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析公权腐败危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9日 转载)
    
    来源:“巴黎动态”转载于 法广中文网站
     (博讯 boxun.com)

    公权腐败使中国进入了令人忧虑的危局。这一危局是怎样产生的?怎样走出危局?网上的公民月刊刊出杨继绳的一篇文章:解析公权腐败危局。作者认为,搞市场经济并不是什么都能进入市场的。权力就绝对不能进入交换领域。
    文章说,中共“十四大”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但搞市场经济并不是什么都能进入市场的。权力就绝对不能进入交换领域。公共权力应当在更高的层次上体现大多数人的利益,它应当公正地对各种利益主体进行管理,监督,协调,不能参与到利益主体之中。权力一旦进入了市场,它就失去了公正,也就失去了管理能力,社会就会出现极大的混乱。权力进入市场以后,权钱交换,权权交换,权色交换,必定腐败丛生,民怨沸腾,这还能搞什么市场经济?
    
    1990年代中期以后,权力真正进入了市场。 权力进入市场以后,由于它具有天然的垄断性,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它成了最稀缺的商品,它的“价格”必然猛涨,权力的含金量越来越高。
    
    作者认为,经济市场化了,权力结构和运作方式还基本保持计划经济时的状态。大量的经济活动需要官员们审批:审批土地,审批项目,审批贷款,审批进口商品,审批一切发财的机会。而对官员手中的权力又缺乏必要的制衡。
    
    据《中国信息报》2002年3月11日的一篇文章中介绍,据不完全统计,仅国务院70个有审批权限的部门就有审批项目2854项,省级政府行政审批项目多则2000多项,少则1000多项。在上述2854个审批事项中,只有11.8%是依据国家法律设定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掌握审批权的官员是“糖衣炮弹”猛力“攻击”的对象,如果官员不严格要求自己,如果老婆孩子不爱护他,就很容易被“糖衣炮弹”打中而落马。官员是当今最危险的职业。有些贪官原不不是坏人,有的还有辉煌的过去。关键是制度,在好制度下,坏人难做坏事;在不好的制度下,好人也会变成坏人。
    
    根据法学教授陈忠林的研究,据1999-2003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报告等相关数据推算,中国普通民众犯罪率为1/400;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200;司法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5/100。换句话说,中国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率比普通民众的犯罪率高1倍;司法人员的犯罪率则是普通民众的6倍。根据2005年3月“两会”上的“两高报告”,在2004年,普通民众犯罪率的增幅为 9.5%,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增幅为17.8%。
    
    将第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和第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比较,检察机共立案侦查的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百万元以上大案,
    
    后五年相当于前五年的6.35倍,省部级以上的干部犯罪人数大幅度增加。
    
    不仅职务犯罪案件数量一年又一年的增加,而且犯罪金额逐年大幅度提高。80年代贪污受贿10万元的一般判死刑。90年代初期贪污受贿30万元以上的可以留下性命。90年代中期贪污受贿100万元以上可以不死。到新世纪贪污受贿上亿的居然判无期徒刑或死缓。
    
    文章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凡是能商品化的资源必然进一步资本化。权力资本化不满足于一次性的交易,而是着眼于财富和权力的不断增值。当他用金钱买到权力以后,又疯狂地利用权力去收回成本,追求利润最大化。当权力换到金线以后,他又用金线换取更大的权力,力求在权力阶梯上无止境地攀登。
    
    过去有“窃国大盗”的说法,是指从整体上窃取公共权力。现在搞权力私有的人是窃取局部的权力,在本质上和窃国大盗没有什么不同。 1350经济领导部门的审批权可以在市场上换取黄金白银,干部人事部门、司法部门不能守着大饼挨饿。干部任免权商品化在1990年代就出现了。进入新世纪,司法权力也开始商品化。
    
    长期以来,中国国家干部任免是委任制。在缺乏权力制衡的情况下,委任制常常是根据一把手的好恶来选拔干部。谁在第一把手心目中印象好,谁就可能被提拔。于是,有干部任免权的领导人就会被趋炎附势之徒包围。小人当道,贤者就会退避三舍,在干部队伍中也就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所以,这样的选官制度实际是选劣制度。干部委任制和市场经济结合,卖官鬻爵就不是个别现象。有些地方对“官帽”名码标价,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可以高价出售。卖官鬻爵是这样出现的:先有权力缺乏制衡,才有权力私有化,有了权力私有化,才有卖官鬻爵。第一把手利用任命官员的机会谋私,第二、第三把手也这样做。他们之间心照不宣,互相保护。这次提拔了你的人,下次就重用我的人,权力分享,利益均沾。
    
