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共和国脊梁”是人类公敌/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1年7月23日《新京报》发表了喻辛的一篇文章:《倪萍何不起诉“共和国脊梁”主办方》。 (博讯 boxun.com)

    
    该文实际上赞同并承接了《腾讯网》2011年7月17日的今日话题(第1729期)《所谓“脊梁奖”不过是场骗局 》的长篇报告。
    
    该文揭露倪萍等“获奖人”自己就参与了这个骗局。否则,“共和国脊梁”的“荣誉”对倪萍形象大有伤害,而倪萍怎么可能拒绝履行“起诉的权利”?
    
     “共和国脊梁”渐渐显露庐山真面目。据中共自己的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共和国脊梁”三大评奖主办方,均存在欺诈问题:
    
    1、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否认参与今年评奖活动,称“只是挂名”;中国经济报刊协会,虽被调查出有加盖公章的批复函,同意作为本次评奖主办单位之一,但现在其负责人却出面否认,称也是“挂名”;两家指认的实际主办方《影响力人物》杂志,则未在新闻出版总署官网注册,可能是“非法媒体”。
    
    2、名头唬人的“共和国脊梁”,原来竟是这样的一个“山寨组织”所操办。这也证实了此前很多人的预测。这是一个借评选之名,行揽财之实的闹剧。主办方问题重重不说,评委也不是什么权威专家,评选过程更是全无标准,完全是逮到谁选谁。对主办者来说,“脊梁”给谁确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全国100多名参会者,每人交3800元费用。
    
    3、主管部门已介入调查,并对涉事单位负责人进行谈话。但正如“中经报协”有关负责人所说,“目前没有规章明确约束媒体举办评奖”。靠有关部门的“谈话”,恐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否则,“共和国脊梁”评奖活动也不会存在长达十年左右。
    
    4、其实,这种“有理无钱莫进来”的评选,完全是一种欺诈,那些领奖者可以通过法律维护自己权益。如果领奖者一较真,这类“山寨评选”就能得到根本遏制。但现实中,这类“权威评选”很多是你情我愿:大多数入选者并未天真到把这种名目当真,但倘得来的山寨荣誉,可以作为筹码为自己增值,是真是假,又有什么相干?就像那些公然打广告有偿刊登论文的所谓“核心期刊”,一方有钱可赚,一方有学历、职称可拿,又如何会在乎“山寨”与否?
    
    5、缺人指证,恐怕是依法查处这类“山寨”甚至是违法评选的难题。
    
    不由想起引发公众关注“共和国脊梁”的关键人物———倪萍。在倪萍刚被颁发此奖时,李承鹏曾写文章“恶言相向”,倪萍称“对我伤害很大,我保留对李承鹏起诉的权利。”但得知评奖内幕后,倪萍却只表示:“这次事件给了我巨大警醒,得留个心眼儿,弄清组织者、颁发者是谁,调查后再确定是否参加。”
    
    但事实上,和李承鹏的“恶言相向”相比,“共和国脊梁”的“荣誉”对倪萍自身形象的伤害显然要大得多;而且,倪萍作为公众人物,在“共和国脊梁”的这场评选中,显然“贡献”良多,如果没有她这样的名人加入,活动的影响就不会有这么大,“受害者”很可能也就不会这么多。
    
    于公于私,倪萍都不该这么“一笑而过”,也不应只是“保留起诉的权利”,而是要坚决拿起法律武器,追究“共和国脊梁”主办方的法律责任。若能如此,倪萍才算是有点“共和国脊梁”的风范。
    
    ……
    
    《新京报》、《腾讯网》指出了“共和国脊梁”奖项的骗局,但是不再可能进一步指出“共和国脊梁”本身就是人类公敌。
    
    实际上,2011年的“共和国脊梁”和1989年的“共和国卫士”类似,其评选是一场骗局,是人物是人类公敌。2011年“共和国脊梁”的发起人刘学文是从1989年“共和国卫士”的发起人邓小平、李鹏那里获得“言传身教”的。
    
