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new)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4日 转载)
    
    八九民运的代表人物之一严家其(后改名为“严家祺”)2011年11月在香港杂志《开放》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博讯 boxun.com)

    该文指出:李泽厚的名字与“告别革命”连在一起。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八二年,严家其与李泽厚同在北京的哲学研究所工作。这个哲学所在社会科学院成立前,属于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因此严家其了解李泽厚的底细。
    
    严家其了解李泽厚的底细。严家其揭露李泽厚与刘再复这一对难兄难弟“告别革命”的伪善性和马屁性。
    
    严家其斥责李泽厚与刘再复这一对难兄难弟的“告别革命”说:“如果我们置身于利比亚,在今年革命发起的初期,在卡扎菲声嘶力竭地宣称自己受到人民拥护时,我们站在哪一边?革命发生了,要么反对,要么参与,要么支持,要么沉默,要么逃离,没有人能‘告别革命’。在一个专制国家,‘告别革命’只有在革命尚未发生时有些微影响,只会让专制者高兴。革命实际上是‘告别’不了的。今天的中国,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不同的中国。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专制的、实行公有制的、共产主义中国,今天的中国,是专制的、走上‘老资本主义道路’的中国。现在中国所谓‘维稳’,不仅是维护一党专政,而且是维护凭借权力占有亿万财产的权贵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未来中国的革命,会形成两种不同的‘革命力量’,一种是借口‘反对两极分化’、企图恢复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另一种是,反专制、反对社会不公正、建设‘新资本主义’的革命。”
    
    你说得太好了!严家其先生。多少还保留了一点1989年的精神。
    
    不过,当谈到“现在的中国,到了一场最后埋葬专制制度的大革命前夕”的时候,严家其下面这段话却露出了极其欠妥的尾巴:
    
    “我不希望中国出现法国一七九三年式的大革命或俄国十月革命式的革命,但愿中国未来的革命,是一场非暴力的走向民主的‘光荣革命’。”
    
    第一,把法国一七九三年式的大革命和俄国十月革命式的革命相提并论就是错误的。
    
    第二,英国的光荣革命根本不是“非暴力的革命”,而是“结束革命的革命”,也就是解龙将军一再重申的“最后的革命”。
    
    第三,英国的光荣革命是暴力革命,中国的最后的革命也不得不是一场暴力革命。尤其是在1989年的大屠杀之后。如果缺乏正义的制裁,刽子手们将继续为所欲为。
    
    我解龙将军真没想到,1989年的“革命者”严家其到了2011年竟然变成了一个“反革命”,尽管严家其给自己的反对的革命作出了一个“暴力革命”的限制。
    
    对此,解龙将军需要发出一个警告:
    
    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不论这个革命是和平的,还是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
    
    要知道,严家其如果完全排除了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革命作为和平革命的后盾,就取消了人民抗暴的基本权利。这样一来,也就使得和平的革命成为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革命作为替代品和补充物,一切和平的革命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反动统治者们根本不需要对此做出任何让步,只要一味进行暴力镇压的就够了。
    
    这就是1989年和平抗议运动留下的惨痛教训!
    
    现在22年过去了,以严家其为代表的某些人依然执迷不悟这个基本常识。实在是可悲。难道他们还想用人民的鲜血再一次证明屠夫们的凶残吗?
    
    不!我们当然不再需要。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以牙还牙!是杨佳式的反抗!
    
    严家其的“反对革命”,是单方面地解除人民武装的权利。这不仅可悲,而且十分危险。因为严家其的“反对革命”正在企图重演1989年“白白送死”的历史:
    
    “当中国有人高举反专制旗帜号召革命时,无论这个人今天地位如何,他只要有必胜的信念、有明确纲领和目标、有政权内外力量的广泛支持,他就能改变中国。绝大多数中国人会支持或同情这种革命。革命条件正在一步步成熟,现在需要的是,有把革命引向胜利的英雄。”
    
    我们必须警惕严家其的上述言论!
    
    因为,任何一个“把革命引向胜利的英雄”如果赤手空拳的话,就最终不可能得到“政权内外力量的广泛支持”,当然也就不可能“改变中国”。他也就不可能拥有“必胜的信念”、“明确纲领和目标”。绝大多数中国人怎么可能支持这样一位空头理论家呢?不,连基本的同情也不会有,因为这样的同情无异于自杀。
    
    这就是1989年和平抗议运动留下的惨痛教训!
    
    严家其,你该醒醒了,和你共产党员的历史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吧!不要再哄骗人民放弃自卫的武装,尤其是不可放弃武装的意识。你难道看不见千万个杨佳正在起来抗暴,正当防卫的烽火已经燃遍的祖国大地?!
    
    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
    
    1989年的和平牺牲,在中国大地上将是最后一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6880140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是东土耳其斯坦复国独立革命,不是‘三区革命’/伊利夏提
·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以一个老“反革命”的身份向世界媒体发出紧急呼吁、求助/赵振甲 关维双
·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余英时
·对辛亥革命爆发原因的看法 /余英时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陈泱潮 (图)
·谈共产党现在对辛亥革命的禁与忌 /余英时
·华尔街没有革命,只有维权/钱 沁
·谢选骏:纽约知识界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发言
·六中全会:胡锦涛发动文化小革命/王宁
·2011-12:维稳与革命赛跑的最后冲刺段?/张轶东
·一齣不伦不类的“统战骚”—评北京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淳于雁
·中国民主革命之殇---辛亥革命百年追本溯源/达尔
·我们都是辛亥革命纪念的受益者吗? /汪华斌 (图)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全文洁本) /陈泱潮
·华尔街革命能走多远?/刘胜军
·辛亥革命有无必要
·辛亥革命:近代化的刮骨疗法点击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纽约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座谈会发言大纲/贡噶扎西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1949年后中共革命走向民主反面
·国民革命影像档案首度公开
·媒体:胡锦涛文化革命的“两虚一实”
·革命百年之后
·当局指黄琦反革命威吓访民与其断交 (图)
·国家图书馆辛亥革命展拒绝儿童参观引不满
·老股民愤然退出 中国股市需要“革命”/曹中铭
·陈树庆:辛亥革命精神指引我中国民主党人继续前进
·辛亥革命百年 武昌首义路戒严 起义门冷清/视频 (图)
·辛亥革命纪念大会期间,江泽民不时露出笑容 (图)
·江泽民亮相纪念辛亥革命大会 胡锦涛多番失态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图)
·胡锦涛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大会讲话全文
·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 江泽民会场打瞌睡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会场高挂孙中山巨幅画像 (图)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举行 胡锦涛江泽民等出席
·辛亥革命百年:武汉做最后的准备/视频 (图)
·江泽民出席中共辛亥革命纪念大会
·罗志军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上海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晚年遭中共迫害 (图)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建国后的4次土地革命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革命烈士后代被贪官逼得无法生活(图)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发扬革命传统,把反对当代的法西斯——中共的斗争进行到底/杜阳明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张铁鹰:手术是否遭罪,想想革命前辈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紧急呼吁:《告全国红军老革命后代书(第一号)》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