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极权中国必将在全球化过程中瓦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12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在考虑“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要忘记:自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事务就是全球事务的一个组成部分了,其结果,就是中国国内的演变都是全球演变的一个延伸。 (博讯 boxun.com)

    
    下面,我想从几个角度来观察、总结一下这个问题。
    
    一、中国转型是全球交战的结果
    
    太平天国(1850——1864年)是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1842年)战败的结果,洋务运动是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年)战败的结果;戊戌变法(1898年)是甲午战争(1894——1895年)战败的结果;辛亥革命(1911年)是八国联军征服北京(1900年)的结果;北伐战争(1927——1929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1914——1918年);共产党夺取中国政权(1949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年)的结果;文化大革命(1966——1969年)中苏共产党交恶(1959——1989年)的结果;改革开放是中美缓和的结果(1971——1979年);中国的崛起是美国全面接纳中国作为和国际社会一员的结果(1979——2001年)。显然,中国未来的走向也与国际事务息息相关,不可能脱节与孤立。因为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即使文革也不是“闭关锁国”的,而是对于国际事务的一个反应。
    
    
    二、中国大陆社会发展的“五阶段论”
    
    现在很多人谈论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成就,不过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中国最近二十年的经济起飞,很大一部分是对中国原有经济规模的复原,而不是新的进展。我注意到,1949年中国大陆废除六法全书、实行军事统治以后,实际上退回到了原始社会。于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的模式,中国大陆1950年代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一阶段),1960年代是“奴隶社会”(二阶段),1970年代是“封建社会”(三阶段),1980年代是“原始资本社会”(四阶段),1990年代是“官僚资本社会”(五阶段),2000年代进入全球化时代。中国的经济奇迹,实际上是加入世贸组织的结果,是经济全球化的结果。
    
    三、一百亿美元与一万亿美元
    
    全球化给中国的影响极为巨大,有两个天文数字可以看出一斑:
    
    1988年,台湾的陈立夫在国民党第十三届中央评议委员上提出,海峡两岸共组“实业计划委员会”,并建议由台湾的外汇存底中,提供大陆五十亿至一百亿美元的低利贷款,协助大陆经济改革。当时这算得上一个天文数字。
    
    2008年,不过短短的二十年后,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加上其他美国债券,远远超过了一万亿美元。这在当今依然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一百亿美元现在对于中国大陆,不过是小菜一碟,连购买一个小城市的房地产都不够。
    
    从负一百亿美元到正一万亿美元的差距,可以看出国际局势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可以看出中国事务确实是全球事务的一个延伸。
    
    四、中国民主运动“水涨船高”
    在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面前,多数人晕头转向了,以为奇迹发生了,而不太理解这其实是全球化的一个侧影。
    
    在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面前,多数人认为中国民主运动彻底终结了,起码是彻底边缘化了;他们忘记了“水涨船高”的道理:中国的国力是水,中国的民主运动是一艘船,水涨了,船自然高了。
    
    中国的国力上涨,使得中国民主运动日益成为一支独立的、不依赖也无法再依赖国际援助的力量。
    
    中国的国力上涨,使得中国民主运动日益成为世界局势的焦点,而不再是西方舆论中的花边新闻。
    
    
    五、极权政体是工业文明的结果
    
    二十世纪的极权政体是十九世纪的工业化的结果:工业文明创造的飞机大炮、无线电报,使得人民起义十分困难。但是,随着工业社会被信息社会取代,工业文明正在走入自己的最后阶段:信息已经整合了机械,民主即将取代专制。
    
    互联网平台就是实现这一整合的超强工具。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创造的巨大财富,必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使人人都有分享的机会,我相信,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即将出现在中国大陆。
    
    极权政体既然是工业文明的一个阶段性结果,极权中国也就必将在全球化的后续过程中步步瓦解。
    
    
    (在纽约“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研讨会”上的第二次发言,2011年8月7日)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3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对日本战犯为何“以德报怨”?/谢选骏
·谢选骏:从穆巴拉克受审看总统制的弊端
·中国适合内阁制不适合总统制/谢选骏
·“共和国脊梁”是人类公敌/谢选骏
·谢选骏:高铁灾难源于“一国两制”
·谢选骏:中国外汇管理局鼓励美国借债上瘾
·谢选骏:孙中山知行观的“非道德”性质
·邵玉铭用基督教为孙文贴金/谢选骏
·活动棺材“和谐号”——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高铁能不能卖到国外?/谢选骏
·谢选骏:伊斯兰教不如自然神教
·谢选骏:中文民族与英语民族
·谢选骏:汉人是一种“世界居民”
·谢选骏:不可预测的中国将再创历史的辉煌
·驳“北京革命与改良研究组”/谢选骏
·谢选骏:大众民主不该沦为“僵尸政治”
·谢选骏: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
·北京说美国正在失去霸权/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能比苏联活得更久吗?
·谢选骏:“井冈山精神” 是卖国主义的精神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