!加拿大也丝毫不逊色于她们,她以800万的人口,派出了60万人的军队赶赴前线,与其他的英语民族国家一起并肩共战。
    
    英语民族认同的形成不仅对其本身而言具有重大意义,对世界的和平而言也一样有很大的贡献。这是因为:一者,在上述四场战争中正义的一方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英语民族国家作为中坚力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自不待言;二者,正是英语民族认同和美英特殊关系等因素的作用,二十世纪的最重要的大国权力交接(英交美接)才能得以和平、顺利地完成,大英帝国才能在失去掌握了近200年的霸主地位后,虽然心里也不免会有些许的失落和哀伤,但终归没有心生怨恨,反而感到非常的自豪。
    
    罗伯茨这样的盎格鲁-萨克逊文化宣扬者们甚至认为,英语民族的崛起对于世界的进步而言亦具有决定性的促进作用。如同本文开首所说的,在他们看来,源于英国的以市场经济、宪政民主、法治和新教伦理为特征的盎格鲁-萨克逊模式已经被历史证明是一个现代国家想要健康、繁荣发展,人类想要自由、和平生活的迄今为止最为不坏的选择;英国和美国能够在几个世纪里一直保持着对世界的主导,并且先后打败了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大强敌,这既是盎格鲁-萨克逊模式优越的证明,同时也为该模式在全世界的推广铺垫下了坚实的基础。
    
    正是从这一理论出发,罗伯茨他们提出了诸如“英国殖民主义功大于过”--因为传播和推广了盎格鲁-萨克逊模式模式--以及“以武力手段推广民主是正义的,也是可行的”之类的,在现今的主流历史学看来属于“政治不正确”的修正主义观点。众所周知,自1960年代以来,经过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和反殖民文化运动的洗礼之后,所谓“殖民主义是西方的罪恶行径”已经成为主流史学中根深蒂固到不能去碰的原则之一了。
    
    布什政府在9·11恐怖袭击之后发动的以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为首的全球反恐战争被罗伯茨在《1900年以来的英语民族史》一书中归入决定西方尤其是英语民族生死存亡的四场战争中的最后一场。让他感到遗憾的是,目前美军在伊拉克战场的情况已经陷入了空前的困境,国际社会对之大多不予认可,就连那些在上三次战争中并肩作战的英语民族国家在舆论的压力下也不敢和美国站得太近。更糟糕的是,在伊拉克局势迟迟得不到改善,美军伤亡又不断上升的情况下,美国人自己也开始动摇了。
    
    罗伯茨因此在书里呼吁,所有的英语国家一定要团结一致,和在上三次战争那样,携手共对敌人,因为这是她们的生死存亡关头。罗伯茨认为,只要英语国家肩并肩站在一起,她们就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历史也就能有一个好的结局,相反,人类文明就会陷入危机,这是已经被历史反复证明了的。
    
    
    ————————————————————————
    
    参考附录之三
    
    《盎格鲁势力范围的挑战:为什么英语国家将在21世纪独领风骚》(The Anglo sphere Challenge: Why the English-Speaking Nations Will Lead the Wa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詹姆士·班尼特(James C. Bennett)著,
    
    Rowman & Littlefield (Non NBN)2004年10月15日出版
    
    
    欧洲和美国的关系起伏可说是近一两年来除伊斯兰世界和自由世界的关系外,另一个备受瞩目的事件。仅仅在2004年一年里,就出现了大量的论述欧洲和美国孰优孰劣、二者关系将如何走向的著作。比如,《欧洲合众国》和《欧洲梦》是扬欧抑美的,《牛仔资本主义》则是扬美抑欧的;《自由世界》是呼吁美欧和解的,《大欺骗》则是质疑美欧同盟的。本期《华盛顿观察》周刊将介绍其中几部较有代表性的著作,尤其是詹姆士·班尼特的《盎格鲁势力范围的挑战:为什么英语国家将在21世纪独领风骚》一书。《盎格鲁势力范围的挑战》在美欧优劣上支持美国,对美欧关系上则持悲观看法,认为大西洋联盟不但不可能恢复如初,而且也没有那个必要;不仅如此,该书的论述与其他著作相比更为新颖,更有创见。
    
