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该叫什么恶?/胡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2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1-08-01报导 (博讯 boxun.com)

    
    723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发生后,韩寒写了篇文章“脱节的国度”。这篇文章不但很犀利,而且相当深刻。
    
    在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现在这些台上的人,说来和我们算一代人,当年一起同过学的。他们念书的时候并不坏,怎么一上台变得那么坏呢?以他们的知识和眼界,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现在做的很多事是坏事,是错误的,非法的,即便按照他们自己制定或通过的法律或政策,也是错误的,也是非法的;那他们怎么还做得下去呢?他们怎么就不内疚不羞愧?他们怎么还能睡得着觉呢?要说在一二十年前他们掌握的权力还不够大,上头还有老革命压阵,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现在老革命都死了,现在的权力都在他们这批人手里了,那怎么还这个样子呢?
    
    韩寒的文章给出的一个解释是: “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他们认为,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军队,他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可是他们竟然没有那么做,多开明啊,多不容易啊。你们不知感恩,反倒要他们谢罪,真是岂有此理?“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为的是让你知道他们的厉害,别不知好歹;如果你知难而退了,他们就可以放你一马。多仁慈啊,多公正啊。
    
    这就使人想起那句老话:“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意思是,你身上带着杀人的凶器,自然就会产生犯罪的欲望和冲动。这也就是为什么权力会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道理。
    
    坏人做坏事多半都要给自己找出一些理由,他们首先要说服自己,要让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并不是坏事。办法之一是“比坏”:你批评我们坏,还有比我们更坏的呢。我们还可以更坏得多呢。因此我们就不算坏。我们本来可以更坏而我们没有那么坏,这还不算好吗?
    
    以研究极权主义著称的政治哲学家阿伦特提出过一个重要概念:“平庸的恶”(这个概念曾引起不少争议,姑且不论)。阿伦特发现,很多在第三帝国期间作恶多端的纳粹分子,本人其实平淡无奇;若是放在正常社会也会是个正常人。这种人的问题是不动脑子,上头命令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许我们可以用“平庸的恶”去解释很多中共官员的行为,但至少不能用它来解释那些身居最高权位的人;因为他们不是执行“上头”的命令,因为他们自己就是“上头”。那么,象他们这种恶又该叫什么恶呢?这是一个亟待我们深入研究的问题。
    
    按照现居法国的华裔学者陈彦的说法,如今的中共统治集团是“自觉的极权主义”,即具有清醒的自我意识的极权主义。他们早就没有了昔日狂热的信仰,也没有了当年极端的残忍;然而他们并没有回归到人道人权,没有回归到普世价值。也许在八十年代,他们之中的不少人也一度这样回归过,六四事件则使他们转向了犬儒主义。现在的他们,什么都不信,只知道牢牢地控制住权力。
    
    按说,今天的中共统治集团,既没有意识形态做纽带,又没有强人领袖可敬畏,那么,是什么在有力地维系它的统一呢?依我看,那就是犯罪,共产党的坚强团结是靠共同的犯罪感造成的。除了政治上的镇压异己,更有经济上的化公为私,贪污腐败,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担心实行民主后会遭到清算,因此他们就会对民主改革采取强烈的敌视与抵制。
    
    很多人都说,如今中共中央越来越没权威,政令出不了中南海。这话只有一半是对的:好的政令常常出不了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坏的政令却往往所向披靡,还能一竿子插到底,大家还是会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例如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本来,有不少官员,包括一些高级官员,本人或者亲友都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你私下和官员交谈可以发现,几乎没几个官员赞成镇压法轮功。但是镇压法轮功的政令硬是能贯彻得下去,即使江泽民退位了,病危了,也看不到有什么迹象要有所改变。
    
    韩寒文章里提到:“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回到我文章的题目上来,我们确实需要深入研究当今中共官员的集体心态,看看他们的恶到底是哪一种恶。这不但有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2214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看金溥聪与宋楚瑜恶斗/林保华
·曹长青:桑兰展示恶女人最毒一面
·朱家台:“深大运”大恶于民
·我厌恶“红色”/联合商报社社长周家平 (图)
·打黑除恶就要敢于硬碰硬
·中国政改需要大恶人/右志并
·四川人权状况恶劣,抗议省长蒋巨峰来访/林保华
·曹长青:桑兰律师的恶作剧
·曹长青:桑兰的恶棍律师
·恶俗的清华校庆与脑残的北大老校友
·将疯人院当做治理工具的罪恶必须被遏制
·这个五一,让我知道还有一种“劳动”叫罪恶!
·买官卖官背后是权力监督乏力的恶性循环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不公的审判所产生的社会恶果
·中共是中华文化传统中低级部分的丑恶代表/王澄
·达赖喇嘛退出政坛 制止北京控制西藏恶行/林保华
·《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
·围观一下铁道部忽悠百姓的丑恶嘴脸 (图)
·新疆喀什恶性袭击事件死亡人数升至8人
·世界媒体看中国:恶性事故怪异处理 (图)
·车内恶性事件连发 上海7000台公交将装报警按钮
·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发现恶意木马新变种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罪恶重重,无视人权
·山西去年来打掉黑恶势力犯罪团伙184个
·三座塌桥引“恶名” 湖南路桥表示只对一个负责
·重庆龙水湖每天死鱼四五十斤 恶臭连连疑遭污染 (图)
·周立波连发两微博 枪口对准媒体:恶意侮辱定反击 (图)
·中国劳工观察指责中国电子业工作条件恶劣 (图)
·男子利用信用卡恶意透支8万余元被提起公诉
·济南市柳埠镇闫家村发生恶性强拆伤人事件 (图)
·网曝上海浦东空气恶臭 环保局称已初步查明源头
·作恶多端?北京南站综合执法办公室烧毁 (图)
·男子恶意破坏微博被拘留 警方:勿轻信诱惑性信息
·渤海840平方公里水质恶化 渔民已开始发现死鱼
·网民恶搞会理县领导“悬浮视察照”热爆网路
·采砂老板告政府要求延期开采 被指恶意诉讼 (图)
·恩施大学生遭恶意碾轧致死
·庆祝建党90 周年,上海访民的恶梦!/顾海翠
·《上海仁济医院》草营人命、恶意给病房停电
·山东广播电视台再次上演争权夺利丑恶闹剧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石家庄17年的冤案:刁民恶警骗钱不还,弱女子上访维权不休/鲍润蒲
·北京救济站;法西斯对访民实施暴刑的罪恶之地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恶意逼迁第二招 切断电话线/吴田丽
·最高法为何这样无证据邪恶欺负蒙古少数民族/余光忠
·美的燃气灶玻璃面爆裂售后服务态度恶劣 (图)
·济南警察光环下的罪恶行径
·甘肃打黑除恶专项运动:维权=黑社会,上访=恶势力
·黄埔恶警 罄竹难书/六月飞雪
·举报6亿腐败行为,遭致广州农行恶意打击报复,致残/程少清(图)
·河北沧州恶警和非法拆迁写真/郭起真
·河南商城恶警逼出8.14爆炸血案(图)
·维稳,多少罪恶假汝之手
·孙文广: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
·美国真实的物价,资本主义的万恶令人咋舌![
·聂丽娜、冤女最后一次举报恶霸村支书独霸权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