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项守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4日 来稿)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
    乌坎事件由于官、民互动、互让得到缓解,但事情远沒有完结,从口头协议看就是一个不平等、不负责、可任意玩弄无担保的协议,为什么官方如此胆怯呢?可能有地方与中央之争,可能有改革与守旧之争,一为什么堂堂地方大员不敢进乌坎村,人民代表敢单刀赴会,谁理直气壮?谁做贼心虚?一目了然,协议沒有文字纪录、沒有录音录像、沒有共同举行记者招待会、足以说明官方一开始就想玩猫腻,时时准备撕毁协议,其难点有三:一是归还薛锦波的屍体,这是现体制不敢碰的禁区,谁下令?谁亲手弄死薛锦波?这个问题搞清楚就会露出中国的卡尢菲,惩办兇手就会扯出那些有奶就叫娘,给钱就叫爹的雇佣军,除改朝换代或体制更迭,能审判周永康,否则:是沒有答案,这个问题官方只能把薛锦波的屍体弄假、弄混、弄烂、“不了了之”。二是答应放人,又弄个取保释放、对不秋后算账之承诺是自打嘴巴,官方承诺“不可信”。三是、承认村民自治合法、又要重新选举、这个问题是双方争夺的焦点,也是人民要权利、腐朽势力不给权力之争,是农村取消以党代政与维护以党代政之争,是走向进步与维护腐朽之争,谁胜、谁负关系国家兴衰、关系人民能否成为国家的主人,关系共产党走向进步或步入衰亡,是现体制必须从乌坎事件中回答这个问题。农村党支书是什么货色很多人並不清楚,我用事实把这一问题向社会做一交待,我在1989年在吉林省安图县松江镇公家营任村长期间、安图县是全省党建倒数三个第一、一是无党员空白村最多,二是党员平均年令最高,三是建不起(人数不夠)党支部的行政村最多,松江镇有26个行政村,镇党委副书记张国金曾在村干部会议上批评村党支部成为父子、夫妻、连襟党支部,用以前文章提到的土匪村支书杨茂棣,恶霸村支书哈建臣,灭绝人性的村支书周松彦,用事证明村支书已被“张党,李党,亡党” 所取代。农村取消以党代政,可克制腐败,可化解民怨,可稳定江山。維护以党代政是在全国农村“埋地雷,存炸药,造火山,同时爆发必将“政息人亡”。
     此时此刻乌坎人一定要握紧手中的权利,只要不理会,不参加,不接受重新选举,就是任何力量也攻不破的“人民阵”。 (博讯 boxun.com)

    呼吁:关心国家兴衰,关心政权存亡,关心民族未来的人都应该关注乌坎,支
    持乌坎,赞助鸟坎。
    吉林省柳河县安口镇青沟子村项守信 电话04357714703 2012-1-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059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村事件留给人们思考/王学勤 (图)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官退民进话乌坎/王在安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刨根问底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罗茜:透析乌坎事件转机
·刘逸明: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晋江溪边村民千名村民游行 高呼“向乌坎村学习” (图)
·中国媒体首次披露: 乌坎薛锦波被活活打死 (图)
·洪深:北京媒体揭露广东监狱暴力惩罚新犯人激化乌坎风波 (图)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乌坎未平中山又起 中国土地纠纷冲突不断 (图)
·乌坎翻版? 中山警民冲突传一人死 (图)
·乌坎事件调查:维权村民曾在看守所遭虐待 (图)
·乌坎未平 濠四又起 中国土地纠纷冲突不断
·支持乌坎村民 网民遭打压
·广东查实乌坎村土地转让中多人受贿
·广东乌坎土地转让存受贿等问题 村出纳被“双规”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广东通报乌坎村财务违纪问题
·乌坎村问题调查取得重要进展
·官员骚扰乌坎村老汉自杀亡
·乌坎村选举被官方推倒重来
·广东省工作组查实乌坎土地转让中多人受贿
·“乌坎经验” 能否成为普遍模式? (图)
·乌坎村重新选举 广州人相挺惨遭清算 (图)
·乌坎模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