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不可将法国大革命比做俄国十月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0日 来稿)
    严家其把法国大革命和俄国十月革命相提并论是极为错误的。法国革命纵有千般不是,毕竟是一场群众抗暴运动。十月革命则从一开始就不是群众运动,而是一小撮阴谋分子尤其是列宁这个天天发烧的梅毒患者在运动群众。严肃的学者们,对此不可不察。
    
     (博讯 boxun.com)

     八九民运的代表人物之一严家其(后改名为“严家祺”)2011年11月在香港杂志《开放》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该文指出:李泽厚的名字与“告别革命”连在一起。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八二年,严家其与李泽厚同在北京的哲学研究所工作。这个哲学所在社会科学院成立前,属于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因此严家其了解李泽厚的底细。
    
     严家其了解李泽厚的底细。严家其揭露李泽厚与刘再复这一对难兄难弟“告别革命”的伪善性和马屁性。
    
     严家其斥责李泽厚与刘再复这一对难兄难弟的“告别革命”说:“如果我们置身于利比亚,在今年革命发起的初期,在卡扎菲声嘶力竭地宣称自己受到人民拥护时,我们站在哪一边?革命发生了,要么反对,要么参与,要么支持,要么沉默,要么逃离,没有人能‘告别革命’。在一个专制国家,‘告别革命’只有在革命尚未发生时有些微影响,只会让专制者高兴。革命实际上是‘告别’不了的。今天的中国,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不同的中国。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专制的、实行公有制的、共产主义中国,今天的中国,是专制的、走上‘老资本主义道路’的中国。现在中国所谓‘维稳’,不仅是维护一党专政,而且是维护凭借权力占有亿万财产的权贵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未来中国的革命,会形成两种不同的‘革命力量’,一种是借口‘反对两极分化’、企图恢复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另一种是,反专制、反对社会不公正、建设‘新资本主义’的革命。”
    
     你说得太好了!严家其先生。多少还保留了一点1989年的精神。
    
     不过,当谈到“现在的中国,到了一场最后埋葬专制制度的大革命前夕”的时候,严家其下面这段话却露出了极其欠妥的尾巴:
    
     “我不希望中国出现法国一七九三年式的大革命或俄国十月革命式的革命,但愿中国未来的革命,是一场非暴力的走向民主的‘光荣革命’。”
    
     第一,把法国一七九三年式的大革命和俄国十月革命式的革命相提并论就是错误的。我们知道,法国革命纵有千般不是,毕竟是一场群众抗暴运动。十月革命则从一开始就不是群众运动,而是一小撮阴谋分子尤其是列宁这个天天发烧的梅毒患者在运动群众。
    
     第二,英国的光荣革命根本不是“非暴力的革命”,而是“结束革命的革命”,也就是解龙将军一再重申的“最后的革命”。没有暴力逼迫、军事调动、镇压叛乱,任何革命都不会成功。
    
     第三,英国的光荣革命是暴力革命,中国的最后的革命也不得不是一场暴力革命。尤其是在1989年的大屠杀之后。如果缺乏正义的制裁,刽子手们将继续为所欲为。
    
     我解龙将军真没想到,1989年的“革命者”严家其到了2011年竟然变成了一个“反革命”,尽管严家其给自己的反对的革命作出了一个“暴力革命”的限制。
    
     对此,解龙将军需要发出一个警告:
    
     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不论这个革命是和平的,还是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
    
     要知道,严家其如果完全排除了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革命作为和平革命的后盾,就取消了人民抗暴的基本权利。这样一来,也就使得和平的革命成为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武装的、军事的、暴力的革命作为替代品和补充物,一切和平的革命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反动统治者们根本不需要对此做出任何让步,只要一味进行暴力镇压的就够了。
    
     这就是1989年和平抗议运动留下的惨痛教训!
    
     现在22年过去了,以严家其为代表的某些人依然执迷不悟这个基本常识。实在是可悲。难道他们还想用人民的鲜血再一次证明屠夫们的凶残吗?
    
     不!我们当然不再需要。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以牙还牙!是杨佳式的反抗!
    
     严家其的“反对革命”,是单方面地解除人民武装的权利。这不仅可悲,而且十分危险。因为严家其的“反对革命”正在企图重演1989年“白白送死”的历史:
    
     “当中国有人高举反专制旗帜号召革命时,无论这个人今天地位如何,他只要有必胜的信念、有明确纲领和目标、有政权内外力量的广泛支持,他就能改变中国。绝大多数中国人会支持或同情这种革命。革命条件正在一步步成熟,现在需要的是,有把革命引向胜利的英雄。”
    
     我们必须警惕严家其的上述言论!
    
     因为,任何一个“把革命引向胜利的英雄”如果赤手空拳的话,就最终不可能得到“政权内外力量的广泛支持”,当然也就不可能“改变中国”。他也就不可能拥有“必胜的信念”、“明确纲领和目标”。绝大多数中国人怎么可能支持这样一位空头理论家呢?不,连基本的同情也不会有,因为这样的同情无异于自杀。
    
     这就是1989年和平抗议运动留下的惨痛教训!
    
     严家其,你该醒醒了,和你共产党员的历史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吧!不要再哄骗人民放弃自卫的武装,尤其是不可放弃武装的意识。你难道看不见千万个杨佳正在起来抗暴,正当防卫的烽火已经燃遍的祖国大地?!
    
     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
    
     严家其的“反对革命”比李泽厚与刘再复的“告别革命”更加有害、更加可恶!毕竟,李泽厚在组织上还不是一个共产党员,而严家其和刘再复一样,不仅是曾经是一个共产党员,而且还是一个共产党的“所长”,并且气精微之没有对他们自己的入党行径作出哪怕仅仅是一次的忏悔!
    
     警惕严家其的“反对革命”,如同警惕李泽厚与刘再复的“告别革命”!
    
     1989年的和平牺牲,在中国大地上,将是最后一次!
    
     中国人民,即将像美国人民驱逐英国统治一样,驱逐苏联扶植的中国共产党傀儡集团!
    
     秦末和隋末人民大起义那样的中国人民革命,比辛亥革命和共产革命都更像一场真正的全民起义——即将风卷残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82309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驳严家其“反对革命”书
·解龙将军:革命不能告别,也不可反对(new)
·解龙将军:中国开始收复东南亚的失地了
·解龙将军:复仇是生命的动力
·卡扎菲死于专制者心态/解龙将军
·希腊政变预示欧盟的瓦解/解龙将军
·《纽约时报》引诱中国跳入欧债陷阱/解龙将军
·独裁者原来是可以侵犯并予以消灭的/解龙将军
·解龙将军:谴责银行家还是谴责政府和选民?
·解龙将军:卡扎菲之死与格瓦拉之死十分相像
·卡扎非之死与格瓦拉之死十分相像/解龙将军
·解龙将军:“占领”运动挑战中共权贵资本主义
·解龙将军:中国需要“占领王府井”!
·解龙将军:周佛海同志为何遭到卸磨杀驴的待遇?
·解龙将军:2040年中国可以找英国算帐了
·解龙将军:一切政府都是纸老虎
·解龙将军:温家宝终于回归胡赵改革
·解龙将军:看看“巴菲特的阴谋”
·解龙将军:八国联军即将屈服于中国?
·解龙将军:忽必烈及其继承人毛泽东是盗墓的先锋队
·解龙将军论中国军事革命
·2009年纪念王炳章博士被捕七周年/解龙将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