    当然,时代“进步”了,所以2011年的“共和国脊梁”仅仅需要花上几千块钱的贿赂,而不必像1989年的“共和国卫士”那样在天安门广场卖力焚烧民众的尸体。
    
    但是,2011年的“共和国脊梁”和1989年的“共和国卫士”类似,依然是人类的公敌。
    
    这就是因为,他们所保卫的“共和国”,是人类公敌。
    
    不论这个“共和国”算是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1931年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事实证明,这个“共和国”是人类公敌,这个“共和国”的前身所谓的“民国”,也是人类公敌。
    
    所以,“民国”三十八年,中国始终处在“无政府状态”;“共和国”六十二年,中国始终处在“坏政府状态”。如果说“共和国”比“民国”还有进步,那就是“坏政府取代了无政府”这个进步。有人说:“人类社会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 也许这才是共产党能够夺取俄国、中国等“破产国家”的控制权的“强权政治”理由。
    
    事实证明,“民国”和“共和国”并不比元明清的屠夫们略高一筹:他们全部都是人类的公敌。
    
    这是因为:过犹不及。
    
    不论是“民国无政府”和“共和国坏政府”,都是在“民主”和“人民民主”的名义下,造成了一种“无主状态”,大小官吏可以不对任何人负责,仅仅依靠枪杆子就可以像随便打鸟一样地“打天下”,鱼肉百姓,无恶不作。这种无主状态,是元明清屠夫们的“凹凸翻版”:表面上看起来正好相反,实际上是一个模子里浇灌出来的。
    
    表面看起来,“共和国是专制的”,专制的就是霸主的,怎么会是无主的呢?但实际上“专制”和“无主”并不矛盾,所以专制头子的刘少奇可以一夜沦为丧家之犬,而毛泽东霸主一死其家族即被扫地出门。这样的“专制”其实加剧了“无主”,正如民国的“无主”促成了共和国的“专制”。
    
    民国说“国民是国家的主人”,事实证明这是一句空话。但到了在共和国那里,人们不仅国家的主人做不成,连自己家里的主权也在“当家作主”的欺骗宣传中遭到剥夺:土地和住房遭到共产党没收,妻子儿女也被解放军分配了。
    
    “共和国”是人类公敌。“共和国脊梁”当然也像“共和国卫士”一样,是人类公敌。
    
    “民国”与“共和国”之所以在中国成为人类的公敌,还因为“民国”与“共和国”实行的都是总统制而不是内阁制。总统制包括“总裁制”、“主席制”、“书记制”,把国家元首的地位和行政长官的职能结合在一起,特别容易引起野心家的觊觎,特别容易激发个人崇拜的病态情绪,特别容易在中国这个“盛产皇帝”的社会里产生格外腐败的效应。
    
    要消除“民国”与“共和国”这等人类公敌危害中国的行为,就要取消总统制包括“总裁制”、“主席制”、“书记制”,就要实行“统治权分离”,把国家元首的地位和行政长官的职能分割开来。这多少可以纠正一些朱元璋废除宰相制度所造成的政治失衡。
    
    此外,考虑到为害中国两千多年的“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恶劣习俗,中国的国家元首必须被置于一个不可替代的位置,例如,像日本的“天皇”或中国的“衍圣公”那样不可替代,而不可像中国的皇帝那样可以改朝换代,更不可以像总统、总裁、主席、书记那样定期选举。
    
    国家元首的选举,在欧美国家不会引起社会分裂,但在华人的社会里却足以引起社会分裂。不论是袁世凯与孙中山,北洋与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民进党与台湾国民党,都是由于争夺国家元首的位置而致使整个社会陷入了定期的动乱。
    
