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上访冤民付出惨重的代价/陈寿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上访冤民付出惨重的代价
    
     求请善待冤民 (博讯 boxun.com)

    
    冤民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求政府依法办事,该杀的坏人不能包庇和纵容,只要政府公平、公正、主持正义,我是一个老上访的,文革前和文革中,上访的是“地富反坏右”,上访人群学问一般比较高,有留俄留美英法德日的,总的来说,他们都爱国,只是伸冤,有的冻死饿死病死和自杀了,到死没有伸冤,80年,硚口黄忠宁被收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黄的母亲被收容,母子两都是一样下场,还有武昌区杜银仙的二儿子被收容,死因不明不白,现在上访的是受黑恶势力欺压,家里人被杀了,尤其是反映官商勾结,征地拆迁,黑社会介入,抢劫民财,虽然信访机关不给冤民解决问题,但不要私设黑监狱,不要把冤民关精神病院和学习班,不要对冤民进行惨无人性的迫害。
    北京大学法学院孙东东说老上访的百分之九十的有精神病,由公安关进精神病院是最大的关怀。按孙东东的受冤不上访,怎么伸冤,要是都学杨佳的,社会不更乱了吗?孙东东只能为恶势力守门,不知天高地厚,见了穿破衣服的凶猛的吼叫几声,他不知上访人中,以知识学问来说比他强的大有人在,他能拿起锄头会种地吗?他能拿起郞头干活吗?他能拿起枪打仗吗?他能到科研所去搞研究进行发明创造吗?他都不能,到现在他还不是亿元户,他要是遇上我受的迫害,必死无疑,或者真的成了精神病,我要是地方政府不阻碍,不破坏,让综合利用“三废”使资源完全再生和照顾社会上残疾人就业的工厂,在83年办成,现在起码是千亿元户了,一个家里没人当官,又不会行贿,这么好的工厂28年办不成,而弄得财光家破人亡,在中国办事多难,就现在财产我也绝不比孙东东差。另外我们学校原来有一个右派分子,长期年年上访,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每次到北京上访,抓回武汉,批斗中,总遭拳打脚踢,按孙东东的是百分之百的精神病,不是精神病难道是肉贱,要挨打才舒服吗?孙东东不理解受冤的心,因冤民总认中央好,寄希望予中央,但后来右派平反了,他当了学校校长,他领导一个学校全体师生,使学校办的很好,我请问孙东东,是这个右派有精神病,还是社会患了精神病。我还知道有的右派当的官更大更大就不一一举了。我是一个怪人,一生见的的人不少,毛泽东、邓小平、万里我都见过,省市领导人13人之多为我办厂亲自签批多次,只是县官不如现管。我以个人经历,没做过任何坏事,但坐过八次牢,和死刑犯关在一起,掛牌游斗,肋骨打断三根,喉管被钢筋刺破,送强劳,最后一次关21个月,我要求平反。竟有人说这不算坐牢。我想大胆发问,是好人整坏人,还是坏人整好人。64年以英武街派出所指导员兼所长,为了以办案为名强奸少女,(已枪决)对我进行迫害,造成我害怕干教育工作。因我没把东西借邻居,七五年五月十四日,七岁儿子遭打,四岁女儿遭开水烫,妻子王春贞遭刀砍成脑外伤后遗症,左侧上下肢瘫痪,因街党委钟付书记是凶手们亲戚,杀人和打人的四个凶手一个没抓。因告状,我全家被抓,我被关七次之多,妻子在审讯中被打得小便屙血,七岁、四岁、两岁的三个孩子都各坐牢三次之多,至今没给平反,凶手们至今逍遥法外,95年2月28日中午见义勇为救人的命,又遭区政府打击报复,搞得财光家破人亡。2006年春节初一发蛋糕、花生给露宿舍最高法院信访处外面的冤民吃,后来又被抓,要不是武汉驻京办改建,我没机会逃脱,今天是死是活无法得知。救了别人的儿子,不仅死了自己的儿子,差点我妻子也丢了命,由于社会制度有缺欠,地方干部用权杀人,叫谁敢做善事,中国人全自私了。