    “盎格鲁势力范围”(The Anglosphere)一词指的是以美英两国为首,受英国文化影响的英语国家;可以说,它是班尼特在本书乃至其整个学术研究中的核心所在。他认为,19世纪无疑是大不列颠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世纪将是盎格鲁势力范围的世纪,为此他建立了“盎格鲁势力范围”学会(The Anglosphere Institute),专门研究此现象,以期对美国在21世纪的战略抉择上能起到某种作用。我们知道,英语国家和欧陆国家在走向现代化进程中所走的路是颇为不同的,这一点在近些年来颇受学术界的重视,但如班尼特这般,毅然将其与欧陆道路分裂,从而把美欧的分歧提高到两种文化差异的地步,却是不多见的。
    
    我们先来看班尼特对美欧优劣问题的论述。长期以来,欧洲主义者们(Europeanist)总是认为,欧洲比美国更具活力,更能代表未来的方向,其判断的理由可以以《华盛顿邮报》记者瑞德的新著《欧洲合众国》和经济学家、经济趋势基金会(the Foundation on Economic Trends)会长里夫金的《欧洲梦》为代表。这些作者指出,欧盟比美国拥有更庞大的人口、更多的财富、更繁荣的贸易,而且在几乎每一个国际组织中都比美国更有影响;在欧洲,人们衣着得体,拥有更健康的生活方式;而在美国,满街都是体重严重超标的人,他们大多工作过度,工资低却喜欢消费;因此,欧洲已经比美国拥有更强大的“软实力”。
    
    班尼特并没有对此进行专门的反驳,在他看来这些都属于表层问题,事实本身就可以说明问题真相了。二战以来的美欧日竞争以1970年代为界可以分为两个时期,此前欧日发展更快,但那主要是拜国家重建和中、印等国尚未崛起所赐,而此后三方都开始陷入以人口衰退、修正市场经济(modified market economy)和社会凝聚力(宗教、道德和爱国精神)下降等为特征的困境。
    
    面对这一困境,美英所采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无疑取得了更好的效果,而欧洲除了采取一体化道路扩大内部市场外,旧有的福利政策则维持不变、甚至加强,其效果如何呢?在人口问题上,实际上欧洲不但不具有优势,反而面临着致命的问题:老龄化社会。这一问题加上另一致命的高福利制度,使得许多欧洲年轻一代不堪忍受沉重的负担而向国外移民;与此同时,为解决劳动力不足而不得不引进的外国移民,尤其是北非的穆斯林移民,在欧洲现行的“后现代主义”文化政策下,已经滋生了日趋严重的恐怖主义和移民融合问题,从而完全有可能制约欧盟的前进步伐。
     2004年11月2日荷兰电影导演兼作家特奥·凡·高在街头被当众残忍地杀害一事所引发的整个欧洲对多元文化政策的反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一观点同德国《经济》周刊驻华盛顿记者杰尔斯曼所著的《牛仔资本主义》一书不谋而合,
    
    真正被班尼特所看重的是,许多人持这样的看法:即使他们认识到欧洲的一些所谓优势因素其实并不是优势,却仍然相信它是代表着进步的;而美国即便有优势,其代表的也是落后的力量。比如,在里夫金看来,欧洲模式是对几百年来的西方传统(以物质主义、科学进步和个人主义为特征)的扬弃,回归到工业革命以前注重集体、家庭和和谐的道路上来,因此即使她在当前的经济竞争中没有优势地位,却不能改变其进步性质。因此,班尼特致力于从历史和哲学的角度来打破这种神话。他针对里夫金的观点指出,里夫金的论述很明显来自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哲学传统,在该传统的叙事结构里,社会是进化的,由部落社会到农业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现代工业社会,而且其进化具有某种不可抗拒的规律;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下一阶段,而里夫金则认为欧洲正在走的后现代模式是历史的下一个阶段。
    