    甚至在海外华人的社团里,只要是奉行类似于总统制、总裁制、主席制、书记制的,没有一个不闹分裂与“多胞胎”的。除非那干脆就是一个家族企业。
    
    为什么华人的企业多是“家族企业”,而难以发展出“公司制度”?因为中国人习惯于“家天下”,不习惯于合作——竞争。家天下的习俗之下,只有斗争,没有竞争。要改变这一点很难,百年来的中国可以说是毫无长进;因此,与其“改变它”还不如“顺应它”,那就是“不对国家元首进行改换更不进行选举”。某种形式的君主立宪制度,最适合中国的国情。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中国这个国家,也需要包产到户。
    
    只有领悟到这一点,中国才能逐渐脱离“民国——共和国”的万丈深渊。
    
    
    2011年8月1日
    
    
    ——————————————————————
    
    腾讯网2011年7月17日的今日话题(第1729期)指出:
    
    所谓“脊梁奖”不过是场骗局
    
    该文如下:
    
    
    只需九千八,脊梁奖抱回家?
    
    7月15日晚间,一位名叫“刘先明”的网友发帖说,自己在2011年5月9日曾收到邀请参加“功勋中国优秀人物”颁奖盛典活动的邮件,邮件中称参加该颁奖盛典可以申报“中华脊梁”奖项,并可将其事迹编入“《中华脊梁》大型文献”,不过参加这一活动需要交9800元钱,他认为“有花钱买奖的嫌疑”最后没有参加。…[详细]
    
    而除了奖项外,9800元还将换来以下服务——“在功勋中国网免费宣传两年”以及“文献画卷一册”。这文献画卷可不一般,“本画卷为珍贵的建党90周年献礼书籍,拟邀国家领导人题名,各大图书馆作为史书收藏,必将永载史册,万世流芳”。
    
    但是这位刘先明网友的爆料却不一定靠谱,经查证,目前还未有足够信息足以表明这个“中华脊梁”与倪萍获得的“共和国脊梁”有关联。
    
    而从博客行文来看,刘先明也是一位沽名钓誉之士,他在文章中有大段的内容来表述自己获得的奖项,同时也不掩盖自己揭发“中华脊梁”的动机——引导网友关注他关心的一起“行贿门”事件。
    
    而“共和国脊梁”发起人刘学文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清楚‘中华脊梁’的情况”。在目前的情况下,还不能断然将这9800元与“共和国脊梁”扯到一起。
    
    但是,经过多方查证,可以确认的是,这场闹剧与骗局已经被揭开了冰山一角,而突破口正是组委会秘书长——刘学文。
    
    
    纵横十年的“脊梁产业”
    
    据报道,1999年,刘学文“走出大山,只身到北京创业”。…[详细]
    
    2001年,“一无资金、二无关系”的刘学文,组织了一场名为“共和国的脊梁”的征文活动。据媒体报道“这是文学界献给建党80华诞的一份厚礼”、“关注率创中国征文活动之最”。…[详细]
    
    当时,著名科学家王选,时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社会名流悉数参加,人民日报发文高度评价。可以说,这次活动便是刘学文起家的“老本”,因为在日后的各类活动中,他都会提到这次评选。
    
    据网友“haichong1230”发贴称,和上文提到的“刘先明”一样,他曾经在2001年收到过“共和国脊梁”的邀请函,上边写到“进京领奖需要邀纳3600元参会费”。
    
    10年后,刘学文沿用原名称,继续用“共和国脊梁”为建党90周年献礼,可谓用心良苦。
    
    
    “脊梁产业”的运行模式
    
    1.挂靠、笼络实权单位
    
    无论是哪一次的“评选活动”,刘学文基本都有着稳定的主办单位——“中国经济报刊协会”(刘学文已经是此协会的副会长)。此外,再搭配几个其它的主办单位(每次都变),比如“中华工商时报社”、“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等。
    