为什么亲生母亲卡死十个月的儿子,2000多名网友无人制止和报警,佛山两岁女孩遭两车压,18人路过无人救,反应出来的问题更严重,中国人没有人性了,比动物还不如,政府干部信访局接谈员一样,把冤民的事,一个耳进一个耳出,开一封比解手纸不如的信,打发冤民走。主要是执法人政府干部制造冤案支持了邪恶,才使人变得冷漠比动物自私、无同情感。经常在公共汽车上小偷偷钱,一车人看到偷,却无人敢管,已成家常便饭,有人还劝我不要管,以免吃亏,现在当官的是考虑如何投上司所喜,好升官,百姓是如何赚更多的钱,假烟、假酒、毒奶粉,都黑良心了,要使我国文明有救,必须惩恶扬善从政府干部抓起,从中央抓起,对交通案件应死的赔偿比活的多,对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必须强制投保和汽车一样遵守交通法规,违规罚款和扣分,不能逆行,撞红灯吊销驾照。对肇事司机对见死不救的一律判死刑,更主要的是公检法对恩将仇报的被救者更要严惩。交通事故车子压死了人和压残了人,公安破不了案,应由公安赔偿两佰万元,公检法制造冤案的责任更应法办,如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王宗喜,假借司法鉴定改我自强化工厂地藉红线图进行枉法判决,就应逮捕法办,却无人管,相反政府不准做善事,做善事遭政府迫害。如我家里救汉阳区腰路堤小学95年2月28日读一年级的周琦,政府使我财光家破人亡,大儿子惨死,2006年正月初一我在最高法院信访处外发蛋糕和花生给冤民吃,又差点使妻子丢命,要是我不逃掉,比我妻子更危险,大家谁敢做好事,要培养社会文明,要把偷猫偷狗都写进刑法,有的人专偷猫一晚获款伍佰多元,偷狗一个晚上获款上万元,比小偷厉害。但我遇上还会管,还会主动救人,因性格使我改不了,我这几年春节没发蛋糕和花生给在北京冤民吃,但我的心还是非常同情他们,还想冒冒险去发给他们吃,不过我给一点东西也救不了他们,也不能给他们解决什么问题,难难难。
    由于信访机关成了聋子的耳朵,使上访人走极端的路,如杨佳杀警察、梧州爆炸案……,另外全国各地冤假错不解决,人民看在眼里,使党和政府的公信度没有了,如全国抢购盐的风波和增城事件,人民信谣言,而政府避谣无人信。地方政府公安法院支持黑恶势力,支持偷抢杀人放火投毒,群众把政府没办法,但人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中国看起来社会稳定,其实现在社会比任何时候都不稳定。各级政府和各部门成立维稳办,更加证明社会很不稳定。由于中央信访机构是虚设的,准许地方政府公检法各机关上京劫访胡作非为,上访人连命都难保,哪里还有什么人权,还有什么私有财产可言,我的财产按公平公正正义来算,应价值一亿多元,明天可能连一分钱也不是我的了,看武汉市蔡甸区新天村,我和四女儿陈真凤两家房屋院子,占地面800多平方米,通也不通知,更谈不上与我们订什么拆迁协议,被区政府请黑社会团伙拆光已四年了,至今不给一个文字答复,更谈不上拿出一个文字的处理方法,要我去鬼不生蛋拆迁办去谈,大门是一米八和一米九的膘汉把守,我是去丢命还是不去?中央的文件比不了解手纸,明文规定不准停电停水,不仅水表拆了,电表拆了,连电杆也拆了,全厂门窗被拆光,电线拆光、水管挖光,自我妻关精神病院,毒死二十三条守厂的各种名犬,赶走守厂的保姆,到这次所谓拆迁,现又说不拆迁了,财产是政府拿了还是坏人拿走了,造成800多万元的财产损失,相关政府机关还写出证明,汉阳区自强化工厂不属拆迁范围,后来又说征用拆迁,后来又说不征用,但政府请的黑社会全力破坏财产和拆毁工厂围墙,这一切损失该由谁来赔?今天我还活着,我不知道明天会死在什么地方,政府抢光和破坏光我家的全部财产,我大儿子被逼疯,挨打不会还手,挨骂不会还口,因我从2003年365天住在北京上访,2004年我大儿子被活活弄死了,我老婆王春贞因上访被关进公安机关精神病院,要不是医生,也被弄死了,我也是要送精神病院的“逃犯”。