    但若是历史的发展并不具有这种必然的发展阶段呢?班尼特质疑道。他指出,过去的30多年来,在剑桥大学教授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的领导下,知识界已经发生了一场革命,但其意义却至今未得到人们充分的认识。麦克法兰发现,英国自有历史记录以来一直令人惊讶地表现为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特征,并没有像欧陆国家那样经历过一个注重集体和家庭的礼俗社会(Gemeinschaft society)阶段;因此,以个人主义和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现代化进程对于英美来说能够轻松地接受;而欧陆国家接受起来却显得极为艰难,其间总是伴随着无休止的革命和专制的轮回,甚至一度陷入到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的深渊。
    
    从这个意义上说,班尼特提出,与其说欧陆国家从1789年来的历史是逐步走向现代性和民主的历史——其间稍有波折,不如说这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而且始终没有完全实现的适应现代性的历史,这也就是他们一有机会就会试图重返其传统中黑暗一面的原因;因此,所谓的“欧洲梦”根本不是工业革命以来主要由英美开创的现代化之路的另一种替代方案,而仅仅是以往出现的各种反动的一种最新形式,只不过这次没有了血腥和暴力罢了。
    
    我们再看班尼特对美欧关系走向的论述。首先我们会问,既然盎格鲁国家和欧陆国家是如此的矛盾,她们在过去的50多年里却又为何能保持着如此良好的同盟关系呢?对此,班尼特举出两大原因:前苏联的威胁和第三世界经济在当时的沉寂。
    
    在冷战后时代,这两大因素都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这一同盟关系也就随之失去了基础:前苏联早已解体,而此前的第三世界也出现了分化,中国、印度正在成为两支举足轻重的全球性力量,其他一些国家则逐渐沦为失败国家,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滋生地,对全世界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在这种情况下,美欧分歧将只能更趋于扩大,而不是缩小。
    
    很显然,与解读美欧优劣问题一样,班尼特在美欧关系问题上也是从一个更高、更广的全球视野进行考量的。基于此,他对英国牛津大学教授提摩西·阿什的《自由世界》一书中提出的希望美欧放弃分歧、重归旧好的良好意愿表示悲观。阿什在书里不但区分了英国国内的欧洲主义者、盎格鲁主义者、国际主义者和本土主义者,也区分了欧盟内的戴高乐主义者和大西洋主义者,以及相对应的代表美国保守主义的“红色美国”和自由主义的“蓝色美国”,力图以此来向世人表示,美国和欧洲之间不但有着和以往一样的同盟基础,而且他们的合作将带给这个世界美好的未来。
    
    班尼特并不如此乐观,他眼里的未来世界格局,美国和欧洲不但不是同盟,而是相反:一方是盎格鲁国家加上印度、日本和俄罗斯,另一方则是欧陆国家、尤其是“老欧洲国家”加上阿拉伯世界和中国,她们各自组成一个松散的政治-经济联盟,相互对抗;但双方的冲突将不是战争级别、甚至冷战级别的,她们之间甚至还能通过大量的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进行密集的双边和多边往来和合作。在他看来,所谓欧洲合众国不但不可能真正实现,相反,视中国和印度崛起的时间和程度而定,她将出现回落,甚至解体。
    
    班尼特这样写道:俾斯麦说得好,20世纪最重要的事实应该是美国说英语;而21世纪最重要的事实则有可能是,印度的精英并不像中国人那样,只将英语当作一门纯粹的外语,而是从某种程度上将其当成了自己的母语:不但将之引入他们的语言和文学,也将之带入自己的头脑和心灵——他们已经开始创作印度式的英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65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汉人是一种“世界居民”
·谢选骏:不可预测的中国将再创历史的辉煌
·驳“北京革命与改良研究组”/谢选骏
·谢选骏:大众民主不该沦为“僵尸政治”
·谢选骏: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
·北京说美国正在失去霸权/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能比苏联活得更久吗?
·谢选骏:“井冈山精神” 是卖国主义的精神
·谢选骏:怀纳的辞职与南方朔的无知
·谢选骏:中国的“贸易顺差”与美国的“将计就计”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谢选骏:仇视政府不等于仇视国家 推翻政府是为了重建国家
·谢选骏:美国债务违约是玩火自焚还是浴火重生
·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谢选骏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谢选骏:排华法案是否违反人权?
·谢选骏对故宫丑闻系列早有预见/刘放
·谢选骏:声援茅于轼
·谢选骏:真猎人和假猎人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