    这些单位别看平时不起眼,却都挂靠于“国资委”等主管部门,不仅有着非同小可的能量,也对一些乐于钻营的人士有着极强的诱惑。
    
    2.借壳收钱,百川归一
    
    在对外宣传时,刘学文会使用假壳骗钱,一旦活动结束或风头不对,就可以把这些临时组建的“公司”和“网站”关闭或扔到一边。
    
    比如,在刘学文旗下的一大种类评选“时代新闻人物”中,他使用的“公司壳”为“华人名家国际文化传媒中心”,而“网站壳”为“时代新闻人物网”。
    
    经查询,刘学文旗下的“影响力人物网”“时代新闻人物网”“中国影响力传媒网”“和谐中国人物网”的域名,都隶属于他的真身——“中创时代国际文化发展中心”。
    
    而这个真身曾经承办过刘学文旗下的“时代新闻人物评价”,再之后的承办单位全是壳。
    
    3.用名人效应“吸引客户”
    
    在刘学文主办的各类评选活动中,无论领奖还是颁奖,有几位名人是经常露面的,诸如倪萍、史光柱、张继钢、田华等。很难想象,没有他们,谁还会去领这个奖。
    
    4.用媒体软文方式“回馈客户”
    
    显然,这些奖项根本登不上台面,也不会得到社会认可。但收了钱总要办事,又不是每个交钱的人都能上台和名人合影领奖。
    
    刘学文与媒体界有着极强的联系,可以打通大量媒体及网站,将他需要发布的软文成功登载。这也就是他“回馈客户”的主要方式。
    
    
    为何这次“脊梁奖”曝光了?
    
    凭借这个成熟的套路,刘学文的“评奖产业”已经运行了少说十年。…[详细]
    
    虽然在2009年,曾有媒体曝出刘学文运作的“中华之魂优秀文学作品奖”存在骗钱嫌疑,(会议费用是每人2800元)。但刘学文之前也算是顺风顺水了,为何这次却饱受质疑呢?
    
    首先,最主要的还是“共和国脊梁”这个称号太招摇了,网友评价“这奖项也太敢捅词”,尤其是与倪萍固有的名人效应重合,吸引了太多眼球。
    
    此外,这也与刘学文自身的努力有关,之前他发软文,一般也就是地方性媒体,很少能发到中央级媒体或者门户网站。然而这次“脊梁奖”评选前,他却顺利地把软文发到了几家著名的中央级媒体。而这些中央媒体的软文又被许多网站转载,这才引起了李承鹏等人的关注。
    
    而李承鹏引发的微博讨论,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并最终引爆了关注点。
    
    
    类似的骗局充斥中国
    
    “刘学文模式”
    
    比如,一个名为“感动中国年度人物盛典”的山寨颁奖活动,也像刘学文一样搞得有声有色——
    
    先挂靠上“中国发展研究院”等主办单位,再由承办单位“时代功勋信息技术研究院”做假壳,真身是“中国品牌管理科学研究院”。
    
    再在评选中列出一大串名人(哪怕根本不可能来现场),诸如姚明、钱学森、杨利伟、袁隆平等,给客户的感觉就是“我也能像姚明那样感动中国”。
    
    最后,再把软文发到大大小小的媒体上,也就算大功告成了。…[详细]
    
    此外,诸如“编撰国家大典”、“世界名人录”、“中国XX科学院收录”、“专利成果转化”等骗局数不胜数。…[详细]
    
    
    庞大的客户群体 让这些骗局长盛不衰
    
    客户群体又分两种,一种是真不了解内情,受骗上当的,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而且被骗过一次后,第二次一般很难再上当了。
    
    再一种就是“甘心被骗”的,说白了就是钻营家,对于这类奖项趋之若鹜。
    
    比如在“中华脊梁”的官网“功勋中国网”上,曾经登载着一位名为拜四俊的“中华十大先锋人物事迹”(这是刘学文在2009年办的评选活动)。
    
    打开这篇文章,共3315个字,除去24条“拜四俊名言录”外,还有2312个字是拜四俊的简历。仔细看看其中的内容,着实吓人——
    
    “先后兼任40多个社会职务”“发表论文120多万字,有60多篇获得国家级大奖和国际金奖”“共荣获县市级、省部级、国家级大奖和国际金奖160多项”“被收录进130多部名人专著”“45个海内外权威媒体对他进行了专题宣传报道”……
    
    很明显,只要刘学文愿打,拜四俊就愿挨。这个产业就是这么兴旺起来的。…[详细]
    
    
    骗局之外:倪萍算不算“共和国脊梁”?
    