    那种一手交钱,一手给官,是卖官鬻爵中最笨拙、最露骨的形式。还有其它多种变相的形式。这些形式虽然变化无穷,奥妙无比,但其实质是一样的:买官者通过各种手段给有任命权的人以好处,卖官者以种种正当的名义给买官者以“乌纱帽”。
    
    在通常情况下,卖官鬻爵不容易被揭露出来,只有当某个单位领导班子集体犯罪被处理以后,他们买官鬻爵的黑幕才会暴露于天下。
    
    党的纪律检查部门是党的免疫系统。近年来,这个免疫系统的检察权也出现了商品化。一些纪检高官频频落的案例使人胆颤心惊。司法是保证社会公正的最后屏障,近年来,这道屏障也百孔千疮。司法腐败的不仅有法官,也有检察官,有些反贪局的检察官也腐败。一位研究法律的专家写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司法腐败几乎扩散到每一个司法机关,渗透到每一个司法环节,成为当今司法机关的恶性肿瘤。”
    
    作者指出,权力这种社会能量的分布,最类似“场”:权力中心能量最强,从中心向外延伸,能量呈梯度递减。离权力核心越近,能量越强;离权力核心越远,能量越弱。权力场类似同心园,如果将平面图同心园画成三维图,就是一个权力金字塔。每一个社会成员都生活在“权力场”的某个能量梯级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689520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纪委腐败来了,您躲了!-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四)/吴业夫
·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
·共产党的高级干部腐败没人管/吴业夫
·“腐败的规矩”需用“反腐败的规矩”整治
·腐败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真正民办、独立的慈善事业才能杜绝腐败/万延海
·县委书记为何成腐败高危人群?
·比腐败更严重的灾难是决策失误!
·建议取消特供制度,解决特权腐败/胡星斗
·关于中宣部出版局局长陶骅等腐败行为的举报信/周家平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巩胜利
·掩盖腐败是心虚?是害怕?/钱征鲁
·掩盖腐败是心虚?是害怕?/上海市民钱征鲁
·告同胞书声讨腐败系列篇(12)/项守信
·吿同胞书声讨腐败系列篇(11)
·没有腐败,就会亡党/恭绥
·吿同胞书声讨腐败系列篇(10)/项守信
·治理工程腐败需切分权力和利益
·告同胞书向腐败宣战系列篇(9)/项守信
·媒体札记:钦差腐败
·中国利用高科技手段打击腐败(一)
·合肥“空中楼阁”案件彰显司法腐败、功能丧失
·天价饭局,有图有真相!真是腐败到家了! (图)
·陈云女儿怒斥:腐败分子无异于叛徒
·访陈云女儿陈伟华:我觉得腐败分子和叛徒没两样 (图)
·济南银座的购物卡=贪污卡=腐败卡?
·多地政府采购领域腐败频发 吃回扣成“明规则”
·李苏滨揭法官腐败在庭上遭殴打
·湖南高官透露该省高速公路每年腐败高达100亿 (图)
·官员称高速公路每年腐败高达100亿
·我国每年废弃包装物达4000亿 豪华包装滋生腐败
·湖南益阳调查违规小区牵出腐败官员
·广州望岗村两千村民上街抗议官员腐败
·《云南省长秦光荣龙蛇腐败黑幕》近期将面世
·高铁处理的要害是反不反腐败
·永康腐败案牵27名校长 教育净土需监管
·“村庄腐败”是政权稳定的大敌 (图)
·河南油田千人罢工争权益反腐败 (图)
·福建福州腐败多,官商勾结抢民宅
·上海地方各级法院司法腐败/杨玉新有冤无处申
·中国腐败之都--河北望都
·云南电视台员工发誓揭开传媒腐败不可告人的秘密
·中纪委接访登记窗口也腐败 (图)
·共产党的高级干部腐败没人管--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
·“杀人犯”逍遥法外“贪污犯”继续贪钱“腐败者”官运亨通
·“杀人犯”逍遥法外“贪污犯”继续贪钱“腐败者”官运亨通/毕彩珍
·合肥中级法院集体腐败长期非法霸占鲸吞农民土地的黑幕/凌德柱
·破案也需走后门——如此腐败无能的天津公安局!
·澳洲Chris Jones帮沈阳的妻子鸣不平、控诉司法腐败(英文) (图)
·坚决反腐败、却遭到诬陷诽谤及非法拘留
·拒绝向“腐败”说“私了”
·司法腐败 最终伤害的国家的信誉/宁津霞
·吿同胞书向腐败宣战系列篇:(4)/项守信
·天津的反腐展览能让腐败法官害怕吗?——致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一封信/宁津霞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信访行政腐败无人过问
·福州市新店镇西园村王成良书记的腐败记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