我会不会像我大儿子陈永东一样,不要犯任何法,挨打不还手,挨骂不还口,则被活活杀着卖器官,上访冤民为上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并不是只我一家,有的听说家里还七个人被杀的,比我更惨。我今天请求中央善待上访人,不准劫访,并像重庆一样严惩坏人。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局应把现在的登记表全部作废,还是恢复老式的登记表,准冤民写冤情,也就是申诉的理由,最高人民法院从过去每月发一次表改为两个月发一次表,尤其是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过的,该最高法院直接受理的,以我们为例,三个案子,都经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我们告的是地方政府,三个案子都与政府有关,七月份领过表,九月份应发三张继续上访的表,但发表人开始只愿发一张表,后来发了两张还缺一张,九月的表安排11月28日接谈,也就是有两个案子是四个月可接谈一次,另一个案子是不是半年能接谈一次呢,实际是不愿意为上访人解决问题,不想见上访人,拖死上访人为止。另外是不是企图让地方劫访人把我这个关精神病院两年两个月中风差点弄死了的爱人,通过转医院转医院转医院才偷出救了一命的残疾爱人再抓走,再把她弄死,来达到不接谈,中央如此就可想地方政府会更坏,但我家的冤,政府已在人民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从新华社湖北内参,法制日报,公益时报、中国社会报加湖北武汉的地方报纸,已登过十次之多,但舆论监督在中国不值分文。求中央政府治局常委们、中共中央政法委和全国人大监督最高人民法院恢复一个月接谈一次,确实为冤民解决问题。
    
    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退休教师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总工程师 陈寿田
    2011年11月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8405222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法教班”逼良为娼,依法治吏迫在眉睫/武汉访民
·武汉访民张淑华 张萍萍致胡锦涛总书记、国务院温家宝总理
·武汉访民:哪里可以申冤?
·武汉访民吴桂娥、付桂友等抗议雇佣黑保安打压 (图)
·六中全会被抓武汉访民连夜由黑保安押回武汉 (图)
·国庆节遭暴打 武汉访民张秋桂到久敬庄报案/视频 (图)
·久敬庄保安殴打武汉访民并协助地方政府截访
·武汉访民吴桂娥等在首义路接受电视台采访/视频 (图)
·国庆节武汉访民张能芳到中船(重)工总公司前打横幅 (图)
·武汉访民万少华等到医药总公司打横幅/视频 (图)
·实拍:武汉访民在安局信访接待大厅前打横幅 (图)
·9·18 武汉访民李玉琴来到北京/视频 (图)
·新闻目击,迎中秋武汉访民堵门忙(二) (图)
·新闻目击 迎中秋武汉访民堵门忙 (图)
·武汉访民和老干部一起唱红歌/视频
·武汉访民李玉琴、吴桂娥、付桂友到在汉阳区政府前打横幅 (图)
·视频:武汉访民在家看博讯报道
·武汉访民徐崇阳已经失踪多日
·武汉访民徐崇阳被从北京住处带走
·视频:武汉访民陈泉到卫生部接待站喊冤,撒传单 (图)
·武汉访民邹桂兰再次被非法绑架的纪实 (图)
·武汉访民杨忠梅两会后再次被关“黑监狱”
·武汉访民扬素群到经济日报上访 (图)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武汉访民陈寿田给拆迁公司老总的一封信
·武汉访民代芳致市委书记杨松市长阮成发的求救信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