    很明显,所谓“共和国脊梁”不过是刘学文等骗子很“标题党”的修辞手法,并不代表此奖项的获得者真就是共和国脊梁。但事态已然至此,讨论一下倪萍与国家脊梁的关系,还是应该的。
    
    作为个人,倪萍当然不算共和国脊梁
    
    翻看浩如烟海的新闻报道,在我国使用“共和国脊梁”之类的称呼时,如带有明确的指向意义,则指向的客体多为两类人,一类人是军人,另一类人则是生产一线的劳动模范。如果没有明确指向意义,则泛指广大人民。
    
    比如有人说“关心劳模身体是对共和国脊梁的关爱”,这是明确指向,“劳模”可以替代为具体个人。…[详细]
    
    还有人说“暴风雪中,谁是中华脊梁?”这是泛指。这样的指向便模糊了对具体个人的褒奖。…[详细]
    
    作为个人,以倪萍目前的身份看,除非她在生产建设过程中有显著成绩或重大奉献可以作为榜样,当选为劳动模范,否则并无资格成为明确指向意义上的“共和国脊梁”。
    
    
     如何评价倪萍在本次事件中的表现
    
     面对李承鹏的质疑,倪萍迅速做出了回应——“我的现场获奖感言是这么说的:和同时获奖的田华老师、刘兰芳老师、张继刚他们相比,我真的不配拿这个奖,如果能退的话,这个奖我退了吧。我仅是沾了职业的光,又出名又得利的,我知道自己,我会努力的。 ”…[详细]
    
    这篇语气平和的文章,不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缓和了事态,可谓倪萍的加分动作。
    
    的确,这次“脊梁奖”事件,倪萍有点“躺着也中枪”的感觉。但实际上,倪萍并非毫无瑕疵。
    
     首先,倪萍对于各类奖项基本来者不拒,从“十大品牌女性”到“全球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无论是何种评选,倪萍皆收入囊中,可谓拿奖到手软。
    
    其次,倪萍和刘学文绝不生疏,因为在2010年,倪萍还入选了刘学文评选的“年度影响力人物”,同时倪萍也担任了刘学文牵头的“水族文化旅游形象大使”。在2011年5月,倪萍还到“影响力人物杂志社”作客,并为该杂志题词。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
    
    最后做一个版权声明——刘学文旗下的“影响力人物网”曾部分转载过腾讯网今日话题第1621期《核辐射蔬菜还能吃吗》,却并未标注来源,还请贵网站尊重版权,本栏目保留一切追究权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83113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高铁灾难源于“一国两制”
·谢选骏:中国外汇管理局鼓励美国借债上瘾
·谢选骏:孙中山知行观的“非道德”性质
·邵玉铭用基督教为孙文贴金/谢选骏
·活动棺材“和谐号”——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高铁能不能卖到国外?/谢选骏
·谢选骏:伊斯兰教不如自然神教
·谢选骏:中文民族与英语民族
·谢选骏:汉人是一种“世界居民”
·谢选骏:不可预测的中国将再创历史的辉煌
·驳“北京革命与改良研究组”/谢选骏
·谢选骏:大众民主不该沦为“僵尸政治”
·谢选骏: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
·北京说美国正在失去霸权/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能比苏联活得更久吗?
·谢选骏:“井冈山精神” 是卖国主义的精神
·谢选骏:怀纳的辞职与南方朔的无知
·谢选骏:中国的“贸易顺差”与美国的“将计就计”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谢选骏:仇视政府不等于仇视国家 推翻政府是为了重建国家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